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万网贷从天而降有个沙发客妩媚走来
  现年55岁的成都服装店老板梅胜超爱上了旅游,他在一款"沙友"软件上注册了会员,成了一名"沙发客"。这种新奇的旅游体验让他乐此不疲。可是,2018年6月,他在接待了风情万种的"沙友"陈珊之后,莫名其妙就开始被网贷公司追讨20万巨债,差点有了牢狱之灾。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旅游达人变身"沙发客",老夫聊发少年狂
  2018年6月13日下午4时许,梅胜超正兴致盎然地在"沙发"网站"冲浪",家住杭州的女"沙友"陈珊给他发来了微信:"亲,我已订好了下周二到成都的高铁票,你得好好地规划旅游线路,陪我玩个够!"紧接着陈珊发来了车票的截图和一个暧昧的微笑表情。"必须的!我在蓉城恭候美女大驾!"梅胜超秒回。放下手机,三个月前那次杭州之旅犹在眼前,梅胜超不禁浮想联翩……
  时年54岁的梅胜超是成都一品牌服装店的老板,妻子李萍原是成都一私营企业的会计,后辞职给他帮忙。夫妻俩有一个女儿名叫梅兰。梅兰大学毕业后应聘到四川省眉山市一家医院工作。两年前,她与同事苟勇林结了婚。有了自己的小家庭后,梅兰回家的次数就少了。
  女儿出嫁后,梅胜超心里空落落的。于是,他与妻子商量,如今孩子也成家立业了,他们打拼了大半辈子,不如趁着现在身体还健朗,好好地去世界各地旅游一番。可是,对于他的提议,李萍不感兴趣。李萍迷上了广场舞,跟着一帮姐妹们三天两头参加比赛,日程安排得满满当当。
  得不到妻子的支持,梅胜超并没有灰心丧气。他高薪聘请了一位主管帮忙打理生意,又换了辆牧马人越野车,购买了装备,开始了梦想之旅。起初,梅胜超自驾游了川内几处景点。小试牛刀后,2017年7月,他组团开始了西藏自驾游。刚开始,梅胜超还能跟上驴友们的速度。进入藏区后,随着海拔的升高,梅胜超有了高原反应。同行的人大多数是青壮年,行程安排得很紧凑。过了昌都,梅胜超实在跟不上,就落单了。
  刚开始那几天,他一路且走且歇,倒也无事。然而,在去林芝市穿越草原无人区时,梅胜超的车胎被石子划破了。他下车换胎,遭遇了一场大雨,受了风寒,第二天就病倒了,发烧到40摄氏度。身边无一熟人,梅胜超强撑着身体拨打了120。待身体稍稍好转后,他花了一万块钱找了代驾打道回府。
  这次经历,让梅胜超很受打击。回四川后,他向好友彭小军提及西藏之行的遭遇,彭小军摇摇头,说:"搞啥子自驾游嘛!现在都流行‘沙发冲浪。"见梅胜超一脸蒙圈,彭小军耐心地讲解起来。
  他告诉梅胜超,"沙发客"顾名思义就是睡别人家的沙发,其创意源自美国一个叫Couchsurfing的全球旅游自助网站,旨在让旅行者们互相做东彼此提供旅行方便。"只要你注册了会员,就可以与全世界的旅游爱好者互动旅游,不但可以节约成本降低风险,说不准还能邂逅一段艳遇……"彭小军一脸坏笑。彭小军比梅胜超大三岁,经营建材生意多年。五年前,他把生意交给了儿子,正式退休。痴迷旅游的他是个老江湖了。
  经彭小军一番解说,梅胜超豁然开朗。在彭小军的指点下,梅胜超下载了款"沙友"的软件,并成功注册了会员。2017年12月,梅胜超想去哈尔滨看冰灯,联系了家住哈尔滨的"沙友"向泽滔。向泽滔60岁,是一位石油退休工人。梅胜超住在向泽滔家,受到了向泽滔夫妇的热情款待。向泽滔和妻子陪同梅胜超游遍了哈尔滨的著名景点。
  哈尔滨之行让梅胜超获得了全新的旅游体验,他更热衷这种全新的旅游方式。他将自己的经历在群里分享,很快升级了会员。2018年2月,梅胜超在群里认识了一位名叫陈珊的杭州女"沙友"。3月12日,在陈珊的热情邀请下,梅胜超去了杭州,住进了陈珊家。陈珊住在杭州市萧山区一个高档小区里。进屋之后,梅胜超才发现家里只有陈珊一个人。他有些诧异,又不便多问。因为"沙友"的禁忌之一就是不能打听别人的隐私。见梅胜超有些顾虑,陈珊大方地说:"我丈夫常年在国外出差,儿子在北京上大学,平常就我一个人在家。"说罢,她开玩笑说:"你放心吧,我一介女流,既不劫财也不劫色。"听她这么一说,梅胜超哈哈大笑,顿觉释然。当天晚上,梅胜超主動睡陈珊家的沙发,陈珊却让他睡客卧。
  第二天,陈珊早早起了床,给梅胜超蒸了莲子鸡蛋羹。吃了早饭,陈珊开着她粉红色的宝马车载着梅胜超出入杭州各大景点。陈珊极尽地主之谊,体贴又得体,整整十天,让梅胜超玩得十分尽兴。陈珊45岁,保养得很好,有一张精致白皙的脸,这让梅胜超心里产生了难以言说的感觉。从杭州回来,梅胜超意犹未尽,他与陈珊保持着联系,两人经常在微信上聊到深夜。可是,梅胜超多次主动邀请过陈珊来成都,陈珊总以种种理由拒绝。"沙发"冲浪遭遇艳福,意犹未尽天降巨债
  现在陈珊主动提出来成都旅游,言语无不透露着妩媚之情,梅胜超心旌摇荡,蠢蠢欲动。
  于是,他怂恿妻子去眉山市照顾女儿:梅兰待产在家中,女婿正在攻坚一个科研课题,没有时间和精力照顾她,做母亲的怎么可以不闻不问?李萍觉得丈夫说得有道理。第二天,她收拾东西去了眉山,住进梅兰家。
  一切安排妥当。2018年6月19日,梅胜超收到陈珊发来的消息,说她已上了高铁。梅胜超驾车直奔成都东客站,见到了他日夜思念的陈珊。陈珊化着淡妆,一袭火红的衣裙似一团燃烧的火焰。梅胜超心情激动地将她接到家里。
  第二天,梅胜超陪陈珊游玩了杜甫草堂和三苏祠,陈珊得知苏东坡生平最爱吃红烧肘子,嚷嚷着要梅胜超亲自下厨。梅胜超乐得表现,当晚就露了一手,两个人还开了一瓶红酒助兴。
  酒过三巡,陈珊的脸上飞起了红晕,怀春的少女般娇羞。梅胜超再也把持不住,紧紧地抱住陈珊,陈珊半推半就地和他拥在一起……
  接下来的几天,两人如胶似漆。新鲜的刺激让梅胜超焕发了第二春。为了尽量与陈珊多待一些时日,梅胜超还打电话给李萍,千叮万嘱她一定要把女儿照顾好。梅胜超自以为万无一失,没成想一场轩然大波正向他袭来。
  6月29日上午,梅胜超正在客厅里与陈珊调情,李萍突然回来了。李萍怒不可遏,揪住陈珊的头发劈头盖脸一顿暴打。陈珊猝不及防,被抓破了脸。梅胜超慌忙用身体挡住李萍,陈珊胡乱收拾了几样东西,拿起行李箱落荒而逃。
  原来,女儿梅兰有提前分娩的征兆。当时去女儿家走得急,李萍忘了给她带坐月子的东西。她打电话给梅胜超,想让他送去,梅胜超没有接。她一着急,干脆自己坐车回来了,没想到抓了个现行。
  待陈珊走后,梅胜超跪在妻子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忏悔:陈珊只是他的一个"沙友",他一时鬼迷心窍才这样,但他跟陈珊之间其实并没有发生什么……李萍半信半疑。考虑到女儿即将分娩,而且她也是快做姥姥的人了,传到女儿婆家,大家都不好看,李萍艰难地原谅了梅胜超。
  平息了战火,梅胜超又悄悄地在微信上联系陈珊,发现她把自己拉黑了。他猜想,陈珊是生自己的气了。一周后,梅兰生了个儿子,李萍的注意力转移到了这个新降临的小生命上,没有与梅胜超深究。生活似乎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就在梅胜超庆幸不已的时候,2018年8月26日,梅胜超突然接到一家网贷公司的催债电话。对方说,梅胜超在该公司贷了20万,现在已到了还款日期,若不履约还款,公司将诉诸法律。
  梅胜超顿时蒙了。他从来没有玩过网贷,甚至都不清楚网贷到底是个啥玩意。可是,网络公司提供的贷款信息正是自己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梅胜超看到贷款时期,正是陈珊在他家当"沙发客"的那段时间。他意识到了什么,惊出一身冷汗,当即打电话报了警。
  成都市公安局接警后迅速立案展开侦查。办案民警通过技侦手段发现,8月26日晚上12点,梅胜超在网贷平台贷了20万,钱打入梅胜超的支付宝账户后,又转入了一个名叫陈珊的人的银行卡账号。办案民警综合梅胜超的陈述,判定陈珊有重大的作案嫌疑。于是警方对陈珊展开了立案侦查,并在杭州陈珊家里成功将她抓获。在确凿的证据面前,陈珊向警方交代了她作案的动机和经过。如此,才揭开了"沙发客"陈珊的真面目。时尚背后多少陷阱,南柯梦醒一地鸡毛
  现年46岁的陈珊是杭州市萧山区人。她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丈夫任可是一位建筑工程师,两人养育了一个儿子任明。儿子小升初时,任可被单位派到非洲负责工程项目,常年在国外。为了照顾儿子,陈珊辞掉了工作,在家当起了全职太太。
  2014年7月,儿子顺利地考上了北京一所重点大学。儿子上大学后,陈珊倍感空落,为了打发闲暇的日子,她喜欢上了旅游和打麻将。2016年,她经朋友的介绍下载了一款"沙友"旅游软件,并成了会员,一有时间便在群里与沙友们聊天冲浪,由此认识了做服装生意的梅胜超。虽然陈珊很向往这种时尚的旅游方式,但她是一个很谨慎的人,她一直在网上与沙友们互动,但从来没有尝试。
  2018年,儿子任明大学要毕业了,他告诉父母他已在杭州找到了工作,大学毕业后就回杭州。任可很高兴,他将自己省吃俭用存下来的100万汇给了妻子,叫她给儿子买一套房子。陈珊的牌友得知她有100万,频频地约陈珊打麻将。开始陈珊手气好,赢多输少,渐渐地越賭越大,两个月输掉了30万。陈珊越发不甘心,她决定去地下赌场搏一把。没想到短短的一个星期,她就把余下的70万输得精光。这可是给儿子买房子的钱啊,怎样给丈夫和儿子一个交代?绝望中陈珊想到了沙友群里的梅胜超。在平常的聊天中陈珊得知梅胜超是个老板,也是个期待一场艳遇的主。于是陈珊就热情邀请他来杭州旅游。她欲擒故纵,在完全了解了梅胜超之后,把梅胜超作为作案目标。
  2018年6月,陈珊借故来成都旅游,梅胜超正中圈套。梅胜超喜欢手机支付,他买单时,陈珊站在一旁偷偷地记下了他的手机密码和支付宝密码。6月26日,两人都玩累了。回到家一番云雨之后,梅胜超沉沉地睡去。陈珊悄悄地从梅胜超的包里找到身份证,迅速记下身份证号码。接着,她解锁梅胜超的手机,在一家网贷平台贷了20万。当钱转入梅胜超的支付宝后,陈珊又迅速地将之转移到自己的银行卡上。为了掩藏自己的犯罪事实,陈珊删掉了贷款记录和短信。
  她刚操作完,梅胜超突然醒了,看见陈珊在动自己的手机。他问陈珊为什么没有睡,陈珊撒谎说她睡不着,她手机没电了,用梅胜超的手机看一下时间。梅胜超并没有在意。陈珊还准备找机会再作一次案,没想到被回家取东西的李萍撞破了。她觉得,即使梅胜超有一天发现了也不敢拿她怎么样。一来他经济条件不错,20万算不得什么;二来他们有一腿,梅胜超不敢让他们的关系曝光。不过20万远远不够,陈珊又通过"沙友"群平台联系了一位山东的"沙发客"胡军。陈珊被抓时,胡军正在飞往杭州的飞机上。
  2018年11月23日,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了此案。陈珊当庭痛悔不已,她通过律师辩称,她是通过梅胜超的个人信息贷的款,不属于盗窃罪。法官当即驳斥了她的辩诉,陈珊重大盗窃罪成立。考虑到陈珊如实地交代了自己的犯罪事实,案发后,陈珊的丈夫又主动还清了网贷,法官当庭宣判,判处陈珊有期徒刑3年。
  梅胜超经历了这次风波,万念俱灰,悄悄地退出了"沙友"群。任可无法原谅妻子的背叛,还清贷款后提出了离婚。儿子任明也因此蒙羞,及至记者采访时,他都没去监狱探望过一次母亲。
  (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编后]"沙发客"在中国出现才数年的时间,已经发展到20余万人,遍布在各"沙发客"网站、豆瓣"沙发客"小组和新浪微博及QQ群。这种新式旅行方式给大家带来了便利,同时也存在诸多问题。梅胜超为了在新潮的平台寻求刺激不惜铤而走险,把幸福的家庭推上了风口浪尖,值得警醒。我们不排斥时尚的生活方式,但也要谨慎为之。
  编辑/王颖
 
琴瑟李萍梅兰网贷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