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承受不了的亲情绑架家有偏心老母劫富济贫上
  随着二胎的普及,越来越多的家庭拥有了两个孩子。然而,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他们之间的差异也渐渐凸显出来。俗话说,手心手背都是肉,作为父母真的能一碗水端平,把自己的关爱、陪伴、时间、资源等等完全平均分给两个孩子吗?答案显然是不能,毕竟十个指头有长短,只要是人就难免会有私心,亲生父母也不例外。徐丹就有一对这样偏心到极致的父母,从小到大,她眼里的父母把所有的爱和最好的都给了脑瘫妹妹。对于这样的父母,她无能为力,甚至想和家里断绝关系。可突然有一天,一向健康的她突然病倒了,她的父母又该如何选择呢?妹妹高烧成脑瘫,姐姐的天空暗无天日
  2017年9月,辽宁省大连市中心医院的一处病房里,一位花白头发的老妇望着病床上沉睡的女儿,默默流着眼泪。她一边握着女儿的手,一边喃喃自语:"是妈偏心,让你受委屈了,是妈对不起你……"她一直重复着这样的话语,任谁劝也不肯离开。此情此景让人心生疑虑,这对母女之间究竟怎么了?
  病床上的女儿名叫徐丹,1983年8月出生在辽宁省大连市瓦房店市的农村。他们家虽然条件一般,但她跟大多数孩子一样,有爹疼有妈爱。可5岁那年,妹妹徐铎降临,父母的重心一下从她身上转移到了那个小小的婴儿身上。
  妹妹8个月的时候,突然发起了高烧,父母想着小孩子有个头疼脑热是很正常的事,加上那时农忙,也就没太在意。三天后,妹妹仍旧高烧不退,母亲徐淑玲就去村诊所拿了点退烧药喂给她吃,不曾想,烧不仅没退,孩子还开始口吐白沫,全身抽搐。徐淑玲夫妻慌了神,赶紧把徐铎送到了瓦房店市医院。但因为拖延的时间太长,医生说徐铎的脑细胞已经遭到损害,即使高烧退了,以后也是脑瘫。
  医生的诊断,让徐丹的父母自责不已,看着小小的女儿,他们泪如雨下。特别是母亲徐淑玲更是懊恼得要死,她不停地捶打自己,扇自己耳光,一个有育儿经验的母亲,怎么能眼睁睁地让孩子变成脑瘫?孩子今后的人生可怎么办啊?徐淑玲万念俱灰,恨不得用自己的性命来换女儿的健康。可是,无论她再怎么忏悔,都已于事无补。
  自从妹妹徐铎被确诊为脑瘫后,姐姐徐丹的天空也陡然灰暗了。以前每天回家都会陪她玩耍的爸爸变得沉默寡言,睡觉前爱给她讲故事的妈妈也不再理她,每天抱着妹妹以泪洗面。他们再无心对她嘘寒问暖,每天忙着四处打听哪里的医院能治疗脑瘫,一旦打听出来,就会毫不迟疑地带着妹妹去治病,而不到6岁的徐丹则被托付给邻居照顾。
  徐丹记得父母第一次要带妹妹出门治病时,她很害怕爸爸妈妈就这样带着妹妹不回来了。临走前一晚,她不敢睡着,死死地抱着妈妈不放手。妈妈眼眶红了,紧紧地搂着她说:"丹丹最懂事了,你看妹妹多可怜,再不去治疗就好不了了。"第二天,不管徐丹如何哭闹,都不能阻止父母抱着妹妹"狠心"地离开。
  这样周而复始,一次次怀着希望前去治病,一次次又失望归来。短短几年下来,不仅家底被掏光了,还欠下了几十万的债务,而妹妹的病却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不仅如此,在徐丹眼里,以前恩爱和睦的父母也变得爭吵不断,甚至当着两个女儿的面大打出手。
  懂事的徐丹为了减少父母的压力,还没有灶台高的她,就踩着小板凳学做饭。她永远记得,当她第一次将自己做的饭菜端上桌时,母亲惊呆了,眼泪瞬间涌出了眼眶。她用力地亲吻着徐丹小脸,动情地说:"我们家丹丹真是能干,以后能照顾妹妹了。"母亲久违的亲吻,让徐丹万分高兴,要知道,自从有了妹妹后,母亲已经很久没有拥抱自己了。可自从徐丹变得越来越能干后,母亲说得最多的话就是:"你看妹妹多可怜啊,你是姐姐,必须照顾她。"久而久之,这句话也成了徐丹的魔咒,仿佛她活着的意义就是为了照顾妹妹。
  在徐丹家里还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家里有限的零食、糖果、营养品等,都是留给徐铎的,谁都不能吃。父母甚至怕徐丹偷吃,还特意把这些东西锁在自己房间的柜子里。可徐丹毕竟也只是个孩子,也有嘴馋的时候。
  有一次,她给妹妹冲牛奶时,闻着牛奶的香气,实在忍不住偷偷地喝了一口,不想被妈妈看见,前一刻还对妹妹温柔微笑的妈妈顿时对徐丹河东狮吼起来。徐丹委屈极了,哭着叫嚷:"我也是你们的女儿,怎么就不能喝了?"说完,故意当着母亲的面把一瓶牛奶全喝光了。母亲呆住了,竟没有再骂徐丹。
  由于父母的偏心,幼小的徐丹十分憎恶这个多出来的妹妹,她常常想,如果不是她,父母怎么会如此不待见自己;如果不是她,父母的关爱和家里的好东西都会是自己的,可为什么偏偏多了一个她。趁没人的时候,徐丹总是对妹妹爱理不理,甚至到了嫌弃的地步。可当村里的小伙伴们都笑话徐铎像条狗一样爬着走时,徐丹还是很生气。
  虽然她不喜欢这个妹妹,但也不能让别人这样侮辱她。有一次,当小伙伴再次当着徐丹的面嘲笑妹妹像条狗时,徐丹和他们狠狠地打了一架。可回到家,不问青红皂白的母亲一边给徐铎喂饭,一边将徐丹骂了个狗血淋头:"你一个女孩子打什么架?我告诉你,把别人打伤了,我们家可没钱赔。"此时,徐丹手上流着血,母亲却视而不见,她的眼光一直在妹妹身上。
  常年的差别对待,让徐丹产生怀疑:自己究竟是不是父母亲生的?也许真的如村里邻居开玩笑时说的那样,自己是他们捡来的孩子,妹妹才是他们的亲生骨肉。
  1992年,徐淑玲听说沈阳有个中医治疗脑瘫很有办法,她不顾丈夫的反对,一意孤行带着4岁的徐铎奔赴沈阳。两个月后,徐淑玲带着徐铎回来了,令徐丹震惊的是,被诊断此生不能走路的妹妹,不仅站起来了,还能含糊不清地叫自己姐姐了。
  那一刻,徐丹有种莫名的激动。她当即牵着妹妹手,在村里来回转了几圈,她想要让全村的人知道,自己的妹妹不再是他们口中的狗了。
  可是,自从妹妹可以走路后,父母似乎也松了一口气,开始忙着赚钱还债了。农忙时,徐丹还要到果园帮爸爸喷洒农药。一次,她不小心将农药喷到眼睛里,疼得哇哇大哭。送到诊所后,医生赶紧给她清洗眼睛,并感叹,要是再晚来会儿,眼睛就瞎了。可回到家里,母亲知道后只是淡淡地说了句:没事就好。第二天,她仍让徐丹接着去喷农药。邻居看不过去,就劝母亲不要太偏心,可母亲却大声说:"家里太穷了,老二还得治病,老大就得有老大的样子。"听着母亲的话,徐丹的心里在滴血。她愤愤地想:难道老大就该死吗?老大就有义务照顾生病的妹妹吗?早知道这样,还不如生病的是自己呢!
  含泪辍学打工,姐姐的人生也要献给妹妹?
  从徐丹上学起,父母就规定她每天放学要立马回家照看妹妹。可徐丹毕竟只是个孩子,难免有疏忽。一次,趁姐姐没注意,徐铎拿起爸爸的剃须刀模仿爸爸刮胡子的样子,往自己脸上刮,结果把嘴巴拉出一道血口子,鲜血淋漓。徐丹吓坏了,忙用酒精棉球给妹妹擦拭伤口。
  可母亲回家一看到徐铎受伤,当即呵斥道:"你连妹妹都看不好,还能干什么?"徐丹委屈得大哭,反驳道:"我已经尽力了,难道我是这个家的佣人吗?"说完,跑到河边,独自哭泣。晚上,她听到母亲四处呼喊自己的名字,可她却故意躲在草丛里,不答应。直到听到母亲的哭喊声传来,她才应了声。母亲找到她,一把抱住,狠狠地拍着她的背说:"你跑哪儿去了,吓死妈了。妹妹已经这样了,你可不能再出什么事啊!"徐丹委屈地在母亲的怀里哭得稀里哗啦。那一天,母亲破天荒地花了9毛钱,给她买了一根向往已久的火腿肠。
  不管父母怎么偏爱妹妹,徐丹都能容忍。可最让她忍受不了的是,父母一忙起来,就要她带着妹妹上学放学。为此,引来了许多的嘲笑,大家都笑话她们姐妹是大傻子带着小傻子。徐丹很生气,对父母说:"我才不愿带着她丢人现眼……"哪知话没说完,父亲就一个耳光甩过来,恶狠狠道:"她是你妹妹,你的亲妹妹,你再敢这样说,信不信我打死你?"说完,继续要打,最后,还是母亲用身体护住了她。
  父亲的强硬让徐丹无力反抗,只能继续带着这个傻妹妹上学。为此,她从心里也更加厌恶傻子一样的妹妹。哪知,一天放学后,几个调皮的同学又一次拦住了徐丹姐妹,他们威胁徐丹姐妹,想要过去,就必须从他们裤裆下钻过去。徐丹势单力薄,气得大哭。这时,徐铎却颤颤巍巍地跑过来拉着她的手,含糊不清地说:"姐,别哭,我钻。"那一刻,徐丹看着挂着鼻涕的妹妹,心里仿佛被一个尖锐的东西深深刺了一下。也是从那一刻起,她再也不嫌弃这个脑瘫的妹妹了。
  从小,徐丹就特别努力地学习,她知道要想改变自己的命运只能靠知识。所以从小学到初中,她的成绩都是名列前茅。当邻居都羡慕徐淑玲夫妻有个既懂事又争气的孩子时,徐淑玲总是叹气说:"成绩有什么用?能挣钱养家才行。"为此,徐丹总是在心里发誓:我将来一定要考上大学,挣大钱给你们瞧瞧!因此,读大学一直是徐丹的梦想。
  1999年9月,徐丹顺利地考上了当地的一所重点高中,拿到通知书的那刻,她欣喜若狂。因为父母曾许诺她,只要她能考上,砸锅卖铁也要供她上学。可当她把这好消息告诉父母时,父母的脸上没有出现她期盼的神色。父亲愁眉苦脸道:"饭都要吃不上了,上什么学啊?"说完坐在门口抽起了烟。徐丹转头望向母亲,徐淑玲也唉声叹气地说:"家里确实没钱了,你要想读书自己去借吧!"
  母亲的话让徐丹心寒如水,父母如此出尔反尔,令她几乎绝望。然而,渴望读书的她顾不上跟父母争辩,第二天就急匆匆地踏上了借钱的征程。可一天下来,她水没喝一口,饭也没吃上一顿,所有的亲戚家走遍了也没有借到一分钱。晚上,伤心欲绝的徐丹躺在床上默默地流着眼泪,却听到母亲的声音:"不是我不想去借,为老二治病,先借的那些钱都没还上,怎么好意思再去借?想着让丹丹自己去,也许还有一线希望。哪知,唉……""还是怪我无能啊,要是能多赚点钱,也不至于亏待孩子!"徐丹知道,这是父亲的声音。
  那晚,徐丹明白,家里太困难了,自己的大学梦也戛然而止了。第二天,她当着父母的面撕掉了录取通知书。然而,父母除了沉默还是沉默,竟没有一句安慰她的话。最后,还是母亲硬着声音道:"不读书也好,可以早点打工赚钱。"望着母亲躲闪的眼神,徐丹几乎咬碎自己的牙齿,冰冷地说道:"放心吧,我就算死也会赚钱养家的,不让你们白养我!"说完,她转身决然离开。只是她没看到,在她转身的那刻,母亲的眼泪已经夺眶而出。
  几天后,徐丹经同村姐妹介绍进了一家塑料厂,每月能拿到600元工资。在工厂里,她是上班最早,下班最晚的女工。因为,她要努力赚取那微薄的加班费。然而工作不久,塑料厂的毒气让她俊秀的脸上长满痘痘,可她不舍得拿钱去治,只买最便宜的红霉素软膏随便擦擦。每次发工资,工厂的女工们都会邀约一起去买衣服,而徐丹从不参与。可当她将辛苦赚来的钱交给父母时,父母从来没有说过一句感谢,仿佛她做这一切都是天经地义的。由于长期满负荷劳作加上营养不良,徐丹终于在一次加班时晕倒在机器旁。幸亏工友及时发现,将她拉开,不然她的胳膊就被卷进机器里。事后,徐丹满腹委屈地告诉妈妈时,妈妈却波澜不惊地说:"都这么大人了,做事小心点。"妈妈冰冷的话如一把尖刀,刺得徐丹体无完肤。
  从小到大,虽然父母把大部分的爱和关怀都给了妹妹,但徐丹并不真正痛恨他们。因为她明白,与妹妹相比,她幸运太多,至少她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她总是安慰自己,父母之所以爱妹妹多些,是出于愧疚和自责。可她接受不了的是,父母甚至把她的婚姻也作为了自己赎罪的筹码。
  转眼,徐丹到了谈恋爱的年龄,父母似乎并不关心她喜欢什么样的男人,而是叮嘱她:"谈恋爱可以,但一定要找个愿意而且能照顾徐铎的。"他们的千叮咛万嘱咐,讓徐丹也觉得此生,妹妹就是自己不可推卸的担子。
  很快,徐丹有了第一个男友张峰。张峰是徐丹工厂领导的独生子,家境优越,人也帅气。但当张峰的母亲知道徐丹的家境后,就千方百计阻止儿子跟徐丹谈恋爱。徐丹很痛苦,幸亏张峰坚持,极力说服父母,好不容易才让父母点头答应。可就在他们谈婚论嫁时,张峰的父母提出了要求:结婚可以,但婚礼现场,徐铎最好不要出席。
  徐淑玲知道后暴跳如雷:"他既然这么嫌弃你妹妹,将来有一天说不定就会嫌弃你,这种男人不嫁也罢。"最后,在父母的威逼利诱下,徐丹和张峰黯然分手。
  肩负照顾脑瘫妹妹重担的徐丹究竟找到意中人没?而徐丹的父母,在女儿的情感婚姻中又起到了什么作用?他们又如何平衡两个差异如此之大的孩子呢?欲知详情,请阅读《知音》2018年8月下半月第23期。
  编辑/吕晓娜
 
薇薇张峰脑瘫妹妹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