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糟糠前妻为你打开生命困局风雨过后我们都挺好
  青城 谢智峰
  王明是湖南省衡阳市湘南监狱监区长,妻子郑爱萍是耒阳县深山的茅草工。两人身份悬殊,虽育有一双儿女,但不在一个频道,出门都相隔几米。10年前,他们选择和平分手。然而,历经婚变、癌病后,一把炭火小火炉重新燃起两人的热情,他们最终携手衡山脚下,看遍人生繁华。以下,是他们的故事——婚变癌变情变,那个湖南硬汉倒下了
  2013年11月,湖南省衡阳市市区连日多雨。湘南监狱的监区长王明经常感到喉咙嘶哑,出现咳嗽无痰的症状,严重时连话都讲不出来。监区医生给出建议:多喝菊花水,出门戴口罩。王明照做了,可情况不见好转。半个月后,王明前往衡阳市第一人民医院,诊断结果很快出来了:食道癌晚期,生命仅剩三个月。王明蒙了,这个消息无异于晴天霹雳!
  王明第一时间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女友胡珍,她立刻请假陪王明前往湖南长沙湘雅医院做进一步检查,诊断结果一致。胡珍照顾了王明一周后,不堪重负,提出分手,一场重疾,让他看清情爱在生活中的脆弱和不堪一击。只是,旧爱的誓言像一个巴掌,每当王明想起胡珍就像挨了一记耳光。
  生病后,王明一蹶不振,湘雅医院的医生建议他回到衡阳市第一人民医院接受化疗。监区得知他病情后,委婉提出让他休病假。王明被病痛折磨,再加上女友疏远,一夜之间,垂垂老矣。
  王明1962年出生于湖南省衡阳市衡南县一个穷困农家,自幼同衡阳市耒阳县郑爱萍定了娃娃亲。郑爱萍老实隐忍,是家中老大,下面还有五个妹妹。郑父郑母没有儿子,打算着将他招上门做女婿。为此,郑爱萍甚至让出自己的读书名额,供他读书。
  王明从警官学校毕业后进入衡阳市湘南监狱系统工作。1986年,王明按照约定迎娶郑爱萍。婚后两人生下一儿一女,郑家父母颇为开明,也没有按照旧俗让孩子跟自己姓。只是,一个努力上进,一个踽踽慢行。孩子的到来并没有成为婚姻的压舱石,这对夫妻越走越远。结婚三年后,两人步入无话、无性双无婚姻。郑爱萍是逆来顺受型,这些变化没有给她造成太多影响。难的是王明,度日如年。
  见他们夫妻不和,长辈时常训导:少年夫妻老来伴。其实,郑爱萍做过努力。她试着找工作,想拉近跟丈夫的距离,但她性子木讷憨厚,又没文化,只能做给货车扛包、到工地筛沙这种体力活。有时,王明在单位跟同事闲聊,提到妻子的工作,他都难以启齿。
  有次,郑爱萍兴冲冲回家宣布,自己找了一份稳定工作。然而这所谓稳定的工作,其实是在山上割茅草,编成绳子卖给矿井职工当绳子。对此,王明嗤之以鼻。不仅如此,两个孩子也觉得自己的妈妈和其他城市孩子的妈妈相差太多!
  对此,郑爱萍只能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吞,她辛苦忙活一天,双手布满血刺,灰头土脸才挣20元钱。相反,王明在单位的职位越来越高,一个月的收入是她的几十倍。渐渐地,孩子们对郑爱萍有意见了:"别人的妈妈都是打扮得光鲜亮丽,你像个农民,一件衣裳穿好几个月。"郑爱萍委屈得眼泪扑簌簌往下掉,王明也站在孩子一边,一起嫌弃这个又土又没品的妻子。
  无奈下,郑爱萍只得回家漿洗补织,她的日子是苦闷的,没有朋友倾诉,没有家庭的亲情,所有的情绪只能自己消化,她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个男人。
  可现实是,王明收入有限,两个孩子在城市读书,一家老小生活全指望他,根本无法维系一家的开支。不久,郑爱萍又外出割茅草补贴家用,赚些菜钱。两人争吵,她也开始回击:"你那么厉害,还不是要靠我来买菜?"生活裹挟着夫妻俩往前走,争吵、指责,妥协。累了,两人不再沟通,开始AA制生活。
  王明全国各地出差,光怪陆离的生活深深撼动了他,对郑爱萍更多了一份鄙夷:妻子卑微怯懦,不值一提。他也想有个跟自己比翼齐飞的人,而非眼前人。尤其随着孩子长大,两人在教育理念上产生极大差异。两人约定,儿子归王明养育,女儿归郑爱萍养。
  有次,王明临时上夜班将儿子锁在家里。次日,他又出远差,孩子靠邻居接济才避免挨饿。为这事,两人吵到离婚。王明憋屈得很,自己一肚子学问,妻子却大字不识。2008年,女儿成家,儿子到外地上大学后,这对夫妻分道扬镳。双方终于松了一口气,王明内心暗叹,终于解脱了。
  离婚后,王明一心扑在工作上,从普通员工升任监狱四监区副监区长。经人介绍,他认识了知书达理的中学教师胡珍。胡珍温柔贤惠,有点小浪漫。两个经历婚姻失败的人抱团取暖,羡煞旁人。而离婚后郑爱萍看透了人情冷漠,她干脆搬到山上,跟茅草工同吃同住,过着青灯芒鞋生活,两人相忘江湖。
  一晃,五年过去了。糟糠前妻来续命,出走半生你是最美的风景
  王明在病榻上苦苦挣扎时,那个他熟悉而嫌弃的身影飘然而至!
  原来,王明父母早逝,农民哥哥王建国大字不识,嫂子也是个典型的农村妇女,到城市来都不会坐公交车。无奈之下,王明只得请个护工。生病后,王明脾气变差,有次护工给他喂饭时,被电视里的精彩画面吸引住,一时走了神。王明气得将水盆打翻在地,护工跟他大吵一架,辞了工。此后,好几个护工都跟他处不好,身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曾经一度,王明觉得生无可恋,身体每况愈下。郑爱萍得知后,犹豫一夜,还是请假来了。再见时,王明已经生病,住院,工作被停,情感失利。望着床上比自己还苍老的前夫,郑爱萍仰起了头,她不想让眼泪诉说自己的心软。
  王明经常胸口剧烈疼痛。郑爱萍自幼生活在农村,懂很多土方子。她特意爬到山上,采摘新鲜的艾草,反复洗净晾晒后做成熏香,给王明做艾灸缓解疼痛。
  在医院,郑爱萍衣不解带照顾王明。有次,郑爱萍给他翻身时,累得喘气。王明心头一软:"你完全可以不管我了。"郑爱萍顿了下:"普通朋友病了,我也不能放着不管。"王明知道,时光荏苒,她依旧是那个菩萨心肠的女人。
  王明知道郑爱萍性子闷,话少。但这次,她一反常态主动跟王明扯家常,聊孩子们、工友、亲人。有时,甚至还八卦同病房的病友,逗得王明哈哈大笑。
  有次,儿子从学校回来看望父亲。临别时,他露出笑脸:"爸妈,你们现在一天说的话比以前的总和都多,真好。"两人低下了头,郑爱萍脸上漾出一丝红晕。
  有了郑爱萍的陪伴,王明的状态逐渐好起来,他积极准备抗癌化疗。郑爱萍也鼓励他:"以后的日子还长,你还要养好身体带孙子呢。"为了治病,郑爱萍让王明将老房子卖了30万元。搬家那天,她独自前往此前的家,一件件打包,然后运往亲戚家暂放。有人说她不值,郑爱萍笑着说:"人生就较真不得,我和他也夫妻一场,看到他混成这样心里不舒服。"
  化疗期间,王明身体极差,没有食欲,很快消瘦。不仅如此,半夜经常被病痛折磨得在床上直哼哼,郑爱萍急得几晚睡不着觉。但是,医生嘱咐郑爱萍:"他这种情况,更需要增加营养来抵抗病魔。"
  有次,在医生的建议下,郑爱萍在楼下买来一份米汤,王明勉强吃了半碗,郑爱萍高兴极了。此后,郑爱萍总是牛奶和米汤换着给他补充营养。渐渐地,王明能够吃面条和流食了。
  郑爱萍考虑医院条件有限,不可能专门为王明开小灶。而王明身边只有她护理,又不能离王明太远。想来想去,她自己拎了个小炭火炉子,在医院后院的角落熬粥,煮面条。刚开始,有工作人员阻止,可得知他们的故事后,不再阻止。
  有次,郑爱萍兴冲冲端着一碗瘦肉粥到王明病床边。王明没有接碗,而是让她低下头。郑爱萍按他说的话做,没想到王明拿袖口擦她额头黑色的炭灰。郑爱萍假装生气:"哎呀,你把衣服弄脏了又要我洗。"那一刻,久违的情愫爬上两人心头。考虑到王明做了化疗后身体不便,郑爱萍特意租了个躺椅,寸步不离地守着王明。无数个深夜醒来,王明总能听到那熟悉的鼾声,他就又能安心睡下去。而郑爱萍,每次起来都不忘给他掖被角,检测体温。有了郑爱萍的悉心照料,王明历经三个月化疗,度过了危险期。
  2014年2月19日,王明做完放疗手术出院。家人都来医院接他,王明久久不愿出院。女儿看穿了他的心思:爸,要不让我妈跟你一起回家照顾你。王明眼神转向郑爱萍,像个乞求糖果的孩子。
  王明的心情极为复杂。看到郑爱萍,就会想起自己的丑陋和不堪。但如今,他早已离不开她。
  郑爱萍打着哈哈:"我山上的活还没干完呢。"她在给他台阶下,这段时间的日夜相处,郑爱萍也发现前夫在心里永远占据着情感的高地,但她也没有勇气踏出那一步。此后,郑爱萍在衡阳市待了10天,照顾王明饮食起居;然后回到耒阳县割茅草。经过几次化疗,王明的病情得到基本控制。
  其实,王明也有自己的顾虑。有次,王明宴请亲友和同事吃饭。席间,有朋友感叹郑爱萍为了他来回奔波的辛苦。郑爱萍得知后,主动跟王明摊牌:"我们的人生是两条不一样的路,虽然不一样。但是你想起我,我始终在那里。"王明痛哭,曾经的自己,为了更好的人生,抛弃了糟糠妻,大难来临,陪在自己身边的,却是这个最看不上的妻子。
  2014年5月,郑爱萍到王明家附近一家餐馆打工,餐馆包吃包住,她总是抽空溜出来给王明洗衣、做饭。有次,王明咳嗽厉害,郑爱萍急得不行,借了店长的摩托车送他去医院。半路上,王明支撑不住,趴在郑爱萍瘦弱的后背上。一路上,郑爱萍路过曾经生活过的小区,买菜的菜场,游玩的公园,往事过电影般涌上心头,王明双手抱紧郑爱萍,还是那股熟悉而温暖的味道。抵达医院时,郑爱萍早已泪流满面。王明握着她的手:"等我回去了,你就回来住吧。"
  此后半年,王明连续做了6次化疗,郑爱萍任劳任怨,陪伴左右。每次从病房出门,郑爱萍问他想吃点啥,他都笑着答:"你用小炭火炉熬的粥。"用小火炉熬出的重生,烟火尘世才是最好的归属
  一场大病,王明从170斤骤减到120斤,头发也掉光了,整个人老了20岁,精神也大不如前,出院后,他常常坐在阳台发呆,一坐就是一天。看着同事迎面走来,他会掉转头绕到旁边小路上。
  郑爱萍看在眼里,痛在心底,她鼓励王明:"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哪怕明天倒下了也不会遗憾。"王明怯怯地说:"我这个身体可以吗?"郑爱萍紧紧握了一下他的手,给了他一个坚定的眼神。
  其实,重新回到岗位工作并不容易。为此,郑爱萍屡次找到监区领导,将对王明的担忧告知他们:"病人的精神意志最重要,如果他自己觉得自己是个废人,病就更好不了。"领导早已耳闻这位大义前妻的事迹,犹豫再三,最终答应了。
  2014年11月,王明重新回到了工作岗位。上班那天,郑爱萍亲自送他到监狱门口,还帮他正了正警帽。监狱领导为了照顾他,提出让他退居二线。王明却拒绝了,说:"得了这个病我心里有数,正因为工作能让我快乐,我才要回来。"
  原来,王明喜欢工作的氛围,充实的工作能让他转移注意力。忙完充实的一天,走过监区车间150米长走道的尽头,是家属院。三楼靠左边的第二间房,郑爱萍用小炭炉熬好的米粥,在等他。
  有次,王明在街边看到卖花的小女孩叫喊:"七夕夜,买朵花送给你的老婆吧!"女孩见王明站着不动,主动来推销。王明摆摆手,但最终买了一朵。家里没有花瓶,郑爱萍用一个大的汤碗将花养在窗台,王明每天给它换水。
  在郑爱萍的照顾下,王明的病情基本控制。虽然路走急了会喘,话说多了要经常喝水,巡查时得扶着栏杆。但是,他的精气神儿比以前好多了。周末休息时,王明会带着郑爱萍到人工湖旁散步,聊天。王明重拾对生活的热情,他会认真给微信运动的每一位朋友点赞,也会将经典语录发给他的微信好友。
  2016年春节,监区干警给王明和郑爱萍举行了一个小小的结婚仪式。结婚现场,王明握着一把茅草递给郑爱萍: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郑爱萍笑了笑,接下了这份意义特殊的"捧花"。
  2016年4月,因盗窃罪被判8年的服刑人员柴林,因被查出患食道癌晚期,一度悲观,哭闹禁食。加上家人的冷漠,柴林一心想放弃治疗。
  送往监外医院救治,需派1名监区领导带队看押。王明主动请缨:"照顾重病患者我有经验,你们就别和我争了。"郑爱萍担心他吃不消,让他不要接手。可王明笑着说:"我现在的命是你的善良帮我挣的,我也可以帮他。"郑爱萍很感动,王明像这样细声细语讲话,是她此前没想过的。
  到达医院的当天,王明跑上跑下办手续、联系医生、协调床位,又冒险为柴林的手术签字。手术期间,王明一直守在门口。一天下来,他已体力透支,监区及时来人想替换他回去休息,却被王明拒绝了。柴林住院期间,郑爱萍也用小炉子给他熬粥,每天由王明带到医院。
  就这样,王明在他身边不分昼夜地守了两个多月。起初,柴林一口牛奶都不肯喝,王明用自己的经历鼓励他,给他喂饭,擦身,端屎端尿。每天回家,王明都不忘给郑爱萍一个拥抱,他用无声的拥抱来感谢她。
  不仅如此,王明努力与犯人家人取得了联系,并做通了工作。柴林赶上了当批的保外就医。临走时,柴林哭着让他的子女跪在地上给王明磕头。他说:"没有王监,我已经见不到我的家人了。"王明笑着说:"因为我也是位食道癌患者,但是有人不放弃我,我才能帮你。"在郑爱萍眼中,王明就是个工作狂!患病之后除了坚持工作,还经常主动替其他同事顶班,过年的时候为了照顾外地的干警,连除夕夜都扑在监区里值班,年夜饭都来不及回家吃。
  2017年,王明的身体基本恢复,他甚至能够如往常般值班,提审犯人。此后,无论在家还是外出,郑爱萍随身携带一只小炭炉和一袋子黑炭,为王明做好一日三餐。此后,王明完全停藥,也没有去过医院。2018年6月,王明前往医院复查,主治医生告诉他:你的病情完全控制住了,要好好感谢你的妻!
  2019年2月,儿子王俊带女友回家。王明举起酒杯:世上难有永恒的爱情,但世上绝对存在永恒不灭的亲情。爱情,如果不落实到穿衣、吃饭、数钱、睡觉这些实实在在的生活里去,是不容易长久的。
  如今,每天早上7点,随着监狱大门缓缓开启,王明新的一天工作又开始了,巡查、谈话、看押,尽管每天的工作都在重复,但对于王明来说,每一天都是无比珍贵。而患病6年,几经生死,他才明白,朴素的妻子维系着自己在婚姻里的地位,用小火炉唤他重生。
  编辑/艾容
 
青城衡阳市王明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