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高楼一跃悲白发为儿腾婚房寡母十年三嫁
  2008年,大连退休女工李华的丈夫林玉生因病去世。然而,还未从悲痛中走出的她在送走丈夫不到三个月,就不得不嫁与他人。不仅如此,在此后的十年间,她又被迫几度改嫁。这一切竟都是为了给儿子腾一个家……老伴尸骨未寒,娘却不得不嫁人
  2008年7月3日这天,58岁的大连退休工人李华失去了自己的主心骨——大她4岁的老伴林玉生因肝癌医治无效去世!林玉生是带着遗憾离开的。他没能在有生之年,看到唯一的儿子林琳娶妻生子。
  这一年,儿子林琳32岁。大学毕业后,他顺利考上了大连市税务系统的公务员。林琳大学时谈了个女朋友,叫方茜,本科毕业后又考上大连海事大学的研究生,现留校任教。原本两人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可方茜的父母得知林琳的父亲患上癌症花了不少积蓄,现在儿子买房的首付都掏不出后,这门婚事就一拖再拖。
  为此,李华与林玉生着急上火。可两人退休金加在一起每个月不过5000元。而林琳就是个普通的公务员,平时的工资除去吃穿用度,并没有多少结余。
  林玉生弥留之际,似乎预感到了什么,他紧紧地抓着李华的手,交代道:"这辈子,我就留给你一套房子,没了老伴,你千万不能再没个老窝……"
  丈夫走后,还不等李华从悲伤里缓过神来,儿子林琳就满脸愁容地对母亲谈起了自己的婚事:"妈,今天方茜她妈说,我爸走了,咱家这个72平方米的房子小是小了点儿,但好在地段好,又是学区房……她不介意我和方茜把这老房子重新装修当新房……"
  这让李华想起老伴临终前说的那番话——果然,人一走,房子就被惦记上了。"她妈还说,方茜脾气不好,要是跟婆婆住一起,恐怕……你也不能总是一个人,最好找个有房的老伴儿……"
  李华伤心不已,老伴儿尸骨未寒,准亲家却为自己想得如此"周全"。然而,再看看儿子32岁了,连个婚都结不成,也确实憋屈。想到这里,李华心一横,说:"我明天就托人帮我介绍对象。"
  第二天,李华真的让以前的同事朋友帮忙张罗起来。没多久,从前的老同事给李华介绍了一个叫梁建国的人。老梁时年68岁,老伴去世多年,四年前,他患上老年痴呆,生活不能自理。老梁有一间两室一厅的房子自住。
  老梁的儿女跟李华说得很直接:父亲现在离不开人,如果李华愿意嫁给他,那么就需要签一个协议,老梁每个月5000元的退休金由李华自由支配,而这套在儿子名下的住房,她只有居住权,老梁去世,丧葬费也都归李华。为了尽早给儿子腾婚房,李华答应了。
  2008年9月21日,李华和梁建国登记结婚。
  同年的国庆长假,林琳和方茜也结婚了。应方茜的要求,林琳将原本在父亲名下的房子,让李华做了授权,以继承的方式转到了林琳与方茜名下。尽管对此举,亲戚朋友无不反对,大家都劝李华房子万不可松手,要以房养老,但李华却看得很开:只要小两口可以把日子过好,她什么都愿意成全。
  看着儿子终于成家,李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尽心尽力地照顾着老梁。
  老梁经常白天睡觉,晚上闹人,一晚上能起来上六七遍厕所。李华给他买了成人尿裤,可是,他将纸尿裤撒得粉碎。婚后一个月,李华瘦了整整八斤。她终于明白,为什么老梁四年换了八个保姆。
  李华的尽心尽力,让老梁的儿女很感动。他们每次回来看父亲,都塞给李华一些钱,表达感激。这些钱,李华舍不得花,默默地攒了起来。每隔一个月左右,林琳会来看她,她就把手里的余钱和自己的那点退休金塞给儿子。
  2010年7月16日,老梁突發心梗,抢救无效去世。二度丧偶,李华来不及整理自己的心情,就要面对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她不能再住在这个房子里了!于是,老梁去世七天后,李华收拾东西住回了儿子家。
  同一屋檐下矛盾重重,再次把自己嫁出去!
  然而,同在一个屋檐的日子并不好过。李华承担下了全部的家务,但方茜并不满意,不是挑剔饭菜不好吃,就是嫌弃李华衣服洗得不干净。一次,因为她正在赶论文,一份资料在李华收拾房间时弄丢了,方茜怒火中烧,赌气住回了娘家。
  林琳和李华上门去接,方茜父母说的话却别有深意:"亲家,我们茜茜正在评副教授,可是连个独立的书房都没有!要是有独立空间,资料也不能当废纸给扔了。"李华知道这是嫌自己占地方了。为了儿子儿媳家庭和睦,李华表示,自己可以考虑出去租房住。方茜这才回了家。此后,李华出去看了好几处房子,最便宜的单间一个月也要800元的租金,她有点舍不得。
  就在李华找房子的那些日子,方茜发现自己怀孕了。李华喜出望外。方茜孕期有了李华一日三餐的精心照料,也没再提让她出去租房的事情。李华的心也安稳了下来。然而,方茜顺利生下儿子乐乐后,方茜的母亲就直接住了进来,说要亲自照顾外孙,李华负责烧饭、料理家务就行。
  儿子林琳宽慰李华说,亲家母退休前是护士长,照顾孩子很拿手,有她帮衬更好。李华连连同意,并主动将次卧让出来给亲家母和孩子住,自己睡客厅沙发。这样一来,70多平方米的房子更显拥挤。
  这天,方母下楼买东西,让李华照看熟睡的孩子。李华很开心,自打这孙子降临,媳妇、亲家母几乎不让她经手孩子,弄得她都没好好看个够。她见孙子此刻甜甜地睡在床上,怕他着凉,特意将他盖紧了被子,自己轻搂着他。方母回家看到这一幕,大声叫唤了起来:"小孩子体热,你捂着他搂着他干什么!"说罢一摸外孙脑门后背:"你看,孩子被你捂了一身汗!你还穿着外衣就这样上床,身上的细菌全都传播给了乐乐!"李华像犯了错的学生一般被训斥得局促不安。当晚,乐乐有点低烧,方茜和方母更是将此归结于李华。
  第二天,方母便跟女婿摊了牌:"你看你妈根本指望不上,我在你家也不会常住的。我建议你们找个保姆,这钱我出了!"方茜也在一旁帮腔道:"你看你妈成天魂不守舍的,你要真孝顺你妈,就帮她找个老伴。这样吧,我托朋友同事帮你妈物色对象。"
  在客厅的李华听到这一切,心里恨不得马上离开,免得被人嫌弃。
  不到一周的时间,方茜果然为李华介绍了四五个老头儿。最后,李华选择了丧偶的离休干部邹士强。邹士强有一套三室的房子自住,儿子和他住在同一个小区。对方丑话都说在了前面:邹士强每个月给李华三千元的生活费,多不退,少不补。
  2011年8月底,儿子林琳把李华送到邹家的楼下,李华告诉他自己放了2万元在沙发垫子下,说:"你挣得没媳妇多,所以说话也就不硬气。妈就这点钱,能帮你多少是多少吧。"
  就这样,李华开始了新的再婚生活,每天买菜做饭干家务。邹士强还要求李华每天必须报账。一次,李华带了两百元上街,回到家跟老邹报账时,差的30元却不知花在了哪儿。老邹当即怒了:"一天30元,一个月就是900元。你这明明就是骗钱啊!"
  李华委屈得直抹眼泪,直到晚上睡觉,李华才终于想起来,白天拿老邹的羽绒服干洗,交了30元的干洗费。这笔账是对上了,可是,从那以后,老邹就把同住一个小区的儿子一家三口叫来家吃饭。这样一来,老邹给的生活费根本不够,李华自己还倒贴进去400元。对于这笔账,老邹却不认。李华渐渐明白,于这一大家子来说,自己不过是一个免费的保姆。但她也不抱怨,毕竟老邹有房子,自己有个地方住,也不必活在儿媳的眼色之下。
  这天,林琳来看望李华,娘俩在卧室里说话。林琳告诉李华,方茜想买车。方茜的爸妈已经答应出一半的钱,剩下的钱林琳想让妈妈帮着想想办法。
  李华但凡手上有点钱,恨不得掏心掏肺都去贴补儿子,然而自己毕竟能力有限。她把工资卡拿出来,为难地说:"这里面有两万,你先拿去。不行就贷款,每个月拿我的退休金还。"谁知,林琳拿着李华的工资卡走后,老邹就把她的衣服和行李都扔出了房门,青筋毕露地说:"你走,我那点退休金根本不够填你儿子的无底洞。不要在我这儿蹭吃蹭喝!"
  李华欲哭无泪。在邻居的围观与议论中,李华提起自己的行李离开了邹家。她不知道自己能去哪里,但有一点,儿子家肯定是回不去的。老无所依,心灰意冷寻短见
  走在路上,李华想想自己这些年,说是嫁人,干的却全是保姆的活儿,于是索性去了妇联的家政公司。她决定以后就做一个有人管吃管住的住家保姆。两天后,家政公司为李华找了一份照顾癌症晚期病人的活儿。这位女病人叫刘淑梅,75岁,老伴叫关捷。他们有两个女儿,都已在美国定居。
  刘淑梅和爱人关捷都是退休教师,看李华做事尽心,他们主动把工资涨到了3500元。李华盘算着,有了这笔工资,再加上自己的退休金,每个月就可以支援儿子近5000元。她想,自己贴补得多些,儿子在媳婦面前日子也好过些。四个月后,刘淑梅去世。两个女儿希望由李华来继续照料父亲关捷。就这样,李华留了下来。
  自从刘淑梅去世,76岁的关捷变得十分脆弱,时常要李华坐在床边,看着他睡着了,才肯让她离开。关捷是个讲究的文化人,他担心李华住家中,外界难免会风言风语。于是,关捷征得两个女儿的同意后,向李华提出"求婚",并诚意十足地交出了自己的工资卡,表示每个月4500元的工资任由李华支配。就这样,李华和关捷虽然没有登记,却成了老来伴。两个人每天一起去散步、买菜、做饭,这样的时光,仿佛又回到了老伴儿林玉生还在的日子,凡事有商有量。
  好景不长。2017年4月底,林琳住的房子要拆迁。林琳夫妻选择了回迁,即房子盖好后,他们会分得一套80平方米的两居室。等待回迁的这段时间,开发商会每个月给他们2200元住房补贴。为了省下这笔住房补贴,方茜让林琳去跟李华商量,他们一家三口搬到关捷家来住。儿子的要求让李华十分为难,觉得不好开口。但关捷却一口答应了。就这样,2017年5月,林琳一家三口搬进了关捷的三居室。
  关捷是个书法爱好者,每天上午10点准时把自己关在书房里练毛笔字。可是,方茜有时上午学校没课,在家里备课或写论文时,直接占用了书房。李华见了,就提醒她。方茜的脸顿时就黑了下来,摔摔打打地回了自己的房间。
  关捷赶紧安慰方茜:"没事,以后书房就给你用。我现在眼神不好,写字也不方便了。"然而,关捷的大度,换来的却是对方的得寸进尺。
  这天,趁关捷和李华出去晨练,林琳请来两个工人,将卫生间全部砸掉,不请示不汇报地开始了卫生间的改造。夫妻二人的如意算盘是这样的:房子是关捷的,可是,他们出点小钱,把卫生间装修一下,添点小家电也算是对这房子做了投资,那么,将来关捷百年之后,两个女儿就算回来分房子,也不可能不考虑他们的投入。
  等到关捷和李华回来,卫生间已被砸得面目全非。方茜更是嘴上抹了蜜:"关叔,白住您的房子,我们很过意不去。您和我婆婆年纪大了,卫生间必须做防滑处理,这也算是我们的一点孝心吧。"关捷很感动,连声道谢。李华心里跟明镜似的,可她也不好说什么。
  李华70周岁生日的时候,关捷的两个女儿分别从美国给寄回来了生日礼物,一套名牌化妆品和一个名牌包,送给李华。
  那天,李华下厨,张罗了一桌子的饭菜,等儿子一家三口回来吃饭。结果,林琳方茜回来后,什么礼物都没买,当方茜看到关捷两个女儿送给婆婆的礼物后,觉得被人打脸羞辱了一般,关上房门,大声数落丈夫:"看到没,这明摆着骂我们不孝!你妈找个后老头儿,都能用兰蔻、背LV了!我一个大学副教授,给你生儿子,到现在还寄人篱下!"
  门外的李华赶紧走进儿子的房间,把化妆品和名牌包放在床上,对方茜说:"茜茜,我年纪大了,用不着这么好的东西,你拿着用吧。"
  那天的晚餐,李华吃得心塞。关捷闷头喝了点酒,没说话。林琳一家三口吃完饭,碗一推就回了房间,留下李华一个人在那收拾。收拾完厨房,卫生间里还有儿子一家三口的脏衣服要洗。结果,她蹲下身想拿个盆,腰部咯噔一声,就站不起来了。
  李华卧床了三天,林琳一家三口就在外面吃了三天饭。倒是关捷,端茶倒水,照顾李华。关捷十分心疼李华,建议出点钱,帮林琳在外租个房子。可当他们把这个想法说出时,方茜就炸了锅:"关叔,您这不是撵我们走吗?到底是后爹啊!"
  关捷刚想解释,方茜声音却高了八度:"今天我就把话说开了,您这个房子,必须有我们的份儿,我们装修了不说,我婆婆跟您虽然没有登记,但你们也是法律意义上的事实夫妻。您要赶我们走,那我就去宣扬您生活作风有问题!"
  李华再也听不下去了,她哀号般地问:"你一个大学老师,怎么把话说得这么难听?林琳,你听听你媳妇都说了些什么!"没想到儿子却站在媳妇这边说:"我爸走了十年,你嫁了三次人,现在,为了一个后老头,你竟要把亲儿子一家赶出家门!"说完,林琳摔门而去。李华顿时觉得天昏地暗,不省人事。十五分钟后,李华被送到了附近的大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她因高血压引发脑出血,急需手术。
  手术后,李华万幸地醒了过来。可是,由于未吸收的血块压迫运动中枢神经,她左边的身体毫无知觉,说话也含混不清。关捷来医院看她,两个老人执手相看泪眼,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探望完李华后,关捷回到家就病倒了。远在美国的女儿不得不委托家政帮他请了保姆。而儿子林琳前后只露了两次面,帮李华在医院食堂定了饭,请了护工,拿着她的工资卡帮她交了住院费,便再没有出现。李华知道,自己被全世界抛弃了。
  2018年3月17日,李华在转到普通病房一周后,终于能够拄着拐杖下地了。医生告诉她,一周后便可出院。这个消息,并没有令李华感到高兴。出院以后,她能去哪儿?关捷家她是没脸回去了,儿子媳妇当自己是块抹布,用完就丢……李华越想越悲凉,她拄着拐杖,走到骨外科病房的楼梯间,艰难地爬上了窗台,从五楼纵身而下,当场身亡。
  林琳闻讯赶到医院时,母亲的尸体就那样孤零零地停在太平间里。直至握到母亲冰冷的双手,林琳似乎才触摸到母亲生前的痛苦与绝望。
  他大梦初醒般地哭号着:"妈,这段时间我一直在跑新房的事情,所以没顾得上来看你。新房三居室,我特意给你留一间朝南的卧室,贴了你最喜欢的乳白色的壁纸。""妈,你醒一醒,儿子不孝啊……"
  林琳长跪不起,边泣边诉,方茜赶来拉他时,他一把将妻子推倒在地,哭得更加惊天动地、撕心裂肺。只可惜,儿子迟到的悲鸣与悔悟,李华生前没有听到,此后,也永远听不到了……
  [编后]這是个让人心酸到掉泪的故事。中国式父母在对待子女问题上,大多掏心掏肺、甘愿付出一切,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幸福。丧偶的李华为了儿子小家庭的幸福,把自己安身立命的窝腾给儿子,一再地将自己嫁出去,殊不知,任何一段婚姻与情感都不应掺杂功利,老年人晚年的精神世界与婚姻生活同样需要尊重。李华这种一味付出、不顾自己晚年幸福的做法,只能不断助长儿子、儿媳啃老的自私欲望。身为儿女,如何让父母安享晚年、老有所依,是应尽的责任,也是为人子女的本分。
  编辑/邵鸾飞
 
三秋树林琳老梁李华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