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扶不起来的博士老公十年驭夫梦血色苍茫
  朱青本是甘肃的一名中专生,在妻子李海琴挥鞭驱赶下,他读完专科读本科,后又考研,最终逆袭为名校博士。李海琴望夫成龙,指望着丈夫拥有锦绣前程后,自己的命运也随之改变。谁知,李海琴既没盼来夫贵妻荣,一家人的命运反被改写得面目全非……
  白发博士求职不顺,患难妻子心生失望
  2015年6月23日,朱青艰难通过了毕业答辩,喜获北京某名牌高校哲学博士学位。他打电话向妻子李海琴报喜:"成了,我们一家终于可以团聚了!"李海琴千言万语,只化作一句话:"这些年你辛苦了!"
  时年35岁的朱青是甘肃省民勤县人,从职业中专毕业后,进入当地蓄电池厂上班。求学期间,他与同班女生李海琴确定了恋爱关系。李海琴与朱青同龄,是小学教师,亭亭玉立,面容姣好。而朱青家境普通,收入一般。李家父母坚决反对女儿这场恋情。
  朱青是自己的初恋,李海琴忘不了这段刻骨铭心的爱情。2003年5月,她偷出家里的户口簿与朱青领证结婚。父母愤而与她断绝来往,直到次年2月,李海琴生下儿子朱博文,他们才与女儿恢复了关系。
  李海琴坐月子期间,父母经常过来给她送吃的。一天,李海琴给儿子买了一罐廉价奶粉,父亲叹息道:"唉,朱青是‘贫二代,你嫁给他,又生了个‘贫三代,这辈子哪还翻得了身?"父母走后,李海琴含泪对丈夫说:"男人要想被人看得起,就得上进。你应该去考大专、本科,提高人生层次。"是啊,因自己学历低,收入少,岳父母一直不将自己放在眼里。而且单位提拔中层干部,大专学历是起点。朱青回应妻子:"好,我趁现在还年轻,为你和儿子搏一把。"
  此后朱青一边上班,一边在家复习功课,参加自学考试。他苦战5年,取得了自考本科文凭。随着学历提升,朱青被单位提拔为办公室主任,收入也相应增加。岳父母对他的态度明显好转,渐渐接纳了他。
  李海琴生性好强,看到高学历给丈夫带来的益处后,已不满足他仅有本科文凭:"你是块读书的料,应该去考研、读博。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改变咱们全家的命运。"朱青为难了:"考个本科已累得我脱了两层皮,再考研读博,还不要了我的命!"李海琴与丈夫交心:"咱们出身贫寒,只有通过个人奋斗,才能给儿子一个高起点。你应该考到北京、上海这些一线城市去,现在儿子以你为傲,将来你就能以儿子为荣。"为了争一口气,朱青答应再去考研、考博。
  2010年1月,朱青参加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被上海某高校录取。两年后,他又考取了京城某名校的哲学博士生。卑微的中专生逆袭为名校博士生,朱青成了身边人引以为傲的励志男。岳父母对他刮目相看,并为曾经的轻慢向他道歉。
  朱青读研读博期间,李海琴不仅要挑起工作、家务、抚育儿子三副重担,还承受着巨大的经济压力。朱青每月津贴只有700多元,而每月开支却不下2500元。李海琴是小学教师,月薪仅3500元,无论她怎样精打细算,钱也不够花。于是,从2010年10月起,李海琴将儿子送到父母家,自己兼职做家教、去书店卖书、到花卉市场插花……辛苦挣钱维持丈夫学业。
  因过于节俭,李海琴营养不良,3次晕倒在花店。而今十多年的付出,终于换来了丈夫的博士学位。接到朱青的报喜电话,李海琴开心极了:"分居这么多年,我倦了、累了,好想你的肩膀靠一靠。我和儿子过几天就来北京,从此咱们一家人再也不分开了。"是回馈妻子的时候了,朱青一口应承。
  2015年7月,李海琴辞去公职,带着儿子来到北京。一家三口在丰台区一套65平方米的一居室里安顿下来。李海琴很快在附近一家图书馆找到了整理资料的工作,而朱青却迟迟未找到理想的接收单位。朱青心高气傲,将就业目标定位为国家机关、著名学府、知名研究院。然而,因他年龄偏大,加之学的是冷门专业,朱青找工作连连碰壁。
  这年9月,走投无路的白发博士朱青,只得委身于北京一所仅2000师生的民办高校。丈夫是博士,却找了这样一份普通工作,李海琴萌生失望……恃才傲物遭排挤,携妻带子漂广州
  不僅妻子失望,朱青自己也对这份工作很不满意。他专业扎实,以为随便备一下课,就能应付民办高校学子。谁知现在的孩子,根本不迷信他的名校博士光环。因朱青备课不考虑学生的心理和兴趣所在,讲课内容枯燥乏味,学生纷纷翘课,教室里上座率经常只有三分之一。最惨的一次,课堂上仅11名学生,还有5个打瞌睡。校长警告朱青:"即便学历再高,如果不能胜任教学工作,我们也有随时解聘你的权力,希望今天这种奇葩情况是最后一次。"回到家,朱青还在为校长的话纠结。见丈夫黯然神伤,李海琴询问缘由。朱青抱怨道:"我一介名校博士,屈尊在三流民办高校任教,这是校方的幸运和骄傲,他有啥资格羞辱我?"在李海琴眼里,丈夫身上披着霞光,令她仰视。不明真相的她,为丈夫抱不平:"你又没跟学校签卖身契,找到机会,就坚决炒他们鱿鱼!"
  2015年12月,朱青在投了300多份简历后,湖南某研究院向他伸出了橄榄枝,双方很快达成了工作意向。2016年春节过后,朱青携妻儿奔赴长沙。单位是将朱青当特殊人才引进的,为他解决了编制,并免费提供一套两居住房。李海琴被安排在研究院管档案,工作稳定,朱博文在区重点小学就读。安顿下来后,李海琴特意在家做了几道拿手菜,举杯与丈夫庆贺:"老公,你的选择是对的。单位待咱们不薄,你要好好干,以后咱们一家就在长沙扎根了。"朱青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单位对我有知遇之恩,我一定发挥所学专长,不让关爱我的人失望。"
  然而,李海琴的人生预想很快被击碎。与同事相处时间一长,朱青身上的性格弱点暴露无遗:他恃才傲物、自命清高,以名校博士自居,看不起同事。院里开学术研讨会,无论谁发表见解,他都要否定别人,来显摆自己的学识。他情商低,从不主动打扫办公室卫生,不懂同事间的人情往来。
  渐渐地,朱青成了同事眼里的"怪物",没人愿与他共事。2016年10月,他向部门申请课题莫名遭拒。而同事申请的课题,又拒绝他参与,这样他只得"坐冷板凳"。朱青在妻子面前发牢骚:"我能力比同事强,他们害怕我出成果,这是打击排挤我,典型的小人做派!"李海琴对丈夫在单位的表现有所耳闻,为不伤他病态的自尊,委婉劝慰道:"单位这么多人,别人都好好的,你是不是也该从自身找原因?"朱青咄咄逼人:"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跟外人一起对付我?"李海琴忍无可忍,与朱青争执起来……
  2017年4月,朱青突然告诉妻子:"我从研究院辞职了。"这句话,仿佛在李海琴头顶炸响惊雷:"这么大的事,你为什么不跟我商量?你是拉家带口的男人,为什么这么冲动?"朱青告诉妻子:"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糟,我已经找好了接收单位,大学同学让我去他广州的影视公司任副总,年薪25万。"民营企业哪有事业单位稳定?李海琴无法接受丈夫草率的决定,收拾行李准备带儿子回甘肃。
  朱博文眼泪汪汪求妈妈:"我要和爸爸在一起,你们别分开好吗?"儿子的眼泪濡湿了李海琴的心:儿子小的时候,丈夫就去外地读书,他很少享受父爱。现在儿子正处在性格可塑期,成长过程中不能再缺失父亲的陪伴。为了儿子,李海琴再次妥协了。2017年5月,朱青又携妻带子从长沙漂到广州。"四根稻草"压垮博士夫,杀妻不成误伤子
  朱青来到广州后,大学同学果然没有食言,安排他担任影视文化公司副总,年薪25万元。然而风光的职位和高薪背后,隐藏着虐心与艰涩:因专业不对口,加之缺乏工作经验,朱青举步维艰。他经常在公司加班到凌晨;为了融资,他硬着头皮与投资方斗酒,多次烂醉如泥被同事抬回家。在北方出生长大的李海琴水土不服,浑身长满了湿疹,痒得抓心。朱博文听不懂粤语,与同学交流有困难,内心颇感孤独。母子俩经常冲朱青抱怨:"在长沙多好,为什么要来广州?"朱青也后悔,可人生没有回头路。
  2018年3月,公司因经营不善倒闭,他没有过多悲伤,反而有一种卸职后的解脱。很快,朱青又携妻儿从广州漂回北京。年近四十的他已没有任何职场优势,无奈进入图书公司做了一名策划,月薪7100元。
  李海琴在一家高校开电梯,收入只有丈夫的一半。一家人租住在逼仄的一居室里,出门舍不得坐地铁,每天挤公交,个个疲惫不堪。自己含辛茹苦十多年,鼓励支持丈夫从中专一直读到博士毕业,换来的竟是如此结局!李海琴无法接受这种惨痛现实,性情大变,经常冲丈夫发无名火……
  2018年8月,表弟来京找工作,李海琴将此事托付给丈夫。朱青没什么社会关系,便请读研时的同学帮忙。因大家平时鲜有往来,没人愿真心帮他。最后,还是李海琴一位在酒店做厨师的娘家亲戚,将表弟介绍到物流公司上班。
  经历了这一切,丈夫头顶的博士光环在李海琴眼里消失殆尽。她开始理性地审视朱青,终于看清了丈夫的真面目:他清高、狭隘,自以为是,缺乏起码的情商。他之所以越混越惨,与自己的为人处世有很大关系。李海琴看丈夫的眼光,由仰视变成了鄙视。此后,她动不动就讥讽丈夫,喊他"朱无能",用最尖刻的话伤害他。夫妻俩经常爆吵,甚至发生肢体冲突。
  自己是堂堂名校博士,妻子只不过是个中专生,自己却不能在精神上控制、打败她,朱青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因长期郁闷压抑,他患上了焦躁症:自责、神经衰弱,经常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摔东西,一个月也不与妻子过一次性生活。随着争吵升级,朱青害怕见妻子,恐惧她的语言和精神暴力,每天生不如死。
  2018年12月,朱青感冒发烧,在床上躺了两天,李海琴却连一句问候都没有。朱青觉得夫妻缘分走到了尽头,向妻子提出离婚。李海琴对婚姻毫无留恋,同意了。但她要求朱青补偿50万元,作为自己一路支持他考博的损失。
  朱清根本拿不出这笔钱,焦躁症日趋恶化。绝望中,他将所有的不幸都归咎于李海琴:如果她不逼自己考研读博,自己兴许已是蓄电池厂的管理人员,哪会沦落至此?回首十几年的婚姻,在妻子的驱赶下,自己生活在疲惫、压力、焦虑和窘困中,没有真正过几天开心的日子,朱青越想越恨。50万补偿金、事业不如意、糟糕的婚姻关系、外界的歧视白眼,成了压垮朱青的最后四根稻草。他心生恶念,决定除去李海琴,从此过清净生活。
  2019年1月5日,朱青借口去上海出差,悄悄在北京一家小旅馆潜伏下来。次日凌晨两点,他偷偷换上事先准备好的假发、高跟鞋和女性衣服,將自己装扮成女人,潜入自家租住的小区,用钥匙将门打开后,把家里的液化气阀门拧开,又蹑手蹑脚溜了出去。
  3个多小时后,朱青认为李海琴已煤气中毒身亡了,便又溜回家,用毛巾掩鼻关掉阀门,妄图抹去自己杀妻的罪证。这时他发现儿子房间的房门虚掩着,原本在学校寄宿的儿子竟睡在卧室里,已陷入深度昏迷。朱青慌忙拨打120,救护车将李海琴母子送往医院。经急救,李海琴侥幸脱离生命危险,朱博文却因煤气中毒太深,沦为"植物人"。
  原来当晚朱博文感冒了,从学校请假回家住,没想到却意外惨遭父亲毒手。朱青精神崩溃,主动向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交代了自己本想谋杀妻子,却误害了儿子的犯罪事实。等待朱青的将是法律的严惩!得知真相,李海琴愤而提出离婚。而今朱青身陷囹圄,李海琴独自照顾"植物人"儿子,一家人的命运令人心碎!
  (因涉及隐私,文中除犯罪嫌疑人外,其余人物为化名。)
  [编后]名校博士朱青高智商低情商,在职场屡屡碰壁不说,还处理不好家庭关系,导致人生一地鸡毛。身为博士,他缺乏化解婚姻危机的智慧和诚意,却妄图靠杀戮解决矛盾,最终害人害己。
  此案中,李海琴要求丈夫上进,含辛茹苦逼他考博,本无可厚非。可错就错在她不该将逼丈夫考研,当做改变自己和家庭命运的唯一筹码。当丈夫职场受挫,自己的幻想破灭时,李海琴又缺乏应有的包容和体谅,从而将丈夫逼入了死胡同。
  当然,朱青的责任比李海琴更大。他自恃高学历,无法摆正自己的位置,无法像普通人一样融入工作和社会,从而处处碰壁,加剧了悲剧的发生。纵然是博士,也应该正视自己的学历、价值和家庭矛盾,而不是用极端方式解决问题。亲爱的读者,读完本文,您有什么看法?欢迎与本刊编辑部联系。
  编辑/涂筠
 
言谨名校博士丈夫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