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那个植物人女孩醒了郑州版扶不扶正义收场
  郑州青年吴庆海,目睹了一名男子将一个女孩从摩托车上推下后仓皇逃逸,女孩生命告急!吴庆海连忙停车将女孩送往医院抢救。由于送医及时,女孩的命总算保住了,却不幸成了"植物人"。然而,好心救人的吴庆海,反被女孩家人诬陷为"杀人凶手",并将"植物人"女孩强行抛弃在吴庆海的家中。为洗清不白之冤,吴庆海一边查找真凶,一边陪伴呼唤女孩。最终,女孩苏醒了吗?真凶落网了吗?路见不平一声吼,好青年见义勇为女孩获救
  今年26歲的吴庆海是河南省郑州市人,在郑州一家保险公司任业务员。2017年3月25日中午,吴庆海驾车去市郊办完业务后,准备返回市区。当行驶到一处偏僻路段时,他突然发现前方不远处,一名男子骑着一辆黑色无牌照摩托车,载着一个女孩飞速直冲过来,紧接着一个急刹车,男子竟然将女孩从摩托车上推了下来,女孩被重重地摔进路旁一道3米多深的沟里。男子扭头看了一眼女孩,猛踩油门绝尘而去。
  目击这惊险一幕的吴庆海心里不由得"咯噔"一沉:这显然是故意要置女孩于死地啊!他顾不上多想,连忙开车掉头去追肇事男子。可转念一想,那个女孩还在沟里,没准还能救活呢。更担心女孩生命危险的吴庆海不得不放弃追赶,迅速赶到事发现场。他冲到女孩身边,见女孩躺在沟底一动不动,头部还在流血,便推了推她:"姑娘,你咋样了?快说话啊。"女孩睁开眼睛看了看吴庆海,吃力地说了句:"快救我,他要杀我灭口……"随即昏迷过去。
  吴庆海把受伤女孩抱上自己的车,紧急送往最近的区医院。由于情况特殊,医院迅速组织抢救,同时让吴庆海办理住院手续。吴庆海却犯难了:自己连女孩的名字都不知道,怎么办住院手续?他向医生说明了情况,医生提醒他,女孩身上有没有带证件?吴庆海这才想起,他救女孩时,发现女孩随身还有个挎包,他放在自己车上了。吴庆海立即返回车内找到包,果然,包里有一张身份证,还有一个工作证,一部手机,一串钥匙和几十元零钱。
  通过身份证和工作证获知,女孩名叫周佳佳,23岁,河南省开封市兰考县人,现在郑州一所幼儿园当幼师。按照周佳佳手机里存的电话号码,吴庆海联系上了周佳佳的父母。得知女儿被摔伤住进了医院,周佳佳的父亲周贵生、母亲段玉勤及两个哥哥迅速往医院赶。吴庆海向医院说明情况,但手术已在进行中,他只好将自己身上仅有的800元钱拿了出来,作为手术费预交款,想着等女孩家人来了后,再还给他。当周家人赶到医院时,已是晚上8点。
  经过医护人员紧急抢救,周佳佳终于保住了性命,但仍处于昏迷状态。医生告诉周佳佳父母,由于伤者的脑部损伤严重,苏醒的概率微乎其微,很可能会就此成为"植物人",让家属做好心理准备。听完医生对女儿的"判决",周家父母伤心欲绝。一朝蒙冤成"真凶","植物人"被弃恩人家
  见周佳佳已脱离了生命危险,吴庆海决定离开医院。仗义的吴庆海见周家人都是从偏远的农村赶来,且穿得很朴素,便知道这家人经济不宽裕,于是,他不好意思开口找对方要那800元钱,他想,就当自己给这个女孩献爱心了。临走时,吴庆海把周佳佳摔伤经过及她昏迷之前说的话,如实告诉了她的两个哥哥,并提醒他们尽快去公安局报案。
  周佳佳的两个哥哥听了,震惊不已。但紧接着,周佳佳的大哥突然问吴庆海:"当时现场还有没有别人看见?"吴庆海如实回答:"当时正是中午,只有我一个人开车经过,因着急救人,我就没顾上追肇事者。"吴庆海刚把话说完,周佳佳的二哥却说:"没有其他证人,谁能相信你说的话是真是假?说不定我妹妹就是你撞的,要不然你咋会这么热心?"
  吴庆海大呼冤枉:"我是见义勇为!当时人躺在地上,头部还在流血,不救咋办?要不是被我碰到,并及时送到了医院,你妹妹早就没命了!"周佳佳的大哥说:"如果有人证明你与此事无关,我们不会为难你;但现在没人能证明,我们就不可能相信你说的话!"说着,他拨打了110。
  吴庆海叫苦不迭,百口莫辩的他,愤怒地冲着周佳佳的两个哥哥吼道:"你们不能倒打一耙,诬陷好人啊!早知道是这样,我当时就该一走了之!"说着,吴庆海要走,却被周佳佳二哥紧抓住胳膊不放。20分钟后,吴庆海被警车带到了公安局。
  吴庆海的父亲吴群章和母亲冯书瑛,得知儿子因救人反被抓进公安局,气得浑身发抖,血压升高。他们立刻赶到医院,与周佳佳的家人交涉。冯书瑛对周家人说:"我儿子救了你家闺女的命,你们不感恩也就算了,怎么能诬陷好人呢?我了解我儿子的为人,我儿子从小到大都正直善良,也从不撒谎,而且我儿子跟他女朋友谈恋爱谈得好好的,怎么可能去害你的女儿?我相信他说的全是真话!"
  女儿已成"植物人",周佳佳父母处于伤痛中,见吴庆海的父母找上门交涉,便没好气地吼道:"你儿子就是凶手无疑,他必须受到法律的严惩!"吴家父母见再待下去也不是办法,只得愤怒地离开了。紧接着,他们又赶往公安分局,请警察还儿子清白。
  分局领导高度重视,将本案上报到市局,市局迅速成立了由刑警、交警组成的专案组,在调取相关时间段的监控录像及对事发现场进行了仔细的勘察和考证后,得出结论:吴庆海肇事伤人证据不足,当即释放。
  此时,周佳佳仍处于昏迷状态。对于公安局的结论报告,周家人无法接受,三天两头到公安局"讨说法",要求公安机关在找出真凶前,必须主持公道,让周家认定的嫌疑人吴庆海出医疗费。
  因事发现场没有摄像头,警方一时也未能找到破案线索。经医院的热心人出面协调,周佳佳的医疗费,周、吴两家各出一半,待日后有证据证明吴庆海确实无辜,再作协商退还。考虑到周家确实困难,出于怜悯之心,吴庆海父母答应出一半钱,他们祈祷周佳佳能尽快苏醒,说出真正的凶手,还儿子清白。
  三个月过去了,周佳佳依然没有苏醒的迹象。此时,周佳佳的父母不仅花光了积蓄,还欠了外债。医院考虑到周佳佳已成"植物人"的事实,建议周佳佳出院在家做保守治疗,定期来医院复诊。
  望着躺在床上的"植物人"女儿,认定吴庆海是真凶的周佳佳父母,由悲伤转化为愤怒,想出了一个"损招"——为给女儿讨后续的治疗费,周佳佳出院这天,在周佳佳父母的授意下,周佳佳的两个哥哥将妹妹用板车拉到了吴庆海的家门口,以此要挟吴家支付后续治疗费。面对周家的无理要求,吴家人愤然拒绝。见要钱无望,冷血的周家兄弟竟做出了更荒唐的事——他们将周佳佳遗弃在吴庆海家门口,而后扬长而去!吴庆海万万没想到周家人如此无耻,气得要出门开车去追兄弟俩,却被父亲拦了下来。吴群章痛心地说:"他们一定是早就想好这么干了。周家无情,但咱们不能无义,就当我和你妈妈多养了个闺女,你多了个妹妹……"
  寻找真凶,真情呼唤"植物人"苏醒
  吴群章和妻子冯书瑛都是忠厚老实的良善之人,从吴庆海开始懂事起,夫妇俩就教育儿子要品行端正,做个诚实善良、热心助人的好人。夫妇俩都深信自己的儿子是见义勇为,且公安局也将儿子释放了,但伤者家属不依不饶,竟然把"植物人"女孩放在自家门口,他们只得接受。父子俩将周佳佳抬进了书房,冯书瑛给周佳佳擦脸擦手,梳理好凌乱的头发。就这样,"植物人"周佳佳来到了吴家。一家人安顿好了周佳佳,吴庆海看着周佳佳说:"周佳佳,你快醒醒啊,我救了你,却被你家里人冤枉,你快醒过来说句公道话呀!"周佳佳没有任何反应。
  不久,不明真相的人开始议论纷纷,指责吴庆海多半就是"真凶",否则女孩家人就不会狠心把自己的孩子扔给他们。吴庆海无法接受这天降的冤屈,心想如果不找出真凶,自己和父母怎么做人啊?为了洗清不白之冤,吴庆海决定自己查找真凶。他从单位辞了职,踏上了艰难的寻找真凶之路。
  从2017年7月开始,吴庆海每天都开车前往事发现场附近,在该区域周边的街道、小区、村镇找寻那辆摩托车,可一个月过去了,却毫无进展。一次,他到一个小区的停车棚辨认摩托车,一位业主见他形迹可疑,以为他是贼,报告给了小区物业,他被几个保安抓到后一顿痛打。幸亏派出所民警赶来问明了缘由,保安才肯将他放了。
  查找无果,吴庆海只得把希望寄托在周佳佳身上。周佳佳的主治医生告诉他,患者有被唤醒的希望,但必须进行长期辅助引导。在向医生详细请教了唤醒该类患者的经验后,吴庆海几乎每天都陪在周佳佳身边,给她讲自己外出寻凶发生的事情,还找来精美的文章、诗歌念给她听,天天如此。
  此时正值盛夏,担心长期卧床的周佳佳生褥疮,吴庆海一个大小伙子又不便帮她擦洗身体,所以,经常是冯书瑛帮周佳佳擦洗,当母亲上班忙不过来时,他便找来女友陈鸣帮忙。陈鸣了解吴庆海的为人,深信男友是被冤枉的,每次来给周佳佳擦洗身体和按摩,陈鸣都是不厌其烦,无微不至。
  吴庆海和母亲、女友又照顾了两个月,周佳佳还是没有醒来。其间,周佳佳的父母曾多次来看女儿。见吴家人不仅不嫌弃女儿,反而将女儿照顾得比刚出院时更好,周家父母终于被感动了,主动提出接女儿回家。考虑到周佳佳经常要到医院复诊,若被接回乡下,后续治疗和康复不便,吴家人便继续让周佳佳留下。吴庆海对周家父母说:"叔,阿姨,你们放心吧,我会像照顾亲妹妹一样照顾她。"
  2018年1月16日下午,吴庆海在给周佳佳做头部按摩时,周佳佳突然发出"啊、啊"两声,缓缓地睁开双眼,将目光投向了吴庆海。吴庆海惊喜万分:"周佳佳,你终于醒来了!太好了!"他将喜讯告知了周贵生。电话那头,周贵生夫妇喜极而泣!
  在吴家人的精心照料下,周佳佳的大脑和全身的复苏进展非常顺利,半个月后,她竟奇迹般地能站起来了,说话也渐渐清晰,却还是记不起出事当天的情景。吴庆海没有气馁,他通过网络向专家咨询关于植物人恢复记忆的相关问题,并在见面咨询了专业的医生后,带着周佳佳来到她的母校、家乡和她工作过的幼儿园等地,并将她带到出事地点,以此唤醒她的全部记忆。5月2日,吴庆海推着輪椅上的周佳佳在小区散步,这时,一个小伙子骑车载着一个女孩从身边路过,前方有个台阶,女孩便从后座上跳了下来。见此情景,周佳佳大叫了起来:"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5月18日,完全恢复记忆的周佳佳在吴庆海和家人的陪同下,来到市公安局,讲述了自己的被害经过,并说出了真凶。真相大白凶手落网,历经患难结为兄妹
  原来,2016年6月,周佳佳在郑州市幼师毕业后,当了一名幼师,不久认识了在网吧当网管的河南省新乡市男子张亦强,两人建立了恋爱关系。后来,周佳佳发现张亦强性格偏激,而且经常喝酒打牌。
  2017年3月22日,周佳佳到张亦强的出租屋去找几天前忘在那里的一条项链。因张亦强还没下班,她便用张亦强给她配的钥匙打开房门。在寻找项链时,她无意中发现张亦强的床底下有个提包,好奇的周佳佳打开一看,发现包里有一把匕首、一个蒙面头罩及一根绳子等物。周佳佳大吃一惊!"他怎么会有这些东西?他要这些东西干什么?"周佳佳在心里不停地问自己。突然,她想起两个月前,报纸和网络上曾发过一个发生在本市的蒙面歹徒深夜持刀入室,抢劫一位女老板20万元的案件,想到这里,她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难道作案歹徒就是张亦强?
  周佳佳决定当面向他问个明白。她一直在出租房等着。等到张亦强下班回来,周佳佳直截了当地问他,两个月前的那次抢劫女老板20万的事是不是他干的。刚开始,张亦强不肯承认,直到周佳佳将床下的作案工具摔到他面前,他才不得不承认自己因赌博输钱被逼债,一时糊涂持刀抢劫女老板的经过。
  原来,2017年1月的一天上午,赌博输了不少钱,被债主逼急了的张亦强,到一家银行取刚发的工资,恰好发现旁边一位老板模样的女士正在取20万元现金,便萌生邪念,骑车尾随跟踪女老板。获知其住处后,张亦强准备好作案工具,于次日凌晨,从阳台潜入该女士家中,用匕首威逼她交出了巨款……案发后,该案一直未侦破。
  张亦强"扑通"一声给周佳佳跪下,并涕泪横流,苦求周佳佳替他保密。正直的周佳佳不为所动,并苦口婆心劝他投案自首,争取公安机关的宽大处理,否则,她就会与他分手。张亦强假装答应自首,但提出等她陪他回去看完老家的父母后就去投案,周佳佳立刻答应了。
  然而,善良的周佳佳哪里知道,张亦强已动了灭口之心。张亦强心里清楚,一旦投案自首,自己至少也得被判个十年八年的。3月25日,张亦强骑着一辆黑色摩托车,载着周佳佳,说去看望父母。出发前,张亦强还给周佳佳喝了一瓶自己动过手脚的饮料。当车行驶到一处无人地段时,张亦强将周佳佳狠狠推下深沟,造成车祸的假象,以此逃避法律的惩罚。
  张亦强万万没有料到周佳佳没有摔死,作案后,他立刻逃到了河北。2018年6月,郑州市公安局通过周佳佳提供的线索,进行了缜密侦查,将逃到河北的张亦强抓捕归案。张亦强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冤屈终于被洗清,面对这来之不易的幸福,吴庆海一家喜极而泣。周家人对吴庆海的救命之恩感激不尽,也对自己当初的行为懊悔不已,希望吴家谅解。阴霾散尽,大度的吴家人表示理解周佳佳父母当初的心情,两家人喜笑颜开。
  在吴庆海照顾周佳佳的日子里,他早已把周佳佳视为自己的亲妹妹。2019年1月,在两家人的提议下,吴庆海与周佳佳结为异性兄妹,而陈鸣,对吴庆海的爱更加浓烈而深切……
  (由于可以理解的原因,文中人物做了化名处理。)
  [编后] 大义青年吴庆海被"碰了个大瓷",好心施善的他,不仅没有得到伤者家属的认同,反而"摊上了大事"。在巨大的冤屈面前,他没有暴跳如雷,也没有逃避,而是坚韧不拔地向命运抗争,终于唤醒了"植物人",也洗清了自己。文明和谐的社会,需要乐于助人、见义勇为的正能量。在人们还在为"老人摔倒扶不扶"而纠结的当下,吴庆海的大义之举像一盏明灯,照亮了很多人迷惘的内心,也给出了一个响亮的答案!亲爱的读者,假如您遇到类似的突发状况,您会怎么做?在施善的同时,您还有哪些能更好地保护自己的建议?欢迎与本刊编辑部联系。
  编辑/涂 筠
 
东枫真凶周家佳佳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