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妇产科妈妈的碎碎念闺蜜的青春祭让我读懂了你
  于桂芬是华中地区一家大型医院妇产科的大夫,干这一行已经数十年。每年从她手里流掉的孩子成百上千,让她揪心的是,手术的对象很多是未婚少女。作为一名有女儿的妈妈,女儿进入了青春期,情愫萌动,她的心禁不住绷得紧紧的,她要对女儿严防死守,可是,一场意外还是发生了……
  女儿进入青春期,妇产科妈妈担心多多
  2017年的一天,刚吃过晚饭,20岁的大学生刘莎莎,从兜里摸出一管口红,在嘴上细细地涂抹起来。她面前摆个小镜子,左一下右一下地照。
  刘莎莎妈旋风一样从厨房里冲过来,警惕地瞪圆了眼睛,冲刘莎莎喊:"打扮得妖里妖气,想干什么去?"刘莎莎不高兴了,她很烦妈妈,总觉得她有些神经过敏。
  刘莎莎嘟起鲜艳的红嘴唇说:"妈,你又神经过敏了吧?"
  刘莎莎妈叫于桂芬,是整个华中地区有名的妇产科大夫,干专业数十年了,每年手里流掉的孩子成百上千。孩子可怜,妈妈也可怜啊。于桂芬见得多了,也实在是怵了。什么无痛人流?甭管多风风火火的女汉子,往手术台上一躺,出来都跟林黛玉似的,小脸惨白,眼里蓄着一汪泪。于桂芬就刘莎莎一个独生女儿,绝不能让女儿受这样的罪。
  打刘莎莎进入青春期起,于桂芬就严防死守,全方位进行监督。刘莎莎爱穿颜色鲜亮的衣裳,红的粉的蓝的橙的,于桂芬循循善诱:"小姑娘家的,穿素净的衬肤色好看,跳广场舞的老太太们才穿些大红大绿的呢。"于是刘莎莎常年穿校服,冬天裹件黑棉袄。
  家里电话铃响了,于桂芬第一个冲过去接,若是找女儿的,甭管是男生还是女生,她都要刨根问底。女儿捂着话筒不让于桂芬听,她就假装在旁边做家务,伸长了脖子,两只耳朵也跟黑猫警长一样,竖得像天线,想截获重要信息。
  刘莎莎上学放学,于桂芬亲自接送,或者勒令老公护送,不给坏人可乘之机。她甚至一度想去派出所给女儿改名,嫌"莎莎"这名字太洋气太招摇。
  "不许早恋!听见没有?"于桂芬每完成一场手术,回来就对女儿耳提面命。怨不得她怕呀,人流室很多姑娘年纪小。
  有一回,来了个才14岁的女孩,稀里糊涂地跟同学偷吃了禁果,竟然怀孕了,小姑娘自己不知道,还是亲妈在3个月后发现的。
  手术台上,小姑娘哭得撕心裂肺,饶是于桂芬身经百战,也被惊着了。出来后,小姑娘泪流成河,亲妈也跟着一边掉泪,一边破口大骂,说要回去把女儿同学的腿打断。
  于桂芬把这当反面教材说给刘莎莎听,意在提醒刘莎莎洁身自好。刘莎莎一撇嘴:"妈,你能不能不要神经过敏?"女儿恋爱如临大敌,一颗母亲心高高吊起
  2015年的夏天,刘莎莎考上了武汉的一所大学。见女儿一朵鲜花迎风怒放,于桂芬更是提心吊胆,生怕有人毁了她精心呵护的花朵儿。幸好,刘莎莎的大学就在本城,还在于桂芬视线范围之内。
  于桂芬管得严,女儿行踪随时汇报,周末必须回家。她要求女儿在学校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但上大学的刘莎莎像踏进一个新天地,校服不用穿了,身边的女同学们一个个花枝招展,刘莎莎按捺不住,省出伙食费买漂亮衣裳装扮自己。不过,为了防止妈妈唠叨,每次周末回到家,刘莎莎还是穿得素净,头发清汤挂面一般,不烫也不染。
  2017年初,刘莎莎交了男朋友,同系的男孩许阳。她不愿意跟妈妈说,偷偷享受着自己的小甜蜜。于桂芬是在办公室得知这个事的。那天,她刚处理好一个意外流产的女人,女人的子宫壁很薄很薄,于桂芬一搭眼,就知道她已多次刮胎。于桂芬正要开口说"习惯性流产"5个字时,女人的丈夫一脸悲痛地问她:"医生,我老婆这是头胎,怎么晒个被子就没了?"
  于桂芬看向女人,她巴掌大的小脸煞白,两只慌乱的眼睛紧盯着她,无声地表示哀求。于桂芬心一软,替她瞒住了。男人听了医嘱,小心翼翼搀着妻子走了。于桂芬叹了叹气:这女人还能不能受孕,怀了能不能保住,只能看她造化了。
  病人散去,于桂芬在办公室落座,沏了杯茶,吹着上面的浮沫,轻轻啜了一口。对面的李大夫冲她神秘一笑:"老于你有女婿啦,我昨晚上看见喽。"于桂芬一口热茶咕咚进了喉,烫得她半天说不出话来。
  昨天周五,本是刘莎莎在校上晩自习的日子,但处在热恋中的人,哪里坐得住图书馆的冷板凳!想着周末要分离,更是分分钟要腻在一起。不过平时,刘莎莎和男友都是在校園里腻歪,这天却心血来潮想逛逛夜市。于桂芬晚上是不出门的,也不许老公出去。所以刘莎莎大着胆子,跟许阳手挽着手在市中心溜达,没想到被于桂芬的同事碰见了。
  "瞧那小两口那亲热劲,啧啧。"瞅见于桂芬一脸蒙圈,李大夫更来了劲,说得绘声绘色。于桂芬火冒三丈,怪不得刘莎莎现在变了,在家没事也偷偷描眉画眼的,果然有情况!
  于桂芬怒气冲冲赶回家,女儿正躺在沙发上跟许阳煲着电话粥,一脸柔情蜜意的样子。于桂芬神兵天将一样出现,劈手夺过电话,粗暴地给掐了。"妈,你干吗?"刘莎莎惊讶地坐直了身子。
  "我干吗?就这小子是吧,许阳是吧?谁允许你谈恋爱的?他哪儿人,长啥样,父母都是干啥的?你俩啥时候的事?发展到哪一步了?"于桂芬声色俱厉,连珠炮一样抛出一连串问题。
  刘莎莎张口结舌。妈妈无奈棒打鸳鸯,孰料意外从天而降
  于桂芬不乐意女儿在大学恋爱,但她管不住刘莎莎。刘莎莎据理力争:"我为什么要跟许阳分手?我已经上大学,谈恋爱是很正常的事,我舍友哪一个没男朋友?"
  于桂芬跟刘莎莎大吵一顿,但刘莎莎铁定了心,于桂芬没办法去强行棒打鸳鸯。但她偷摸着去女儿的大学看了许阳——还好,斯斯文文一个小伙子,皮肤白净,鼻梁上架副眼镜,不像是个坏人。于桂芬妥协了,她默许了女儿恋爱,但要求女儿守住底线。
  "莎莎,你的电话。"室友喊了一声,刘莎莎从上铺跳下来,接起寝室的固定电话:"妈,我在宿舍在宿舍呢,不是叫你打我手机的吗?"室友捂着嘴乐了,小声说:"你妈不放心呢,天天查岗。"
  室友说的没错,于桂芬太不放心了,恨不能在女儿身上安个监控器。
  这一天,在人流室,一个跟女儿差不多大模样的女大学生,哆哆嗦嗦躺上手术台,颤抖着嘴唇,问:"疼吗?"新来的小护士一撇嘴:"怕疼?快活的时候怎么不想着?"
  于桂芬瞪了小护士一眼,小护士才不吱声了。手术时,女大学生嘴角一抽一抽的,疼!任她什么年龄,女人做流产手术,得多伤身体啊。于桂芬看着她,心里想着自己的女儿,心也揪着疼。
  于桂芬一天到晩追问刘莎莎行踪,生怕女儿也犯这个傻。刘莎莎每周回家的衣物,她也要翻开细细检查。可于桂芬总不能24小时把眼睛粘在女儿的身上。她管天管地管头管脚,反而引起女儿的不满,她想拆开女儿和男友,女儿却和男友愈发地情浓了。
  为了许阳,母女俩矛盾不断。刘莎莎不再像小时候那么听话了,她烫卷了发尾,穿上了于桂芬憎恶的高跟鞋,跟许阳煲电话粥的地点选在自己卧室里,闩上门,于桂芬想听也听不着。有时,她推说学习忙,周末也不回家。
  2017年国庆节,刘莎莎和许阳约好了去云南旅游,于桂芬坚决不同意,把刘莎莎训了一顿,还把她的身份证藏了起来。刘莎莎一心要去,气得连饭也不吃了:"我就去几天,你凭啥不同意?"
  母女俩一顿大吵,于桂芬吵不过女儿,一怒之下,把她的行李通通扔到门外,叫女儿滚。刘莎莎真滚了,她跑出门,一个月没回家来。于桂芬在家焦心不已。一个月过去了,正当于桂芬沉不住气要找女儿时,刘莎莎神色慌张来到医院,她把于桂芬喊到一边,压低了嗓门说:"妈,有个手术你得帮我做。"
  于桂芬脑子"嗡"地一响,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女儿中招了?于桂芬气得变了脸色,伸出手指着刘莎莎,"你,你怎么干出这种事?"刘莎莎拍掉于桂芬的手,嗷了一嗓子:"妈,你又神经过敏了!不是我,是郑洁!"
  郑洁是刘莎莎的同学,于桂芬见过,长得漂亮,不是刘莎莎这种眉清目秀的普通漂亮,是光彩夺目,搁人堆里能一眼发现的美人。郑洁家里穷,她不愿自己的美埋没了,她想过好日子。郑洁做了一家公司老板的小三,过上了她想要的生活。发现怀孕时,郑洁很欢喜,可她没想到,老板勒令她打掉孩子,并亲手送来了堕胎药。
  郑洁怎么舍得打掉孩子啊,这是她身上的一块肉,也是她的秘密武器。郑洁不甘心做小三,她要上位,她要用这孩子搏一搏。七拖八拖,胎儿越来越大了,再宽松的外衣都不能遮掩,郑洁以生病为由向学校请了病假。可老板一直没有松口,态度忽冷忽热。
  前两天,老板的发妻找到郑洁的藏身处一通大闹,宣称她再不打掉孩子,就去她学校,把她搞得身败名裂。孩子不能留了,郑洁知道刘莎莎的妈妈是做这个工作的,抹着眼泪来找她帮忙。
  刘莎莎鄙夷郑洁的行为,却也同情她的遭遇,便带她来了。于桂芬给郑洁做了检查,孩子已经7个多月大了,基本成形,只能做引产了。于桂芬让通知亲属过来。郑洁一直低着头不说话,刘莎莎同情地看了她一眼,说:"她哪敢回家通知家人呀,妈,你帮帮她吧。"闺蜜的青春祭,妈妈我读懂了你
  手术安排在第二天下午,于桂芬问郑洁:"想好了吗?"郑洁面无表情地点头。于桂芬让她躺下,给她打针,穿透子宫往外抽羊水,然后推药进去。
  郑洁美丽的脸上流下两行清泪,胎儿在腹中挣扎,做妈妈的能感受得到。这是最痛苦的时候——将自己孕育的小生命亲自扼杀,一点点剥离在自己的体内。此时,情感上的痛苦远远超过肉体的折磨。
  吃了堕胎药后,晩上,于桂芬帮郑洁把孩子拿出来,装在一个干净的方便袋里。是个女婴,有手有脚,她原本可以健康地来到这个世上。然而,她的出生本是个错误。
  清宫,打吊针消炎,整个过程持续到深夜。做引产手术的孕妇大多在剧痛中鬼哭狼嚎,郑洁始终一声不吭,只是默默流眼泪。连于桂芬也惊讶这个姑娘的忍耐力。
  "那孩子,郑洁要怎么处理?"于桂芬问刘莎莎。出院后,郑洁用一块白纱巾包裹着孩子的尸体匆匆离开了。"我也不知道啊。"刘莎莎有一些心烦意乱,郑洁本来想让她们帮忙处理这个孩子,刘莎莎没答应,她连看都不敢看孩子一眼,于桂芬之前又一直埋怨女儿为什么管这种事。
  两天后,母女俩的问题得到答案,那个流掉的胎儿,竟然在附近的河边出現了。胎儿应是被抛入河中又被水冲到岸边的。第一个发现的人是准备去河边洗衣的大婶,她吓得尖叫起来,当场报了警。
  一时间舆论哗然,孩子的照片在本地论坛疯传,报社的记者都来了,大家都在猜测,是哪对狠心的父母干出这种造孽的事!
  当晩,郑洁找到刘莎莎母女,坦白是她所为。郑洁垂着头,面容憔悴:"我不知道把她放哪里,只是想让她清清白白地走。"郑洁说她已经和老板彻底了断。只要这件事结束,她会回校复课,并且痛改前非,踏踏实实学习。她求她们保守这个秘密,她现在很怕。
  刘莎莎母女面面相觑,刘莎莎拍着胸脯,指天画地保证不会说出去。郑洁忧心忡忡地走了,于桂芬叹了口气。所幸,城里的新鲜事很多,这件事闹了一阵,也就过去了。没有人发现郑洁就是那个孩子的妈妈,也许有人知道,但像刘莎莎母女一样选择了沉默。郑洁回学校了,她身形消瘦,跟以前那个爱说爱笑的年轻姑娘判若两人,她似乎在这几天之间长大了很多。
  2018年,刘莎莎依旧跟许阳约会,于桂芬依旧管得很严,但经过郑洁一事,两人的关系似乎有所缓和。于桂芬尽力杜绝女儿成长中的伤害,但她忽视了,每个成熟的女人都是从年轻过来的,有些事,只有亲身经历才能成长。年轻姑娘刘莎莎也明白,身体是自己的,要自尊自爱,否则,就只能为自己的错误埋单。
  编辑/吕晓娜
 
江铃女儿妈妈孩子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