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陪读女友惨遭奇葩分手那个毕分族男友要高飞
  2018年5月的一天傍晚,云南省昆明市北郊,一对年轻的恋人赏完杜鹃花后从黑龙潭公园出来,沿路朝昆明市植物园方向散步。当两人走到一偏僻路段时,一辆白色的面包车突然在两人身旁停下。随即,车上跳下四名男子,其中两人将女孩架上车,猛地关上车门,而另两人将男孩控制住。十多分钟后,车门打开,赤裸下身的女孩被推下车……
  纯美的爱情,瞬间被巨大的耻辱淹没。女孩扑进男友怀里,发出撕心裂肺的哀嚎。之后,女孩坚决报警。很快,警方破案,几名嫌疑人竟然是男友的好哥们。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当激情遭遇传统,求学路上收获爱情童话
  2013年3月的一天傍晚,云南省楚雄市一幢楼房昏暗的楼道里,蒋杰一边上楼,一边背着有些生疏的英语单词。突然,楼道上方传来"啊"的一声惊叫,蒋杰一激灵,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去,只见一个女孩惊魂未定地蜷缩在楼梯口。"怎么了?"蒋杰问。女孩指向楼道,顺着她指的方向,他看见一只老鼠逃窜而去……
  蒋杰哑然失笑:"没事,是老鼠。这种老房子,有老鼠是正常的。说不定,它还被你吓到了呢!"被他这么一说,女孩不好意思地笑了。
  蒋杰提出将女孩送到住处,女孩也没反对,他发现,女孩刚好住在自己的楼上。
  时年18岁的蒋杰是楚雄彝族自治州永仁县人,在附近一所高中读高三,父母在外打工。为了备战高考,春节后他在离学校较近的一处居民楼租了间单间。
  回到出租屋,蒋杰的眼前老是浮现女孩娇美的容貌。女孩名叫董雨,来自楚雄彝族自治州姚安县农村。因家境贫困,她初中毕业后考取了楚雄市的一所旅游学校,毕业后在楚雄市城区的一家酒店做服务员。
  从此,蒋杰下晚自习后常在楼道处等她下班,周末也有事没事去找她,闲聊上几句。渐渐地,两人熟悉起来。蒋杰完全被清纯靓丽、性格有些内向的她迷住了。高考临近,他暗暗提醒自己,要专心冲刺高考,但是,夜深,他又忍不住侧耳倾听楼上的动静,甚至忍不住想象她睡着了的样子……他暗自发誓,等考上大学后,一定要向她表白。
  转眼到了高考。就在考前二天,蒋杰回住处的途中淋了一场雨患上感冒,还发了低烧。由于带病考试,他发挥失常,总分才考了300多分,落榜了。
  蒋杰感到深深的失落和痛苦。他将自己关在屋内,几天不出门。两天后,他正在宿舍发呆,门外响起轻轻的敲门声。他从猫眼看到,门口站着的竟是董雨。董雨在门口站了一会,转身离去,走出不远又回过头来不甘心地看看他的房门,满脸担忧。
  第二天下午,董雨又来敲门,蒋杰躲在门后不出声,内心被失落紧紧攫住。"我知道你在,你开开门!"董雨着急地说。后来,见没反应,董雨急得在门口大哭。董雨的哭声让蒋杰不知所措,只得将门打开。"你急死我啦!"门一打开,董雨就哭着用拳头打他,蒋杰心里一热,一把将女孩揽进怀里。
  经过此事,两人正式确立了恋爱关系。蒋杰决心再复读一年,让心爱的女孩刮目相看。董雨很支持他,用微薄的工资给他买了许多复习资料。
  终于,2014年8月,蒋杰拿到了昆明一所高校的录取通知书。董雨心花怒放,很为他高兴。"你怎样奖励我?"蒋杰火辣辣地看着她。她娇羞地亲了他一下,躲进他的怀里。他忘情地亲吻她,抱住她倒在床上。但是,当他试着去解她的衣服时,被她坚决制止了:"我迟早是你的,但现在不行!"蒋杰没敢强迫。一半火焰一半海水,难敌现实"劈腿"静悄悄
  9月,两人依依惜别。
  2015年春节过后,在蒋杰的哀求下,董雨来到昆明打工,守候爱情。由于没有技术,她在昆明的一家超市当服务员。
  董雨第一次出现在蒋杰的宿舍时,引起了轰动。董雨是舍友们的女友中最漂亮的。舍友都调侃蒋杰艳福不浅,他也觉得自己在爱情上是成功的。
  毕竟青春年少,很多次,蒋杰涌起与董雨亲热的冲动,都被她拒绝。董雨觉得,女孩最珍貴的东西,要在新婚之夜交给心爱的人。女友毕竟从小生长在民风纯朴的山村,难免有些传统,蒋杰也不强求,但心中总归有些遗憾。当时,寝室里不少人已经初尝禁果,"夜谈会"上,舍友们纷纷逼问他与董雨亲热的细节。他怕被大家取笑,总是含糊其词,转移话题。
  好在,这点小小的遗憾很快被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淹没。进入大学校园后,蒋杰很快崭露头角,被吸收为校团委的干事,负责校广播站的组稿工作。
  大二时,广播站经常收到一个叫张妮的作者的投稿。来稿大多平庸,蒋杰看过后就随手丢弃。时间长了,蒋杰有些过意不去,于是选了其中一篇做了大的修改,在广播站播出。张妮前来广播站找他,提出要请他吃饭,以示感谢。他推托不过,只得答应。
  张妮也读大二,昆明市人,父亲张国乔是昆明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总。她从小喜爱文学,但阴差阳错被历史专业录取。
  从此,张妮经常带着自己的作品来向蒋杰请教,两人渐渐熟识。张妮看他的眼神也从崇拜变得热烈起来。一天深夜,蒋杰突然收到张妮发来的微信:"杰,我睡不着,傻傻地想你!"蒋杰不知该如何回复。之后,他经常收到张妮的表白信息,一直装聋作哑。
  大三下学期,学生们开始联系实习单位,蒋杰处处碰壁。经过此事,他意识到求职的艰难。一次,他与好友郝正平聊起将来。面对就业的艰难、大城市的高房价,同样来自农村的两人都感到很迷茫。
  "那个张妮不是一直在追求你吗?她家那么有钱,她又是独女,要是跟她结婚,你还愁什么工作?"郝正平调侃道。"别提啦!我对她没感觉!再说,我爱的是董雨!"蒋杰摇摇头。"你拉倒吧!爱能当饭吃?董雨家也是农村的吧?想想你们以后的生活吧!"郝正平提醒他。蒋杰有所触动。
  2017年12月24日,蒋杰和董雨约好一起过平安夜。晚上吃完饭,两人在校园里散步,最后在一个僻静处坐下。黑暗中传来一前一后两人的脚步声,最后脚步声在他们不远处的一个花坛后面停下,进而是低沉而压抑的喘息声……蒋杰和董雨大气都不敢出。后来,脚步声由近而远,消失在黑夜之中。
  也许是刚才受到刺激,蒋杰猛地吻住董雨,董雨欲拒还迎。突然,他动手解她的衣服。"不——不行!"她拒绝道,用手去挡他的手。"为什么不行,我那么爱你,你就可怜可怜我吧!反正你是我的!"他哀求道,动作更加急切。"啪"的一声脆响,他只感到脸热辣辣的。"你——"他想发火。她哀求他:"反正都是你的,你别逼我!"听到她嘤嘤的抽泣,他的心软下来,不再说什么,但兴趣索然。两个人又待了一会儿,就分手了。回到宿舍,蒋杰正觉得百无聊赖,突然收到张妮的短信。张妮约他前往昆明市金马碧鸡广场,这里是昆明市圣诞狂欢的主战场,每年的圣诞节,数十万人在此狂欢。蒋杰犹豫了一下,答应了。
  当天夜里,两人随着狂欢的人们一直玩到凌晨两点,而此时学校早已经关大门。已经喝得有些醉意的蒋杰鬼使神差地和张妮到西昌路的一家宾馆开了房。清醒过来后,看着张妮熟睡的脸庞,蒋杰心情十分复杂。
  这之后,张妮把蒋杰当成正牌男友了。没过几天,她就迫不及待地带他回家见父母。走进张妮家位于昆明市南市区的豪华别墅,蒋杰对屋内的奢华怔住了。张妮的父母刚开始对蒋杰有些冷落,但见女儿对他满眼的爱慕,也渐渐对他亲近起来。张国乔甚至暗示,如果他真心对自己的女儿好,毕业后可到自己的公司工作。
  从张妮家回来后,蒋杰产生了跟董雨摊牌的想法。可电话刚接通,听到董雨的声音,他又开不了口。就这样,苦苦周旋于两个女孩之间,蒋杰迎来了毕业。请哥们帮忙甩女友,如此"被分手"良心何安
  2018年春节过后,各种招聘会相继召开,蒋杰迟迟没有单位接收,再次受挫。这让他加快了跟董雨分手的步伐。
  3月底的一天,他再次约了董雨,前往滇池大坝喂海鸥。其间,张妮打来电话,看他接电话接了大半天,还故意躲着自己,董雨有些生气,问:"谁打来的电话?""一个女朋友!"他以开玩笑的口气试探说。"你敢!你敢找别的女孩,我就死给你看,让你一辈子良心不安!"董雨说。"真是无理取闹!"蒋杰也有些生气。董雨一下子哭起来,爬上护栏就要往下跳,吓得他连连保证不会对不起她。
  几天后的一个周末,好哥们徐宁立来学校找蒋杰。徐宁立是蒋杰的师哥,一年前毕业,在昆明市的一家小广告公司做业务员,与郝正平也很熟。当天下午,几人约上关系好的王军和高凯一起到学校附近的一家小饭店喝酒聊天。徐宁立深有感触地说,现代社会讲的是金钱、后台和关系,如果能在学校找一个有后台的女友,出去后就事半功倍。
  "怎么样,我说得没错吧?如今你有了张妮,工作那还是事儿?你得感谢我!"郝正平对蒋杰说。"唉,你说得倒轻巧!"蒋杰唉声叹气道,向几位好友说出了自己的烦恼。当几人听说蒋杰与董雨竟然没有发生过性关系,都觉得不可思议。
  "这样的女孩几乎绝迹了!很多人第一次见面就上床,哪有像你们这样的!"徐宁立由衷地说。"遇到这样的女孩,既是福气,也是灾难!你不用担心她以后出轨,但你也很难离开她,甩都甩不掉!"王军说。郝正平也赞同。
  最后徐宁立分析,既然董雨把贞操看得很重,那么如果她不纯洁了,自然就会主动离开他了,不如找几个人把她给"办"了。蒋杰犹豫不决。
  第二天晚上,蒋杰接到张国乔的电话。张国乔打算让他毕业后和张妮以公司的名义到日本考察学习半年,让他将身份证复印件等资料交给张妮,公司好提前办理手续。挂了电话,蒋杰又兴奋又纠结。他深知董雨的性格,她看似柔弱,却执着而固执,如果她知道真相,一定不会罢休。如果事情闹到张妮那儿,张妮肯定无法接受。何况,就算张妮肯,张国乔也不肯,那他的前程就完蛋了。
  第二天早上,他给徐宁立悄悄打电话:"我想好啦,就按你说的办吧!"随后,徐宁立说服了郝正平等。几个人策划妥当。
  每年的三月至五月,昆明北郊的黑龙潭公园内杜鹃花盛开。5月2日,蒋杰以赏花为由,邀约董雨前往黑龙潭公园游玩,而徐宁立开着一辆租来的面包车拉着郝正平、王军、高凯在附近等候。
  当天傍晚6点半,蒋杰和董雨出了公园,蒋杰提议往植物园方向散步,董雨答应了。她小鸟依人般依偎着他,做梦也想不到厄运正悄悄袭来。
  徐宁立等四人开车远远跟着两人。等两人走到一偏僻路段时,面包车在两人身边停下。徐宁立和高凯连拉带抱将董雨拖上车,郝正平等则假装将蒋杰"控制"。董雨上车后,高凯立即用毛巾堵住她的嘴,徐宁立迅速脱下她的裤子,对她实施强奸。随后,高凯又对董雨实施了强奸。之后,两人将她抱下车,并把她的裤子丢了下去。郝正平与王军见状,连忙跳上车逃离现场。因为天色已暗,周围没有人。四人戴着头套,董雨没有认出来。
  蒋杰抱住董雨,董雨木然地看着他,半天才"哇"的一声哭出来。她歇斯底里地哀嚎着,不停撕扯自己的头发。蒋杰连忙帮她穿好衣服,不停安慰她。
  平静下来后,董雨不顾蒋杰的阻挠,坚持报警。民警赶到现场,对现场做了详细调查后,将两人带到派出所进一步了解情况。
  徐宁立没想到董雨会报警,考虑到作案的面包车是他在租车行实名登记租来的,法网难逃,便主动投案自首。另外三人逃往广东。警方根据徐宁立的交代,将蒋杰抓获。
  得知真相的董雨当场哭昏,她做夢也想不到,自己为男友守身如玉,不想却招来一场梦魇。2018年5月24日,郝正平等在广州落网。
  2018年11月,昆明市五华区人民法院以犯强奸罪分别判处徐宁立和高凯有期徒刑6年,参与作案的郝正平及王军被判有期徒刑3年,而蒋杰虽没有直接参与案件,但纵容案件的发生,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半。蒋杰痛悔不已。张妮得知真相后,坚决与蒋杰分了手。
  (因涉及隐私,文中除蒋杰外,其余为化名。)
  [编后]现实社会的激烈竞争,让毕业即面临失业的蒋杰做出了令人匪夷所思的抉择,最终害人害己。无论是面对爱情还是工作,都应该通过正确的途径去获得,万不可抱着侥幸的心态,触碰道德和法律的底线。蒋杰的做法令人不齿,也让人深思。
  编辑/王颖
 
滇剑昆明市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