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离婚快乐我终于逃离这水深火热的家
  2018年春节过后,在重庆万通商贸公司做会计的马兰兰终于离婚了。走出民政局大楼的那一刻,她长吁了一口气,感觉空气都是甜的。
  想想这些年,前夫李海的诺言,他父母的诺言,有哪一样是落实了的呢?现在,一切都结束了。作为一个近40岁的女人,在中年时期勇敢结束了自己鸡肋婚姻,她是悲壮的,也是勇敢的。近日,应本刊编辑之邀,她向我们的读者,袒露了自己离婚1年来的心声。1
  院里的树,在经过几场寒风之后,变成了光秃秃的光杆司令。我坐在飘窗上,发觉这些萧条的树,特别像我前夫李海,也像我自己,更像当初为了儿子的抚养费,我们互相撕破脸皮的嘴脸,真丑!
  一想起李海,我就有种被人扼住喉咙快要窒息的感觉。
  我和李海2007年结的婚,他在重庆客车厂工作,一直在后勤打杂。我真不是瞧不起后勤,我是瞧不起他,这些年,比他后进来的人,全都升上去了,只有他还原地踏步,还满足得要命。记得我们结婚那天,我满场飞地感谢着来宾,为亲朋好友倒酒,喝得头昏脑涨,到了晚上,我发现包包里亲友随的份子钱没有了,想起婆婆一直背着我的包,就问份子钱是不是她拿走了。婆婆说:"我没看见。我只拿了我们李家随的份子钱。这块的人情是要我们当老人的去还的,我拿着有错吗?!"我强忍着心里的不快,说:"没错,我只是想要回我朋友的那一份,那份人情要我去还的。"然而婆婆竟然说:"你那份我没看见。"简直可笑,我那份的份子钱还能长腿跑了不成?因为是新婚之夜,不善言辞的我,咽下了心中的不满。
  回到我和李海一室一厅的婚房,我把拿回礼钱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你去管你妈要礼金单子,至少我要清楚来的朋友分别随了多少,以后我好还人情啊。"可每次问起礼金的事,李海满嘴"好好好、是是是"地应付。答应之后就再也没有下文。追得紧了,他就不耐烦地甩出一句:"她是我亲妈,她不给我,我能怎么办?"
  是啊,能怎么办,又不能去抢!最后只能以我的忍让作为结局。最可气的是,后来,李海的表弟妹结婚,婆婆却对我们说:"你俩都成家立业了,人情世故就应该承担起来,不能叫我和你爸操这个心,你俩要给表弟妹做个榜样。"这么漂亮的话,无非就是礼金要从我们的口袋里出。李海屁颠屁颠地把钱掏出来给他妈,早忘了结婚当天他妈拿走礼金时说过的话。我当时就不乐意了,点了一句:"妈,我和李海结婚的份子钱可都在您那,您当时说以后的人情是您和我爸还。"婆婆也不甘示弱:"份子钱早就还礼还光啦!"李海把我扯到一边:"你怎么跟妈这么说话,她气出个好歹怎么办,她身体好好的不就是咱俩最大的福嘛。"我忍不住喊:"你怎么不想想,我妈要是知道女儿的礼金被婆婆霸占着,她会气成什么样。你光想着你妈,你怎么不想想我妈?"
  现在,一回忆起这件事,我就恨自己,当时为什么那么软弱,嘴巴为什么那么笨。人家没理地说出一大堆道理,自己有理的却弄得哑口无言、无力反驳。2
  婚后,我第一个月的工资就用来给婆婆买了一双200元的皮鞋,给公公买了一条100元的裤子。
  对自己的爸妈,我会这么做,对公婆也没有例外。我完全是按照妈妈的教诲,来履行儿媳妇的职责。公婆过生日,我会请来李家的亲戚们,陪着老两口一起过。公婆住院,也是我忙前跑后。我自认为做得比较到位,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我怎么也不会想到,我的付出不但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甚至在李海一家人看来,那就是应该的。所以,我和李海能走到离婚这步,他的父母功不可没。
  2010年,我们的儿子出生,我的生活像在打乱仗,每天都在焦虑里,孩子小,闹夜,我爸妈全跑过来帮我带孩子,却抵不住他能掀翻屋顶的哭声。李海烦得要命,觉得打扰了他休息,索性去单位睡了。
  我的心拔凉拔凉的,终于知道,我选错了男人。
  我们的关系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急转直下,一直不咸不淡地维持着,为了孩子。
  如果这些年的婚姻生活用颜色来形容,那只有一种颜色,就是黑压压的,像龙卷风一样呼啸而来,呼啸而去。而我,则被卷进龙卷风的中心地带,被强大的气流撕扯着,五脏俱裂。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顷刻之间倒塌的婚姻大厦其实早已被怨恨噬得千疮百孔。积怨越久威力越大。
  一天我和儿子在看一本《父与子》,儿子意犹未尽还想看。我想起自己曾经买过一本完整版的,就放在婆婆家我和李海的卧室里,在书橱的第三层。我告诉李海,并让他回去拿。
  从我倆的家到婆婆家不过二十分钟。
  李海打来电话:"没有你说的那一本书,卧室现在是姐他们一家三口住着,卧室里原来的东西都卖了!"听到这里,我的心里窝着一团火,就等着李海回来向他开炮。李海进了家门,踢了鞋躺在床上,像没事人一样,拿出手机准备玩游戏。我找了本漫画书递给儿子,把他关进客厅,叮嘱不许出来。以前我就对李海说过,夫妻俩可以吵可以打,但是不能当着孩子的面。
  我进了卧室关上门,质问他:"凭什么你姐住我们的房间,不和我们商量一下?又凭什么擅自处理我的东西?"李海觉得我不可理喻:"不就是一本书吗,至于发这么大火吗?""至于!这是对我的不尊重,他们没有权利处理我的东西,至少要告诉我一声吧!"我反攻。"我去买一本新的不就行了,多大点事!"李海看看我,低下头继续玩游戏。"我就要我买的那一本,你现在就回去给我找出来。"我不示弱。李海跳起来,掐住我的脖子,把我摁在墙上:"你是要把我逼疯吗?"
  门开了,儿子站在门口,看着这惊恐的一幕,喃喃地哭泣:"妈妈,妈妈……"我的心都要碎掉了,这么不堪的一幕让儿子看到了,这会造成他心理多大的阴影啊!
  动手,这是李海的第二次。不知道这算不算家暴,但是一定会有第三次、第四次。我绝望地闭上眼睛,努力平复气得哆嗦的心,扒开李海的手,翻找结婚证户口本,给儿子穿好衣服,对继续在玩手机的李海说:"走吧,离婚!""好啊,离就离啊!"李海可能早就被我的吵闹烦透了,很爽快地答应了。
  为了尽快脱离李海家这个魔窟,我答应李海一切条件:儿子跟着我,房子暂由李海居住,在儿子18岁后转给儿子,李海每个月支付抚养费2000元整。婚离得很顺利。我没有把离婚的事告诉妈妈。离婚前半年,父亲突发疾病去世,妈妈还在悲痛之中。我在孩子的学校附近租了一个一室,带着儿子暂住下来。
  得知我离了婚,妈妈卖了自己的房子,在郊區买了一个100平方米的三居室。妈妈交的首付,我每个月还3000元的房贷。终于有了自己的家,我和妈妈成为彼此的依托。房子宽敞明亮,住着很舒服,就是离儿子的学校有些远。
  每天早上我要五点半起床,时间才够用,这对于从小吃过苦的我来说不算什么。离婚1年,没有了李海一家的琐碎,我过得舒心,也不再考虑个人问题。不变的是我,变的是李海和房子。
  李海从半年前拒绝给抚养费。我的房子从一平方米一万涨到了两万。原本简单舒心的生活又闹心起来。3
  因为李海欠儿子的抚养费,我追在李海后面要,一个月接着一个月地追,追得连自己都不好意思。每次我给李海打电话,李海都说在外地出差,回来就给。挂了电话之后就石沉大海,再也没有主动打给我。偶尔在半夜会收到李海的短信:"我错了,我们复婚吧,为了孩子。"
  半夜被短信吵醒,我很恼火,发去信息:"先把抚养费给了再说。"自从生了孩子后我的睡眠就很浅,有一点动静就会醒,醒来就睡不着。
  李海很快就回了信息:"我怎么知道你把抚养费花在儿子身上还是你身上了?你给儿子办一张银行卡,卡我拿着,密码你设置,我给儿子把钱存起来。"
  没两天,我就办好了卡交给他。李海接过卡的时候,另一只手趁机在我的腰上捏了一把。
  我迅速抽回自己的手,往后退了两步,对他说:"遵守你自己的诺言,到点把钱打上,把回执单发给我。"又过去了几个月,抚养费依旧没有影。
  以前还偶尔接到李海想见儿子的电话,现在,李海的电话比太平洋还太平。我打电话过去:"你已经欠儿子6个月抚养费了,是不是该给了?今天拖明天,明天拖后天的,你到底是什么意思,给或者不给都给句痛快话。"
  电话响了好半天才接通,里面传来李海可怜兮兮的声音:"我把我们的家重新装修了,最近手头有点紧。"听完李海的话,我急火攻心,差点语塞,半天憋出:"手头紧不紧是你个人的事,儿子的抚养费你该给就得给!"吼完,我感觉到自己脑袋缺氧,嗡嗡嗡乱响。
  李海接着说:"气大伤身,别生气啊。我不是也为你和儿子考虑嘛!我把家装修得好一点,你看着也顺眼,儿子住着也舒服啊!"我忍无可忍:"你要搞清楚状况,李海。我们已经离婚了,不再有关系了!"李海又说:"咱们家在装修,连张床都没有,我要回你那住。"
  我怒吼:"你做梦,这房子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少打这房子的主意。要回就回你妈那里住!"李海跟我装可怜:"我都没有告诉他们咱俩离婚。一离婚你就买房子,买房子的钱难道不是你平时偷偷摸摸攒下的?"
  人无耻起来,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做不到。
  我问自己:当初爱李海的什么,不顾父母的劝阻,毅然地嫁给他。不就是那些远在天边的诺言吗?可李海的诺言,他父母的诺言,有哪一样是落实了的呢?诺言就是被包装的谎言。这一年的独身生活,早已让我看透一切。办完离婚手续,走出民政局的大门,那种轻松的感觉终生难忘,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现在的我,又不指望哪个男人来养,何苦再把自己抛入水深火热之中,这个婚还是永远离着吧!
  编辑/王 颖
 
东方商人份子诺言抚养费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