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让养不熟的知情者闭嘴励志女神紧急阻截暗黑青春
  2017年3月6日,重庆市渝北区警方接到群众报警,一位名叫林晓芹的女子在出租屋内煤气中毒死亡。不久,警方侦查后发现,这不是一起简单的煤气中毒死亡,而是谋杀!锁定的嫌疑人邓洁竟然是一家合资公司主管。消息在该公司员工中间一传开,众人皆惊,议论纷纷。死者林晓芹曾是一名坐台小姐,无业游民,而邓洁却是靠自身奋斗闯出一片天地,浑身充满正能量的白领。她为何要谋杀跟自己生活圈子完全风马牛不相及的林晓芹?其间有着怎样的人性纠葛和深层缘由?随着案情的展开,其背后的故事却令人唏嘘不已……往事休要再提,藏不住十年的"秘密"
  如果不是回老家奉节参加表妹的婚礼,邓洁也许永远不会撞见早已消失于她生活之外的林晓芹。而她的命运就不会在这里拐了一个弯。
  2015年劳动节,邓洁在丈夫宋一祥的陪同下回到了阔别多年的老家重庆市奉节县。时年32岁的邓洁,长相清秀白皙,在重庆市渝北区一家合资贸易公司做主管。丈夫宋一祥是该公司副总。
  邓洁父亲早逝,母亲独自将其拉扯大。2004年,就在她高考前夕,她母亲王芳却被查出患了肺癌。成绩优异的邓洁毅然放弃了高考,去廣东打工挣钱。2006年9月,邓洁结束打工生涯,重拾书本,终于考上了重庆工商大学。她一边上学一边打零工,用打工的钱在学校边租了套一居室,将母亲带在身边生活。带着母亲上大学的她,曾经一时间成为学校的励志典型。然而,就在她大三时,王芳因肺癌晚期并发生了骨转移,救治无效不幸离世。邓洁一时之间悲痛欲绝,但她还是打起精神完成了最后一年的学业。大学毕业后,邓洁应聘到一家贸易公司,因为她为人热情友善,业务能力强,很快升为部门主管。
  2012年5月,在行业联谊会上,邓洁认识了公司副总宋一祥。宋一祥幼年时父母早逝,他由叔叔抚养长大。他靠自学成才,一路辛苦打拼,经过艰苦创业有了上千万的身家。相似的人生经历让二人一见钟情。2014年底,两人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婚后,夫妻感情甚笃,只是暂时没要孩子。
  那天,开着进口奔驰回到奉节的邓洁,无疑是衣锦还乡。"邓洁,真的是你啊?"婚礼结束后,夫妻俩刚出酒店大门,没想到一个女人朝她跑过来。邓洁定神一看,是林晓芹,脸色顿时变了。她强压着惊讶,装作久别重逢的惊喜,向宋一祥简单介绍了林晓芹,声称是同乡。寒暄后,林晓芹看到邓洁打扮精致时尚,连连称赞:"你好福气啊,总能找到好男人。不像我名声坏了,人也老了。"林晓芹的一番话把邓洁拉回到她最不堪回首的10年前。
  要说邓洁如今还有什么缺憾,那就是她多年前那段不为人知的"暗黑"历史了。2005年春节过后,邓洁为了给母亲王芳筹集医疗费用,她跟着同乡赵梅融入了前往广东东莞打工的人潮。初到东莞,邓洁在一家鞋厂当工人,工资低,每个月都所剩无几。一天,带她去的同乡赵梅说"芹姐请吃饭"。赵梅口中很神秘的"芹姐"就是林晓芹。林晓芹是万州人,比邓洁大两岁,早两年去的东莞。林晓芹身材丰满,言语轻佻。邓洁对她第一印象并不好。可是不久,邓洁在厂里被人欺负,林晓芹得知后,竟然找了几个兄弟,帮邓洁出了气。还没来得及感谢林晓芹,邓洁的亲戚打电话说,她母亲病重住院了。邓洁并没有积蓄,林晓芹听赵梅说了此事后,又二话不说就借了两万元钱给她。"我一定会还给你的。"邓洁感动得声泪俱下。母亲的病情得到了缓解,当邓洁去感谢林晓芹时,对方直接向她兜底:"钱不是我的,是找朋友借的。要挣钱给你妈治病就不要怕丢脸。"邓洁终于得知林晓芹在东莞一家夜总会当小姐。为了还债,也迫于母亲的治疗,在林晓芹的劝说下,邓洁犹豫再三,跟着林晓芹悄悄去了夜总会。
  邓洁的清秀生涩很快被人看上,一个来自福建的建材老板黄大明提出要包养她。一开始邓洁并不情愿,可林晓芹再三相劝:"他不想要我,不然我就去了。"就这样,邓洁离开了鞋厂,成了黄大明笼中的"金丝鸟"。不久,在黄大明的资助下,邓洁不但还了林晓芹的钱,还给母亲做了手术并进行了化疗。母亲身体逐步康复后,邓洁放不下的梦想是走进大学校园,她向黄大明提出了离开。尽管黄大明不舍得,但还是成全了邓洁。林晓芹知道后,连连叹息:"真是遇到了一个好男人。"邓洁临走时,曾劝林晓芹回去"好好生活",可是林晓芹已习惯了这种日子,依然在广东"淘金"。2014年2月,林晓芹在一次扫黄打非中被抓,被治安处罚后遣返原籍。她当小姐多年的事被传开了,既找不到男友也找不到工作。
  如今,故人久别重逢,她们的心态却各有不同。邓洁惊慌不已,生怕自己的"暗黑历史"大白于天下。而林晓芹见昔日倚仗自己的小姐妹如今竟然摇身变成了阔太,也非常惊讶。守护"秘密"拿钱消灾,无底线付出反招灾祸
  "邓洁,你就是好命啊!"林晓芹坐在车上,摸着柔软舒服的真皮座椅,看到邓洁的丈夫宋一祥仪表堂堂,忍不住连连赞叹。"晓芹,你还是那么年轻漂亮,一点没变。"邓洁知道林晓芹这番话中的意思。于是她百般讨好奉承,暗示林晓芹不要提从前的事情。
  林晓芹看到邓洁手足无措的样子,明白她害怕让宋一祥知道她的过去,于是她暗中拉了拉邓洁的手,表示她懂。据案发后,林晓芹的闺蜜冯佳讲述,实际上,林晓芹当时的感受是复杂的,她很失落,但同时又觉得是天降贵人。2015年7月,林晓芹来到重庆江北,联系到了邓洁。"小洁,我现在来投奔你了,就像你当年投奔我一样。"林晓芹的话让邓洁十分不舒服,觉得林晓芹是在要挟她。林晓芹提出,让邓洁帮她找个住的地方,找个工作,邓洁满口答应下来。她只想将那些"旧事"速战速决。
  几天后,邓洁自己出钱在渝北区冉家坝给她租了一套一居室,还托朋友帮林晓芹在重庆百货超市找了份导购工作。林晓芹却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没过多久就被公司辞退了。得知此事后,邓洁也不好说什么,她深知林晓芹"好吃懒做"的个性。
  2015年9月,林晓芹提出,要去夫妻俩的公司工作,哪怕是前台也可以。邓洁知道不妥,但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了。宋一祥并不知道真相,他想,邓洁朋友不多,有个关系好的老乡也不是坏事。为了让邓洁高兴,他也愿意做个顺水人情。就这样,宋一祥把林晓芹安排去前台学习,可是林晓芹感觉像重操旧业,她每天把自己打扮得很暴露,遭到公司高层和员工的非议。宋一祥不得不让林晓芹去管理库房。
  管理库房挺轻松的,林晓芹很高兴。她有心想干好,无奈文化水平低,很多单据看不懂。问多了,公司的人就烦她,她索性不问了,结果几次出错,众人怨声载道。话传到宋一祥耳朵里,宋一祥十分恼火:"你这朋友素质太低。""她毕竟没有做过这种工作,我再好好跟她谈谈。"邓洁只得柔声安慰丈夫,另一方面不得不稳住林晓芹。林晓芹觉得邓洁不是真心帮自己,也不给自己面子,索性不上班了。宋一祥本来看在妻子的面子上压着火,这样一来,他也忍不住了:"这样的事情公司没有先例,我不能拿制度开玩笑,不然没有办法管别人。"宋一祥要辞退林晓芹,林晓芹得知后,对邓洁说:"辞退可以,我早想自立门户,做点小生意,只是手头没有本金。"邓洁允诺帮林晓芹在市区开一间时尚服装店。
  2016年春节过后,邓洁帮助林晓芹在渝北区新牌坊开了一家服装小店,前后花费20多万。邓洁以为从此以后,她可以重新过上宁静的生活,哪知她完全打错了算盘。据案发后冯佳讲述,林晓芹越来越发现,邓洁为了堵住她的口,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她觉得自己找到了终身饭票。所以,林晓芹根本没有用心经营服装店,服装店生意逐渐萧条。与此同时,她跟街头巷尾的小混混打得火热,还迷上赌博。因为赌博输了钱,她将店抵了出去,还欠下了10万的债。
  走投无路之际,林晓芹又找到邓洁:"我想过了,我也不是做生意的料。你给我一点现金,我回奉节,再也不打扰你。"邓洁听了,心中有气:"我当你是朋友才帮你,你怎么能得寸进尺?"林晓芹听了当即就翻脸了:"别忘了过去我怎么帮你的!你从见到我就像躲瘟神一样躲着我,哪里把我当朋友了?你不过是怕我揭你的老底!"邓洁听了这番话,一时语塞。最后邓洁答应一次性给林晓芹30万,两人再不来往。事后,邓洁又有些后悔,担心林晓芹欲壑难填。她甚至想,索性跟丈夫坦白真相。
  一天晚上,宋一祥用手机看新闻,无意中对邓洁说:"你看这个女的隐藏得好深,还是企业家,原来有这么多丑事。"邓洁顿时紧张起来,心虚地说:"人无完人的,我们不要去管别人的事。""可是你在我心里就是完美的。"宋一祥揽过邓洁温柔地说。邓洁听丈夫这么一说,原本想说出口的真相憋了回去。让闺蜜闭嘴!惨烈方式自毁一生
  因为之前已经陆陆续续为林晓芹花了20来万,邓洁手头不宽裕了。她拿出了最后的10万私房钱,又找朋友借了20万才凑齐,于2016年12月1日交给林晓芹。临走时说:"这是最后一次了,以后我們再也不要联系。"林晓芹听了,觉得邓洁从头到尾就是看不起自己,怒道:"装什么清高?不要忘了,你以前也跟我一样!你以为你老公知道了后还会要你吗?你跟我有什么区别?"两人不欢而散。
  这以后,邓洁总是失眠、多梦,明显抑郁。她一听到手机铃声就担心是林晓芹打来的,整天精神恍惚。2018年2月25日,邓洁母亲的祭日。她去祭拜母亲,途中再次接到林晓芹的电话。这一次,林晓芹声称最后一次要50万,否则就写信给她公司,让她当小姐的事曝光。当时邓洁已经怀孕两个月了。她明白,如果事情败露,她在公司肯定待不下去了,宋一祥也一定会跟她离婚。她在母亲的墓前痛哭流涕:"妈,我真的错了吗?可我没有选择啊?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孩子没有爹,就像当初我不能丢下你不管……"从墓地回来,邓洁渐渐平静下来,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决定冒险。
  3月6日晚,邓洁答应最后一次到林晓芹的出租屋送钱,并约定在林晓芹家吃晚饭。林晓芹很高兴。6点刚过,邓洁带了两瓶高档葡萄酒去了林晓芹的出租房,两人谈到往事都十分感慨。回忆起从前邓洁被人欺负,林晓芹找人帮她出气的场景,邓洁也曾一度心软,产生了放弃杀害对方的想法。
  她几乎是哭着问:"晓芹,你能不能不要再逼我了?我们都忘了过去吧!"林晓芹却冷笑道:"你如今是过上了好日子,我成了过街老鼠。"她告诉邓洁,她最近交了个男友,男的不嫌弃她曾经当过小姐,愿意跟她结婚。这钱就是为了给那男的还赌债的。她感叹道:"你知道,我这样的人,能找个人嫁不容易。我以后绝不会再打扰你了。"说着,林晓芹突然问邓洁:"钱带来了吗?""她还是在意钱,还是在骗我!"邓洁软下来的心突然就又狠了。她拿出5万现金,说其余的转账给林晓芹。拿了钱,林晓芹心情大好,她将钱顺手丢在了发沙上,主动与邓洁碰杯,不一会就喝得烂醉。随后,邓洁将醉如烂泥的林晓芹褪去衣服,拖到洗浴间,打开喷头,又打开煤气罐,造成漏气假象。她顺手将钱装入手提包里,溜出出租屋,见巷道无人,闪到街上,拦了一辆的士回家。当晚,宋一祥陪客户喝到凌晨1点多才回家,邓洁佯装睡着了,宋一祥也很快睡着了。第二天,邓洁镇定地去上班,心里却十分紧张和恐惧。
  3月7日上午9时许,房东周德芳来收房租,发现林晓芹门窗紧闭,又闻到一股浓烈的煤气味,吓得使劲儿敲门,不见有人反应,就拿了备用钥匙打开房门。只见林晓芹赤身裸体地躺在卫生间里,早就没了气息。周德芳立即打电话报警。几分钟后,民警赶到现场,经侦查发现,虽看似一起煤气中毒事件,但桌上忘记收掉的两个杯子让警方怀疑这不是一起简单的煤气中毒。于是警方再次对案发现场进行检查,在杯上发现了一枚新鲜指印。随后,又从林晓芹的手机上发现了一条她威胁和敲诈他人的微信。经查证,该微信号绑定的手机号码是邓洁的。警方立刻传讯了邓洁,在铁的证据面前,邓洁心理防线崩溃,交代了犯罪经过。
  2018年3月13日,邓洁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批准逮捕。案发后,宋一祥得知真相,十分震惊,痛哭不已,他后悔自己没多关注邓洁,没有及时阻止这场悲剧的发生。2018年7月26日,重庆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法院认为,被告人邓洁故意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最终,法院以犯故意杀人罪判处邓洁无期徒刑。
  (因涉及隐私,文中除罪犯外,其余为化名。)
  [编后]邓洁因救母误入歧途,但她最终摆脱了过去,逆袭成"励志女神",她的努力与改过自新值得尊重。为了婚姻的幸福,她小心守护过往秘密的心情也可以理解。可是,在面对昔日污点时,她却完全失去了智慧和分寸。其实,如果她能采取坦诚的态度面对家人,面对现状,也许命运会有转机。
  编辑/王颖
 
渝剑母亲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