千赫兹
泪寻继父我把我妈嫁给你
  15岁那年,王飞的父亲意外去世。母亲非常悲痛,差点儿就割了手腕儿和父亲去了。王飞以为,就冲母亲对父亲的感情,他这一辈子都不会有继父。可他怎么也没想到,父亲去世还不到周年,一个又老又丑的男人就经常进出他家的门。王飞能接受这个从天而降的继父吗?他和母亲能否和解?以下是王飞的自述——一
  那年我已经16岁。我只有一个父亲,不可能再接受一个继父,我不可能有好脸色对他,即便他半年前徒手帮我母亲挡了持刀抢包的歹徒。
  母亲说:"他人仗义、老实。虽然只是个工地打杂的,但没结过婚没孩子。这样的人才会对我们一心一意。"
  我说那又怎样,难道还可以成为我父亲?见我坚决反对,母亲表面上不再坚持。只是我心里非常清楚,他们并没有因为我的反对而终止来往。
  2004年,我上了高中,住校。知道家里穷,所以我生活上很节约,连肉都很少吃。体育课上,我终于因为体力不支昏倒了。母亲听医生说我是因为营养跟不上引起的贫血,心痛直流泪。从此以后,母亲每周都会多给我一百多块钱的生活费,叫我不要节省。
  父亲去世后,母亲在一家超市做营业员,工资2000元,还要交家里的水电物业等费用,她哪儿来的底气就那么"财大气粗"?
  人的思想一旦走偏,就很容易扭曲。我一边恨他一边花他的钱,心里莫名有种快感。我以为他很快会撤退,但没想到整个高中他都坚持过来了。二
  2007年我高考发挥失常,只上了专科分数线。我不敢违我父亲,继承了我父亲的衣钵,报读了土木工程系。母亲不再隐瞒我大学学费的来历,只叮嘱我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拿着他给的钱,我走进了大学校门,每天不是啃书就是画图。我只想早一天出人头地,让他看清楚自己那点儿钱的穷酸,然后自觉地滚蛋。
  大二那年,母亲当上了超市的采购,成天天南地北到处跑。一天,我打球时不慎摔断了腿,被老师和同学紧急送到了医院。那天母亲正在东北采购粮食,接到电话时,她急得说话都带哭腔。
  傍晚的时候,他来了。提着一个保温桶,说是才熬的大骨汤。他说我同学端来的饭有些冷了,吃了对胃不好,喝点儿热的大骨汤对腿的恢复有好处。也许是见我没说话,他大胆地用勺子舀着想喂我。我怎么可能让他靠近?伸手将他手里的保温桶打翻在地,滚烫的汤泼在他手上,立马就红了一大片。
  第二天一早,医院护士给我拿来一桶骨头汤,说是医院专门给骨伤病人熬的。但我一眼就认出了那只保温桶,也看到了病房门口畏畏缩缩探头探脑的他。
  我在护士的监督下喝完骨头汤,他才战战兢兢地走进来,拿了温水瓶去打开水。他把冷热水兑好,伸手试了试,才拧了把毛巾递给我:"擦擦吧,擦擦舒服点儿。"见我接过毛巾,他像中了大奖一样高兴,"下午你妈就回来了。中午想吃点儿啥?"
  我咬着牙警告他:"别得寸进尺!"他吓得赶紧后退三步远。
  终于熬到大学毕业,我不用再花他的钱了,我像才感到空气有氧一样舒畅。
  世界有时候真的太小。我刚到实习单位的工地不久,就无意中发现了他正在仓库收钢筋。他是比我早一年多就在这工地上做库管的,只怪我这么些年从来都没去理会过他在哪儿做事。
  趁晚上他去食堂打饭和晚上他打瞌睡的空当,我连续往围墙外扔了一些扣件和螺丝出去。一个月后,我成功地把他赶出了工地。我站在项目部的楼上看着他提着行李从楼下经过,故意让他看到我成功的微笑有多邪恶。
  一个多月后,母亲才知道他被开除的消息,在我面前说他那么老实的一个人,从来看仓库都没出过纰漏,咋这次就接二连三地出错呢?我说我咋知道。母亲没抓到我的把柄,也拿我无可奈何。
  2015年,我自学成了一名合格的施工技术员,负责整个工地的土建和主体施工作业。第二年,我和相恋3年同在工地上做预算的豆儿结了婚。
  豆儿是个好女孩,善解人意,知道我母亲把我拉扯大不容易,生活上尽量照顾着我母亲。有时候,我甚至觉得她们婆媳的关系比我们母子关系都还好,所以豆儿也知道他的存在。
  结婚仪式上,看到母亲掏出两个红包给豆儿,我整个人都不爽了。仪式一结束,豆儿换下了婚纱就跑出饭店。打电话不接,发微信不回。我赶紧追出去,我早就从在仪式上豆儿四处寻找的目光中猜到她会去那个地方。
  当我和化着新娘妆的豆儿出现在他的门卫室,他正端着米饭就着桌子上一碗没了热气的大锅菜,看着手机上我和豆儿的婚礼视频,脸上竟然是一种欣慰的笑。我莫名地心里有点儿酸。
  豆儿拉着他就要走,我站在门口,固执地没有让路。豆儿怒目圆瞪:"你还有没有良心?他可是你叔叔!"我火气上来了:"就因为一个红包?"豆儿被噎得话都说不出来,小脸憋得白里透红。
  他挣脱豆儿的手,尴尬地笑:"你们快回去,要招呼客人。我这也吃得挺好的,再说我在工作呢!"
  第二年女儿出生了,我也当上了项目经理。很凑巧,我走马上任的第一天,就看到他站在门卫室。荣升的好心情彻底被破坏掉了,只要一想到他和我在一个工地,我就像喉咙里卡着一根刺,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但是,我却莫名地不想再用以前的卑鄙手段赶他走。三
  工地上干活一直很紧张。有时候为了赶工期,工人们不得不加班加点地干。作为工程的项目经理,我不想因为我的疏忽而让工程出哪怕是一丁点儿的纰漏。所以很多个周末,我都坚持在工地上。
  有时候,周末休息的豆儿就会带着女儿到工地上来看我。每次路过工地门口,豆儿都会在门卫室和他说说话,让女儿叫他爷爷。他呢,总是变着花样给我女儿买玩具、买吃的。
  说实话,这两年我真的没那么讨厌他了。如果不是他和我母亲这点儿关系,他真的是一个很不错的员工。他会一些钢筋重量与长度的计算,会混凝土标号的计算,不管从维护公司利益还是待人接物的谈吐礼仪来说,他都无可挑剔。
  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让他当个看门的有点儿大材小用。但是没法,谁让他和我母亲沾上边儿了呢。
  2018年7月,女儿两岁多的一个周末,豆儿照常带女儿来工地看我。那天我正好出来查看施工情况,一眼就看见他抱着我女儿在大门处和豆儿有说有笑。我大声喊了一声豆儿,板着脸走过去。他看到我,尴尬地把女儿还给豆儿。正在这时候,一辆拉水泥的大货车直直地从我身后冲过来,司机拼命地伸出头喊:"让开!快让开!"但是我那时候心里就只想把豆儿和女儿接走,完全没注意后面的车辆。看到豆儿吓得张大了嘴,我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就被他冲过来一下把我推倒在边上。等我反应过来,失控的大货车已经从他的腿上碾了过去……
  手术室外,母亲和豆儿抱着哭成一团。女兒拼命地要挣脱我的手,冲着手术室哭着喊爷爷。这一次,我的心真的痛了。是从什么时候起,他成了我们的亲人的?
  对,亲人——至亲至爱的人,不曾想起却永远不能忘记的人。只懂付出不求回报的人,备受伤害也绝不离去的人,风里雨里永生不弃的人,能舍自己成就对方的人!
  他是悄悄出院的,我们找遍了所有他可能去的地方都没有找到他,但是我不会放弃。我一定要找到他,对他说:"我把我妈嫁给您!"
 
毛加芬门卫室王飞继父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