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没子宫的妹妹喜得贵子当年谎言疯狂了谁上
  9年前,为报复继母刘红霞,湖南省长沙市男孩崔波借着酒劲强暴了继母的女儿姚丽。最终,他的父亲崔国平以离婚及一套房子抹平了事端。
  孰料几个月后,刘红霞找上门来,说姚丽被强暴后导致宫外孕,子宫被切除了,向崔国平父子索赔了15万元,从此双方再无联系。为挣钱还债,崔国平兼职上夜班,失足掉进水塘溺亡,崔波对刘红霞母女恨之入骨。好在此后9年时光,洗去了崔波内心的仇恨。谁知2017年3月,崔波意外获悉了一个关于姚丽和她母亲的惊天秘密……
  18岁男孩报复继母强暴妹妹,一套房子平息事态
  2007年10月13日,崔波放学回家,见父亲崔国平与继母刘红霞又吵得脸红脖子粗。他厌烦地瞟了两人一眼,走进自己的小卧室。不久,刘红霞的女儿姚丽也从学校回来了,皱眉嘟囔"又吵,真烦"。晚上9点,崔波迷迷糊糊睡着了,崔国平进来喊儿子吃饭。他黯然说:"心情不好,不想吃。"
  崔波1990年出生于湖南省长沙市,10岁时妈妈因病离世。2004年11月,父亲崔国平与刘红霞再婚。刘红霞与前夫育有一儿一女,女儿姚丽随她,儿子姚子军判给了前夫。后来,崔国平带着儿子,刘红霞带着女儿,4个人组成了复杂的再婚家庭。
  崔国平时年44岁,在长沙客运公司上班。刘红霞是湖南省郴州市人,小他1岁。与前夫离异后,她带着姚丽来长沙生活,现为一家医院的财务人员。一家人住的是单位分给崔国平的70平方米小两居。崔国平夫妇住主卧,姚丽住次卧,夫妇俩在阳台上隔开一道布帘,再摆一张单人床,就是崔波的小卧室。成个家不容易,崔国平教育儿子:"我与你刘阿姨结婚了,姚丽就是你妹妹,你要有做哥哥的姿态。"刘红霞也告诫女儿:"崔叔叔和崔波是咱们的亲人,你要尊重他们。"为融洽感情,双休日崔国平常将烧烤炉搬上露台,一家人围在一起烤羊肉串、板筋,喝啤酒、饮料,其乐融融。再婚半年,崔国平与刘红霞恩爱有加。崔波与姚丽虽无手足深情,却也能和平共处。
  引爆这个再婚家庭矛盾的,是一张快递回执单。2005年9月的一天,崔国平在妻子坤包里翻找指甲剪,意外发现一张快递回执单。原来刘红霞背着自己,偷偷给儿子寄运动鞋和夹克。崔国平将单据拍在妻子面前:"都藏着掖着,日子怎么过?"刘红霞脸上挂不住:"我给孩子寄衣服鞋子怎么了?妈妈爱儿子有错吗?"崔国平急不择言:"你的心不在这个家里,当初干吗再婚?"刘红霞骂丈夫鼠肚鸡肠,两人第一次出现纷争。随着美好心境渐渐丧失,夫妻俩的性格差异尖锐凸显。崔国平性子急,说话不懂迂回。劉红霞强势较真,牙尖嘴利,两人常因琐事磕磕绊绊。崔国平吵不过她就摔东西,家里的碗碟都换了好几茬。
  婚前两人商量好,收入放一起共同支配。女孩子爱美,刘红霞不与丈夫商量,就给女儿买裙子、头花。崔国平心里不平衡,也给儿子买品牌衬衣、牛仔裤。刘红霞为报复丈夫,花起钱来更疯狂。如此一来,家里的钱常不到月底就花光了。2007年10月13日这天,夫妻俩又为钱开战。母亲与继父无休止的争吵,给姚丽带来巨大伤害,崔波更是厌恶这个战火纷飞的家……
  次日崔波对父亲说:"我一宿没睡好,一想起你们凶神恶煞的吵架样子,头就大了。爸,要是哪天你见不到我了,别奇怪。"自己再婚一是为了找个伴,二是让儿子有个完整的家。谁知现实与初衷背道而驰,让自己和儿子生活在炼狱中。当晚,崔国平将儿子的话原原本本转述给妻子。刘红霞也感触颇深:"小丽也讨厌我们吵架,以后尽量克制吧。"为还儿女安宁,崔国平与刘红霞不再正面开战。
  2008年6月的一天,崔波准备洗澡,忘了拿毛巾,便穿着紧身三角裤去客厅取。18岁的他已发育成熟,下身鼓鼓囊囊。姚丽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崔波近乎赤裸,吓得尖叫。刘红霞张嘴就骂:"你不知道小丽在客厅吗?你这是耍流氓!""耍流氓"三个字刺痛了崔波的心:"怎么说话呢?我这是在自己家,看不惯就滚!"继母继子互用最刻薄的话伤害对方,崔国平为维护儿子搅了进来。几个月来维持的家庭平静又被打破了,夫妻关系迅速恶化。
  虚假和平打破后,崔国平与刘红霞都容不下对方,吵起架来连对方的子女一起骂。崔波给父亲帮腔,姚丽帮妈妈攻击继父。崔国平父子吵架根本不是刘红霞的对手,经常被她骂得像孙子。因感受不到家庭温暖,崔国平经常一个人在家里喝闷酒,两次酒精中毒被送往医院,差点一命呜呼。
  父亲的痛苦也折磨着崔波,他恨继母,最大愿望就是报复她!2008年7月,学校放暑假了,父母白天上班,家里只剩下崔波与姚丽。兄妹俩不对眼,中午吃饭都分开。想起与刘红霞母女糟糕的关系,崔波不知这种日子何时才是尽头。7月20日中午,心情郁闷的他独自喝了4瓶啤酒,大脑昏昏沉沉。下午2时,崔波起来喝水,路过姚丽卧室,见她穿着轻薄的连衣裙躺在床上睡着了。酒精刺激下,崔波顿生邪念:刘红霞不是最爱女儿吗?强暴姚丽就是对她最有力的报复!
  崔波来到姚丽床边,哆嗦着撩起她的裙子,带着报复继母的仇恨,疯狂强暴姚丽。被下身裂痛惊醒了的姚丽,拼命与他厮打。崔波全然不顾,直到发泄完才从姚丽身上下来。姚丽哭喊着给妈妈打电话,很快刘红霞与崔国平赶了回来。崔波吓得酒醒了一半,浑身颤抖。刘红霞抄起菜刀要与崔波拼命,崔国平一边责骂儿子,一边抢夺菜刀。刘红霞冲到崔波身边又撕又咬:"你这个禽兽,我一定要将你送进监狱。"崔国平拉着儿子跪在地上哀求:"要是事情闹开了,小丽的名声就毁了。别将事态扩大,咱们内部处理吧。"
  刘红霞也不想因一时泄愤毁了女儿名声,那样姚丽将来的幸福会打折扣。母女俩伤心一夜后,刘红霞妥协了,但心冷如铁:"我不报警可以,但你必须答应我两个条件。一是你将名下70平方米住房补偿给姚丽;二是办完房产过户就离婚。"第二个要求崔国平一口应承,但将房子补偿给继女,他不甘心。按照当时房价,这套房子市值21万元。刘红霞威胁道:"你不同意我就报警,大不了鱼死网破!"儿子的一生远比一套房子重要,崔国平反复权衡后答应了……
  父亲惨死仇恨未消,9年后获悉惊天秘密
  2008年9月,在刘红霞催促下,崔国平将房产过户到姚丽名下。办完手续当晚,崔国平在一家小餐厅灌了大半瓶白酒,醉得人事不省。崔波接到餐厅服务员的电话,赶过去将父亲接回家。崔国平吐得一片狼藉,崔波给父亲又是洗又是擦,刘红霞和女儿却没有过来问候一声,崔波的心冷得像一坨冰。
  10月9日,崔国平与刘红霞离婚,崔国平与儿子搬走了。为省钱,父子俩租了套小一居。没有了争吵与打斗,父子俩似乎又回到了从前的平静生活。崔国平告诫儿子:"别总想过去的事,人的成长总要付出代价,咱们以后好好过日子。"崔波眼里涌泪:"爸,谢谢你,经历这一切我长大了,以后再不会给您添麻烦。"
  谁知这年11月16日,刘红霞闯进出租屋,冲父子俩吼道:"我女儿怀孕了,医生说是宫外孕,为保性命必须摘除子宫。她才17岁,一生被你们毁了!"崔国平颤声问:"还有这回事?"刘红霞将病历摔在他面前:"你自己睁开眼看看,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崔波吓得嘴唇哆嗦,崔国平大脑一片空白,不知如何收场。
  刘红霞抹一把眼泪:"姚丽这辈子再也做不了妈妈,还有什么幸福可言?一个星期内,你们必须再赔偿我女儿15万,少一分我就跟你们同归于尽!"要是这事闹大了,自己不仅会被学校开除,还会被判刑。刘红霞走后,崔波战战兢兢问父亲:"爸,我该怎么办?"崔国平扇了儿子一巴掌:"我怎么生了你這个狼崽子?我不管,自己的事自己解决!"崔波在父亲床边跪下来,崔国平骂道:"你就是将地板跪穿,我也不会替你出这笔钱,你就等着受惩罚吧。"崔波直挺挺地跪着,泪水大颗大颗滴落在地板上。父子俩对峙到凌晨1点,崔国平心软了,将儿子拉起来:"你的一生不能就这样毁了,爸帮你将这件事摆平。"崔波与父亲相拥而泣。
  为息事宁人,崔国平编织公司入股、儿子生病等借口,厚着脸皮向亲友借钱。2008年11月,他艰难地在刘红霞规定的期限内凑齐了15万。将这笔钱交给她时,担心母女俩今后反复,崔国平要求她立下字据。刘红霞写道:"我女儿姚丽被崔波强暴致孕,因宫外孕被割去了子宫。崔国平父子自愿补偿姚丽15万元。此事到此为止,今后女方再出现什么意外,与崔家父子无关。刘红霞。2008年11月24日。"崔国平小心翼翼将字据收好,心碎中有一丝踏实,崔波如释重负。
  2009年1月,刘红霞悄悄卖掉女儿名下的房子,然后带着姚丽离开了长沙。虽与刘红霞母女彻底了断,但崔波与父亲却付出了一套房子和15万元的惨痛代价,人生陷入困局……
  崔国平觉得这辈子再也无法翻身,整个人被绝望包裹。他经常酗酒,人也变得邋里邋遢。这一切,给崔波带来无形压力,学业大受影响。2009年6月崔波高中毕业只考了390分,勉强上了三本录取分数线,被长沙某院校录取。
  崔国平每月工资4000元,却要负担房租、儿子的学费、父子俩的生活费,还要分期偿还亲友的债务,经常为钱焦头烂额。为维持家庭正常运转,这年10月,崔国平白天在客运公司上班,晚上去郊区一家建筑工地兼职守仓库,这样每月能有1500元额外收入。
  2011年3月17日凌晨5点,崔国平下夜班骑自行车回家。因睡眠不足,他头脑昏昏沉沉,加上刚刚下过雨,路很湿滑,途经郊区一处养鱼的水塘时,崔国平连人带车掉进了水塘里……早晨8点,一位菜农在塘边洗菜,发现了浮上来的尸体,惊惶拨打110报警。辖区民警火速赶到事发现场,将崔国平和自行车打捞上来。崔波接到警方通知赶过来时,见到的是父亲苍白浮肿的尸体。他哭问道:"我爸爸是不是被人谋杀的?"警方负责任地告诉他:"我们调取了周边监控录像,又仔细勘察现场,你父亲系失足落水溺亡。"父亲曾告诉崔波,他太累了,骑自行车都打瞌睡。崔波号啕大哭,恨自己间接害死了父亲!
  父亲才48岁就悲情丧命,崔波忽略了自己才是一切悲剧的始作俑者,反而偏执地认为,父亲落到如此悲惨境地,刘红霞比自己的责任更大。如果她善待父亲,与父亲和睦相处;如果她不贪婪成性,索要房子和15万,自己和父亲的命运也不会被改变。父亲不能就这样白白死了,必须向刘红霞母女讨个说法!
  4月3日,崔波来到自己曾经的家,敲开门后见到的却是一位陌生男人。对方告诉崔波,两年前他就将房子买下来了,与刘红霞再无联系。崔波又赶到医院,得知刘红霞两年前就辞职了,没人知道她们母女的去向。找不到刘红霞母女,崔波无处泄愤,只得将仇恨埋在心底,任它发酵……
  2013年6月,崔波靠勤工俭学和亲友接济,艰难完成了大学学业。7月初,他南下郴州,来到刘红霞的老家寻找母女俩。打听一个星期,也没有她们的任何消息,崔波只得返回长沙。生活还得继续,此后他暂时将仇恨抛却一边,为谋生计四处奔波。转眼一年多过去了,崔波始终没找到理想工作。2015年4月,他漂泊到北京,在一家房产中介上班。崔波租住在五环外的平房里,每天在路上就要耗费3个多小时。北漂的艰辛自不必说,更煎熬的是亲友频繁打电话逼债,崔波度日如年。时光如水。就在崔波为生存打拼,渐渐淡化对刘红霞母女的仇恨时,2017年3月,在时隔9年后,他意外了解到姚丽的情况,并获悉一个惊天秘密!这个秘密到底是什么?崔波与刘红霞母女,又会有着怎样意想不到的命运走向?欲知故事结局,请阅读《知音》2018年7月下半月版第20期。
  (除犯罪嫌疑人外,其余为化名。)
  编辑/涂筠
 
潇潇红霞母女妹妹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