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难解其中味万元认亲费凌乱了一对小夫妻
  李玉军是不幸的,先天性耳聪让他成了一个被遗弃的孩子。但他又是幸运的,遇到了最好的养父母,倾其所有为他治病,让他在疼爱中健康成长。可25年后,当他的亲生父母带着巨款前来认亲时,李玉军因满心的憎恨不愿相认。然而,他的妻子刘娟对待此事的态度与之完全相反,为此夫妻俩矛盾重重、摩擦不断。2019年1月5日,黑龙江省绥化市绥棱县发生的一起杀妻案,令人唏嘘……神秘女人天降,平静家庭溅起涟漪
  "李玉军吗?我在你单位门口,麻烦出来下。"李玉军正在单位梳理账目,忽然接到一个女人电话,他一下子想不起来是哪个供货商,犹豫了下,还是撂下手里的活迎了出去。
  两年前,李玉军从大庆农垦大学医药系毕业后,应聘到老家黑龙江省绥化市绥棱县爱心连锁药店做了采购员,工作不久后与小自己两岁,在一家私立医院做收银员的刘娟结婚。小两口工资都不高,但还是贷款买了套商品房。李玉军的母亲李颖见儿子媳妇压力大,就去沈阳做保姆,以帮助他们还房贷。
  李玉军走出药店门口,一位五十岁左右的女人就笑着迎了上来,"我叫王梅,咱车上聊吧。"女人说着,用手指了一下停在路旁的银色保时捷。李玉军还没见过一个医药商如此有派头,带着大大的疑惑坐在了副驾驶位置,王梅坐在他旁边的驾驶座上。"你妈妈还好吗?"李玉军没想到这个女人开口竟然问的是自己的母亲,心里很是诧异,只好礼貌地反问:"阿姨,你认识我妈妈?"王梅笑了,脸红了一下:"不认识,但她是我最亲的人。"李玉军一愣,从来没听妈妈说过有这样一位阔太太亲戚呀?
  王梅也看出了李玉军的疑惑,打开手提包,拿出一张发黄的旧照片递给李玉军,"你看看,这个孩子你认识不?"李玉军拿在手里仔细端详,不禁惊住了,因为,自己家里也有一张一模一样的照片,那是他小时候的照片,妈妈说,是他的百天纪念照。
  "阿姨,你怎么也会有这张照片?"李玉军瞪圆惊讶的眼睛问。李玉军哪里知道,一句普通的疑问,却一下打开了王梅心中结了25年的"死疙瘩"。此时,王梅显然很激动,她双手紧紧握住方向盘,头侧到另一个方向,全身都在颤抖。李玉军有点蒙了,愣愣地看着她。好一会儿,王梅才转过头来,满脸泪痕地望着李玉军哽咽道:"孩子,你可能还不知道吧,李颖是你的养母,我才是你的亲妈!"说着,趴在方向盘上呜呜哭起来。李玉军彻底被搞晕了,这个女人不是在说疯话吧?
  他一边看着王梅痛哭,一边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阿姨,你肯定认错人了,李颖就是我亲妈。对不起,我要去忙了。"说着,推开车门就要下车。王梅却一把拉住他的胳膊,"我找了你整整25年了。我求求你,等我说完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再离开,可以不?"王梅一脸乞求。李玉军想到刚才的那张旧照片,心一下子慌了,他用力推开王梅,跳下车。临走抛下一句话:"阿姨,你真的认错人了。"
  李玉军下车后并没有回单位,而是打电话告了假,骑上摩托飞似的往家里奔。进了家门,妻子刘娟刚刚做好午饭。她见丈夫的气色不对便问道:"你咋了?脸色这么难看?"李玉军心很乱,"没怎么,我有点不舒服,你先吃吧。"说着,李玉军一头倒在了床上。
  待妻子上班后,李玉軍从柜子里翻出那张自己的百天纪念照,翻来覆去看,他确认,这张照片与王梅手里的那张一模一样。他的心更加不安,拿起手机,准备打给沈阳的妈妈,自己到底是不是她亲生的?可电话拿起来,他又犹豫了。
  一种恐惧涌上心头,他害怕王梅的话是真的。从小到大,在李玉军心里,李颖不仅是自己的亲妈,还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小时候,为了给他治病,爸妈四处打工,甚至还卖了房子。特别是当爸爸李国栋在自己6岁那年患癌去世后,妈妈一人含辛茹苦地抚养他,直到大学毕业。如今,他虽结了婚,可妈妈还在帮自己还房贷。试问,这样一个母亲怎会不是亲妈?
  正想着之前的点点滴滴,电话突然响起,一看竟是妈妈打过来的。难道妈妈那边有了感应,还是妈妈也知道了什么?李玉军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但还是接通了电话。电话里,李颖嘱咐儿子注意身体,照顾好自己,并说自己在沈阳一切都好,勿挂念。直到挂了电话,李玉军都没有跟李颖说王梅的事。认子母亲心切切,拒绝儿子意坚决
  没过两天,是李玉军26岁的生日。一大早就接到李颖的祝福电话,她告诉李玉军,自己给他定了生日蛋糕,晚上会送到家里。正在李玉军万分感动时,突然收到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孩子,生日快乐!"李玉军当即就想到了那个叫王梅的女人,心里纳闷:她怎么会知道自己的生日?接着对方又发来一条信息:"你一定很奇怪,我怎会知道你的生日?你看看你家里的那张百天纪念照就清楚了,那照片背面有一行数字,就是你的生日,那是我的笔迹……"
  照片上的确有行数字,也确实不像母亲李颖的笔迹,李玉军再次被震撼到,终于回拨了电话,他希望知道一切真相。原来,王梅与丈夫孙希望大学毕业后,在哈尔滨一家建材厂工作,第二年,他们生下个男孩,就是李玉军。因工作忙,小军生下才几个月,王梅就把他送到孙希望老家绥棱县,由奶奶管家红照顾。可半年后,奶奶发现小军的耳朵听不见声音,就抱着小军来到哈尔滨。王梅与孙希望抱着孩子跑了好几家医院,都说是先天性耳聪。王梅夫妇很是伤心,坚持留小军在哈尔滨治病。这时,管家红说绥棱县有一位老中医有治疗耳聪的祖传秘方,要把小军抱回老家试试。
  当时,夫妻俩工作都很忙,就没有跟着去,打算晚几日再回去。哪知,管家红另有打算,她觉得孩子先天有残疾,会是家里一辈子的累赘,绝望之际竟瞒着儿子媳妇把孩子放到绥化市医院的长椅上,就独自离开了。裹着孩子的包被里放进了那张写有孩子生日的照片……王梅与丈夫后来一直寻找孩子下落,直至前一段时间,才打听到线索。
  "你讲完了没?抛弃了亲骨肉还要找理由!"李玉军狠狠地把电话摔在床上。这一刻,他的心情顿时跌入谷底,原来自己是被抛弃的孩子。他的心,乱极了。晚上,夫妻俩边吃边喝,不知不觉酒过三巡。李玉军觉得,这个世界上,除了妈妈,就是刘娟最亲了。于是,他把王梅如何找自己,如何想认亲的事一股脑儿地告诉了刘娟。
  刘娟很是震惊,她建议李玉军与王梅好好谈谈,不能王梅说什么就是什么,要有真凭实据,比如,亲子鉴定之类。见刘玉军沉默不语,刘娟接着说:"认不认王梅这个妈是一回事,你有必要知道自己身世。"李玉军觉得刘娟的话也有道理,可是,他却接受不了王梅抛弃自己的事。
  刘娟很不以为然:"要我说,有两个妈疼有什么不好?"李玉军觉得刘娟完全不理解自己,咬牙道:"当年他们嫌我残疾,狠心抛弃我,现在还找我干什么?如果不是我妈,我哪能上大学?哪能找工作、娶媳妇?"说完,愤然地望着刘娟。刘娟不能理解李玉军悲伤,李玉军也接受不了刘娟的随意,夫妻俩不欢而散。
  李玉军最终没有接受刘娟的建议,和王梅再聊聊。他已打定主意,就算王梅说的是真的,他也不会接受这对曾经嫌弃自己的父母。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王梅隔三岔五就打电话给李玉军,有时候还特意跑到单位里来找,李玉军压根不想见她,只好四处躲避。见不到李玉军,王梅就托人说情,当然,少不了接近刘娟。她屡次恳求刘娟去做李玉军的工作。每次,她都会把自己的苦楚、无奈和不得已向刘娟倾诉。
  据案发后王梅对警方说,当时刘娟觉得王梅夫妇好可怜,找到了丢失二十多年的儿子,儿子竟然不认她,而且,当年抛弃李玉军的事又是奶奶所为,与他们夫妇无关,于是,刘娟答应王梅,帮她去做李玉军的工作。可一段时间后,刘娟告诉王梅,自己劝了李玉军几次,他还是不愿和王梅相认。
  据案发后李玉军交代,起初,刘娟的确劝了他几次,可他心里对王梅夫妇充满了怨恨,反而觉得刘娟跟自己不一条心,偏向外人。每一次讨论这个问题,两人都要吵起来,最后闹得不欢而散。使暗招100万刺激,情利博弈悲剧结局
  2018年11月的一天,小两口吃罢早饭准备上班,李玉军却发现摩托不见了。这是李颖花掉一个月的工资给他买的,他又气又心疼。晚上下班,他花了82元买了一辆旧自行车回来,刘娟竟噗嗤笑了,李玉军不高兴地问:"你幸灾乐祸个什么?"刘娟接过话:"我是觉得你怎么就死不开窍!"
  李玉军把车放到阳台上,回转身疑惑地问刘娟:"你这话什么意思?"刘娟直截了當:"你亲妈是富婆,又愿意出钱补偿你,干吗不接受?"见李玉军不搭理自己,刘娟继续说:"王梅跟我说,想给你买辆汽车上下班,你到底要不要?"李玉军一听就拒绝了。
  刘娟当即不高兴道:"王梅只要求你认她这个妈,又没有要拆散你们母子。我就不明白,这天上掉馅饼的美事,你不接着,你是不是傻子?"李玉军大吼:"对,我就是傻子!你愿意,你去认她做妈!"接着,两人又是唇枪舌剑,吵得不可开交。
  据王梅回忆说,刘娟与李玉军那天吵了架后,就找她诉说委屈,王梅很感激刘娟的努力,她觉得,刘娟只要坚持吹枕边风,早晚有一天李玉军会回心转意。为了鼓励刘娟,王梅拿出一张一百万的建行卡给她,要她拿去解决生活上的困难,并出主意,如果李玉军问刘娟哪来的钱,就说买彩票中奖了。刘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嫁给李玉军之前,她娘家就很穷,根本见不到钱,更不要说一百万了。所以,王梅没劝一会儿,她就收下了。
  有了钱后,刘娟还清了贷款,并且买了一台12万的现代轿车。李玉军很奇怪,问她哪来的这么多钱,刘娟就按着事先与王梅商量好的,说是买彩票中奖了。李玉军不相信,因为刘娟平时根本没有买彩票的习惯,他怀疑这钱跟王梅有关。可是质问刘娟,刘娟就是不承认。为了证实自己的判断,李玉军到绥化市体彩中心和福利彩票中心查看近期中奖情况,可两家中心有保密制度,他没有打听出来。
  李玉军仍不死心。2019年1月4日,李玉军给王梅打电话,这是他第一次主动给王梅打电话。他对王梅表示,要认亲除非拿出有力的证据,而且让她不要再找刘娟说情。其实,李玉军的用意是试探王梅是否给了刘娟钱,果然这一招奏效。
  据案发后王梅回忆,她当时没想到李玉军会主动打电话给自己,觉得是那一百万起了作用。但她也想确认一下,刘娟是否对李玉军坦白拿了一百万。于是,她故意问李玉军:"听说你刚买了车,怎样,开着还行吧?""还好。"李玉军回答,这一刻,李玉军彻底明白了钱果然是王梅给刘娟的。
  当晚,李玉军跟刘娟挑明了,让她退回轿车,还有另外花掉王梅的钱,不然就离婚。刘娟开始还不承认,后来李玉军讲了他与王梅通话的经过,刘娟只好承认。两人少不了又是一阵大吵。
  第二天,李玉军下班回家,见轿车仍然停在院子里,就跟刘娟急了:"怎么还不退回去?你到底想怎么样?王梅的钱就那么好花吗?"刘娟也急了:"王梅的钱怎么了?他们夫妇抛弃你二十多年,给这点补偿不应该吗?"李玉军大吼:"抛弃的是我,你有什么资格收钱?"刘娟也吼起来:"这钱还了房贷,给你买车,我还不是为了你和这个家吗……"
  两人越吵越激烈,李玉军跑到院子里,拿起墙角的一个石块,开始砸车,刘娟跟出去,见李玉军砸车,她上前揪住李玉军的耳朵不放。李玉军的耳朵本来有残疾,不愿别人触碰,此时,他被彻底激怒,回转身双手掐住刘娟脖子,待院子里的邻居赶来时,刘娟已经倒地,一动不动。有人报了警,拨打了120,几分钟后,刑警队警察赶到,120救护车也赶到,但刘娟已经停止呼吸。
  当天晚上,李玉军被绥棱县公安局拘留后,对杀人的事实供认不讳。警方也通知了远在沈阳的李颖,第二天她就乘飞机赶回。当她知道李玉军杀人的原因后,哭得死去活来。她万万没想到,儿子竟然如此偏激。她悔不当初,如果自己能早点告诉他真相,早点走进他的内心世界,悲剧就不会发生。当王梅夫妇得知李玉军杀人后,也悲痛欲绝,自责不已。然而,悲剧已经发生。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因涉及隐私,除犯罪嫌疑人外,其他人均为化名。)
  [编后]李玉军对亲生父母的憎恨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他们曾嫌弃他的残疾。可是时过境迁,既然李玉军遇到了一对很好的养父母,活得很好,也就应放下昔日怨恨,毕竟当年的事也不能完全责怪他的父母。然而,李玉军太执着,太偏激,最后失手杀人。退一步海阔天空,世间没有放不下的仇恨。
  编辑/吕晓娜
 
川石妈妈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