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深漂小夫妻归乡情怯中国式亲戚猛于虎
  近年来,中国式丈母娘、中国式父母、中国式相亲等等,都被打上了特有的"中国式"烙印。随着一年一度新年的臨近,网络上掀起一股"中国式亲戚猛于虎"的言论,不想这一观点竟让许多网友拍手点赞,觉得此描述形象且生动。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时下的年轻人纷纷成了"恐亲族"呢?下面这对深漂小夫妻的故事也许能解开大家的疑惑。亲戚多了烦恼多,青年才俊被催婚
  1986年出生的吴嘉乐来自湖北省襄阳市的一个普通家庭,法律专业研究生毕业后留在深圳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见儿子如此优秀,吴嘉乐的父母很是欣慰。那两年,吴嘉乐连着两个春节都没有回老家,而是和朋友们约着出国旅游了。2016年春节,吴嘉乐30岁了,父母下达了"圣旨",让他务必回老家过年。吴嘉乐只好放弃旅行,遵旨回了老家。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这次回老家竟成了他噩梦的开始。
  除夕夜的团年饭,因为吴嘉乐的回归,令所有亲戚欢聚一堂。席间,大家推杯换盏,聊得很是高兴。酒过三巡,小姑就首先忍不住问吴嘉乐:"你都三十了,怎么连个女朋友都没有?你看我们家小丽(小姑的独生女儿,比吴嘉乐小3岁),孩子都2岁了。"一瞬间,桌上所有的目光集中在吴嘉乐身上。吴嘉乐只好尴尬地笑着解释,说律师行业竞争很激烈、压力大,根本没有精力去谈恋爱。可三伯一听,当即用怀疑的口吻道:"是真忙得没时间,还是不愿意啊?你看我家明明(三伯独生子,比吴嘉乐大一岁),生意做得那么大,还不是结婚生子两不误。你们这些年轻人啊,一天到晚借口忙,不愿意结婚不愿意生子,我看就是自私、不孝。"说完,还狠狠地剜了吴嘉乐一眼。
  吴嘉乐望下自己的父母,见他们也是瞪着自己,忙举杯一边给三伯敬酒,一边表示,自己回到深圳后,一定努力找女朋友。听到吴嘉乐的表态,全家人似乎都松了一口气。可没想到,大表姐吴敏突然冒出一句酸溜溜的话:"这么好的条件都没找到女朋友,别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吧?"说完,轻松的气氛又紧张起来。
  应酬完了父亲这边的七大姑八大姨后,母亲那边的亲戚也拉开了序幕。大姨二姨加两个舅舅,轮番上阵,对吴嘉乐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说得吴嘉乐频频点头,表示自己再不结婚,就是全家的罪人。特别是吴嘉乐那八十多岁的外婆,拉着外孙的手一个劲儿地抹眼泪,只说自己年事已高,唯一的心愿就是想看到他成家。吴嘉乐听闻更加自责,恨不得立刻上大街上找个女的去登记。整个春节,吴嘉乐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各种要给他介绍女朋友的话题,弄得他烦不胜烦。好不容易熬到上班,吴嘉乐背起行囊如离弦的箭般离开了老家。回深圳后,吴嘉乐立即四处托人给自己介绍女朋友。不久之后,在同事的介绍下认识了来自湖南省益阳市的女孩徐晓露。
  1989年出生的徐晓露毕业于深圳大学,毕业后在深圳一大型企业找到了一份行政专员的工作。徐晓露性格腼腆内向,相亲了好几次,都没成功。眼看二十七了,家里人也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她同吴嘉乐情况相同,前不久回老家过年,被亲戚一个劲儿催婚,正急得到处找男朋友。也许同命相怜的原因,两人相处一段时间后,觉得各方面都很适合,决定用场婚礼来堵住亲戚朋友的悠悠众口。
  2016年的10月,趁着国庆长假,两人分别在襄阳和益阳举行了婚礼。吴嘉乐和徐晓露的亲戚都很给力,从婚礼策划到现场布置,再到婚宴、酒水等诸多杂事,都没让小两口操心,将婚礼办得热热闹闹。穷亲戚富亲戚,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
  婚礼后,吴嘉乐和徐晓露返回深圳。一个月后,吴嘉乐接到三舅打来的电话,说儿子要结婚,特请吴嘉乐夫妇参加婚礼。接下来工作一忙,吴嘉乐也就忘记了这件事。半个月后,吴嘉乐的母亲打电话把吴嘉乐骂得狗血淋头,什么翅膀硬了人就变得薄情寡义等等。后来母亲才简明扼要地说出了中心思想,你现在结婚了就算单过了,以后亲戚里的婚丧嫁娶等大事,即使人不到礼金也要到。吴嘉乐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自己的疏忽惹得父母和亲戚不高兴了。
  有了这次教训后,以后不管哪边的亲戚打来电话,邀请他们夫妻出席什么重要的活动,他们即使不能亲身到场,也会委托父母把礼金带到。本以为一切风平浪静,可没想到正因为吴嘉乐和徐晓露回老家办了场风光的婚礼后,吴嘉乐这个"大律师"被热情的丈母娘广而告之了。吴嘉乐的工作本来就忙,现在更忙了。每天都会接到好几个亲戚的咨询电话,什么三婶的侄女要离婚,财产怎么划分;徐晓露四姨的妹夫出门打工没讨到工钱,能不能起诉老板;丈母娘邻居家的狗咬了人,要承担什么法律责任等等。为此徐晓露常常取笑吴嘉乐,就像一个民间的法律顾问,而吴嘉乐除了苦笑别无他法。
  转眼就是吴嘉乐和徐晓露新婚后的第一个春节了,说什么也要回老家过年的。夫妻俩商量,除夕在吴嘉乐家过,过了初三就去徐晓露家。2017年春节,小夫妻俩终于在大年三十前回到了襄阳。本以为这次过年,他不再是大家关注的焦点,可再次令他失望的是,亲戚们仍旧集中火力围攻他们。
  大年初一,按照惯例到吴嘉乐大伯家拜年,一屋子的亲戚眼中就好像只有吴嘉乐和徐晓露两人。这个问:你们每个月收入多少啊?那个问:年终奖发了多少啊?这些涉及个人隐私的问题让吴嘉乐和徐晓露不愿公开回答。可是亲戚们却穷追不舍,不问出个具体数字来决不罢休。没办法,吴嘉乐和徐晓露只能如实作答。可这样一来,亲戚们更加穷追猛打了,又会接着问道:收入那么高怎么不买房啊?吴嘉乐和徐晓露只好告诉他们深圳房价高,他们的收入只能算中等,买房子也不是容易的事。
  终于熬到大年初三,夫妻俩迅速转移去了徐晓露老家。不想,徐晓露家的亲戚更厉害,弄得吴嘉乐这个新女婿无所适从。特别是徐晓露的表姐们,像开记者会一样,左一句右一句逼问徐晓露:吴嘉乐每月交多少家用,他们家结婚出了多少钱等等。听说徐晓露和吴嘉乐在深圳还租房住时,那些表姐们更是唏嘘叹气,替徐晓露感到不值。同情完后,接下来就是拉家常炫幸福:大表姐结婚时男方家买房买车,二表姐结婚时婆家给了多少彩礼,小表妹的婆家更是豪,直接买的别墅……吴嘉乐终于知道了中国式亲戚的"比较"功力,只盼假期早早结束快点返回深圳。
  这次回到深圳后,买房的事被提上了日程。经过一番比较,吴嘉乐和徐晓露在两边父母的帮衬下在深圳市龍岗区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二手房。没多久,小两口搬进了新房。一时间,吴嘉乐和徐晓露在深圳买房的事也被两边亲戚传得家喻户晓。
  吴嘉乐的二姨和二姨父都是普通的工人,两人无儿无女。如今两老退休,2017年8月,两老计划去香港旅游。吴嘉乐的妈妈听说后,当即给儿子打电话,让他全权安排好,一定要让二姨和二姨父玩得尽兴。母亲发话,吴嘉乐当然马虎不得,何况小时候二姨和二姨父都对他照顾颇多。于是立刻请假,陪着二姨和二姨父去了一趟香港,又在深圳玩了几天后,才把老两口送上回去的火车。这一折腾就是一个多星期,花了不少钱。徐晓露心里颇多抱怨,跟吴嘉乐直叹"穷亲戚"交不得。吴嘉乐嘴上虽说"皇帝还有草鞋亲呢",心里也是感叹这样的亲戚多来几个,自己可真吃不消。
  没过多久,徐晓露的堂姐一家三口来深圳过国庆,虽说堂姐和堂姐夫都是公务员,生活条件并不比他们夫妻差,可是来者即是客。整整一个星期,徐晓露和吴嘉乐陪着堂姐一家深圳、广州、香港的转悠,最后算下来也是花了不少钱。更让他们头疼的是,堂姐家的儿子真是不省心,完完全全一"熊"孩子。不仅把徐晓露的高档化妆品毁得惨不忍睹,还把书桌上吴嘉乐上庭要用的重要资料折成纸飞机,扔到了楼下。眼看吴嘉乐气得浑身发抖,徐晓露只好责备了侄儿几句。没想到堂姐是个把儿子宠上天的妈妈,不仅没有训斥儿子,反而不高兴地对徐晓露说:"男孩子要是不调皮以后是不会有大作为的。"徐晓露彻底得罪了堂姐,为此,徐晓露的母亲还特地打电话给女儿,说大人不应该同小孩子计较,反而说她不懂事。面对这样的亲戚,徐晓露有理说不清。
  2018年春节,吴嘉乐和徐晓露没有回老家,特地赶在年前买了辆车,把两边的父母接到了深圳过年。那个新年很祥和,他们享受到了久违的平静。春节后,双方父母回了老家,在各自的亲戚那又是一番猛夸,儿子、媳妇(女儿、女婿)如何孝顺。这样一来,更多亲戚走马灯似的来到深圳。中国式无奈,家族的荣光难倒小夫妻
  最先来的是吴嘉乐的小堂妹,她从广州大学毕业后来到深圳,拜托吴嘉乐给她找个好工作。吴嘉乐很是为难,可拗不过父亲的重托,只好使出浑身解数,又是花钱,又是托关系,终于将小堂妹弄到一家外企。得知丈夫为小堂妹找工作花了不少钱,徐晓露气得与之大吵一架。吴嘉乐只好安慰老婆,自己一定多努力赚钱。可没想到,这边小堂妹的事刚圆满解决,就接到了徐晓露父亲的电话,说她堂弟因一笔货款迟迟没有收回来,要来深圳收款,为节省费用,要住徐晓露家。可这个堂弟很不懂事,常常在家里抽烟,上了厕所也不冲马桶,还把吃剩的方便面桶随意乱扔,也不收拾。吴嘉乐是个很讲究细节的男人,很讨厌徐晓露堂弟这样,私下跟徐晓露说了好几次。可面对徐晓露的婉转提醒,这个堂弟却置若罔闻。
  吴嘉乐很生气,为此和徐晓露吵了好几架。令他们不可思议的是,每次问堂弟什么时候回去时,堂弟都说自己还没收到货款。就这样,堂弟在吴嘉乐家住了半个多月,吴嘉乐实在受不了,就离家出走,住进了宾馆。徐晓露无奈,打电话向父母哭诉,说再这样下去,吴嘉乐就要同她离婚了。徐晓露的父亲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亲自给徐晓露的三伯打电话,让他把儿子给叫了回去。堂弟是回去了,但三伯对徐晓露和吴嘉乐可是一肚子怨气。
  短短半年,亲戚们轮番来深圳,把小夫妻搞得疲惫不堪。不仅花费颇多,还影响了工作。吴嘉乐常常请假,为此不仅挨了领导的批评,还少接了不少案子。徐晓露也好不到哪里去,好几次领导找她有事,都找不到人,因此还被扣了奖金。在单位受了气的两人回到家里就开始互相埋怨对方的亲戚,可双方亲戚半斤八两,都不省心,到最后谁也说不过谁,但是积怨却全都埋在了心里。
  2018年8月,吴嘉乐的外婆去世,夫妻俩匆匆开车赶回了襄阳。料理完外婆的丧事后,七大姑八大姨们又聚在了一起。而这次他们又成了大家的中心,核心是:啥时候生孩子?最令人难堪的是,吴嘉乐的小舅是个退休工人,儿子也没读什么书,中专毕业后也就进了爸爸的工厂当工人,早早结婚生子了。吴嘉乐的舅舅本来一直觉得儿子没有吴嘉乐争气,脸上无光,可如今自己都抱上孙子了,可是吴嘉乐却连孩子的影子都没有,就故意显摆。饭桌上他故意问道:"嘉乐啊,你们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不要个孩子呢?"吴嘉乐只好以工作忙为借口。可是小舅却不以为然道:"我看你们不是不想要吧,是不是身体有什么问题啊,年轻人还是要早早治疗的好啊!"一旁的表弟连忙附和地点头,弄得吴嘉乐和徐晓露很是尴尬。
  晚上回到家里,吴嘉乐的父母也是唉声叹气的,拉着小两口旁敲侧击:"趁你们年轻,趁我们还有力气,抓紧要个孩子吧!"吴嘉乐和徐晓露只得再三保证,回到深圳就要孩子。不止是吴嘉乐的小舅,其他亲戚也是如此。吴嘉乐和徐晓露万分佩服他们可以逆天的逻辑思维,本来聊工作聊得好好的,没几下就拐到咋还不生孩子;聊明星八卦聊得好好的,没几下就拐到咋还不生孩子;聊股票聊得好好的,没几下又拐到咋还不生孩子……总之,不管聊啥,最后都能拐到咋还不生孩子。
  吴嘉乐和徐晓露感慨万千,前几年是逼婚,现在又成了逼生。不仅如此,临走时,吴嘉乐的父母还不忘塞了一堆保健品给他们。回到深圳,吴嘉乐和徐晓露开始积极造人,老家的亲戚又忙活起来,三天两头给他们打电话,告知各种生儿子的秘方。
  2019年的春节,吴嘉乐和徐晓露商量坚决不回去过年了,因为一想到回老家要面对那些猛于虎的亲戚,他们就一个头两个大……
  [编后]俗话说,朋友多了路好走,亲戚多了烦恼多,可是中国式亲戚却以它独有的方式存活在每一个中国家庭之中,其中有烦恼,也有欢笑。但无疑,对于现在许多打拼在外的年轻人,这种中国式独有的家族血脉和家族荣光的压迫,让他们望而生畏。但人都是有感情的,相信我们只要用理智的方式处理关系,一定能够使亲情更亲,生活更美。
  编辑/吕晓娜
 
幽梦堂姐堂弟回老家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