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为兄泪嫁打开人生死局秦岭深处槐花香
  张立梅10岁时,父亲患肝癌撒手人寰,母亲丢下兄妹俩远嫁他乡,绝境中,是哥哥张立伟撑起了这个家。张立梅也没有让哥哥失望,她考上了大学,毕业后当了英语教师,而张立伟也收获了美好的爱情。就在这时,命运再次向这对兄妹露出了狰狞的面孔。2013年10月,张立伟在老家修建婚房时从二楼的脚手架上掉了下来,生命垂危。为了筹钱救恩兄,张立梅不得不嫁给了身有残疾的富二代陈远卓。
  张立伟的命保住了吗?这桩交换婚姻最终如何收场?危难时刻家不能散,为救恩兄妹妹泪嫁
  2013年10月26日,张立梅正在办公室批改作业,突然手机响了。电话是哥哥张立伟的女友邓琴打来的,邓琴带着哭腔说:"你哥出事了……"邓琴说,张立伟修建新房时不慎从脚手架掉了下来,人事不省,正在川北医学院附属医院抢救。犹如晴天霹雳,张立梅立即请了假,心急如焚地赶到医院。
  时年22岁的张立梅是四川省南充市人,她出生在一个苦寒之家,父母均是农民,她上面有一个比她大8岁的哥哥张立伟。张立梅10岁那年,父亲患肝癌撒手人寰,还欠下了10万块钱的债。母亲将兄妹俩丢给年迈的奶奶,远嫁他乡。
  那时,张立伟正读高三,为了撑起这个家,他退了学,跟着村子里的人到四川省成都市龙泉区一处建筑工地打工。2007年,奶奶去世,兄妹俩更是相依为命。
  张立梅没有让哥哥失望。2009年7月,她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西华师范大学英语专业。张立梅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那天,张立伟从工地赶了回来,兄妹俩第一次吃了顿自助火锅。张立伟还告诉妹妹一个好消息:"我已经还掉10万块钱债务了。"
  2013年7月,张立梅大学毕业后顺利地通过宜宾市教师公招考试,当了名中学英语老师。张立伟也收获了甜蜜的爱情,女友邓琴是他的同乡,在龙泉区一家超市当收银员,当时已经怀孕了。张立伟计划在老家盖栋小洋楼做婚房,把邓琴风风光光娶进门。眼看新房竣工在即,没成想……
  经过长达6小时的抢救,张立伟的命保住了。医生告诉张立梅和邓琴,虽然患者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他的第四、五节椎骨断裂,若不及时手术,将会有截瘫的危险。邓琴算了下,手术前后需要30多万,她灰心丧气地说:"砸锅卖铁也拿不出这么多钱啊。"张立梅拉着邓琴的手,坚定地说:"天无绝人之路,我们一起想办法。"
  修建婚房时张立伟已花光了存款,张立梅刚参加工作无积蓄。她厚着脸皮去亲友家借钱。这边张立伟好不容易才还清旧债,现在妹妹又求上门来,亲友避之不及。张立梅求遍了亲友只借到了1万元。单位的同事给她捐了2万元。可这些跟手术费比,好比杯水车薪。不得已,邓琴只好回娘家筹钱。
  11月4日,就在张立梅绝望的时候,邓琴带回了一个好消息,她远房表舅陈金福同意出钱给张立伟治病,但要求张立梅嫁给他的儿子陈远卓。
  陈金福在南充做物流多年,是当地有名的富商。陈远卓是他膝下的独生子。陈远卓小时候患了小儿麻痹症,落下了残疾,走路一瘸一拐。他大学毕业后进入了父亲的物流公司,担任物流部经理。
  听了邓琴的话,张立梅愣了。读大二那年,张立梅参加当地的农村贫困大学生"一对一"帮扶活动,帮助张立梅的正是陈金福的公司。当时陈远卓出席了活动,与张立梅结成了帮助对象。他被张立梅的漂亮、阳光所吸引,曾经追求过她。但张立梅考虑到陈远卓比自己大10岁,两人年龄、背景差距太大,拒绝了。
  张立梅当时正在给哥哥喂饭,听了邓琴的话,她动作缓了下来,半天没说话。邓琴有些不悦,说:"你哥把你养这么大,难道你不管他?再说,陈远卓除了腿有毛病,哪里比不上你?"
  张立梅低下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张立伟看在眼里。他长叹一口气,说:"哥也不想为难你……可是,邓琴已有了身孕,万一我有个不测,她爸妈一定会让她流产……"说着,他眼圈红了,"你嫂子不会把你往火坑里推,凭陈家的基业,你将来的日子一定不会差。算哥求你了……"张立伟的声声哀求如钢针扎在张立梅的心上。"哥,你不要再说了!我嫁!"张立梅含泪点了点头。"裸离"归来兄妹成仇,豪门辛酸欲说还休
  2013年11月底,张立梅和陈远卓订婚,2014年春节后举办了盛大的婚礼。陈家也不食言,先后拿了30万给大舅哥做了手术,术后又花了十来万从成都请了位金牌康复医生给张立伟做康复训练。半年后,张立伟终于又站了起来,张立梅喜极而泣。
  陈金福把张立伟和邓琴安排在公司管仓库,工作清闲,每人每月工资5000元。2014年春,张立伟和邓琴奉子成婚,住进了陈金福在顺庆区闲置的一套120平方米的大房子。4月,邓琴生下了一个白胖的儿子,取名张浩。
  张立伟过上了和美的日子,可是张立梅的婚姻却不那么平静。婚后,陈远卓多次要求她辞去宜宾的工作,张立梅不肯。小两口多次为此闹矛盾。婆婆李慧兰三番五次劝说儿媳:"咱家也不差你那点工资。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是让我抱上孙子,工作的事嘛,有了孩子后再找也不迟。"这样僵持了半年后,张立梅只好辞去了工作,回到南充。
  然而,这一辞职,就辞出问题来了。回南充不久,张立梅就腻歪了种花养草、购物追剧的无所事事的生活。为了不让自己与社会脱节,她与同城的十来个大学同学联系上了,不时参加聚会。
  有一天,张立梅聚会到晚上9点多才回家。陈远卓很生气,两个人大吵了一架。后来,张立梅多次发现陈远卓偷看她的手机聊天记录。
  随着矛盾的增多,张立梅越来越发现,自己和陈远卓是两个世界里的人。陈远卓虽然出身豪门,但是因为腿有残疾,从小在强势母亲李慧兰的过度保护下长大,性格孤僻又自卑。加之他又比张立梅大10岁,对青春靓丽的张立梅十分不放心。
  2014年国庆期间,一个叫胡士斌的大学同学过生日,攒了个局,张立梅也參加了。大学时候,胡士斌曾经追求过张立梅,当时陈远卓也在追求张立梅,两人认识,还为此发生过不快。
  陈远卓得知妻子又要聚会,跟踪了过去。当他发现胡士斌也在场,勃然大怒,疑心妻子是来跟胡士斌约会的。于是,他冲进去当着大家的面狠狠地扇了张立梅两耳光,像拎小鸡一样把她拎出来。
  因为这件事,张立梅成为同学们的笑柄。她指责丈夫行事鲁莽、不顾后果,陈远卓却认为她水性杨花、不守妇道,把她暴打一顿。张立梅向婆婆哭诉,婆婆非但没批评儿子,还把她训了一顿。
  有了母亲撑腰,陈远卓的家暴不断升级。张立梅刚开始还瞒着哥嫂,后来实在痛苦极了,就找到哥哥说出了要离婚的想法。张立伟心疼妹妹,出面找陈远卓谈,陈远卓嘴上答应了大舅子,回到家里依然对妻子大打出手。
  如此三番五次,张立伟也没了辙。邓琴劝张立梅:"陈远卓对你再怎么不体贴,但是经济上总是宽裕的。你这辈子有钱花,有安稳的日子过,咋不行?你哥哥手术后身体大不如前,只能指着陈家过日子,你离了婚,你哥怎么办?"
  考虑到哥哥的幸福,张立梅把离婚的想法咽进了肚子里。这让陈远卓更加肆无忌惮。他常在外酗酒、赌钱,赢了就花天酒地,输了拿张立梅出气。
  2015年2月,张立梅发现自己怀孕了,她稍觉安慰。为了孩子,她决定重新工作,于是偷偷地参加了南充市教师公招考试并通过,在城郊一所中学任教。等事情落定后,张立梅才告诉公婆和陈远卓。
  公婆担心儿子犯浑动了儿媳的胎气,破天荒支持她先上一段时间班。在公婆的支持下,开学后,张立梅住在学校,只有节假日和做体检才回城里。
  2015年5月,张立梅回城里医院做体检。一进门,她就听见三楼有动静,她冲上楼推开主卧的房门,看见陈远卓正赤身裸体和一个女子滚在一起。张立梅跟陈远卓厮打了起来,拉扯中不慎滑倒,流产了。事后,张立梅提出了离婚。陈远卓威胁道:"离婚可以,你得把我家花在你哥嫂身上的钱都还回来。"当即,他打电话给了张立伟夫妇。第二天,邓琴就拉着张立伟赶到陈家,劝小姑子打消离婚的念头。张立梅再次妥协了。
  但她的妥协并没有换来陈远卓的悔改。2016年4月的一天,张立梅参加市内教研活动后回家,当场撞见陈远卓吸毒。她对陈远卓彻底失望了,鼓起勇气报了警。公安局缉毒大队迅速出警把陈远卓抓获。经查,陈远卓吸毒情况属实,随后被关进了戒毒所进行为期一年的强制戒毒。事后,无论张立梅怎样解释,公婆都无法释怀。2016年5月,张立梅与陈远卓协议离婚。
  张立梅离婚后,张立伟夫妻被陈金福扫地出门。陈家要求张家偿还他们为张立伟治病花费的50万,并把兄妹俩告上了法庭。
  张立伟没有偿还能力,最后只得以20万抵押了乡下的两层小楼,余下的30万债务转移在张立梅的名下。张立伟一家三口租房,靠着张立伟送快递艰难地维持生计。夫妻俩无法接受这巨大的生活落差,对张立梅恨之入骨。
  2016年4月,侄儿的2岁生日,张立梅买了个大蛋糕去给侄儿过生日,却被嫂嫂邓琴挡在了门外:"你还有脸来!你就是这样报答哥哥的恩?"她指着张立梅的鼻子一顿臭骂。听见争吵声,张立伟牵着儿子走了出来,看见这一幕,铁青着脸一言不发。见状,邓琴更是骂得起劲儿:"我们有今天都是你害的!你快滚,我们没有你这样的妹妹!"人生困境绝地反击,成就事业重拾亲情
  痛失亲情,张立梅大哭一场,她没有想到更大的风暴正悄然袭来。
  陈金福像索命鬼一样天天催债。亲朋好友间,关于张立梅背信弃义的流言也漫天飞。放暑假那天,张立梅还了陈金福两万块钱,卡里只剩下3500块钱了。她心力交瘁、神情恍惚,过红绿灯路口时,差点被一辆小车撞倒。
  跌跌撞撞回到住处,张立梅仰天大哭。极度的绝望中,她产生了死的想法。她决定,来一次極限旅游,耗光自己最后一丝体力和最后一块钱,选择一处绝佳的风景结束生命。
  张立梅规划了一条"死亡路线"。第二天,她花了1000元买了辆黑鹰牌山地车,关掉手机,沿着108国道向秦岭方向出发了。秦岭沿途的旖旎风光让远离人群的她暂时忘却了苦恼。
  张立梅花了三周的时间到了秦岭的腹地佛坪县。到达佛坪县的著名景点熊猫谷时已是7月28日下午3点。她饿得再也走不动了,用包里的最后两块钱买了瓶矿泉水,丢掉自行车,徒步来到附近的水库旁。水库旁的野花丛里,成群结队的蜜蜂在恣意地采蜜。要死也要让自己美一回,张立梅从背包里拿出化妆品,专心致志化起妆来。
  这时,几只蜜蜂飞了过来,围着她转悠。张立梅急忙驱赶,孰料被蜇了几下,她痛得大叫,不停地追打蜜蜂。突然间,成群结队的蜜蜂嗡嗡地飞来,围着张立梅一阵猛蜇。她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张立梅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一位皮肤黝黑的小伙子正微笑着端详着她。"你终于醒了!"小伙子惊喜地说。得知他救了自己,张立梅非但没有丝毫感激,反而一边要拔掉输液管,一边嚷着要去死。她的手被小伙子紧紧地攥住了。他说:"是我的蜜蜂蜇伤了你,不论要死还是要活,都要等我先救了你再说呀。"
  小伙子名叫周凯,陕西省汉中市人,他比张立梅大三岁。周凯从四川农业大学毕业后搞大鲵养殖,亏了100万元。父亲气得一病不起,郁郁而终,相恋了5年的女友也离他而去。周凯决心要干出一番事业。经过考察,他发现养蜂成本低,于是潜心研究,当了名赶蜂人。风餐露宿,经过几年的发展,周凯已还了一大半的债务,如今已经有了100箱蜜蜂的养殖规模。
  当天,张立梅化妆时,化妆品奇异的芳香引来了蜜蜂,由此引发了事故。蜂农发现张立梅后,立即告诉了周凯,周凯紧急将她送进医院救治。因为就医及时,张立梅的身体无大碍。
  听了周凯的话,张立梅感慨万千。反正也不想活了,没什么顾忌,在周凯的追问下,她讲述了自己的遭遇和此行的目的。
  周凯说:"死是最简单的事,但你欠下的债就不用还了吗?你死了,你哥怎么办?"张立梅想起了小时候哥哥为了她去工地打工,那么苦的日子,他们也过来了。她的眼泪不知不觉流了下来。
  周凯说:"当初我亏了100万时,也想一死了之,可我这不是扛过来了吗!如果不是蜂农及时发现你,你现在早就没命了。你就当你已经死了一回,现在,咱重新活一次。"张立梅抬头看他,眼圈红了,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周凯决定要帮助张立梅走出困境。在他的鼓励下,张立梅重新燃起了生的希望。她跟他虔心地学习养蜂技术。经他一指点,她很快学会了分桶、割蜜的技术,即使穿梭于蜂群,蜜蜂也不再蜇她了。
  一天,张立梅看着家乡的方向发愣,周凯知道她想家了。在周凯的鼓励下,她鼓起勇气拨通了哥哥的电话。妹妹失踪后,张立伟深为自己的冲动后悔,并报警四处寻找。陈金福见张立梅"跑路",就回过头找张立伟要钱。为了躲债,张立伟和妻儿回到乡下老家,住在土坯房里。得知妹妹还活着,张立伟痛哭流涕:"只要你活着就好。"
  哥哥的牵挂,让张立梅宽慰不少。一周后,张立梅在周凯的陪同下回了趟老家,她把自己想辞职去养蜂的想法告诉了哥嫂,嫂子邓琴讽刺道:"豪门贵妇不当,去养蜜蜂,真是疯了!"张立伟经此一事,不再逼迫妹妹:"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哥哥支持你。"张立梅辞掉工作跟周凯回到了秦岭。
  9月初,一场猝不及防的寒流袭来,秦岭上的气温骤降了10度。周凯忙着转场累倒了,张立梅悉心地照顾他。两个人栉风沐雨赶着花期,并改进了养蜂技术,形成了自己的蜂群优化方法,蜂群的抗病毒能力和产量提高了。
  2017年春,蜂群得到了发展壮大,达到300箱的养殖规模。在此基础上,周凱和张立梅注册了公司,产品销往全国。而这秦岭上追蜂的日子,也一点点治愈张立梅心底的伤。追蜂追累了,他们就躺在树下睡一觉,醒来时发现身边停满了蝴蝶,就像童话世界一样……周凯本为了帮助张立梅走出困境,没成想在她的帮助下成了功,两个人也在这一过程中收获了美好的爱情。
  在妹妹的帮助下,张立伟在老家建了自己的蜂场。2017年,秦岭洋槐蜜丰收后,张立梅还清了余下的债。2018年3月20日,汉中举行油菜花节,在金黄的汉中平原,周凯和张立梅举行了热闹的婚礼。
  11月底,两人回到南充看望哥嫂。邓琴不好意思地对儿子说:"快喊姑姑!没有姑姑,就没有咱这个家!"张立梅笑了,周凯也笑了。这时,张立梅才知道,陈远卓出来后毒瘾复发,家业被他败光。在纷飞的蜂群里,一大家人一边忙着割蜜,一边谈着蜂业的前景,这真真儿的是,生活像蜜一样甜。
  编辑/王颖
 
琴瑟哥哥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