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女副区长被施暴致死戏精企业家男友套路一家人
  [新闻背景] 2017年10月22日,四川省广安市广安区女副区长黎永兰被男友林雪川施暴致死,一时满城哗然。2003年,黎永兰从普通教师考上了公务员,靠着勤奋工作一路晋升。2016年6月,在广安区县级干部的选拔考试中,黎永兰以第一名的成绩被选拔为广安区副区长。林雪川是当地著名的返乡创业"农民企业家"。他在广安投资兴办了矿泉水公司,生意越做越大,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涉足建筑、养殖、乡村旅游等领域,并注册了七家公司。
  一个是政治前途光明的副区长,一个是头顶无数光环的"企业家",他们的情感为何血腥收场?鉴于他们特殊的身份,此案引发了网民的种种猜疑,黎永兰的家人也卷入了风暴眼。2018年9月14日,本刊特约记者亲赴广安,采访了涉案人员的家人、同事、朋友,还原了案情背后不为人知的真相——女副区长情系明星企业家,人生若只如初见
  黎永兰是在参加观阁镇中学校友会上认识林雪川的。那是2013年10月的一个周末,黎永兰已任职四川省广安市广安区监察局副局长。酒宴时,她应邀与蒋婷老师同桌,在座的还有几位事业比较成功的校友。酒过三巡,大家频频向一位名叫林雪川的校友敬酒。面对大家恭维,林雪川表现得十分谦逊:"过奖了,我只是一个农民,以后还靠大家多多关照。"
  38岁的林雪川是四川省广安市龙滩镇人,父母都是本地的农民。后来,林雪川跟同乡来到东莞大朗一家毛纺厂打工,学得了一手纺织技术后筹资开了家纺织厂。掘得第一桶金后,林雪川携资回到广安老家办企业,媒体上常见他在环保、教育、慈善等方面的报道。林雪川虽然事业如日中天,但他经历了两次失败婚姻,至今仍单身。
  这时蒋婷老师说话了:"林雪川,你就不要再客气了,你是企业家,就要有带领大家致富的担当。要我说你的美中不足,就是尽早结束单身,实现爱情事业双丰收。"随后,蒋婷附在黎永兰的耳畔说:"永兰,你觉得林雪川怎么样?"黎永兰不由对他多看了几眼,略微发福的中等身材,浓眉大眼,黝黑的脸始终挂着和蔼的笑。黎永兰心头涌起一阵莫名的惆怅。
  37岁的黎永兰是四川省广安市观阁镇人。父母曾是广安陶瓷厂工人,80年代开始创业经商。她还有一个比她大两岁的哥哥,和一个比她小1岁的弟弟。1993年8月,17岁的黎永兰以优异的成绩从广安师范学校毕业,分配到观阁镇中学当了名老师。1997年10月,黎永兰与在机关工作的苟勇结婚,育有一女。黎永兰事业心极强,所教学科历年名列学区前茅。她还利用业余时间拿到了汉文、司法、会计本科文凭。2003年,黎永兰顺利通过公务员考试,成了一名公务员,先后在广安乡、大有乡、龙台镇担任了副乡长、镇长等职,仕途一帆风顺。
  与仕途顺利不同的是,黎永兰的婚姻失败了。2010年,黎永兰与前夫苟勇协议离婚,黎永兰争取到了女儿的抚养权和观阁镇一套房子的所有权。此后,不少人给她介绍对象,她都拒绝了。事后,黎永兰对她的闺蜜唐雪梅说,她之所以没有急着再婚,是想把时间和精力花在女儿和工作上,待女儿长大后,没有了后顾之忧,再考虑情感的归属。
  蒋婷见黎永兰不冷不热,热心地说:"我和林雪川有一年时间的交情了,我了解他的为人,相信我没有错。"碍于情面,黎永兰和林雪川交换了联系方式。
  黎永兰万万没想到,这次校友聚会彻底改变了她的人生。此后,林雪川对黎永兰展开了凌厉的爱情攻势。黎永兰是个工作狂,常加班到深夜。无论她多晚走出办公大楼,都会看到林雪川开着奥迪Q7恭候在楼下。林雪川把黎永兰送到租住小区的楼下,目送她上楼,看到她的房间亮起了灯才驾车离开。每逢节假日,她都会收到林雪川送来的鲜花、礼品。据黎永兰的同事任可回忆,在大家眼里,林雪川绝对是个不折不扣的暖男,他常陪在黎永兰左右,给她提包、拎衣服,只要黎永兰一坐下,热腾腾的开水就捧在她的面前。
  2014年7月7日,黎家人才知道黎永兰在和林雪川谈恋爱。女儿当年离婚后,父母离开广安去了成都,和儿子一起生活。那天是黎永兰小姨的生日,黎永兰向亲友声称林雪川是她的初中同学,她坐林雪川的顺风车来成都给小姨庆生。大家都没在意,还是心细的小姨发现了端倪,她悄悄地告诉姐姐徐敏,黎永兰和林雪川在谈恋爱。
  生日宴后,在大家的追问下,黎永兰才坦承了她和林雪川的关系。大家觉得林雪川虽然是企业家,但他初中都没有毕业,接受教育少,不合适黎永兰。但黎永兰坚持要和林雪川交往。她觉得自己之前婚姻的失败和父母不无关系,所以不愿意他们再掺和进自己这段感情中。双方僵持不下,黎永兰生气地回了广安。百万巨款喂了只白眼狼,屈辱背后那可怕的真相
  徐敏夫妇向两个儿子寻求意见。两兄弟认为黎永兰她身为国家干部,能处理好自己的感情。再说,她一直是家里的主心骨,家里的大事都是她做决断。于是,一家人不再反对二人交往。
  2014年8月,在与黎永兰确立了恋爱关系后,林雪川称他生意扩张过猛,资金出现了问题,想找黎永兰借钱。黎永兰要抚养女儿,也不宽裕,便向娘家人借。黎父早年做生意,手上有一笔养老钱。
  据案发后黎永兰的父母讲述,刚开始他们以为女儿要买房结婚,当得知她是替林雪川借钱时,有些吃惊。林雪川慌忙解释:"你们帮我渡过难关,等资金回笼了,我立即还。"黎永兰也替林雪川说好话:"你们不相信雪川,难道不相信自己的女儿?"二老不好再说什么。黎父随后取了30万给林雪川,林雪川也直爽地写下借条。二老憨厚地认为,帮助林雪川也是帮助女儿。
  就在黎家人全力支持林雪川发展事业时,却获得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当时,在东莞大朗打工的邻居邓友明回到四川。邓友明曾和林雪川在一块打工,当他得知黎永兰在和林雪川谈朋友,十分惊讶。他告诉黎家人:当年林雪川在东莞时和一位湖南籍的女子胡秋菊结了婚。婚后林雪川常暴打妻儿,儿子5岁那年,林雪川还曾把孩子打得住院。胡秋菊不堪林雪川的暴行,才帶着儿子离开了林雪川。
  犹如一颗惊雷在黎家炸响。徐敏夫妇立即带着两个儿子回到了广安,并叫来了林雪川,以他和黎永兰一个经商一个从政,没有共同语言为由劝其分手。林雪川警觉起来,他主动承认了自己的过往,给二老跪下了:"我现在已经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我保证一辈子都对兰儿好。"黎永兰也是一副认命的样子,要与林雪川继续走下去。徐敏气得脸色铁青,抄起地上的凳子要砸女儿,被两个儿子劝住了。见黎永兰坚决不回头,家人只好作罢。
  据案发后黎永兰的同学吕英讲述,黎永兰之所以不分手,有她的苦衷。在第一次向父母借钱时,她已卖掉了观阁镇上的房子和父母给她的门面共得59万。此外,她还向好友借了26万,在农商行为林雪川贷了15万,都给了林雪川。而且,她还把工资卡交给了林雪川,自己每月只留2000元花销。林雪川曾威胁她说分手可以,但借的钱甭想要一分。黎永兰顾虑自己一旦与林雪川分手,赔了父母的养老钱不说,还背上一身的债务,成为人们的笑柄。因此,她只有抱着幻想,继续帮助林雪川。
  2014年12月,林雪川称他要竞标一个水利工程,需要打200万的保证金,黎永兰向弟弟黎明借钱,黎明把卖房所得的56万元打给了林雪川。徐敏四处为林雪川借年息2分的贷款,先后借了50万。短短一年,林雪川通过黎家借了不少钱。
  2015年,黎永兰担任林业局局长一职。徐敏考虑到女儿工作忙,无暇照顾正上高中的外孙女,于是留在了广安与女儿住在一起。她看到林雪川把黎永兰当公主一样疼着。有一次黎永兰患了重感冒,林雪川衣不解带照顾了她七天七夜。黎永兰喝药,他用温度计测量好了温度再递给她。徐敏十分宽慰。作为一个母亲,她真心希望女儿能收获幸福。
  其实,在2015年1月2日,黎明突然接到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你赶紧到福源医院,你姐住进了重症监护室。"说完挂了电话。黎明好生纳闷,他拨打姐姐的电话,电话关机。他担心遇到了骗子,打电话给前姐夫苟勇,叫他去医院探个究竟。苟勇很快回复:"你姐在医院抢救,已昏迷了三天三夜了。"
  黎明心急如焚地赶到医院。黎永兰确实住進了重症监护室,浑身插满了管子。黎明问事发时在场的林雪川:"我姐怎变成这样?"林雪川称,他和黎永兰参加朋友聚会。结账时,黎永兰与好友争着买单,推搡中不慎跌倒,后脑勺碰到了台阶。黎明心生怀疑,待黎永兰出院后向她求证,孰料黎永兰的回答与林雪川一模一样。黎明又向当晚在场的段玲等打听,听到的都是统一口径。
  一直到案发后,段玲才痛悔地说出了真相。那晚,黎永兰接到一个讨债的电话,她就问林雪川能不能先筹五万块还给人家。林雪川很不高兴。聚会结束后,他们走到大街的偏僻处,林雪川突然揪住黎永兰,劈头盖脸地一顿暴打。段玲叫黎永兰报警或向家人寻求保护,黎永兰摇了摇头,她担忧地说:"一个局长遭男友暴力怎说得出口?再说,我妈患有心脏病,又做过乳腺癌手术,她如何受得了?"她再三嘱咐段玲:"这事千万不能告诉我的家人。要是我妈有个三长两短,咱俩一刀两断。"步步退让命殒魔手,惨痛悲剧警醒多少梦中人
  因为林雪川的掩饰和黎永兰的隐瞒,家人一直觉得黎永兰过得很幸福,直到2016年3月的一天。这天,小区张大姐来家串门。张大姐问:"大妹子,林雪川和你家兰儿闹啥矛盾?昨天晚上在思源广场路灯下,林雪川揪着她的头按在地上拳打脚踢。"
  徐敏大惊。当晚女儿回家后,她细问缘由。黎永兰见瞒不过,承认了林雪川打她的事实。她安慰母亲:"我和林雪川挺好的。这段时间林雪川的公司出了点问题,他压力挺大。"徐敏叫回成都的老伴,向林雪川讨说法。林雪川扑通给二老跪下,一边狠狠地抽自己的耳光,一边痛悔地写了保证书。
  据黎永兰的中师同学曹丽说:两位老人的出面干预并没能阻止林雪川的暴行。一次小长假,黎永兰和几个中师室友在饭店聚餐,林雪川突然一脸酒气地冲进包间对黎永兰施暴,以至于黎永兰整个假期都躲在同学家,等伤好了才敢回家。
  2016年8月,黎永兰晋升为广安区副区长。案发后,徐敏痛悔地对记者说,女儿当了副区长后,常以工作忙为由晚回家,回来也径直回卧室,避免与她照面。她现在才明白,女儿是怕交流多了,被家人发现自己的不幸。
  一直到2017年4月22日,徐敏才亲眼目睹了林雪川的残暴。这天深夜两点,女儿的房间传来林雪川粗暴的呵斥:"黎永兰,你敢跟我提分手,老子弄死你。"徐敏起身走出房间想看个究竟。只见林雪川像拖着一条奄奄一息的小狗一样把黎永兰往门外拽。护女心切的徐敏横在门前,大喝:"你要弄死谁?"林雪川恼怒地一脚踹在徐敏的小腿上,徐敏痛得蹲了下去,林雪川趁机夺门而逃。当晚徐敏给两个儿子打了电话,诉说林雪川的暴行。
  第二天,天刚亮,林雪川回来了。他故伎重演,跪在徐敏的床前,痛哭流涕地忏悔,徐敏心一软,扶起了林雪川。当天中午,小儿子黎明从成都赶了回来,要教训林雪川,徐敏心念林雪川有悔改之意,劝住了儿子。林雪川乐呵呵地给黎明端茶倒水,中午还下厨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吃饭时,他一个劲儿地往徐敏和黎永兰的碗里夹菜,那孝敬、体贴的样子让黎明想发句牢骚都找不到理由。
  案发后,黎明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林雪川一直以来给我的印象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彬彬有礼,能言会道。我一直以为他们俩就是谈恋爱期间的打打闹闹,所以并没在意。"为支持林雪川发展,2016年10月,黎明还借给林雪川13万块钱。林雪川在黄莲丫搞了个乡村旅游项目,还是黎明花了20多万给他做的规划设计。直到黎明的妻子有了怨言,林雪川才还了他13万元。
  黎家的宽容和忍让最终酿成了一场灾难。2017年10月23日,黎明接到黎永兰的同学朱慧打来的电话:"你姐怕是挺不过去了,你赶快回来。"黎明预感大事不妙,当即租车赶到广安市人民医院。
  医生告诉黎明,黎永兰因颅脑严重受损,生命垂危。林雪川一口咬定:"你姐姐是喝醉了酒不慎摔倒才成了这样的。"他痛哭流涕,后悔自己没有照顾好黎永兰。黎明将信将疑。广安市人民医院请来了华西医院脑外科专家进行了手术,术后主刀医生陈平告诉黎明:"摔倒不至于造成病人大脑受损如此严重,脑浆都迸出来了。"医生的话让黎明警觉,他立即报警,广安市公安局刑警迅速展开调查。
  林雪川这才向警方讲述了案发当天的经过。当晚10时许,他接到黎永兰的电话,叫他去鼎虹歌城KTV接她回家。两人走出KTV后,黎永兰埋怨他没陪她朋友喝酒,很生气,两人发生了争吵。黎永兰在争执中,提到了林雪川失败的生意,这似乎激怒了林雪川。"我俩吵着吵着都不想活了,于是相约去西溪河跳河自杀。走到河边时黎永兰后悔了,她咬了我的胳臂,于是我拿起河边一个硬物朝她后脑砸了一下,她往后倒下……"林雪川称,黎永兰倒下之后,左边耳朵就流出血来了,嘴里也吐白沫,他吓坏了,赶紧将她送到了广安市人民医院。
  然而,警方通过调查揭穿了林雪川的谎言。当晚,两人发生争执后上车,林雪川驾驶奥迪Q7朝西溪河開去,在南城印象小区门口停了车。黎永兰冲出车,向路过的出租车求救,林雪川对司机说他们是两口子,喝了酒闹别扭。接着,林雪川继续拽着黎永兰往河边走,在去西溪河的路上,黎永兰又一次挣脱了他,向路人邓斌求助,林雪川催促她快走,不要给别人添麻烦。路边火锅店的老板也说,当晚10点左右,看到了一男一女在大街上争执,女方多次呼救。其中,出租车司机还拨打了110报警。遗憾的是,这些都没能改变41岁的副区长黎永兰被重伤致死的事实。2017年10月27日8点27分,因抢救失败,黎永兰自主心跳停止,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2017年11月1日,黎永兰的尸检报告出炉:黎永兰的头部骨折、硬膜下有血肿、脑组织广泛挫伤,头部损伤是其致命伤。
  案发当天究竟发生了什么?悲剧发生后,家人在整理黎永兰的遗物时,找到了三段她和林雪川在2017年5月13日的通话录音,黎永兰要求"好聚好散",甚至说"你一分钱都不还,我再给你一百万,我们就分手吧"。但林雪川不同意,他威胁说"分手后我要杀你全家,我要你活不过三天""我就是要你死"等。
  案发当天早上,徐敏其实已经有预感。她发现黎永兰和林雪川起床后一直在争吵。黎永兰洗头的水里似乎还有血沫。女儿刚走出家门,林雪川就从房间追了出来,声嘶力竭地对她吼:"要分手,老子弄死你。"没想到悲剧当晚就发生了。令人叹息的是,就在案发当天下午,黎永兰还替林雪川还掉了3万元银行贷款。
  林雪川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呢?林雪川老家的邻居向记者透露,林雪川是家里的老大,初中毕业后在邮电部门送报纸,曾以帮村民取邮政汇款为由,多次偷窃汇款。被发现后,因数额不大,警方未予以追究。
  案发后,林雪川向警方列出了一张欠账单,他在外一共欠了1300多万。据林雪川的朋友李灏回忆:他表面光鲜,其实负债累累,除了一辆装点门面的奥迪车和一套观阁镇的住房外,没什么钱。林雪川2016年曾找他借了200块钱至今都没还。
  黎永兰的生前好友唐诗雨道出她内心的痛苦。案发前,黎永兰多次提出分手,哪怕不要林雪川还一分钱她都愿意。然而,穷途末路的林雪川早已经把她当成了他人生翻盘的最后一张底牌和提款机。黎永兰提出分手后,他变本加厉施暴,并以黎永兰的家人生命为要挟。黎永兰是个要强爱面子的人,她一直默默忍受林雪川的非人折磨来保全家人,企图靠她的容忍和善良来唤醒林雪川的良知,最终遭了毒手。
  目前,广安检方以故意伤害罪对林雪川提起了公诉。2018年9月21日,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等待林雪川的将是法律公正的判决。
  [编后] 黎永兰的死令人痛心。如果说她刚开始是被林雪川刻意表现出的儒雅、优秀蒙蔽了眼睛,那么在发现他真实的为人,尤其是第一次遭遇暴力时,就该清醒地认识到与狼共舞不可为。如果黎永兰能及早将真相告诉家人,与家人一起面对,悲剧或可避免。惨案已发生,望世人引以为戒。
  编辑/王 颖
 
喻子良广安市戏精广安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