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福利房送女神谁生生摔碎了当年的小美好
  中国房地产市场近年来高歌猛进,几乎每天都可以听到人们在谈论着楼市,谈论着如果自己当年有眼光多买几套房,估计现在已经赚翻……本文女主人公张晓,6年前花29万元买了一套低价指标房,如今,该套房已升值了近十倍,可她不仅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反而痛苦不堪。这是为什么呢?
  情人逼婚声声急,转让低价房平息孽情行不行
  今年40岁的张晓和田野同岁,两人当年是湖北省实验中学高中同学。长相姣好的张晓是文科班学习委员,学校每年一次的校运动会,张晓都要负责广播各班的比赛宣传稿,而理科班的田野,每次写的稿件都不同于那些千篇一律的"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两人就在这每年一次的写与读之间渐渐熟悉起来。后来,张晓考上了武汉大学;田野考上了武汉科技大学,各奔前程。2010年春节期间,在一次高中同学聚会上,田野和张晓再次相遇。
  人群中,两个人几乎一眼就认出了对方,明明都是成年人,竟还有着年少时的激动。那一晚,张晓破例和田野喝了酒,晚餐后去KTV唱歌,微醺的张晓差点醉倒在田野的怀中。
  往事,就这样猝不及防地到来。当年,田野大学毕业后进入武汉一家大型国企当了技术员。张晓则在一家省级文化单位工作。2003年国庆,张晓与陈俊钦自由恋爱后结婚,但婚后生活并不幸福。由于陈俊钦患有性功能障碍,两人结婚4年多都没有孩子。2008年初,两人和平分手。
  离婚后,张晓白天忙于工作,晚上美容健身娱乐,把时间安排得满满的,除了看到别人家的孩子时会心生向往,她的单身生活倒也充实快乐。
  田野的工作和生活则是按部就班。25岁那年,他和高中学历的本单位保管员刘静结婚,次年刘静生下一子,一家三口的日子忙碌而平淡。
  看着美丽依旧的张晓,田野心旌动摇。聚会结束,他将张晓送回家,两人互留了联系方式。
  那之后的故事,似乎顺理成章,张晓离异,田野则进入了婚姻疲惫期。面对少年时代的女神,他的雄性荷尔蒙激涨,没事就请她看电影,送各种贴心的礼物。感情空窗的张晓一一接受。渐渐地,两人越走越近,最终发展为情人关系。豪放而讲义气的田野是张晓喜欢的类型,她渐渐动了真情,情到浓时,也曾要求田野离婚娶她,但田野一碰到这个话题就想办法岔开。田野不想放弃自己的家庭,正闹心时,机会来了。
  2011年年末,田野所在的单位为了改善职工住房条件,委托房地产开发商在武汉市武昌區杨园建集资房。田野和妻子是双职工家庭,可享受一套房的购房指标。尽管该集资房每平方米的价格不到4000元,比当时的市场价低了1千多元,但仍需要缴纳近28万元的购房款。田野觉得自己的家庭不需要再买房,也没有多余的大笔存款,在与妻子商量后,他决定将自己的指标房悄悄转卖掉。在此之前他已经打听清楚了,从制度层面来说,这样的操作是可行的。
  把这套房子转卖给谁呢?这样的好事,当然首先要考虑关系近的、可信赖的亲朋好友。出于对张晓的歉疚心理,田野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她。他给张晓打电话说明了情况。接到电话,张晓非常兴奋,说自己只有一套房子,的确想买第二套,手里的钱刚好够买田野的这套指标房。听张晓这么说,田野也很高兴,觉得自己虽不能给张晓婚姻,但终于可以以这种方式补偿她,相信张晓一时半会也不会再好意思提结婚的事,这事也就算摆平了。
  很快,田野就以29万元的价格,将自己90多平米的购房指标转让给了张晓。他通过单位的一位熟人,帮张晓办理了购买自己的指标房手续。为避免妻子生疑,田野告诉妻子,他把房子转卖给了一个姓张的高中男同学,自己从中赚了1万多元差价。
  指标房升值婚外情贬值,拿什么拯救我的良心
  然而,由于田野夫妇所在单位的经济效益逐年下滑,资金周转不灵,该集资房一直拖到2016年3月才完工。虽然比原计划的交房时间晚了近两年,但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房主们却喜不自禁,因为该地段的商品房均价已涨到了每平米近1万元。
  在武汉市商品房价格一路高歌猛进的这几年里,田野一直和张晓保持着情人关系。每当张晓提出结婚这个话题,田野就抛出这套房子来搪塞:"我老婆也知道这套房子,如果我们离了,她知道我娶的是你,搞不好会以为我们是合伙来算计她,到时候再告上法庭要求收回这套房产,我们不就鸡飞蛋打了吗?"张晓觉得有理,这个话题也就此不再提。
  刘静眼看着指标房升值,后悔不已。她跟丈夫念叨了多次,悔不该当年把指标房转手卖给了别人。
  2016年5月,该地段房价已破万。刘静跟丈夫摊牌:"你从你同学那里把房子按原价收回来吧!我们退钱退利息给他,钱若不够,我宁可回娘家借!"
  田野回答:"不行!卖了就卖了,不能反悔,言而无信的事咱不干,否则我跟老同学就撕破脸了,将来传出去,我在同学圈子里怎么混?"
  刘静话锋一转:"咱们如果再多一套房,儿子将来找媳妇也就多了一个挑选好姑娘的筹码啊,你跟你老同学撕破脸又算得了什么呢?"
  儿子是田野这辈子最看重的人,自己不肯离婚,就是怕对儿子产生不良影响。是啊,社会越来越现实,如果自己有三套房留给儿子,将来儿子在择偶时就更有底气了。思前想后,田野最终答应了妻子。
  可是,他实在无颜跟张晓开口提收回房子的事。刘静见丈夫抹不开面子,便对他说:"得罪人的事由我来做吧。"田野最终默许了。刘静找到报社,登报公告这套房子的购房发票不慎丢失。遗失声明见报一个月后,刘静带着老公将新房钥匙从小区物业领走了。
  交房时间到了,张晓到小区物业公司领新房钥匙,却被告知钥匙已被田野夫妇领走了。在物业办公室,当张晓看到报纸上刊登的遗失声明后,整个人惊呆了!她当即气愤地拨通了田野的电话。
  面对张晓的质问,田野支支吾吾:"对不起啊,我老婆她、不想卖房了,说要给儿子留着……唉,我也拿她没办法……你找我老婆谈吧。"心虚的田野赶紧挂了电话,随即短信发去了刘静的手机号码。
  张晓这才明白,自己的一腔真情,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是多么不堪一击!田野爱的是他的儿子,不是她。她擦干眼泪,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人没了,房子不能也没了。想到这里,她拨通了刘静的电话,自报家门后,与刘静约了见面地点,希望能和刘静谈妥后,让对方把新房钥匙还给自己。
  接了电话,见了面,刘静这才确定,丈夫竟然把指标房转卖给了眼前这位保养姣好的女同学,女人的本能让她一下子警觉起来。为什么丈夫明明把房子賣给了女同学,却骗自己说是卖给了男同学?看来这里面没那么简单。想到这里,她坚决不给张晓房子钥匙,只答应张晓在配合自己办好了房屋的一切手续后,再将29万元钱及利息退给她。
  张晓根本无法接受刘静的苛刻答复。在多次与刘静交涉无果后,她又致电田野,哭求他不要对自己这么绝情,早点把房子钥匙交给她。
  田野有些动摇了,他也觉得自己这么做实在太不厚道。回到家,他鼓起勇气对妻子说:"咱们还是把房子还给张晓吧。"刘静暴跳如雷,逼问丈夫与张晓是什么关系。田野低头不语。刘静看着丈夫的表情,什么都明白了,她冷笑着说:"房子我要定了,你如果不同意,就净身出户,滚出这个家!"
  田野当然不愿意放弃这个家,但他也知道自己不可能说服妻子。2016年12月的一天下午,怀着愧疚的心理,田野借口谈房子的事情,打电话约出了张晓。张晓如约而至。在宾馆房间里,田野什么话也没说,只是以身体抚慰她。张晓全都明白了,心情复杂的她这一次没有采取任何避孕措施。
  赢回指标房输了未来,四十岁的人生能否重来
  一个多月后,张晓果然怀孕了。拿着手中的早孕检测棒,张晓找到田野:"我有了孩子!你离婚吧,我太想做妈妈了!"田野看到后,目瞪口呆。
  2017年2月2日晚,田野开车来到张晓的住处,交给她2000元钱,请求她明天去流产。张晓又哭又笑,这个结局,她早猜到了,只是不到最后一刻,她总是怀有那么一丝丝的侥幸。看来,没什么是真的,只有把物质抓在自己手里,才是最牢靠的。想到这里,张晓冷冷地说:"打胎可以,房子还给我。"
  看着他驾车绝尘而去,张晓彻底心冷了。她知道,这个孩子一旦生下来,也是一个孽,但孩子至少是帮助自己要回房子的一个筹码。
  2017年2月底,张晓正式向武昌区法院起诉,要求田野夫妇返还房产。法院随后受理了此案。
  半个月后,张晓收到了法院的传票。然而,就在收到传票当天,张晓突然发现自己下身见红,她心里一惊,马上回家躺着——官司没打完之前,这个胎儿不能有任何事!
  这之后的三个星期,张晓每个星期都发现自己有见红的情况,但都不严重,每次她躺一躺就好了。她猜测可能是这段时间忧虑过度引起的先兆流产,不过,原本她也没想生下这个孩子,只是想暂时留着,等官司打完而已。
  3月3日下午,张晓的官司在法院开庭审理,刘静和张晓在法庭上激辩,力证房子归自己所有。就在法官宣布休庭时,张晓突然下腹剧痛晕倒!田野知道张晓有孕在身,怕出人命,忙将她送到医院。
  检查结果令所有人后怕。原来,张晓腹部输卵管有异常妊娠,即宫外孕,且已破裂,必须马上手术,否则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经紧急手术,张晓终于捡回了一条命,但她的右侧输卵管只能被切除。
  得知这一切,张晓悲愤莫名。张晓在武汉的堂妹得知消息后赶到医院。张晓看到堂妹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送我回法庭,我还要继续告,我要告田野强奸!"在场的所有人都大惊失色。
  张晓看来是豁出去了。可是田野夫妇都在国企,两人的孩子还在上学,就算他们可以"不要脸",孩子若知道了这件事会怎么想?田野给一个律师朋友打电话求助。律师朋友告诉他,这个房产官司,法庭很可能支持张晓。田野给张晓的堂妹打电话,让她劝劝堂姐别再闹下去了,他们愿意做出让步。
  3月13日下午,田野夫妇带着新房钥匙和1万元现金及两大箱营养品来到张晓的住处,并写下书面保证,承诺该房与他们家再无瓜葛,与张晓达成了庭外和解。张晓随即撤诉。
  官司没有打成,从表面上看,张晓是赢了。但是,她付出的代价却相当惨重。田野已经彻底与她翻脸,而这场宫外孕,因另一侧输卵管有炎症,今后的受孕率会很低,她可能一辈子再也做不了妈妈。当初,她故意怀孕的目的是为了房子,如今得知自己有可能终生不孕,不禁悔青了肠子。倚靠在新家冰冷的阳台上,风很大,张晓无声地泪流满面……
  截至本刊发稿时,本文所涉地段的商品房均价每平米已突破了2万元。但是,张晓再也感觉不到这种喜悦,她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一输到底。
  (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皆为化名)
  [编后]针对本文中涉及的案例,本刊编辑咨询了四川公生明律师事务所知名律师张希权。张律师说,正如田野的律师朋友所言,若张晓起诉,法院会支持她要求田野夫妇退还该房的诉求。因虽涉案房屋属单位福利性质,但其商品房的本质未变。张晓如约支付了田野房屋转让费并交纳了所有购房费用,从法律角度上来说,该房已经归属张晓所有,田野夫妇应在房屋满足交付条件后,及时交还房屋钥匙;否则,田野夫妇会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张律师提醒,并非所有的购房指标转让合同都有效,比如,签订了经济适用房、军用房等购房指标转让协议并已付款的,一般认定为无效合同,购房人可能拿不到房子;若本人不具备直接购买资格,则最好不要轻易尝试购买产权不明晰、保障不充分、容易引起诉讼争议的房屋;若已购买,则应及时缴足各项应付款并履行相关手续,保障自己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占。除了让转让人签字外,最好让所有共有权人签字或出具书面同意书。此外,应对转让方支付购房款、交房、过户等进行约定,设置违约条款,以便在纠纷发生时有据可依。
  编辑/涂筠
 
小筠刘静女神田野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