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捐肝给亲爹索要万谁让那个富二代疯狂成魔上
  北京小伙樊向东在单亲家庭长大,大学期间痴恋"系花"吴楚涵,可她却钟情帅哥佟伟,樊向东为此患过轻微抑郁症。2015年大学毕业后,佟伟突然与局长的千金闪婚,将吴楚涵抛弃。吴楚涵买醉导致酒精中毒,樊向东以爱温暖她。就在这时,樊向东发现再婚父亲的身家逾5000万,他终于以"富二代"身份赢得吴楚涵芳心。此后,樊向东频频从父亲手里拿钱,维持优裕的"罗马型爱情"。
  在吴楚涵的攀比碾压下,樊向东辞职创业,注册成立了一家婴幼儿游泳馆。两人商定于2019年元旦结婚。谁知2018年7月的一天,樊向东与吴楚涵在出租屋喝下一壶咖啡后双双昏迷。经急救,樊向东转危为安,吴楚涵不幸中毒身亡……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吴楚涵的死亡背后,有着怎样出人意料的真相?"系花"失而复得,向父亲抠钱支撑"罗马型爱情"
  2015年10月2日,樊向东登录大学同学微信群,发现大家正热火朝天地讨论"毕业向左走,爱情向右走,大学该不该恋爱"这个没有标准答案的话题。引发这场讨论的,是昔日同窗吴楚涵与佟伟。原来,佟伟昨日与浙江省金华市某局长的千金闪婚。吴楚涵悲愤地喝下半斤高度白酒,被酒吧服务员送往医院急救,凌晨五点才脱离生命危险。樊向东嘴里骂佟伟是垃圾,内心却涌上一丝雨天见太阳的惊喜。难道兜兜转转,上苍又将吴楚涵推到了自己面前?
  樊向东1992年出生于北京,9岁时父母离异,他跟随单身母亲顾红梅长大。顾红梅暴躁,偏执,将离婚责任全推给前夫,一直对儿子实施"仇父教育"。自懂事起,樊向东就排斥、抵触父亲,父子感情冰冻。
  大学期间,樊向东疯狂爱上了"系花"吴楚涵。吴楚涵与他同龄,山东曲阜人。身高1.67米的她袅娜多姿,天生丽质,是经济管理系的"第一美女"。樊向东长相普通,无任何特长,在吴楚涵心目中,他连做"爱情备胎"都不够格。
  吴楚涵钟情的是同系的大帅哥佟伟,他不仅篮球打得好,还是学生会体育部长。2014年12月,樊向东明知吴楚涵与佟伟已确定了恋爱关系,仍固执地在微信里表白心迹。吴楚涵回复他一幅画:一只白天鹅飞在空中,地上蹲着一只癞蛤蟆。这一不带伤人字眼的回应,摧毁了樊向东的自信,他患上了轻微抑郁症。经过两个多月的药物调理及心理疏导,樊向东才恢复正常。
  2015年6月大学毕业,大家各奔东西。佟伟返回家乡浙江省金华市,在税务系统做了一名公务员。吴楚涵留在北京,进入某商业集团当出纳。她几次在同学群里晒佟伟寄来的金华特产,并高调宣称:"我滞留北京只是权宜之计,等佟伟帮我联系好接收单位,我就去浙江和他团聚结婚。"谁知这段文字的余温尚未消散,就传来了吴楚涵被佟伟抛弃的消息。因从未真正放下过吴楚涵,樊向东休眠的情感瞬间复苏。
  10月3日上午,樊向东来病房探望吴楚涵。几个月不见,昔日"系花"虽风采依旧,但神情憔悴,眼角眉梢尽是忧伤。3年刻骨的恋情,在佟伟眼里却轻如鸿毛,直到闪婚前一个星期,他才给吴楚涵发短信:"我父母是普通人,没能耐给你安排工作,咱俩一个天南一个地北,在一起不现实,忘了我吧。"吴楚涵还来不及挽留这场爱情,佟伟就将自己"卖"给了权贵的千金。爱情覆灭,樊向东第一个来病房探视,吴楚涵以为他是来看自己的笑话:"现在你是不是特开心?特幸灾乐祸?"樊向东语气诚恳:"你误会了,我是以同学的身份看望你。佟伟不够爷们儿,我鄙视他。为这样的薄情男自我折磨,你太傻了!"吴楚涵用被子蒙住头,无声地抽泣起来……
  樊向东执意在病房陪护吴楚涵,中午他订了两份套餐。吴楚涵打开一看,竟是自己最爱吃的糖醋里脊、鲫鱼荷包蛋两道美食。樊向东笑着解释:"我留意过,你以前在学校食堂经常打这两种菜。"最爱的男孩用刀剜自己的心,曾伤害过的人却真心实意守在自己身邊,吴楚涵不知该怎样评说这奇葩的人生……
  第二天,吴楚涵出院了,樊向东将她送回出租屋。然而,吴楚涵依然难抑忧伤,晚上经常不开灯,坐在出租屋里发呆。樊向东便模仿papi酱、宋小宝等网红,用手机录制诙谐幽默的抖音短视频发给她,换来了吴楚涵久违的笑容……
  伴随着2016年元旦钟声的敲响,樊向东踏雪而来,向吴楚涵求爱:"我默默爱了你多年,接受我好吗?"吴楚涵沉默片刻,拒绝了:"佟伟对我伤害太大了,我咽不下这口气,一定要找个条件比他优越的男朋友。"樊向东忍痛说:"那我不打扰你了,祝你幸福。"为免受伤害,樊向东退出了吴楚涵的生活。
  正月初四,樊向东去给爷爷奶奶拜年,无意中从爷爷嘴里得知,父亲樊建兵的身家已飙升到数千万元。原来,樊建兵离异后与孙岚再婚,婚后第二年,这对半路夫妻生下儿子樊哲。2006年,樊建兵与妻子双双辞职,注册成立了五金建材公司。经多年打拼,到2015年,公司生产销售的密码防盗门,覆盖了京城30%的别墅区,樊建兵名下资产逾5000万。樊向东的心被激活了:父母虽离异,自己与父亲鲜有往来,但毕竟是他的儿子,自己不是"富二代"又是什么?
  一个星期后,樊向东来到吴楚涵的出租屋,霸气地说:"向你宣布一个特大喜讯:我老爸身家过5000万。我这个京籍‘富二代,能不能碾压佟伟?""富二代"对哪个女孩没有诱惑?吴楚涵掩饰着内心的欣喜,说:"家庭背景只是一方面,我更看重你的痴情和执着。"说着,她将头靠在樊向东肩上。"系花"失而复得,樊向东每个毛孔都渗透着喜悦……
  樊向东在会展中心就职,每月3500元薪水根本不够恋爱经费。当时功利实用的爱情观,在京城白领中盛行:他们摒弃贫穷的"埃及型爱情",追求优裕的"罗马型爱情"。吴楚涵与佟伟相爱时,每月恋爱经费不足200元,连吃个汉堡包都要算计半天,属典型的"埃及型爱情"。自己是"富二代",必须让女友享受"罗马型爱情"。3月16日,樊向东将父亲约出来。他开门见山:"爸,我找了女朋友,她曾是我们学校的系花。你也知道,爱情离不开物质支撑。我收入低,连个包都送不起,需要你的资助。"樊建兵自觉亏欠儿子太多,承诺在经济上帮衬他。此后,樊向东频频编织给女友庆生、拜见准岳父母、电动车遭剐蹭、为保单续费等借口,从父亲手里抠钱。两个多月,樊向东就抠了5.4万元。他用这些钱支撑起奢华爱情:给吴楚涵送2万元的名包;买1500元一双的鞋;带她在京城102米高的旋转餐厅,品尝988元一份的情侣套餐……浪漫、唯美、奢华的"罗马型爱情",带给吴楚涵从未有过的自豪与满足。
  拿前任碾压男友创业,准新娘意外殒命毒咖啡
  樊向东清楚妈妈仇恨爸爸,因此,他将父子俩的往来隐瞒得滴水不漏。2016年5月,顾红梅用儿子的手机打电话,发现他一个月内竟与前夫通话10多次。她吼道:"妈含辛茹苦把你养大,你是不是想投奔他?你忘了他给我们带来的伤害吗?忘记我们孤儿寡母以前有多艰难吗?"说着说着,顾红梅哭了。
  樊向东用纸巾替妈妈拭泪:"我对他没感情,就是从他手里抠钱养女朋友而已。他现在身家几千万,我也是他的儿子,为什么不能享受他的财富?"儿子的话勾起了顾红梅的辛酸回忆:樊向东高三时,一次她冒雪去接儿子下晚自习,不幸掉进窨井里,摔断两根肋骨;去学校开家长会,看到别的家长成双成对,儿子眼里就闪过心碎的忧郁,那种眼神至今让顾红梅心痛……前夫欠儿子的太多了,就该补偿!
  顾红梅怂恿道:"妈不反对你找他要钱,但要提醒你,别被他的金钱收买了,你必须永远和我一条心。"樊向东讨好地说:"那是自然,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最疼我。"顾红梅从小教育儿子仇恨父亲,现在又明目张胆地支持他盘剥前夫。她自以为这是对樊建兵的报复,殊不知却让母子俩的心灵都扭曲了。
  顾红梅时年49岁,人到中年的她对事业和婚姻不再有奢望。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儿子找个温柔善良的女孩结婚,将来生活幸福。她提出见吴楚涵一面。5月27日,樊向东带女友来家里见母亲。吴楚涵亭亭玉立,惊艳美丽,父母都有正式工作,老了有退休金,顾红梅比较满意。但强势的性格,及北京人固有的优越感,让她流露出几分趾高气扬。她敲打吴楚涵:"外地女孩嫁到北京,总结出幸福婚姻的12字经:温柔听话孝顺,少与娘家来往。吴楚涵没吱声,心里多出一个梗。午饭后,吴楚涵告辞,樊向东送女友出门。她愤愤地说:"你妈太强势了!将来怎么相处呀?""咱俩以后结了婚,肯定不跟老太太住一起。对一个成熟男人来说,生命里最重要的女人是妻子,而不是妈妈。"一番话,熨帖了吴楚涵的心。
  2016年8月,吴楚涵从同学群得知,佟伟被提拔为办公室主任,晋升局长指日可待,这让她的心失去了平静。当晚,吴楚涵急匆匆约见樊向东,明确要求他:"你决不能被佟伟比下去,只有开公司当老板,才能碾压他。"樊向东没胆量:"创业风险太大了,要是失败了怎么办?"吴楚涵继续攻心:"你爸妈是离婚状态,你这个‘富二代名不正言不顺。现在你爸有家庭,有新的老婆、儿子,万一他以后断了你的经济来源,你怎么办?你必须创业,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女友的话点燃了樊向东的青春热血:"就听你的,搏一把!"经多方市场调查,樊向东觉得婴幼儿保健是朝阳产业,决定开一家婴幼儿游泳馆。随后,樊向东如实向父亲讲述了创业计划,要求他资助50万元启动资金。樊建兵提醒儿子:"商海里天天淹死人,开公司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樊向东据理力争:"爸,如果当年你不冒险辞职创业,哪有今天?儿子身体里流淌着你的血,像你一样倔强、不服输,也有当千万富翁的梦想。"儿子的凌云壮志打动了樊建兵,他瞒着妻子,很快将50万元转到了樊向东的银行账户。
  这年9月,樊向东的婴幼儿游泳馆正式在东城区开业。它位于商场二层,占地90平方米,有两个8平方米的大游泳池,3个1平方米的小游泳池,专为0至3岁的婴幼儿提供游泳、洗澡、抚触等服务。
  婴幼儿游泳能促进血液循环,提高身体免疫力。加上不受互联网冲击,该婴幼儿游泳馆生意火爆,短短两个月就盈利7万元。2017年2月,吴楚涵被查出怀孕两个多月了。志得意满的樊向东趁机求婚,吴楚涵摇摇头:"等公司资产超过500万,你买了独立婚房,咱俩再办婚事。现在结婚就得跟你妈住一起,她泼辣强势,我们能处得和谐吗?"樊向东分辩:"租房结婚,跟我妈分开住。""开公司的‘富二代租房结婚,传出去还不被人耻笑?"不久,在吴楚涵要求下,樊向东陪她在医院实施了人流手术。
  这年5月,一名竞争对手向工商部门举报,说樊向东将游泳馆开设在二楼,泳池水重远超楼板的承重载值,给商场安全埋下了巨大隐患。工商部门勘查后,勒令游泳馆停止营业。樊向东被迫重新选址,奔波半个月,他在另一家商场的一层,物色了一处110平方米的场地。可游泳馆要正常开张,至少需65万。樊向东只有13万元积蓄,只得再找父亲要资金。
  樊建兵的妻子孙岚已发现丈夫资助继子的秘密,几次与他起冲突。为控制丈夫,她将樊建兵所有的银行账号与自己的手机绑定,丈夫花每一笔钱,她都能第一时间掌控。樊建兵向儿子道出苦衷:"爸身不由己,现在帮不了你。"父亲一说不给钱,樊向东的脸拉了下来:"我也是你的儿子,为什么不能享受你的经济成果?"说完愤愤离去。樊向东径直找到吴楚涵:"游泳馆开不起来了,我想重新找单位上班。"吴楚涵脸色突变:"给人打工有什么出息?游泳馆开不起来,咱们只有分手。"女友的威逼,让樊向东焦头烂额。他不得不找母亲,拿她的房产证作抵押,从银行贷款70万元,终于使婴幼儿游泳馆重新开张。男友这么为自己着想,吴楚涵感动了,承诺2019年元旦与樊向东结婚。
  就在吴楚涵憧憬走进婚姻时,悲剧降临了。2018年7月21日,樊向东在吴楚涵的出租屋陪女友喝咖啡,突然双双昏倒。经急救,樊向东转危为安,吴楚涵却中毒身亡。这是意外事故還是人为谋杀?如果是意外事故,又是怎么回事?若是谋杀,凶手又是谁?为何要谋害这对即将结婚的情侣?欲知故事结局,请阅读《知音》2018年11月下半月版第32期。
  编辑/涂筠
 
亦泓富二代游泳馆向东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