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千万富婆无奈亮剑家有薅羊毛的软饭老公
  2017年2月5日,江苏省南京市的千万富婆张兰馨将与自己相伴了近四十年的丈夫赵大平杀害。但最终,张兰馨却被法院重罪轻判,判处有期徒刑五年。为何故意杀人罪只轻判了5年徒刑,张兰馨和赵大平之间到底有何深仇大恨呢?近日,本刊特约记者经过深入走访,还原了这件令人唏嘘的案件的始末。被嫌弃的女人下岗创业,几经奋斗华丽转身
  现年64岁的张兰馨出生在江苏省南京市栖霞区,因家中姊妹众多,小学毕业后就没读书了,等到18岁就进了南京市友谊服装厂做了一名工人。23岁那年,经人介绍嫁给了比自己大三岁,在南京第二机床厂工作的赵大平。婚后第二年,两人有了女儿赵红。由于夫妻俩收入不高,日子过得很节俭。
  转眼到了1996年,此时赵红正读高中,而张兰馨所在友谊服装厂宣告破产,张兰馨失业了。生活的压力陡然落在赵大平一人身上,时间一长,他就受不了了。特别是每当他看着张兰馨在家蓬头垢面,无所事事的样子,心里的烦闷就变成了各种奚落和嘲讽的话语:"你看你的鬼样子,就知道在家吃闲饭,也不知道出去找工作赚点钱。"
  面对丈夫的埋怨和数落,张兰馨心里很不是滋味。多年工作的服装厂倒闭,自己被迫下岗,她心里比谁都难受。她也曾试着出去找工作,可那个时代就业机会不如现在多,何况她只有小学文化,根本找不到工作。眼看女儿马上要读大学,正是用钱的时候,张兰馨急得彻夜难眠。
  那段时间,赵大平整日在家借酒浇愁,动不动就指桑骂槐地辱骂张兰馨,从不给妻子好脸色看,久而久之,张兰馨变得越来越抑郁。她常常通宵失眠,躁郁不安。没多久,她的反常表现被妹妹张兰芳发现。张兰芳不顾姐夫的反对,毅然带着姐姐去医院做了檢查,确诊为中度抑郁症。张兰芳紧急动员全家人,通过一年的药物治疗和心理干预,终于让张兰馨的病情得到好转,人也变得开朗起来。
  走出抑郁的张兰馨也重新振作起精神,打算开家服装店自谋出路。然而,当张兰馨把自己想创业的事告诉丈夫后,赵大平劈头盖脸地讽刺道:"凭你这智商也想当老板?还是去当保姆吧。"说完,不屑一顾地离去。张兰馨知道,赵大平是出了名的铁公鸡,结婚多年,都是自己把工资悉数交给他管理。每逢遇到人情世故要花钱时,赵大平总一百个不愿意。因此,张兰馨平时都不敢跟同事走得太近。如今,面对妻子要投钱创业,赵大平坚决不肯拿出一分钱。几次三番争吵无果后,最终还是张兰馨的娘家人七拼八凑,出借资金,让张兰馨把服装店开了起来。赵大平的冷漠让张兰馨心灰意冷,她与赵大平事先签下协议:无论服装店将来是赚是亏,均与赵大平没有任何关系。赵大平想到张兰馨搞不好会亏钱,当即就在协议上签了字。
  服装店开起来后,张兰馨一门心思都扑了进去。经过几年的苦心经营,张兰馨的客户越来越多,生意越做越好,营业额也逐年攀升。2003年,张兰馨将服装店搬到了南京最繁华的夫子庙附近,次年还在新街口开了一家分店。不仅如此,她还将家里的"鸽子笼"换成了140平方米的大房子,更是风风光光地为女儿操持了一场盛大的婚礼。无论走到哪里,大家都羡慕赵大平找了个能干的老婆。
  眼见着妻子混得风生水起,赵大平心里渐渐不平衡起来。此时,赵大平所在的机床厂也倒闭了,他每月拿着几百元的生活费,过得很憋屈。他提出想帮妻子管理店里的账目,却被张兰馨断然拒绝。一段时间后,赵大平告诉张兰馨,自己要去湖北做生意。临走时,他豪气云天地对张兰馨说:"你就好好守着你的店子,用不了半年,我也能衣锦还乡。"哪知几个月过去,赵大平却灰溜溜地回来了。不仅没有赚到一分钱,还把自己几年存下来的积蓄用得一干二净。张兰馨质问他究竟出去干了什么,赵大平唉声叹气,不愿透露一个字。
  但令张兰馨诧异的是,自从经历这次挫败,赵大平仿佛变了一个人。以前,他很大男子主义,尽管钱没有张兰馨赚得多,但一家之主的架子还是摆得挺足。即使下岗在家,也不愿意洗衣做饭,一切指望张兰馨做。而张兰馨要忙于店里的生意,无暇顾及,只好请了钟点工。即使这样,赵大平还挑三拣四。可如今,赵大平回到家里,立马就辞退了钟点工,事事亲力亲为,每天买菜做饭,变着花样做不说,还中午、晚上都耐心耐烦地送到张兰馨店里去。遇到刮风下雨,他还特地跑到店里接张兰馨下班。时间一长,就连张兰馨店里的员工都说,赵大平洗心革面变暖男了。冷脸丈夫变身好男人,用尽心思"薅羊毛"
  面对丈夫的转变,张兰馨心里暖暖的,因此对赵大平提出的各种要求,她都尽量有求必应。可一段时间后,张兰馨发现一贯节俭、小气的丈夫变得大手大脚,还经常以各种理由找自己要钱。有一次半夜醒来,张兰馨借着窗外的月光看见赵大平正蹑手蹑脚从她的钱包里往外拿钱。张兰馨恍然大悟,难怪最近经常莫名其妙地发觉钱包里少钱,原来是赵大平所为。张兰馨想,赵大平之所以这样做,肯定是上次出门做生意把私房钱都搭进去了,才不得不出此下策。反过来想,张兰馨反而很同情赵大平,觉得他这是没有安全感的表现。因此,张兰馨并没有戳穿赵大平,对其行为也就睁只眼闭只眼,只是不再在钱包里放大量现金。
  就这样相安无事地过了两年多,2007年8月的一天,赵大平突然慌张地对张兰馨说:"老婆,你一定要帮帮我,借我2万元。"张兰馨诧异不已,当即问是怎么回事。赵大平告诉她,自己前不久被几个朋友唆使打牌,几场牌下来竟输了2万元,现在朋友逼着他还钱,他实在拿不出来。张兰馨心里咯噔一下,她知道,赵大平并不是一个爱打牌的人,担心他是被人骗了,于是就让赵大平把那个朋友的电话给自己,自己要亲自去见见。哪知赵大平一听,当即"扑通"一声跪下,抱着张兰馨的腿恳求:"老婆,你就相信我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打牌了!"说完,还挤出了几滴眼泪。张兰馨见丈夫如此低三下四,也就不好再逼问,当下从银行里取了2万元交到他手里。
  此后,赵大平果真信守承诺,没有再去打牌,把家里操持得井井有条不说,把张兰馨也伺候得舒舒服服。只是,赵大平会隔三差五以各种名义找张兰馨要钱。一次,张兰馨把赵大平频繁找自己要钱的事告诉了妹妹张兰芳。张兰芳立刻警觉问:"姐夫是不是在外面有人呀?不然怎么花销这么大?"张兰馨笑着断然否认:"怎么可能,他白天忙着做家务,晚上也从不出门。再说他那么小气,哪个女人愿意跟他啊?"张兰芳见姐姐说得这么肯定,也就不再多说。哪知两个多月后的一天下午,张兰芳在商场买衣服时,竟然看到赵大平挽着一个年轻女子有说有笑。张兰芳随后打电话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告诉了张兰馨。
  张兰馨气得血往头上涌,当即跑回家。可不等张兰馨质问赵大平,赵大平就又跪在妻子面前指天发誓:"我跟她只见过一两次面,我们之间真的什么关系都没有,我就是被拉着陪她去买衣服。老婆,我错了,我再也不跟她来往了,你就原谅我这次吧……"见这个与自己生活了近一辈子的男人说得如此恳切,张兰馨想:只要他知错能改,也就算了吧。于是,张兰馨没有再深究,原谅了赵大平。
  之后,赵大平也算安分守己,日子波澜不惊地过去。转眼,赵大平已迈入60岁的门槛。此时,电商竞争激烈,服装店的生意日渐清淡,张兰馨寻思,不如急流勇退。2011年9月17日,是赵大平60岁的生日,张兰馨特地为丈夫大摆宴席庆祝。在生日宴上,张兰馨当众宣布,自己准备将生意全部转出去,回家与赵大平安享晚年。
  不料,赵大平当即翻脸,当众掀翻了桌子叫嚣:"你越来越长本事了,凭什么不跟我商量?"张兰馨大怒,反驳赵大平道:"当初创业时我们就划分清楚了,我的生意与你无关。我做什么决定都不用跟你商量!"赵大平见张兰馨和她娘家人都生气了,只好默不做声。回到家里,赵大平又换了另一副面孔,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向张兰馨诉说:"我知道你和你们家里人都瞧不起我,我天天窝在家里做家庭煮夫,受够了别人说我是‘吃软饭的。如今你把生意转让出去,都不事先跟我说一声,你让我的脸往哪里搁啊?再说,我知道天天在家里待着是个什么滋味,我是怕你会受不了啊!"张兰馨见丈夫说得合情合理,不仅原谅了他,还安慰道:"要把生意都转出去,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成的事,我只是有这个打算。是我忽略了你的感受,应该找点事让你做。"
  没多久,张兰馨为赵大平买了一辆奥迪A6,让他没事的时候跑跑婚车,既可以增加他的收入,还可以让他有事可忙。不承想,自从有了车之后,赵大平经常不见人影。日子久了,张兰馨心生疑惑,质问赵大平时,赵大平说自己除了跑婚车,还承接一些商务用车。面对赵大平的解释,张兰馨又一次选择了相信。戏精老公私生子曝光,翻脸无情遭杀戮
  早年,张兰馨曾在南京市江宁区购置了一套别墅,当时并没有告知赵大平,且房子买后也一直空置着。十年过去,房价竟然翻了几番,张兰馨决定卖出去,大赚一笔。2015年上半年,张兰馨找好买家,但办理过户手续必须要配偶签字,她不得不向赵大平说明情况。哪知赵大平觉得张兰馨故意隐瞒巨额家产,拒绝签字。他提出,除非分给自己300万,不然别想过户。张兰馨想,反正都是一个家里的钱,赵大平无非想自己名下能有点钱,腰杆也硬气些。张兰馨随即答应了赵大平的要求,卖房后将300万存到了赵大平的名下。
  然而,自赵大平拿到巨款后,就和之前判若两人,家里的事再也不干了,三天两头玩消失。张兰馨拨打他的手机,不是关机就是无人接听。即使偶尔回到家里,不等张兰馨问他这几天去了哪里,他就不耐烦地吼道:"老子的事,你少管!"张兰馨被如此冷落,气得整日以泪洗面,久而久之,她的抑郁症复发了。
  2016年6月的一天,张兰馨在整理赵大平的旧衣物时,一张10岁左右男孩的照片和一张电费单从衣物中掉了出来。张兰馨捡起一看,电费单上的地址在白下区的一个小区,户名是陆丽。这是谁家的孩子?陆丽又是何人?他们与赵大平是什么关系?一连串问号让张兰馨烦躁不安,她立即打电话质问赵大平。赵大平愣了一会儿,十分镇定地说:"我有一个12岁的儿子,高兴不?"张兰馨如遭五雷轰顶。原来,当年赵大平去湖北做生意,不料竟被对方设局,损失惨重。当他绝望返程,途经湖北省襄阳市谷城县时,认识了旅馆服务员陆丽。陆丽比赵大平小24岁,因不堪丈夫家暴,跑到这家旅馆打工。那晚,赵大平趁着酒劲,与陆丽发生了关系,之后在旅馆住了两周,临别时他留下联系方式,许诺陆丽可以随时来南京找他。
  不料几个月后,陆丽真的来到南京找赵大平,声称怀了他的孩子,还拿出了离婚调解书:"我可是为你离的婚,你不能不管我啊!"赵大平对陆丽怀孕的事本心生疑虑,但见一个这么年轻的女孩千里投奔自己,不由感慨万千,安抚她安心住下,把孩子生下来。可赵大平根本没有能力包养陆丽,只好想方设法从妻子那里弄钱,甚至为了弄到钱,不惜对年老色衰的妻子低眉顺目、违心讨好。
  2004年8月,陆丽生下一个男孩。赵大平偷偷去做了亲子鉴定,证明孩子是自己的,他欣喜若狂,自己终于有儿子了。但自己毕竟没有离婚,只好让孩子随母亲姓,取名陆扬。之后,他为了安置陆丽母子,还特地以陆丽的名字买了套商品房。
  赵大平将自己多年的隐情如实相告后,平静地向张兰馨提出了离婚。他对张兰馨说:"我要求平分家产,万一哪一天我先走了,陆丽带着孩子靠什么生活呀?"张兰馨气得两眼血红道:"这份家业都是我挣下的,跟你一分钱的关系都没有。分家产?你想都别想。"赵大平却冷哼道:"那咱们就走着瞧,你别想有好日子过。"之后,赵大平大张旗鼓地将私生子曝光,完全不顾张兰馨颜面,让所有人都知道他有个儿子,亲朋好友知道后纷纷询问张兰馨是否真的有其事。在大家的"关怀"下,张兰馨的精神彻底崩溃。不仅如此,陆丽还三天兩头找到张兰馨哭诉:"你趁早和他离婚吧,让我们一家三口早日团聚。再说,你都这把年纪了,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就发点慈悲,分点给我儿子吧!"内外夹攻的羞辱,使得张兰馨的情绪越来越差,她经常深更半夜打电话向女儿哭诉。
  赵红见母亲病情加重,于2016年7月起,先后两次将张兰馨送往南京市精神卫生中心住院治疗。经过半年的治疗,张兰馨情绪日趋平稳,赵红为其办理了出院手续。她警告父亲不要再刺激母亲,可赵大平却无动于衷,反过来劝女儿:"你是姓赵的,怎么能向着她呢?你弟弟以后也会改姓赵的,你跟我们才是一家人啊!"赵红见父亲决绝到如此地步,就懒得再劝。
  2017年2月5日中午,赵大平一边喝酒一边用手指戳着张兰馨的鼻子道:"你要再不同意平分家产,我就一把火烧了这房子,让你什么都没有!"张兰馨不胜其烦,躲进了厨房,拿起20多粒氯硝西泮片将其捣碎,拌到饭里。她想,不如就此让赵大平安静下。哪知,赵大平吃完饭后,就嚷着要去陆丽家。张兰馨气急,拦着不让他去。赵大平一把推开张兰馨,大骂:"疯婆子,你给我滚开。"
  赵大平的举动彻底激怒了张兰馨,当即与赵大平厮打起来。也许药性发作,不一会儿,赵大平就躺在沙发上不能动弹了。看着偃旗息鼓的老公,想到这几年饱受的屈辱,张兰馨的恨意从心底升起,她顺手抓起电视柜边上的手机数据线,紧紧地勒住了赵大平的脖子。直到赵大平不再动弹,张兰馨才作罢。事后,张兰馨去卫生间洗漱一番,拿出不久前从医院开的安眠药,准备自行了断。此时,赵红提前回家,看到准备自杀的母亲,将其拦了下来。随后,赵红向南京市公安局报案。
  案发后经司法鉴定,张兰馨患复发性抑郁症,具备限制刑事责任能力。2017年11月16日,经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张兰馨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陆丽不服,以儿子陆扬的名义提出上诉,要求张兰馨赔偿死亡赔偿金及被抚养人生活费、教育费等109万元。2018年2月28日,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陆扬上诉,维持原判决的终审刑事裁定。
  (因涉及隐私,文中人名均为化名,相关信息做了技术性处理。)
  [编后]张兰馨是个受丈夫嫌弃的女人,可她用行动向所有人证明,女人也可以自强自立。但她没有明白,那个男人之所以嫌弃她,是因为对她早已没有了爱。而她还在为这份虚无的温暖,如飞蛾扑火。但赵大平却不满足于平凡的家庭生活,欲壑难填的他不仅私欲没有止境,对婚姻也缺乏最基本的尊重,最终家庭毁了,自己也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编辑/吕晓娜
 
复林大平亮剑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