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奈何桥上求婚重庆树屋有段傻傻跨国恋
  小镇女青年邱思是枚"重漂",大学毕业后扎根重庆,她发誓要在重庆买房。在买房路上,她遇到了"人傻钱多"的美国男孩哈里森,开始了一段"同居"岁月。在哈里森的开导下,邱思逐渐明白:人生在世,短短一生,若能选一事终生,遇一人白首,择一城终老,那就是最大的幸福……
  拐角遇到"财神爷":这家伙人傻钱多
  2013年1月23日,正在健身房兼职的邱思突然接到房东打来的电话:"小邱,你快回来找地方搬家吧!街道办认定我们这里是胶囊房,已经被拆除了!"邱思1986年出生在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咸丰县一个小乡镇,家中还有一个弟弟。2009年,邱思从长江师范学院毕业后,留在重庆闯荡。
  邱思进了一家银行当柜员。这份工作相当"体面":吃饭靠狼吞虎咽,上厕所要百米冲刺,薪水却能把你气死。很快,她领悟到了什么叫"没在半夜拖着行李搬家的人不足以谈人生"的精髓——
  她租住在城中村,被秃头油腻中年房东大叔强行进门检查是否在屋里做饭,半夜搬家;与同学合租,被同学男友偷窥,搬家;最难堪的一次,是大冬天被前男友赶出家门……女人就该买套自己的房子,不给机会让别人对你喊"滚出去"!
  为了买房,过上体面生活,邱思豁出去了:不就是喝酒应酬吗?我可以的!邱思转到了业务科。
  为了拿提成,邱思喝酒能带瓶吹,男客户嘴上占点便宜,她一个玩笑怼回去,皆大欢喜。只要有合适的房源消息,邱思就使出浑身解数请假去看房。可她赚的那点钱,很快就在高房租和买买买中消耗了不少。没办法,邱思求助父母。
  2013年1月,邱思拿着父母打零工攒下的两万块养老钱和找同学借的4万元,凑上小户型首付,准备去下定,谁知,工作的一个小疏忽被看不惯她的女主任抓住了,她被踢出了单位。
  工资没了,公积金断了,租的胶囊房也在这天被砸了!邱思思忖着:"北上广容不下肉身,三四线放不下灵魂。1.5线的重庆既容不下我的肉身也放不下我的灵魂,真尬!"
  这次,她租下了渝北区老街上的一处老房子。這是被一棵年岁很久的老树遮盖的两层小楼,老式房子,很旧,被称为树屋。邱思租下了一楼的两居室。为了省钱,她决定寻找一位租客来分摊房租。
  就这样,她遇到了来租房的美国男孩哈里森。
  哈里森比邱思大3岁,是一名室内设计师。因为大学念建筑,加上他从小对中国古建筑感兴趣,3年前,哈里森来到了中国。半年前,他来到了重庆。
  哈里森一见到树屋,瞬间从帅气型男变身痴汉:"哦,站远一点看,这台阶,树影,房子,就是一幅水墨画!这房子身上的历史感,太美了。"邱思一脸鄙夷:就这破楼还美?我就静静看着你装!哈里森又朝种了几颗富贵竹的老石槽扑了上去:"这个石头打造的水池,毫无人工痕迹。"邱思笑了:真是少见多怪,这不就是我们小时候用来喂猪的猪槽吗?
  突然,邱思灵机一动:"这家伙不缺钱,人还傻,应该可以放心租给他,而且还能开个好价。"邱思在原房租上加了300元,哈里森问都没问就签了合同。邱思暗爽:水电网费不用掏了。
  春节之后,邱思就应聘到一家金融平台做业务员。为了尽早当房奴,她工作更拼了。哈里森则成天骑着小电驴走街串巷瞎转悠,见着旧房子老巷子就停下来秒变好奇宝宝。
  因为工作忙,邱思与哈里森很少碰面。可一正式碰面,两人就发生了"国际大战"。2014年5月的一天,邱思生病在家昏睡,中途被吵醒了。她起来一看,哈里森和朋友们正在打麻将。她看着眼前的一切,不禁怒从中来:"资产阶级就是腐化,天天无所事事,吃喝玩乐!我生病到了卧床不起的地步,躺在家还心疼200块全勤奖呢,真是同人不同命。"邱思像头愤怒的小狮子,仗着生病跟哈里森发泄命运不公带来的怒气。哈里森一脸蒙圈地看着邱思,突然哈哈大笑起来:"邱,你太可爱了!"邱思忍着头痛,白了哈里森一眼。
  吵了一架后,他们反而渐渐熟悉起来。哈里森喜欢游老街古镇,他请邱思当自己的私人导游,按市价给报酬。邱思心花怒放:哈里森简直就是财神!
  美国小伙套路深:丰都鬼城表衷情
  自从答应哈里森给他当私人导游后,只要周末有空,邱思必定带哈里森去周边古镇、寺庙等地游览。哈里森每到一处都惊叹重庆是个魔幻之城,十分夸张。邱思满脸嫌弃,觉得他大惊小怪。
  2014年9月,邱思算了下手中攒下的钱,能凑合着在远城区入手一套单身公寓。可房子还没看好,邱思就接到了父亲骑电瓶车上街时突发脑溢血还撞伤人的消息。父亲住院,赔偿伤者,邱思攒下的6万元所剩无几。
  父亲病情稳定后,邱思回了重庆。那天,邱思买了一提啤酒在客厅喝得大醉。哈里森一回来,哭得稀里哗啦的邱思拉着他问:"哈里森,你命真好,偶尔接点设计的工作,其余时间都是吃吃喝喝。我真的特别累,心累。"哈里森有些疑惑:"房子是用来住的,租房也可以住啊!"邱思哭着说:"你知道我前男友吵架时对我说什么吗?他让我滚出他的房子。我们都快结婚了,最后分了。"那天,邱思第一次向哈里森讲了租房的囧事。哈里森看着这个柔弱而坚强的女孩,内心升起了一阵怜悯。
  知道邱思工作压力大,哈里森常逗她开心。哈里森喜欢吃火锅,邱思就带着哈里森和他美国的狐朋狗友吃遍重庆。当然,邱思是白吃的。火锅一吃,啤酒下肚,"中美非正式会谈"就开场了。"哈里森你每天到处瞎转悠,以后拿什么买房结婚?"哈里森和小伙伴们却摇摇头:"你这么年轻就应该出去浪,而不是把自己套牢在房子上。"
  三观不合!本来邱思觉得哈里森好玩,又帅,孤单寂寞时还垂涎过他呢。可房子是安身立命的基础啊。哈里森除了长得帅,真的毫无可取之处呢。
  一天,邱思陪客户吃饭,喝酒喝得有点猛,一路吐回家。哈里森赶紧骑着小电驴去买醒酒药,烧热水,煮稀饭。习惯了职场宫心计的邱思十分震惊,长这么大,除了父母,还真没人这么关心过她。
  那天,她很不好意思地将骗哈里森水电费的事告诉了他。哈里森哈哈大笑,说:"其实我早就知道,而且我也骗了你。我把之前的私人导游推了让你来,这样你不仅可以赚钱,还能放松休息下。"邱思心头一暖,却也很囧:"你一定觉得我是拜金女吧?"哈里森调皮地点了点头,邱思更囧了。
  原来哈里森也会套路呢!不久,她又被套路了。
  哈里森和几个朋友去丰都鬼城,邀请邱思一起去。一路上,哈里森异常兴奋,不停向她介绍每座建筑的结构,风格和装饰。到了鬼城里的奈何桥,哈里森一把牵起邱思的手,踏上桥,认真地说:"邱,鬼城的奈何桥,传说情侣和夫妻牵手走双步会幸福一辈子。我想牵着你走双步。"哈里森的"狐朋狗友"起哄:"在一起在一起!"邱思脑子一片空白,像个木头人一样由着哈里森牵着她走过了奈何桥,跨过鬼门关,进入阎王殿。邱思哭笑不得:"我去,长这么大,我还是头次见人在阴曹地府告白的!"
  哈里森被吐槽,双眼看着邱思,更认真地说:"明白了生和死,才能擁有爱啊。"天,这家伙是走心了!邱思慌张了,不敢再直视哈里森。
  从鬼城回来后,邱思辗转反侧无法入睡。闺蜜听说了哈里森的"壮举"后,大叫:"这么浪漫?赶紧收了这枚帅哥哥!"可邱思却忍不住吐槽:"他已经31岁了,没房没车没稳定工作,以后怎么生活?他还扬言房子不重要。我绝不能被颜值诱惑!"
  大城小爱:租房陪你看细水长流
  邱思有些故意回避哈里森。可让她懊恼的是,她越看哈里森越觉得可爱。好几次,她见到哈里森在灯下读大部头泛黄的书籍,还常将从外面捡的砖头搬回来,拿着放大镜一遍又一遍地看。认真的男人最有型!邱思又被自己打脸了。
  那段时间,邱思减少了应酬,下班后,她学着哈里森走街串巷。渐渐地,她居然从日常里,发现了不一样的生活:这栋破房子的每道裂纹都充满故事;老巷子的菜市场很温情,去买了几次菜就被大婶们记住了;到老街上转一转,会在攀爬中忘了时间,任凭风吹雨刷,人流车马……
  邱思想起这些年自己走过的路,想起那天在鬼城看到的生与死、善与恶,她突然有些懂了哈里森话里的意思:人生在世,短短一生,若能选一事终生,遇一人白首,择一城终老,那就是最大的幸福。
  2014年11月11日,光棍节。哈里森组织了一次树屋单身联盟主题火锅,邱思连灌三瓶啤酒后,大喊一声:"哈里森,我不想再当光棍了,你呢?"邱思和哈里森,当场脱单!
  确立恋爱关系后,哈里森才告诉邱思一个大秘密:他计划整理关于重庆老街的资料,还要把即将拆迁的老街,以及发生在这里的故事都记录下来。"我太喜欢这座城市和这里的人了。"邱思在重庆待了这么多年,因为忙着生存,从未想过这座城市的老文化正在一点点消失。反而是这个美国小伙在以自己的方式想留住老重庆。邱思被哈里森感染了,自告奋勇地要给哈里森当助手。
  有了邱思的加入,方言和找采访对象的问题就好解决了。哈里森开始着手多接室内设计的工作,为自己的"宏图伟业"提供资金支援。邱思则放慢了脚步,以留出更多时间来协助哈里森的工作。
  闲暇时,哈里森带着邱思去弹子石"裕华街",走在长满青苔的小路上,看绿树掩映的小院和盘根而起的巨大的黄葛树。他们一起去杨家坪老步行街,听退休老人抱着茶杯谈论着世界大事。他们去十八梯,寻找这个城市最市井的气息和老匠人。
  恋爱后,邱思越发觉得,车子房子也不是生活的重心,而买买买除了一时快感和满足虚荣心,也没有什么意义。反而是现在这种日子,累却快乐着。
  2015年6月,哈里森从美国回到重庆后,又做了一项决定:他要留在中国,留在重庆。
  邱思也将哈里森带回老家见家长。家人有些担心哈里森不成熟,在重庆也没有房子。哈里森向老人承诺,他会给邱思幸福。
  从恩施回到重庆后,哈里森又冒出一个点子:政府正在规划老街重建,哈里森决定将这栋旧屋长租下来,将西方的浪漫树屋与东方建筑融合一体。二楼自住,一楼改成书屋和茶室。说干就干。邱思和哈里森一起画图纸做设计,亲自选材料,每天下班回来就窝在屋子里装修。这样忙活了两个月,老树下的这栋旧屋子,变成了真正的树屋——全屋做成木楼模样,白色墙壁,室内是木质结构,放上花草,圆的灯,方的闹钟。处处全是爱的样子。树屋装修完毕,迎接第一批朋友到来时,哈里森向邱思求婚。
  哈里森和邱思,把这栋老屋当成作品来雕琢,迎接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来与他们一同居住。
  2016年9月底,哈里森和邱思终于拿到了所有审核资料,在重庆领取了结婚证。国庆节,哈里森父母远渡重洋来到树屋,与邱思的父母家人、来自各地的朋友一起,见证了哈里森与邱思的幸福。在树屋举行的婚礼,简单而别致,意义非凡。
  婚后,他们一起用心守着这个小家,一起吃饭,一起宅,一起旅游……买房的想法早被邱思抛到了九霄云外,哈里森彻底改变了她的价值观。
  2017年初,邱思怀孕了。哈里森比她还紧张,每天只要有空就学习与怀孕有关的知识,每次产检都亲自陪同邱思去医院。2017年10月,邱思为哈里森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在魔城重庆,这对异国恋人,演绎着最别致的小爱。
  编辑/肖岚
 
秋秋树屋哈里森重庆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