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富家女万金租男友之殇低颜值的世界你不懂
  性格好强的女大学生代甜甜以每月2千元的价格租同校男生程刚假扮自己的男友。英俊帅气的程刚为她赚足了面子。在日复一日的相处中,代甜甜不可救药地陷入了这段虚幻的甜蜜里,不可自拔。直到有一天,她发现了程刚的秘密并因此丧命。程刚为什么要当代甜甜的租賃男友?代甜甜究竟发现了他的什么秘密,导致他不得不杀人灭口?
  2018年3月,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程刚有期徒刑12年。随着判决时的那一声锤落,青春场里这个令人嗟叹的故事落下帷幕——人生就像一场戏,租个男友"突围"
  1993年出生的程刚来自位于中越边境的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父亲早亡,母亲靠打零工养活他和弟弟,日子过得非常清苦。2015年6月,他被云南省昆明市一所大学的材料专业录取。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程刚从大一就开始勤工俭学。
  2015年12月12日下午,程刚做完兼职刚回到宿舍,就接到了英语系代甜甜的电话,说有事找他。
  代甜甜出身于昆明市一个富裕家庭,父亲代景生是云南一家药企的老总,母亲是家庭主妇。代甜甜与程刚同年入校,性格开朗的她是学校学生会成员,经常参加学校的扶贫帮困活动。全校有不少的贫困生,就是在她的帮助下找到了合适的兼职,包括程刚。念及代甜甜曾经帮助过自己,程刚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答应了她的邀请。
  晚上8点整,程刚来到两人约好的咖啡厅。一见面,程刚客气地向她道谢:"上次的事情我还没有感谢你呢!你约我出来有什么事吗?"代甜甜扑哧一笑:"没事就不能约你出来坐一下?"程刚的脸红了。或许怕他急着要走,代甜甜单刀直入表达了来意——希望他能做自己的男友。代甜甜话没落音,程刚一口水差点喷出来。代甜甜乐了:"瞧把你吓得!"她连忙解释道,现在她们寝室的女孩都在谈恋爱,只有她还是孤家寡人。"我这个人凡事好强,任何事情都不愿意输给别人。我只是想请你假装一下我的男朋友。"程刚觉得她的要求太荒唐了,想拒绝又担心伤害她的自尊,一时间手足无措,找个借口提前离开了。
  程刚并不知道,家境富裕的代甜甜也有自己的苦恼。她五官长得并不好看,不足一米六的身高和接近140斤的体重让她胖得有些失去了比例。为此,她无比的自卑。
  有一次,代甜甜去水房打水,不小心将水溅到旁边一个叫邓蕾的女生手上。邓蕾跟她之前有过过节,于是借题发挥讽刺她道:"就算你有钱,又是学生会的,这有什么了不起,还不是一样没人要!你知道男生们背后叫你什么吗?‘呕像!‘呕吐的‘呕!"这件事后来被传到系里,成为大家的笑料。
  同学们的嘲笑声,犹如一把尖刀戳进了代甜甜的心里。她对高中好友冯薇说:那段时间,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
  据案发后冯薇讲述,就在这件事后不久,她接到了代甜甜的电话。代甜甜一改之前的失落,兴奋地告诉她,她在网上看到一条新闻,有人租男友过情人节。"别人可以租,我为什么不能租呢?我要租一个特别帅的,羡慕死她们!"她说,她认识一个叫程刚的男生,帅气又质朴,是很好的人选。冯薇觉得荒唐,劝她不要玩火,代甜甜不听。于是就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程刚的夺路而逃,并没有令代甜甜灰心。她加了程刚的微信,在微信上聊了一段时间后,她再次提出了希望他假扮她男友的请求,并表示每月可以付给他2000元报酬。程刚再次拒绝了。他觉得这是对爱情的玷污。代甜甜对他更增添了几分好感。
  2016年3月初的一天,代甜甜再次将程刚约了出来。这一次,她完全放下了一个女孩的矜持,向程刚敞开心扉。她把自己考入大学这大半年来遭受的折磨和痛苦和盘托出,最后趴在桌上痛哭起来:"你知道吗?有的时候我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其实我的要求不高,我只是希望你有时间,陪我在校园里面走一走,让大家知道,我也是有人喜欢的。我上次说的那2000块钱,其实并不是我要花钱雇你,或者是用钱来买爱情,就只是一点点的补偿。"
  代甜甜说得这样坦诚,让程刚很是触动。她向程刚保证,两人的这种关系最多维持到毕业,之后他都是自由的,绝不影响他。"我真的是度日如年,走到哪里都要被人嘲笑,连教室都不敢去了,你一定要帮帮我……"在代甜甜的苦苦哀求下,程刚的内心软化了。他想了想,终于点头答应了。代甜甜破涕为笑。一半清醒一半醉,正牌女友驾到风波起
  代甜甜马上入戏。程刚前脚刚答应,她后脚就在寝室里高调宣布她恋爱了,并故意叫程刚来宿舍门口现身。果然,他的英俊帅气令寝室里的其他女生羡慕不已。接下来,代甜甜带着程刚在她平常活动的各种场所频频出现,赚足了面子。代甜甜完全陶醉了,几乎忘了程刚和她只是在演戏。随着日复一日的相处,她渐渐爱上了程刚,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2016年9月,大二开学第一天,代甜甜忍受了一个假期的相思之苦,迫不及待地给程刚打电话约他见面。程刚刚放下电话准备赴约,宿舍管理员告诉他,外面有人找。他出去一看,一下子呆住了。
  来找程刚的是他高中同学欧阳艺晴。欧阳艺晴是程刚的初恋女友。高考时,欧阳艺晴发挥失常落榜,程刚上大学后,他父母不允许他再跟她联系,一来怕她的家人责怪,二来也怕她连累他。
  没想到一年后,欧阳考入了程刚所在城市的另一所大学。久别重逢,两人有说不完的话。正当这时,代甜甜的电话催来了,程刚只得对欧阳艺晴谎称兼职的公司找他,需要立即去一趟。
  安顿好欧阳艺晴后,程刚见了代甜甜。他心神不宁地跟她聊了一会,就找借口离开了。出于一种微妙的心理,他没告诉代甜甜欧阳艺晴的事情。
  欧阳艺晴的出现,让程刚再次找回了爱的激情,同时也打破了他平静的生活。因为时间上的冲突,他不得已两边撒谎,对欧阳艺晴称自己兼职太忙,对代甜甜说自己要复习,想考研,苦苦周旋于两个女孩之间。他也想过痛下决心,结束与代甜甜之间的关系,但是随着时间推移,他发现其实自己无论是学习生活,还是与欧阳艺晴的恋爱,都越来越需要代甜甜给的那2000块钱了。最后,他打定主意,咬牙坚持下去,等到毕业就解脱了。代甜甜一听说程刚想考研,立马在学校附近租了间房子,让程刚随时可以去那儿复习。程刚刻意地与她保持距离,但即便如此,接下来发生的事还是出乎他的意料。
  2017年3月,新学期刚开学,欧阳艺晴和程刚约好去圆通山公园看樱花。两人正走在如织的人流中,欧阳艺晴突然一个踉跄栽倒在地。程刚连忙抱起女友,送进附近的云南省红十字会医院。经抢救,欧阳艺晴苏醒了过来。医院检查后确诊,欧阳艺晴的脑部长了个血管瘤。欧阳艺晴的父母接到程刚的电话后慌忙赶了过来。医生告诉他们,欧阳艺晴的瘤子必须切除,否则随时有生命危险,手术费用需要近十万。
  欧阳艺晴的父亲是工人,母亲没有工作,家里也不宽裕,东挪西借也只筹到5万元。程刚安慰老人:"别着急,我也去想想办法,看能不能借到一点钱。"老人含泪点点头。从医院出来,程刚正毫无头绪地往学校的方向走,突然手机铃声响起,他一看是代甜甜打来的,就不想接。当手机铃声再次响起的时候,程刚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何不找她借呢?救人要紧啊!想到这里,程刚接通了电话,以自己的母亲需要做手术为借口,向代甜甜开口借3万。代甜甜犹豫了一下,答应去想办法,并和程刚约好,周末在出租屋见面,她买菜做饭给他补补身体。
  周五的晚上,程刚来到出租屋,代甜甜已经准备了一桌子菜,还买了红酒。程刚为讨她欢心,十分配合,两个人各怀心思,都喝得有点多。带着几分醉意,程刚给代甜甜敬了一杯酒,说:"真的非常感谢你借钱给我……"代甜甜打断了他的话:"从今往后,再不准跟我提‘谢字,只要你需要的,我都愿意给你。其实,从一开始我就爱上你了……""我们俩条件相差这么远,我配不上你。"代甜甜急了,连忙捂住他的嘴,吻了上来。醉意朦胧的程刚没有拒绝……
  第二天早上醒来,程刚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来不及多想,连忙拿着代甜甜给他的3万元现金匆匆赶往医院。一夜激情假戏真做,富二代血溅青春场
  据案发后冯薇讲述,程刚一走,代甜甜就迫不及待地给她打电话。经过这一夜,代甜甜觉得自己已经是程刚的正式女友了。于是,第二天她又约程刚见面,提出要去拜见程刚的母亲。程刚这下慌了神,只好撒谎说母亲已经大有好转,暂时没必要去看了。代甜甜觉得程刚的神情有些奇怪,但是由于她还沉浸在幸福当中,也就没怎么多想。
  4月2日,医生为欧阳艺晴做了开颅手术,手术很成功,但是还需要观察和调养。先前交的费用已经用完,没办法,程刚再次以母亲病情复发为由,向代甜甜借了2万元。4月7日中午,代甜甜将钱交给了程刚。但是這一次,她多了个心眼,一路跟着他来到医院,记下了病房号。程刚前脚刚走,代甜甜后脚就拎着在医院附近买的水果和营养品走进了病房。可令她奇怪的是,病房里另外两个床位空着,唯一的一位病人是一位同自己年龄相仿的女孩。这个女孩不是别人,正是欧阳艺晴。在病床边照顾她的是她的父亲。
  代甜甜探头又看了看病房号,试探着问道:"我是刚刚从这里出去的那位小伙子的女朋友,请问他妈妈是不是在这个病房?""你说程刚?"欧阳艺晴的父亲问。"对呀!"代甜甜答。一听这话,欧阳艺晴有些诧异,问:"我才是他的女朋友啊!你是谁?你打哪里冒出来的?"电光火石间,代甜甜马上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我是谁?你要问程刚,他骗了我的人,骗了我的钱,否则你以为你住院的钱是从哪儿来的?还敢问我是从哪冒出来的?"说罢,她冷笑一声,将手中的营养品扔在地上。"你……"欧阳艺晴一时间气血上涌,说不出话来。老父亲气急败坏,担心女儿身体的他将代甜甜赶出了病房。
  回学校的路上,代甜甜气愤填膺地给冯薇打了电话,哭诉了事情经过。冯薇劝说她马上跟程刚"分手",可是代甜甜依然对程刚抱有希望。她认为,欧阳艺晴的病能不能治好还是个未知数,如果程刚愿意放弃她跟自己在一起,那么那5万块钱她可以不要。她决定再做最后的努力。
  据案发后程刚交代,他从医院回宿舍没多久,就接到代甜甜的电话,让他去出租屋。一进门,他差点被代甜甜扔过来的杯子砸中脑袋。代甜甜一边哭,一边大骂程刚是骗子。
  程刚见她已经知道了,也不再否认:"是的,我是骗了你,但是钱我将来会还给你。至于我们俩之间从一开始就说好了,是演戏,请你清醒一点。""演戏?演戏你还跟我上床?我为你付出那么多,你难道就没有一点点感动吗?""我们俩之间从一开始就是金钱关系……""金钱关系?原来我就充当了这个角色!"代甜甜气急败坏地叫道,"我告诉你,程刚,如果你不留在我身边,我就将你和我发生关系的事告诉所有人,尤其是那个女的!"程刚害怕了,欧阳艺晴性格刚烈,如果知道了,一定会跟他分手。"你敢公开试试!"他威胁说。"你看我敢不敢,我现在就去告诉她!"代甜甜说罢就往外走。程刚追上去拉住她,两个人厮打起来。他将她摔倒在床上,边骂边用力掐住她的脖子。不一会,她就一动不动了。等程刚清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没有了气息。慌乱中,程刚接到欧阳艺晴父亲的电话,老人告诉他因为代甜甜大闹病房,欧阳艺晴受到刺激后昏迷过去了。放下电话,程刚平静了下自己的心情,赶到医院病房看望了仍在昏迷中的心上人,然后离开了。当天下午4时许,他主动投案自首。
  欧阳艺晴醒来后,得知男友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放声痛哭。她的父母和程刚的父母倾其所有,共赔偿代甜甜家属20万元,以求得谅解。
  2017年12月,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鉴于案情特殊,加之程刚还是在校学生且系自首,主动对当事人进行了赔偿,法院以过失致人死亡罪一审判决程刚有期徒刑12年。宣判后,程刚以量刑过重为由提起上诉。2018年3月,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编后]如果说程刚最开始假扮代甜甜的男友,带有同情的成分,二人也是各取所需,那么,当真爱来到身边的时候,他还继续与代甜甜保持"假恋人"的关系,周旋在两个女孩之间,靠假恋爱为真恋爱赚取爱情资费则是对爱情的亵渎。如果代甜甜能理智地看待这段感情,保持冷静,也不至于酿成大祸。悲剧已经发生,愿大家引以为戒。
  编辑/王颖
 
滇剑程刚欧阳病房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