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工程师丈夫沦陷保健帝国这次你能全身而退
  2018年底,"权健"爆出传销丑闻没多久,有关"无限极""天狮"等直销大头的传销风波也逐渐越演越烈。近日,本刊特约记者采访了一位重度传销人员的妻子,她为救回被洗脑的丈夫几度以身犯险,甚至成为半个心理学和刑侦学专家。然而,深度"中毒"的丈夫,宁愿闹得倾家荡产、妻离子散也绝不回头。最终是权健帝国的瓦解,才让深陷泥潭的丈夫回头是岸。这其中会有怎样的故事?发小都发了,优秀工程师渴望暴富
  现年32岁的刘震雨和吴娟是来自湖北农村的一对年轻夫妇。2009年,刘震雨从武汉科技大学机械制造及自动化专业毕业后,进入一家铸锻厂担任技术员,他工作勤奋,业务精湛,先后参与过多次重大项目。但因性格木讷,工作七八年下来,依然只是个普通工程师,收入勉强糊口。妻子吴娟是刘震雨的高中同学,高中毕业后,没能考上大学,来到武汉打工,在商业街卖衣服,收入也不高。他们夫妻结婚多年仍住在单位的宿舍里,简陋无比。
  2016年春节,刘震雨看到昔日的好兄弟张扬开着宝马意气风发地回乡,心中不平更甚。要知道,张扬也就是个中专文凭,既没有一技之长,家里也没有矿,更没娶个有钱的媳妇,之前一直在武汉某家超市送货,怎么就一下发了财呢?聚会时,张扬告诉刘震雨,自己跳槽到一家中药保健养生公司,前景很好,短短半年就赚了不少钱。
  刘震雨心痒难耐,加上对发小的信任,年后没多久,就在张扬的带领下去了位于福建省泉州市的威汉保健品集团总部。富丽堂皇的装修、金碧辉煌的大楼,刷新了刘震雨的世界观。晚上,在宏伟的大礼堂里,上演着一场热闹的表演,尤其是表现威汉老总李健辛苦找寻中医秘方的传奇故事,让刘震雨大为震撼。晚會结束后,张扬带着刘震雨到楼上参加会议,演讲者情真意切,讲了一件又一件威汉的产品让病人神奇康复的案例,听得刘震雨感慨不已。第二天的分享大会更加激动人心,不断有成功者上台讲述自己如何在这个"大家庭"里变身千万富翁的真实经历。刘震雨听得热血沸腾,当即头脑发热就交纳了2万元入会费,成了会员。
  几天后,刘震雨带着一大堆保健品回到了武汉。吴娟气愤不已,可刘震雨坚定地告诉她,这些保健品可媲美灵丹妙药,还把这些保健品寄回老家,嘱咐父母按时服用。吴娟没料到,自此之后刘震雨像着了魔般,频频向周围的同事推销起各种威汉的保健品。
  在吴娟眼里,那些名不见经传的产品价格高得离谱,一条牙膏100多,一瓶维生素200多,一双毫不起眼的鞋垫就要500多。刚开始,有几个比较要好的同事碍于情面买了些,可后来就再无人问津。没多久流言四起,说刘震雨无心工作,成天忽悠大家买些不靠谱的产品。为此,单位领导还找刘震雨谈了几次话,提醒他把精力和心思用在工作上。吴娟也经常苦口婆心劝他,不要妄想一夜暴富,脚踏实地才是正道。可刘震雨就像被洗了脑似的,一心想着赚钱,对领导的警告置若罔闻,仍旧不停劝说同事们缴纳会费,加入到"威汉"这个保健品的大家庭里。
  半年后,由于刘震雨经常请假旷工,单位将其劝退了。吴娟得知后,气得一病不起。可刘震雨丝毫没有危机感,反而觉得自己大展拳脚的时候到了。他和张扬一谋划,倾其所有在武汉开设了一家火疗馆,并以此为据点,想招募更多的会员。然而,像刘震雨这样在"食物链"底层的"威汉人",即使招了几个会员,进账的钱也几乎全部缴纳给了上线,而且根本没有多少提成。因此一年过去了,刘震雨非但没赚到钱,反而亏空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吴娟劝他停手,但刘震雨情绪激昂地说只要做到"钻石经理",就能享受公司全球销售利润分红!吴娟嘲笑他就是个痴人说梦的傻子,刘震雨却气得与她大吵一架。他斥责吴娟孤陋寡闻,表示自己做的是弘扬传统文化、有利于人民和谐大团结的崇高事业。
  面对如此疯魔的丈夫,吴娟欲哭无泪。其实,没接触"威汉"之前,刘震雨是个本性单纯的人。可现在,他常常挂在嘴边的话竟然是:"现在不打点法律擦边球哪里挣得到钱。"吴娟听得目瞪口呆,这还是以前的丈夫吗?陌生得完全变了一个人!
  不能再放任丈夫深陷其中,不然,他的良知和道德底线都会被磨灭掉。为了规劝丈夫,吴娟私下里查阅了大量的资料,看到一例例因深陷保健品传销而导致家破人亡的新闻后,她不寒而栗,更加暗暗发誓,就算拼尽全力,也要把刘震雨拉上岸。深陷泥潭,妻子卧底来相救
  最开始,吴娟逮着各种机会就会劝说刘震雨,还把自己看到的那些新闻讲给刘震雨听。可令吴娟惊叹的是,无论她说什么,刘震雨一句话就能把她堵得死死的:"连锁销售(刘震雨不认为威汉做的是传销,而是直销、连锁销售)是新兴事物,总要有一个认知的过程,没有亲身参与过,就没有发言权!"吴娟反驳:"大家都知道吸毒会上瘾,会家破人亡,难道没吸过毒的人就没有宣传毒品危害的权利?"尽管吴娟说得有理,可刘震雨压根就不听。他还经常埋怨吴娟,认为她还没有他的"家人"(威汉的会员)理解自己。
  日子一久,刘震雨特别烦吴娟唠叨,后来干脆不愿意回家,就留宿火疗店。吴娟只好上网发求助帖,没想到,竟然有不少同病相怜的传销家属给她回帖。她记得其中有一个人的回复尤其经典犀利:"亲人的沦陷,源自内心深处的欲望,源自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吴娟豁然开朗,为什么丈夫会深陷传销?还不是因为在单位受不到重用。再加上经济条件不好,让他产生了快速暴富的欲望。而在"威汉"传销组织里,大家互相赞赏、认可、吹捧,没有责备、抨击、斗争,只有大富大贵的宏伟前景,因此才让他欲罢不能。其实,每个人都是渴望被认同、崇拜的。吴娟决定卧底威汉,摸清楚其中的内幕,找到薄弱环节再从中解救丈夫。可她又想,丈夫水平这么高的大学生都被洗了脑,自己一个高中生又如何能抵抗呢?于是在进入威汉之前,她做足了功课,将各种黑幕及反传销手段牢记心里。待一切准备充足后,她告诉刘震雨自己也要加入威汉。刘震雨非常高兴,当即鼓励妻子,让她撸起袖子好好干。
  和刘震雨一样,吴娟也被要求去威汉总部学习。照例是感人肺腑的故事、催人奋进的演讲。这次,他们主推的是医药卫生巾,号称可以治疗所有的妇科疾病。台上的老师甚至当着学员们的面,把泡过水的卫生巾里面的吸水颗粒给吃了,还说这些吸水珠是木糖醇做的,食品级的原料。这一幕看得吴娟和几个学员只想呕吐。吴娟悄悄和他们一交流,发现大家其实对这些产品的功效都存有疑虑,只是由于大家架不住这种密集型的参观节目和开会洗脑,加上刻意营造出的那种日进斗金的狂热氛围,才使得他们思维能力下降,在不知不觉中放弃抵抗、缴枪投降。
  有备而来的吴娟时刻提醒自己,最后,她没有像刘震雨一样交那2万元会员费。得知妻子没有成为会员,刘震雨很生气,觉得妻子依旧不相信自己,还叮嘱吴娟的老师,加强对她的指导。吴娟气得恨不得把刘震雨给撕了,可她再次忍住了。
  从威汉总部回来后,吴娟每天在火疗店里帮忙。她逮着机会,就以学生的身份把自己对威汉的疑虑说给刘震雨听,并请求他的回答。刘震雨稍有不耐烦,她就以招募新学员遇到类似问题来搪塞。可即使这样,刘震雨依旧自信满满,给吴娟各种胡编乱造的解释。
  吴娟失望之极,觉得自己只能用下一招"直捣黄龙"了。她偷偷拿到了丈夫的手机,复制了刘震雨的通讯录,然后又用匿名的手机号群发信息提醒大家威汉产品、火疗与传销有关,不要掏钱购买任何产品与服务。没想到这一招还很有用,刘震雨的客户明显少了很多。眼见火疗馆的生意冷清了不少,刘震雨很是头疼。吴娟每日看着他们这群"疯子"在店里密集地开会,心里就阵阵冷笑,恨不得他们早日破产。绝望放弃,权健倒了丈夫终回家
  2018年2月,吴娟提议把公婆与女儿接到武汉。其实,自从刘震雨进入威汉以后,他在亲朋中的名声就很不好,大家都觉得他是个骗子,不愿意跟他来往。就连他的父母也对他充满怨恨,压根不愿意搭理他。这次,在媳妇的说服下,刘震雨的父母决定最后努力一次。
  首先,她让公婆和女儿有任何事就第一时间找刘震雨,這样可以增加他的存在感,让他建立初步的自信。一段时间后,刘震雨也许是觉得自己变重要了,开始对家里的事上心了。见丈夫有了改变,吴娟喜上心头,开始了第二步计划。为了建立丈夫的成就感,她让公婆找出刘震雨读书时的笔记本、相簿、奖状等等,然后让女儿缠着他讲如何变成"学霸"的。看着昔日的荣誉,刘震雨搂着女儿侃侃而谈。吴娟还私下找刘震雨之前的同事,让他们没事的时候给丈夫打打电话。
  自从刘震雨进入威汉后,之前的同事都几乎与他断了来往,怕他拉自己进入传销魔窟。现在面对一个苦心妻子的恳求,大家也纷纷伸出援手,时不时给刘震雨打打电话,叙叙旧,谈谈工作上的问题等等。在大家不懈的努力下,刘震雨也没有那么偏执了。特别是父母和女儿来到武汉后,三天两头要求刘震雨带着他们出去逛,弄得刘震雨都没有时间管理火疗馆了。这时,吴娟趁虚而入,全面掌控了火疗馆。
  吴娟决定利用这次机会来个彻底瓦解。她首先获得了刘震雨的上线张扬的信任,从他那里了解到武汉地区威汉人员的组织架构和人员身份信息,然后,她暗自绘制了一份详细的传销人员网络图。为了保留证据,她还购买了一个微型掌中照相机,把刘震雨和张扬他们每次开会的内容给拍了下来。三个月后,当吴娟手里的证据充足后,她一一向各执法机构做了举报。很快,火疗馆被强制关闭了,张扬被拘捕并处以15万元罚款。
  面对这一系列的变故,刘震雨如打了霜的茄子一蹶不振。吴娟却劝道:"你知道为什么公安机关只是审讯了你,没有把你抓进去吗?是因为我以你的名义提交的举报材料,才让你将功补过,没有去蹲监狱!你怎么还不知悔改呢?你要家人为你担心到什么时候啊?"刘震雨恍然大悟,原来这一切都是吴娟策划的。他愤怒至极,不顾妻子阻拦,离家出走,声称要继续他的事业。刘震雨的出走,再次把吴娟燃起的希望扑灭了。2018年8月,吴娟突然接到刘震雨电话,说自己后悔了,请吴娟速过来解救他。吴娟欣喜前往刘震雨的所在地长沙,可去了之后才发现,刘震雨根本没后悔,而是把自己骗过来强迫她打电话给娘家要钱的!她还得知,刘震雨为了威汉的事业,还通过网络贷款了十万元,如今入不敷出。
  吴娟欲哭无泪,但她知道,此时要想离开这个狼窝,只能靠智慧了。她当即假装同意,还去银行取了3万元给刘震雨,表示找娘家人借钱光靠打电话是不行的,还是得亲自去。刘震雨见她说得有理,加上她态度诚恳,而且还主动给了钱,就说服传销组织的其他人员,放吴娟回了武汉。回到家里,吴娟嚎啕大哭,公婆听闻也大骂儿子混蛋。但此时,他们已经无能为力,只能任凭刘震雨在外闹腾,自生自灭了。
  直到2018年12月25日,丁香医生发布了题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的文章,此后事态不断发酵,不断爆料出来的权健的真相……让权健帝国摇摇欲坠。龙头权健倒了,威汉也随之崩盘。
  2019年1月3日,半年未见的刘震雨回到了武汉,他跪下来向吴娟和女儿、母亲忏悔、认错,表示自己愿意从头再来。看着浑身上下邋遢不堪的刘震雨,全家人抱头痛哭。一个月过去,刘震雨真的没有再提及威汉的任何话题,他仿佛一夜之间觉醒了,他告诉妻子:"自从进入了威汉后,我就鬼迷心窍活得不像个人了。但现在我回来了,我要重新生活,好好补偿你们。"泪水从吴娟的眼里滑落下来,她不知道丈夫的话还能不能相信,但是她依旧选择再相信一次。
  也许是权健的倒台让刘震雨看清了所有真相,也许是权健的倒台,让这些打着直销旗号做着传销勾当的"企业"没有了立足之地,所以刘震雨这才死心。但无论如何,刘震雨都决心与过去挥别了。
  (因涉及隐私,文中所涉及人名和单位均做了技术处理。)
  [编后]刘震雨的故事只是冰山一角,现实生活里还有许许多多被传销弄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故事。而传销黑组织及人员之广,洗脑手段之强,隐藏水平之高,超乎想象。所以,请读者们一定要提高警惕,不要轻易让自己和家人陷入传销的牢笼。成功的道路千万,做任何事都要遵纪守法,不要妄图走捷径,不然亲人两行泪。
  编辑/吕晓娜
 
幽梦权健张扬丈夫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