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抱大腿落空职场尽头癫狂了一个小司机
  2018年5月26日,吉林省长春市发生一起枪击案件,某大型企业刚退休的董事长陈阳被下属吴正则用自制猎枪打成重伤。据悉,吴正则不仅曾是陈阳的下属,还是他的司机,两人关系非同一般。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反目成仇?随着吴正则的落网,真相揭开,令人唏嘘……司机变心腹,董事长私情不避讳
  2016年10月的一个周末,女儿陈琳带着8岁的外孙北北离开后,家里又只剩下陈阳一个人。闲来无事,陈阳打开电脑玩起了网游。正打得兴起,网线突然断了。陈阳连忙打电话给公司技术部的负责人张铭,张铭让住在他家附近的同事吴正则赶去处理。
  时年57岁的陈阳是吉林省长春市某国企董事长,他和妻子冯小惠有一儿一女。儿子陈辉博士毕业后定居美国,女儿陈琳也有了自己的小家庭。自从半年前冯小惠去美国照顾儿媳怀孕生子后,陈阳就成了孤家寡人。为讨外孙欢心,每次北北来家里,陈阳都陪着他打网游,一来二去,他自己也迷上了。他发现,比起吃饭打牌,打网游更单纯,娱乐身心的同时还省了不少麻烦。
  吴正则很快赶来了。他发现网络故障的原因是网线的卡口老化了。他给陈阳换了个卡口,顺便给电脑升了级,电脑顿时快多了,陈阳十分高兴。
  吴正则46岁,黑龙江省伊春市人,在陈阳所在企业的技术部工作。他技校毕业,和新招聘来的大学生比,知识有些掉队,但不愿意学习。碍于他进公司时间早,是单位的"老人儿",领导也不好说什么,平常只给他安排一些跑腿的事。
  陈阳正在玩的是一款比较火的私服游戏。玩家拥有类似帝国时代的场景,需要自己建造建筑。建造时间很长,每个建筑20级,升一级大约1天左右。陈阳技术一般,又求胜心切,不愿意一级一级地打,先后花了3万多私房钱买加速卡,迅速把城中所有建筑科技升满。
  吴正则无意中撞见了董事长喜欢玩网游的秘密,有些激动。他意识到,自己找到了一条接近公司大领导的绝佳机会。他建议以后陈阳如果想升级,不要买加速卡,可以找他代练(即帮别的网游玩家打游戏,按照网游玩家们的要求,在指定的时间内帮助他们快速提升游戏角色级别或者获取高级装备武器)。以后陈阳家里的电脑出了什么问题,也可以直接找他,他住得近,过来方便。
  见吴正则主动请缨,陈阳很满意。这之后,再有什么事儿,陈阳就不再通过张铭,而是直接打电话给吴正则。有时候碰上饭点,吴正则就在陈阳家吃饭,两个人关系越来越密切。
  几个月下来,陈阳慢慢把吴正则当成心腹看待。自己有个头痛脑热,家里下水道堵了,都给他打电话。吴正则随叫随到。为了方便找吴正则,也作为对他的回报,陈阳把他从技术部调到了总公司的办公室工作,给他当专职司机。
  吴正则调到总公司办公室后,每月的工资和补贴都比以前多了上千元,有时陈阳还嘱咐办公室主任给吴正则额外报点加班费。其他领导和同事们见他跟陈阳关系不一般,因此对他也都高看一眼,他在单位办什么事都大开绿灯。这一切,让他深深感受到,有领导做靠山好处很多。
  因为受了很多恩惠,吴正则对陈阳更加上心。他要来了陈阳的网游账号,一有空就帮他代练,周末也不休息。有一次,他听说当地新开了一家高级游戏会所,马上推荐给陈阳。高级游戏会所里面有专门的美女陪打游戏。也就是在这里,陈阳认识了刘晶瑶。
  刘晶瑤25岁,在一家手游公司工作,漂亮、窈窕。她离异单身,为了赚点外快,在会所兼职。刘晶瑶见陈阳是董事长,不仅有风度出手还大方,对他特别有好感,两人慢慢发展成了情人关系。他们的私密关系对吴正则并不避讳,吴正则嘴也很严,从不张扬,有时还帮助陈阳打掩护,深得陈阳信任。
  2017年4月,刘晶瑶休年假,想外出游玩,陈阳不敢单独陪她出去,怕被别人看到,造成不良影响,于是叫上了吴正则。他们三个人去新马泰旅游,吃住行所有费用均由陈阳负担。晚上三个人开两间房,吴正则一间,陈阳和刘晶瑶一间。为哄刘晶瑶高兴,在旅游景点,吴正则用手机帮他们拍了不少亲密的合影。
  这次旅行回来后,吴正则和陈阳的关系又进了一层。吴正则认为,只要把董事长陪好,自己以后的职场生涯就跟开了挂一样不用担忧。董事长提前离岗,"抱大腿"落空变故频出
  没想到好景不长,在企业改革中高层人事变动,2018年初,陈阳从董事长的岗位上提前退休离岗,上级主管部门从外地调来一个新董事长接替了他的工作。陈阳退休回家后清闲下来,有大把的空闲时间。为了排解寂寞,他经常找吴正则"拉练"。
  吴正则不再担任新董事长的司机,而是在办公室做些行政工作。陈阳退休后,吴正则原来享受的一些待遇和好处都没有了,经常被年轻的主管呼来喝去,找别人办事时也屡屡遇阻,心理渐渐失衡。
  于是,吴正则想换个岗位,到清闲一点的下属部门当个副职。一天,陈阳喊吴正则来家里帮他的游戏卡充值。吴正则趁机把自己的想法提了出来。陈阳很为难,说:"我既然已经退下来了,就不好再干涉公司的干部人事。而且我跟新任董事长也没有交情,这件事实在是难以开口。"他拍拍吴正则的肩膀,说:"你不要太担心。只要你好好干,一定会被重用的。"
  2018年上半年,吴正则的儿子吴子巍即将大学毕业,专业和吴正则所在企业对口,他想让陈阳帮助把儿子安排到公司工作。但是公司规模大、效益好,有很多毕业生都想进来,竞争激烈。陈阳当时满口答应说:"单位招人的事不用一把手定,人事处长就可以拍板。现在的人事处长是我当年一手提拔起来的,如今我虽退休,但这件事应该能帮你落实好。"
  吴正则听后非常高兴,一心等陈阳的好消息。没想到事出意外,新董事长上任不久就把中层几个重要岗位进行了调整,原来的人事处长被调到其他岗位,鞭长莫及。
  新任的人事处长采取公开招考竞聘的方式,组织应聘大学生统一参加笔试,按成绩排名进入面试,择优录用,结果吴子巍在笔试环节就落选了。
  由于吴正则已经在家人面前夸下海口,儿子毕业后进公司没问题,因此全家人包括吴子巍在内根本就没有去其他单位找工作的准备。
  入职失败后,吴正则被妻子一顿奚落:"为了你们那个董事长,你整天不着家,在家也是趴在电脑上,平时家里什么活儿都指不上你,到头来什么好处都没得到,连儿子的工作都安排不了!"吴子巍也觉得父亲窝囊,连话也不愿意跟他说。
  2018年2月的一天,陈阳让吴正则帮他安装一个游戏的电脑插件,吴正则帮他弄完后,在他家吃午饭。陈阳拿出了瓶好酒。
  吴正则心情郁闷多喝了两杯,借着酒劲说出了心里的不满:"家里和公司的人都笑话我,说我天天陪着您鞍前马后,结果到头来却是一场空,自己的工作沒安排好,儿子也没进到公司来……这几年,我的业余时间基本上都奉献给你了,付出和回报根本就不成正比。现在我儿子找不到工作,我天天被家里人数落,单位里又干得不顺心……"
  陈阳干脆也说出了心里话:"我在你身上花的精力,我心中也都有数。我把你从分公司调到总公司,奖金和待遇都上来了,逢年过节也没亏待过你,我还带你出国旅游……"
  吴正则不满地说:"办公室也不比我原来的技术部强多少,再说您给我的那些东西也都是别人送你的,又不能换钱。我要是在外面给人代练,一个月能挣一千多呢!"他顿了顿,又说,"你虽然退休了,但你在公司这么多年,还是有影响力的。我的工作你不解决也就罢了,我儿子的工作你总该管一管吧?"
  陈阳打断他的话说:"做人要知足,我现在退休了,很多事情很敏感,你也得理解我。"
  一个月后,陈阳告诉吴正则,他儿子入职的事还是没办成。吴正则心里的不满达到极限,认为陈阳没尽力。这时,吴正则的妻子托朋友找到另外一个企业的中层领导,答应帮助办理入职,但需要人情费10万元。吴正则在给陈阳当司机时有自己的小金库,在公司修车和日常采购中得到的一些回扣都自己存着,也有上十万。妻子平常睁只眼闭只眼,也没跟他纠结这件事。这次情况不同,妻子让他拿出这笔钱来,可他前段时间因为远在黑龙江的母亲病重住院做手术,拿出了8万元给老家的弟弟,如今囊中羞涩,又不敢对妻子实话实说。他思来想去,决定向陈阳"借"钱。心理失衡步步紧逼,癫狂伤人酿惨案
  在向陈阳开口借钱之前,吴正则先把陈阳和刘晶瑶出国旅游时的亲密合影在微信上发给了陈阳,随后提出了老母亲病了,向他借款10万元。陈阳这才明白吴正则给他发照片的用意。回国后陈阳就嘱咐吴正则删掉照片,当时他答应了,没想到却还保留着,如今以此来要挟自己。
  愤怒过后,陈阳冷静下来。考虑到大局,他最终打了10万给吴正则。吴正则见这钱来得如此容易,又以家有急用为名先后向陈阳借了两次,每次5万元,三次累计从陈阳手中"借款"20万元。陈阳后悔自己当初看走了眼,没想到忠厚老实的吴正则竟是个十足的小人。在"借"给吴正则20万元钱后,陈阳不再跟他联系。
  2018年3月,吴正则第四次提出"借"钱,遭到了陈阳的拒绝。吴正则一气之下把陈阳和刘晶瑶的亲密合影洗出来,装在信封里,趁着天黑放在了陈阳家的门口。冯小惠此时已经回国,她出门早锻炼的时候发现了信封,打开一看,勃然大怒。陈阳急忙解释说自己一时糊涂犯了错,今后一定和刘晶瑶断绝关系,求妻子原谅自己。
  冯小惠对陈阳发泄完怒气后,又找到刘晶瑶,对她拳打脚踢,并警告她今后不许再和陈阳联系,否则就打断她的腿。当刘晶瑶打电话跟陈阳哭诉,并且提出一刀两断时,陈阳的内心非常痛苦。冯小惠比他大三岁,性格十分强势,两人早已没有了夫妻生活。而刘晶瑶年轻貌美、温柔体贴,给了他很多美好的体验。如今刘晶瑶离开了他,让他退休后的生活更加暗淡无光。尽管他心痛不已,但也无力挽回。
  这一来,陈阳对吴正则充满了怨恨。他认为造成这个局面的罪魁祸首就是吴正则。与此同时,吴正则觉得自己这么多年在陈阳身上的打算落了空,得不偿失的他还想从陈阳身上再弄些钱。
  2018年5月26日,吴正则在多次联系陈阳未果的情况下,到陈阳常去的那家会所拦截他。去之前,他带上一把已经锯掉了枪管和枪托的双筒猎枪,准备用来吓唬陈阳。枪是原来在黑龙江老家和亲戚一起在小兴安岭打猎用的,他用得顺手就要来了,预备偶尔回家打猎用。
  下午3点左右,吴正则在会所停车场将陈阳截住,提出让他再拿20万元一次性了断,他保证把他和刘晶瑶的亲密照片彻底删除。陈阳气得火冒三丈,他指着吴正则的鼻子骂道:"你这个阴险狡诈的东西,算我当初瞎了眼!别说20万,我一分钱都不会再给你!我还要去告你敲诈勒索……"
  "你不怕我把照片发得到处都是?""你愿意发就发吧,反正我已经退休,无所谓!"
  眼看"借"钱无望,陈阳还要去告他敲诈勒索,气急败坏的吴正则只觉得血往上涌,顿时失去了理智。他鬼使神差地从后腰抽出猎枪,向陈阳开了枪,子弹打中了陈阳头部。陈阳应声倒下了,吴正则立即驾车逃跑。周围有人听见枪声、看见有人倒地,急忙打110报警。陈阳被送到吉大医院,经过10多个小时的抢救后保住了命。因为颅脑损伤严重,他虽然脱离生命危险,但可能会留下终身残疾。
  警方接到报警后,经过大量细致的侦查工作,确认犯罪嫌疑人吴正则已逃往黑龙江省,并更换了新手机号。在黑龙江省警方的配合下,专案组经过连续蹲守,终于锁定了吴正则的藏身之处,于5月28日凌晨在出租屋内将其抓获。5月29日,吴正则被长春市公安局绿园分局刑事拘留。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编后]吴正则想通过抱领导"大腿"解决难题,孰料陈阳提前退休,他的希望成为泡影,最终心理失衡、癫狂伤人。职场上像吴正则这样以为只要抱好领导的"大腿",领导手中的权力就能为己所用、为所欲为的人不少。一旦局势变化,没有真才实学、只会溜须拍马的人最终的命运只能是被"边缘化"。吴正则的结局是职场的一个缩影,也是人生的一个警示。
  编辑/王颖
 
戴雪焱董事长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