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拯救我的枣妹子黄土高坡上爱的一出好戏
  相识于微时,他们分别是剧中的男女一号。可薛敬偏偏爱上了李小丫,还想成为她生活中的男一号。可李小丫并不相信爱情!薛敬开始了他的死缠烂打:每天给李小丫发短信;赶到她的城市去看她……在李小丫伤心难过时,他总站在她身后,爱她所爱,痛她所痛。最终他能收获爱情吗?不想只成为你剧中"男一号"
  2015年10月,陕北民俗歌舞电影《枣妹子》开拍。这是以陕北"枣妹子"李小丫为原型的影视作品。
  时年28岁的李小丫,生于陕北高原榆林农村。家境贫寒的她很小就到西安打工,后来,幸运遇到恩师、"陕北歌王"赵大地。在恩师的指导下,她成为专业歌手,出版专辑《枣妹子》,因歌声甜美,被昵称为中国高原的"枣妹子",在圈子里声名鹊起。男一号"二蛋"的扮演者薛敬,1988年10月生于山西省吕梁市,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热衷陕北民歌,也听过李小丫的歌。
  接到扮演"男一号"的通知,薛敬很兴奋。他一到剧组,就四处找李小丫,见到她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不是我的枣儿吗?!"特意在"我的"两个字上使了一把劲儿。李小丫的脸腾地一下红了。导演立即提醒薛敬:"可不能这么开玩笑。丫头还是单身呢!"薛敬一甩中分的"痞子头":"这不正好吗?我也单身。说不定真成我媳妇了。"然后,哈哈大笑,一派流里流气的德性。李小丫心想:"这个演员也太没分寸了。"虽然碍于面子,她还继续合作,不满的情绪却埋在了心底。
  但对薛敬来说,几次对手戏以后,仿佛电光火石,他就喜欢上了李小丫。每次开饭,他都捧着饭盒,凑到李小丫跟前,调侃她:"妹子,哥这块肉不舍得吃,给妹妹吧……"李小丫端着饭盒,跑得很远。
  恰好,拍戏期间,有当地电视台前去采访,薛敬才知道了李小丫的故事——19岁那年,她就独闯西安,在推销榆林酒时,遭遇好色之徒,强令她唱酸曲。李小丫不从,对方竟然残忍地用匕首捅破她的腹部,鲜血染红了衣服……那次伤害,在她内心蒙上了一层阴影。薛敬这才知道自己那种"玩世不恭"是让她讨厌的原因。于是,他一改从前的"痞子气"。有一次,爸爸来探班,带来老家的特产。他特意留给李小丫。李小丫不要,薛敬就硬塞给她,"低声下气"地说:"枣儿,吃点儿吧。"看到他和平时大不一样的表情,李小丫不由问他:"今天怎么不痞了?"薛敬嘿嘿一笑:"以前和你瞎闹,那不是为了转变角色需要吗?"不仅如此,薛敬对李小丫的关心也多了起来。但受过伤害的李小丫,凭他几句甜言蜜语,是征服不了的。
  李小丫的不冷不热,薛敬很着急,却又无可奈何。直到电影杀青,剧组即将解散,薛敬才鼓起勇气,找到李小丫说:"我是真心喜欢你。如果你觉得我还可以……"他的话还没说完,李小丫已头也不回地走了。
  薛敬心灰意冷地回到北京。而李小丫回到西安。两个人的轨迹好像再无交集了。但回到北京的薛敬总会自然而然地想起那个长发及腰的女子……他时常问自己——爱难道就是这么令人遗憾的吗?
  但爱有时候就是一种死缠烂打!不死心的薛敬找各种理由,发微信给李小丫。他甚至规定自己,每20天内,必须见李小丫一面。他把全年的日历,分为18个20天,每到第20天,他就画一颗大大的爱心。那一天,他会悄悄乘坐火车奔赴西安看望李小丫。陪她吃饭、看电影,请她喝咖啡、逛古城……这是属于他一个人的秘密,也是他一个人的狂欢节。
  李小丫生日那天,并没多少积蓄的薛敬花1000元买了一束蓝色妖姬。李小丫怎么也不肯收。薛敬嗫嚅着说:"你要不收,我裤腰带可就白勒紧了。"李小丫何尝不明白他的意思。她的心突然软了下来。
  那天,在离别的站台上,看着和自己做鬼脸,挥手告别的薛敬,李小丫突然流泪了,为自己对待薛敬的冷漠有了莫名的愧疚。坚强"枣妹子"有颗小女人的心
  就在李小丫开始犹豫是不是该让薛敬入主自己的生活时,意外发生了——有一天,她发现右胸口那顆花生米大小的颗粒突然疯长起来!
  其实,在拍摄《枣妹子》期间,她胸口就莫名其妙地长出米粒大的泡泡,奇痒无比。她以为是免疫力降低、过敏,没太在意。剧组解散时,她发现这颗粒越长越大,而且右胸疼痛难忍。2016年10月,李小丫到医院检查,被确诊患上了乳腺癌。院方通知,她必须尽快做手术,时间不能超过一周,需要费用30多万元。
  李小丫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将手机卡扔到了垃圾桶中。此后,她再也没上过微信。她知道,她已经没有资格再言爱了。放手是对薛敬倾心付出的回报。
  小丫和恩师陆树铭在《枣妹子》中
  而此时的薛敬似乎预感到了什么似的。他给小丫打电话,已经打不通了。他赶到西安李小丫的住处,李小丫竟然搬家,周围的邻居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那是一段极其绝望的时间,六神无主的薛敬想到在自己的通讯录上还留有一个李小丫闺蜜的微信,是他们有一次聚餐时加的,平时他们都没有说过一句话。抱着一丝侥幸,薛敬试着和对方联系上了,并很快得知,原来李小丫是不愿意拖累他。
  薛敬回忆起他们相处过的日子,共同经历过的一切仿佛都带着她的气息。思念、担心、不甘纠结在一起,像潮水一样在他的心中汹涌。他要将她拯救出来。他要用自己的方式赢得自己的爱情。
  他找到了搬迁新址的李小丫。面前的李小丫与曾经剧中天真烂漫的"枣妹子"相比,目光呆滞,泪水涟涟,对生命完全失去了信心。薛敬握着她冰凉的双手说:"小丫,哪怕你不喜欢二蛋哥,永远也不接纳我,我都会义无反顾地照顾你。权且你就把这当一场戏吧……"李小丫一听,"哇"的一声哭了。
  生病以来,李小丫不敢把病情告诉父母,以泪洗面,不说话,不吃不喝,更不愿见任何人。
  这样下去,身体还不很快就垮了?薛敬突然想起李小丫的师傅赵大地!两人情同父女,平时李小丫有什么想不通的,只要赵大地一句话,她就能很快想通。于是薛敬抱着一线希望,背着李小丫,拨了赵大地的电话,可是,一直联系不上。原来那段时间,赵大地正带领演员进行封闭训练,手机一直处于静音状态。焦急的等待中,已到凌晨,西安的夜晚特别地冷,薛敬缩在医院的大厅长椅上,一遍一遍拨打着赵大地的电话,电话终于接通了。薛敬跳了起来。
  其后,赵大地赶到西安看望李小丫:"这病不是致命的,很多人是被吓死的。你是我的徒弟,可不许死。你也不要担心唱不了歌!"赵大地还把李小丫带进了录音棚,听她唱了几首歌……在师傅的开导下,李小丫接受了患病的事实,也答应师傅会好好治疗。
  李小丫的心结解开了,对薛敬来说,更为困难的是住院以及治疗需要的首期费用!薛敬厚着脸皮,逐一拨通了所能想到的熟人的电话,甚至向追求过自己的一位女生求援。那个女生被气哭了:"我和你是什么关系,你给过我什么?我凭什么去救她?"然后狠狠地挂了电话。但在李小丫面前,薛敬还是很乐观地安慰她说:"钱的事情你不要担心,二蛋哥会想办法。"
  恰好著名影星陆树铭打电话来问小丫的病情。陆树铭与李小丫在电影《枣妹子》中分别扮演爷爷和枣妹子,建立了深厚的祖孙情。薛敬把困难也告诉了陆树铭,陆老师建议他在网上众筹:"二蛋,你是中国传媒大学科班出身,有文化,你来写稿子,咱们动用一切力量筹款。"薛敬两天两夜没睡,把李小丫历经劫难追逐梦想的故事,发到网上为她筹款。文章配的背景音乐,就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兰花花》。奇迹发生了,仅仅一天半,他们就筹足了25万元。还有许多粉丝哭着说:"看了小丫的故事,太难过了。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费用筹够后,薛敬立即中止捐款。
  没过多久,李小丫在西安市肿瘤医院接受手术,右乳房被切除,右腋窝淋巴结被全部掏空。
  痛苦的化疗和放疗,让李小丫变得柔软无力,头肿、恶心。薛敬从没做过菜,不知道怎么用醋,火候如何掌握。看着他笨手笨脚地学习厨艺,李小丫乐了。薛敬还从网上查菜谱,用心做她最喜欢吃的饭菜。每天睡前,他都给李小丫打来热水泡脚、洗脚、按摩,像是对待自己的女儿。李小丫说:"二蛋哥,你真好。"薛敬嘿嘿一笑:"我上辈子欠你的,这辈子只好做牛做马了。不过,你挥起鞭子要温柔点儿哈。"李小丫转过身,哽咽了。
  第六次化疗后,李小丫的头发大把大把地掉了下来。她一会儿捋了一鞋盒,伤心极了。薛敬故作无所谓:"要不我和你一起都理个光头吧。"当晚,薛敬光头出现在她的面前,李小丫突然乐了。她说:"光头的二蛋哥更具魅力啊。我也剃,咱们一起‘出家。"
  为了筹集第六次化疗的费用,薛敬偷偷去当地的剧场演出,为了多赚一点钱,他把身价一降再降,从城东跑到城西。为了节省钱,他不舍得打车,去挤地铁。哪怕口袋里只有200块钱,他还是在夜市上为李小丫买了一个玫瑰发卡!李小丫禁不住扑进薛敬的怀里,大哭一场。薛敬感慨万千,对李小丫说:"枣妹子,再苦再累,就你這一个拥抱,我二蛋哥也值了。"
  渐渐地,李小丫对薛敬"二蛋哥"的称号也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哥哥"。"哥哥为我付出太多了,我真的不值得你这样。"李小丫心疼薛敬。"傻瓜,你是不是后悔不想要我了?"薛敬轻松地笑起来:"反正你不许后悔。我也从没后悔过。"李小丫流下了喜悦的眼泪。我用真情融化你
  此间,薛敬接到《芳华》剧组邀他加盟的电话。他深知,如果把握住这个机会,他也许就能一夜走红。然而,小丫怎么办?最终,薛敬放弃了这个可能让他一炮而红的机会。李小丫获悉这个消息后,趴在他的怀里,哽咽不止:"哥哥,都是我连累了你,耽误了你的前程。我真是一个罪人。"薛敬捧起她的头:"你就是我的全部,哪怕牺牲我自己,我也要救活你。没有你,我的生命毫无意义。对于演员,这样的机会多得是。"
  那一刻,李小丫感觉到禁锢在内心的城墙开始分崩离析,只听到了深藏内心的爱的声音。
  亲爱的"我们"
  李小丫在床上躺了足足一年,薛敬鞍前马后地悉心照顾。可是,看到微信朋友圈中朋友们的各种演出,她无比羡慕,只能偷偷地哭。薛敬看得出来,离开舞台对小丫是多么大的打击和痛苦。一个大胆的念头在他脑海中产生了——他要给她偷偷地筹备一场演唱会!但是,李小丫身体尚未康复,不太适合演出。结束了化疗、放疗,她虽然能说能笑,但要重返舞台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薛敬帮助李小丫做康复训练,还把她带到山西吕梁老家散心。回到西安后,他陆续联系了赵大地、陆树铭等大腕,悄悄筹备李小丫的演唱会。陆树铭听后,明确表态:"没问题,爷爷一定到。"
  2017年8月,整个筹备工作都完成了,薛敬才将演唱会的消息告诉李小丫。李小丫睁大了眼睛:"哥哥,你真的筹备好了演唱会?"
  9月24日,演唱会如期举行。那一夜,李小丫看到台下黑压压的人海,平时1000人的会场挤满了足足2000人。所有手机打开了灯光,照亮一个光明的世界。她演唱了拿手曲目《枣妹子》《兰花花》《人爱人》《黄河船夫曲》等歌曲,观众的掌声和喝彩此起彼伏。
  演唱会结束后,赵大地和陆树铭问薛敬到底怎么想的。他回答:"如果退一万步,枣儿只有两个月的生存时间,我也一定娶她,让她的人生完美。"陆树铭点点头,肯定地说:"二蛋,你是个靠谱的男人。"
  李小丫最终卸掉所有的盔甲,在薛敬的怀抱里,肆无忌惮地撒娇耍赖,随心所欲地欢笑流泪。
  2018年10月14日,李小丫的MTV《枣妹子》在陕北吴堡开拍。这是薛敬献给女友的又一首情歌。薛敬以一个光头形象出现在镜头前,一曲酣畅淋漓的唢呐吹得百转千回。面对滔滔黄河水,李小丫不禁泪流满面。她又找到了当初的感觉,自己还是当年坚强的"枣妹子",薛敬还是当年的"二蛋哥"。但此时的薛敬不仅仅是剧中的男一号,更成为她生命中的主角。编辑/沈永新
 
易达妹子演唱会大地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