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港漂硕士衣锦还乡这种华丽不要也罢
  武汉女孩曼露出身卑微,父亲是修鞋工,母亲是促销员,她凭着努力考上香港中文大学的硕士,成为全家骄傲。
  但是,母亲李红云做梦也想不到,在学习上自立自强的女儿进入香港后,竟然当了小三,甚至不惜沦为生育工具。
  以下,是这对母女的故事——小巷子走出金凤凰,促销员母亲笑了
  2012年,曼露从武汉一所重点大学毕业,考上香港中文大学的研究生。
  在李红云看来,独生女闪亮的学历足以抹去她这些年蝇营狗苟的底层生活,让她也跟着镀上一层金。
  收到通知书的那天,李红云长吁一口气:再也不用去吃打折蔬菜,买特价水果。那张香港中文大学的通知书,是老汉口这个巷子里的最大新闻。而她这个新闻当事人的母亲,走路都可以仰起鼻尖。
  李红云,1969年出生于湖北武汉。22岁嫁给轴承厂工人周铁强后,24岁生下女儿曼露。此后,她的人生布满了乌云。
  2007年,周铁强下岗,拿着厂里补贴的一万元,灰溜溜回家了。做过保安、清洁工、岗亭收费员,都没干长,最后,他在街角支起一把伞,给人补鞋擦鞋。在工作上,李红云比丈夫强点。她一直在超市当促销员,还能经常拿点特价商品回家。
  李红云和周铁强,历经岁月揉搓,早已低眉顺眼。但女儿曼露不一样,这个从汉口老巷子走出来的武汉姑娘,从小就憋着一口气。她见过父亲为了两块钱被顾客骂得狗血淋头,她见过母亲为了买特价菜跟主管赔笑。
  自懂事起,曼露就讨厌这种卑微,她宁愿多绕两条街,也不愿意碰到街角那把熟悉的遮阳伞。至于超市,她是从来不逛的。学校搞活动,其他同学在父母栏填着律师、国企职工,而她只能在父母职业那栏填上"个体户"。最令人难堪的是开学,每次交学费,她都拽着父母用塑料袋装好的零钞,一元叠着一元,她总是那个同学哄堂大笑的对象。
  如今,考入香港中文大學,她的人生看到了希望。成为父母前,我们是独立的自我。成为父母后,我们成为孩子的天,宁愿将自己降到尘埃里,也要让孩子的明天开出花,这是天性。李红云将日子掰开来过,而曼露就是她苦闷人生的那朵烟花。
  可是李红云忽略了一点,香港是自由的,但自由需要代价。女儿到港前,李红云一次性打了5万元给女儿,这是夫妇俩一元叠着一元攒起来的。这份重量,压得女儿日夜难眠。
  到港后第二天,女儿交完学费,留下5000元,将剩下的23000元打回李红云账户:"我是成年人了,我可以独立了。"
  李红云五味杂陈,羞愧伴着感动。愧的是不能给女儿更好的生活,感动的是她能体谅父母的不易。
  2013年,李红云全家发生翻天覆地变化。女儿拿到新世界的通行证,光鲜了、独立了,变了个人,再未向家里开口要钱。夫妇俩吃的保健品,用的品牌包让人眼红。
  2014年,李红云看到女儿在朋友圈晒国外旅游打卡的经历,连丈夫周铁强都在向老街坊炫耀:"浪漫的土耳其,你知道吧?就是乘坐热气球,歌里唱的,我女儿上个月刚去过。"
  2015年4月,李红云生日,收到女儿一只土黄色的包。她嫌丑,背去菜场,小女生追着喊:"阿姨,你家有矿?"揭开女儿的秘密,这个亲妈怒了
  不到两年,女儿给李红云换了江景公寓,配了司机、保姆,再也不用挤江边那辆又破又慢的公交车出门。她那个一无是处的丈夫,早就不撑伞补鞋,每天拎着保温杯,到公园看人跳广场舞、打太极。
  隔两个月,曼露会打飞的回武汉一趟。满满两大行李箱,装满各种高档保健品和品牌包包。
  出生底层的李红云夫妇尝到了钱的味道,昔日绕道而走的亲戚纷纷围上来。
  面对生活翻天覆地的变化,李红云追问过女儿,她欲言又止。说多了,她就烦。李红云第六感觉得女儿肯定有事瞒着自己——
  2016年2月,女儿在上海参加一项国际会议。她给夫妇俩定了前往上海的机票。现场,看着女儿出手阔绰,用英文跟外国人交流,夫妇俩很自豪。
  也有怪事,白天游玩后,女儿从不跟他们住一个酒店,还常常背着他们接电话。
  丈夫安慰李红云,孩子大了有秘密。都是高材生了,肯定有自己的生活。
  答案是侄儿揭晓的,他在抖音上刷到了表姐的日常。李红云挨个点开视频,看到一向乖巧的女儿大胆放飞自己,晒自己的身材和一位大叔的奢侈生活。因语言犀利,穿着时髦,短短半年,抖音账号拥有近10万粉丝。围观群众毁誉参半,更多的人骂她傍老头,拜金。
  李红云气得高血压发作,醒来时,女儿曼露被包养的消息不胫而走。此前跪舔自己的亲戚,背地里冷嘲热讽。甚至,连小区里散步的姐妹们也离她远远的。李红云做梦都听到他们指指点点:"拿女儿的卖身钱住高档小区,有什么光鲜的?丢人!"
  当天,李红云拨通女儿的电话,压制住怒火问她:"你在外面做的勾当,让我们老脸都丢尽了。"
  女儿回答:"爸妈,我只想过好一点有错吗?跟生活的残酷比起来,普通人的尊严算得了什么?难道你们现在过得不好吗?"
  李红云将她臭骂一顿,提出断绝关系。出身底层的人,要实现阶层跨越,需要付出常人所不能承受的努力。曼露厌恶父母的生活,渴望一飞冲天,成为人上人。可是,李红云做梦也想不到,女儿的一飞冲天竟然是靠男人走捷径。
  2016年12月,李红云辗转来到女儿的公寓,辣眼睛的事情发生了。菲佣正在给一个一岁男孩喂食,男孩叫女儿"妈妈"。
  李红云顿感天旋地转,拜金!当小三!未婚先育!李红云将所能想到最恶毒的词用在女儿身上,她边打边骂:"我们含辛茹苦培养你,是为了让你当小三吗?我们虽然穷,但不能穷骨头,你跟我回去!"
  女儿哭了:"妈,回不去了!以我这样的条件,就算香港中文大学毕业,在香港也要从头做起,经历你和爸在武汉的生活。我和老周掰扯得很清楚,我们各取所需。他有家有口,我给他生个儿子怎么啦?"
  李红云叹息:"你有苦衷可以跟我们讲啊!"曼露笑了笑,自己独立的过程是绵长而撕裂的,更不好拿到台面上来说。以下,是她到香港后的故事:
  曼露天资不高,成绩也不拔尖,学习并非她热爱,只是她逃离家庭的一种方式。她拒绝了卑微父母的供养,到学校就填了勤工俭学的单子,但名额有限。出身卑微的孩子更看重尊严,至于求助父母,那是最后的退路。不到万不得已,曼露是不会选这条路的。所以,她拒绝了父母的钱。
  到港后,为了生存,曼露将自己求职信息发布到网上,不懂粤语,找周末到商场扮演人偶的兼职。近30度高温,穿着密不透风的人偶装,不停旋转、跳躍,吸引小朋友。
  一个月下来,挣的收入扣除通勤和饭钱,仅够买一双喜欢的运动鞋。
  后来,曼露做过商场促销员、快餐店外卖员,但收入普遍不高。这和父母的命运有何不同,都在底层苦苦挣扎,只不过换了一座城市。原来,原生家庭仿佛有魔力,越想逃离越逃不掉。
  那天傍晚下班,曼露走在繁华街头,想起种种,委屈得大叫。但城市是没有情感的容器,她的声音很快消失在夜色中。走到公交站台的这段路,因为自己的情绪低落,变得特别漫长。难道就要这样过下去吗?曼露蹲在街角无声痛哭。
  有人拍了一下她的肩膀,曼露抬头,是个50岁左右的中年男性,他讲普通话:"你好,有什么我可以帮你吗?""滚。"曼露恶狠狠地将心中委屈吼了出来,因为脱口而出,连武汉口音都飙出来了。她继续往前走,半小时后,中年男人还是跟在她身后,男人身后跟着一辆价值不菲的车。司机喊男人周总,曼露喊男人老周。
  两人的相遇像极所有狗血电影场景,但老周却成了她在香港的一根浮木。巧的是,老周祖籍武汉,在深圳做生意,那天刚谈崩一笔生意,到香港散心,没想到遇到一个落魄的同姓老乡。
  他有些意外,曼露不是个空洞的美少女,还是顶级学府的高材生。有时会见国外客户,曼露还可以帮他翻译。古人说,读万里书行万里路。老周对满腹学识的小女友极为满意,他包装她。
  钱是好东西,曼露摇身一变成为白富美,她自由出入香港高档护肤中心,在网红景点打卡,参加各种时装秀。
  认识老周一年,曼露变了。于是出现了前面那一幕。失联女儿和留守妈妈,世间最熟悉的陌生人
  听完曼露的故事,李红云悔恨交加:"早知道,我拼死也会让你收下这钱。或者,我干脆到香港打工,跟着你。你是我的独生女儿,怎么能甘当人小三?"
  母女哭作一团,闹得不可开交之际,曼露给老周打电话,他摊牌:A,曼露给我生了个儿子,我不会辜负她。除了名分,我给她一切,你们也可以在武汉安享晚年。B,依你们所愿,我和曼露断了关系,孩子由我抚养。一家三口面面相觑,李红云不知道女儿究竟做了什么选择。
  2017年3月,李红云回到武汉。此后一年,曼露每个月定时给她打生活费,但是人不露面。显然,她的选项是A。
  2018年春节,李红云望着满桌子的美味佳肴,毫无胃口。最后,在周铁强的坚持下,她才主动给曼露打电话。
  电话拨通了,那头很吵,曼露尖着嗓子说:"妈,不跟你说了,我在瑞士滑雪,回酒店我们再视频吧!"李红云"啪"地挂断电话,在房间里嚎啕大哭。
  此后,曼露仍旧半年回武汉看望他们一次。虽然李红云各种给她小鞋穿,但她根本不在意:"你是我妈,生我养我不容易,我不跟你生气。"
  2018年10月,曼露回武汉看望父母,她将最后一瓶液体钙拿出行李箱时,回头望见母亲李红云正瞪眼看着自己。曼露笑,李红云咬牙切齿:"别以为你拿这些回来我就会原谅你。"
  曼露低头看了看新做的指甲:"我又没指望你原谅我,你当你的妈,我当我的三,相安无事。"这是每次曼露从香港回武汉都会经历的类似场景,曼露觉得,母亲对一个女人最大的误解,都体现在自己身上。她根本不体谅自己!
  2019年春节,女儿回武汉过年,邀请亲朋好友吃团年饭,但除了两个小辈,没有人赴约。
  李红云望着满桌子菜,悲从中来。她将女儿的护照撕得粉碎,爬到窗台上以死相挟:"你要是不跟姓周的分手,我就从这窗台上跳下去。"
  曼露逃也似的离开了武汉的家,随后拉黑了父母的电话、微信。
  2019年3月,李红云拨打女儿的电话,她本想将女儿大骂一顿,可女儿根本不给她机会。至此,她成了她的"哑巴女儿",供养她,却失联了。
  [编后]这是一个典型的案例,武汉底层夫妇凭一己之力将女儿推出寒门,不仅没有及时跟进,也没有继续供养。生活并不如诗,这个女孩碰壁后,选择择高枝而栖。学霸女儿想冲破阶层,通过男人赚取生活费和学费,改变父母命运。李红云虽然有一个学霸女儿,但也不得不接受她当小三、未婚生子这个事实。她对女儿的爱,夹着恨。女儿则觉得,她什么都不懂!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社会问题,作为家长,从孩子出生那一刻,我们就应该负起责任。即便放手,也应该是缓慢而逐步的,而非立即撂挑子。爱,是一门绵长而持久的学问,需要父母花终身来学习!
  编辑/艾容
 
蓉蓉武汉女儿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