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亿万财产搅动家族风云一个富姐在逃亡路上上
  张慧平是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一个传奇人物:她从一个下岗工人打拼成拥有上亿资产的女富豪。然而,她在全力追求财富时却忽略了家庭,以至于丈夫有了婚外情,要与她离婚。为了不把自己千辛万苦创造的财富分给丈夫和小三,张慧平将娘家人当成了她财富的避风港。于是她出资以父亲张振业、弟弟张皓的名义开公司,竞拍房产转移资产。
  张慧平的巨额财富安全着陆了吗?当财富遭遇亲情,人性的底线还能守得住吗?
  女富豪深陷婚姻危机,艰难时刻启动亲情保护措施
  1997年6月,拍卖公司女老板张慧平请私家侦探跟踪丈夫,发现他依然还是跟情人杜曼在来往,张慧平彻底寒了心。
  张慧平是北海市人。父母是当地国企的工人。张慧平在家排行老大,下面还有一个比她小9岁的妹妹张洁和一个比她小13岁的弟弟张皓。18岁那年,张慧平高考落榜,正逢母亲退休,想到弟妹上学要供养,张慧平放弃了复读的念头,顶了母亲的班。
  22岁那年,张慧平和厂里的技术员何春林相恋结婚,婚后养育了儿子何阳。1985年,工厂效益不好,夫妻俩双双下岗了。张慧平和丈夫商量借了3万块钱在北海饮食一条街开了家饭庄,因经营得法,生意很快做得风生水起。半年后,饭庄每月有近一万元的纯收入,张慧平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
  1989年春节,张慧平参加高中同学聚会,在拍卖公司上班的闺蜜郑佳欣告诉她:搞拍卖利润很高,很有前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张慧平心动了。可她的想法遭到了丈夫的反对:"饭庄生意也不错,娃娃马上要上小学了,需要人管,还折腾那干啥!"但张慧平坚持要放手一搏。
  为了做到万无一失,张慧平决定先积累经验。在郑佳欣的帮助下,她应聘到郑佳欣的拍卖公司上班。很快,她掌握了拍卖公司的经营模式和管理经验。
  1990年8月,张慧平准备着手自己开办一家拍卖公司。
  一听光注册资金就要100万,何春林坚决反对。张慧平向丈夫立下"军令状",若亏了本就净身出户。
  何春林拿妻子无可奈何。
  说干就干。张慧平拿出家里的全部积蓄50万,再以饭庄作抵押向银行贷了50万,注册了一家拍卖公司。公司主要从事债券和法院处理的不良资产的拍卖商业活动。张慧平把公司经营得井井有条,有时利用便利条件低价拍得一些房产,财富滚雪球似的增长,她一跃成了北海闻名遐迩的女富豪。
  然而,就在事业高歌猛进之时,她的婚姻却亮起了红灯。张慧平把全部的精力用在了公司里,整天在全国各地飞来飞去,夫妻聚少离多,有时一个月都难与家人团聚一次。何春林既要经营饭庄又要照顾儿子,苦不堪言,对妻子很是不满。
  1997年3月20日,是何春林的生日。他在酒店订好了位子等待妻子前来团聚,可一直等到晚上9点,才等到妻子的电话。她抱歉地说,公司正在筹办一次拍卖活动不能前来。
  何春林的心凉透了。那夜,他把自己喝得酩酊大醉,口吐白沫倒在路边,被加班回家的杜曼遇见,杜曼打120将他送到医院。
  出院后,何春林请杜曼吃饭表示感激。22岁的杜曼家在陕西省宁强县农村,家里还有两个正上中学的弟弟。为了弟弟读书,杜曼高中毕业后就来到北海市一家旅游公司打工。何春林得知杜曼的父亲需要钱做胆结石手术,很大方地拿出2000块钱给了她。
  从那以后,何春林每当心情不愉快时就约杜曼出来吃饭、喝茶和聊天。杜曼得知何春林是一家饭庄的老板,妻子也开着公司,很不解地问:"你事业这样成功,怎么还要去酒店买醉呢?"此话正戳到何春林的痛处,何春林便向杜曼倾吐了腹中的苦水。
  说到动情处,他拉着杜曼的手说:"我只需要一份相互厮守的平淡生活,你能给我吗?"何春林把杜曼抱在怀里,杜曼挣扎了几下,停止了反抗。那夜,两人突破了道德的底线。杜曼青春漂亮,善解人意,何春林找到了久违的感觉,两人经常趁张慧平出差期间在家或宾馆幽会。
  这天,张慧平因为合同签得顺利,提前一天回了北海市。她本想给丈夫打个电话让他来接自己,可是手机在出机场的时候被偷了,她只好自己打车回家,孰料正撞见何春林与杜曼在家里幽会。张慧平声嘶力竭地斥责何春林:"我在外打拼,你却在家与人鬼混,你还是人吗?"
  何春林脸上没有一丝羞愧,他平静地对张慧平说:"我要的不是一位女强人,我要的是一位能给丈夫温柔,给儿子母爱的妻子,你做到了吗?"说完,他带杜曼离开了家。
  张慧平心痛不已。她想离婚,但是儿子刚上初中,她担心离婚会毁了儿子。而且,夫妻感情到了这个地步,她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最终,张慧平选择原谅丈夫,只要他跟杜曼断了联系,回归家庭,她就既往不咎。
  但张慧平也多留了个心眼,她雇请了私人侦探盯梢何春林的行踪。令她大失所望的是,何春林仍然跟杜曼保持着来往。她痛苦地质问何春林,为什么要这样做?何春林却云淡风轻:"你觉得这样能过,咱就这样过。你要是接受不了,那咱就离婚。"原来,何春林根本没打算回头。
  这一次,张慧平打定主意要离婚。但她转念一想,私家侦探提供的材料不能成为呈堂证供,在法律上认定丈夫是过错方。如果这样离婚,自己打拼的财富将会与何春林平分,白白地交给杜曼那个小妖精享受。一想到这,张慧平就心有不甘。她决定先想个办法把公司的部分财产转移出去,再来谈离婚的事。
  财产如何转移?痛苦中张慧平想到了娘家人。
  同仇敌忾转移财产,再婚搅起漫天风云
  一直以来,张慧平都是娘家的领头雁。
  她在家里排行老大,从小就承担起照顾妹妹和弟弟的责任。小时候,家里穷买不起衣服,读六年级时张慧平利用暑假学会了做衣服,买布裁剪给弟弟妹妹穿。为了弟弟妹妹读书,她高中毕业就参加工作养家。妹妹张洁大学毕业后工作不好,张慧平把她招进了公司。后来张皓高职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张慧平也把他叫来公司上班。父母身体不好,张慧平为他们请了保姆,每年还拿钱出来,让弟弟妹妹陪父母外出旅游。当张慧平把自己婚姻的危机和转移公司财产的计划告诉娘家人时,父母和弟弟、妹妹同仇敌忾,一致同意,并让張慧平放心,家人会全力支持她。
  得到娘家人的支持,张慧平就开始了转移财产的计划。2001年6月,张慧平斥资133万拍得银滩区6套海边别墅,她把6套房产办在妹妹张洁的名下,房产证由张慧平管理。
  2002年,张慧平如法炮制以100万的价格拍得南宁市11个车库和两套住房,产权办在弟弟张皓的名下。2002年6月,张慧平又以100万的低价拍得86亩海边土地成立了地产公司。据采访时张慧平讲述,为避免和丈夫的财产纠纷,她又将地产公司注册在父亲和弟弟名下,父亲占40%股份,弟弟张皓占60%股份。
  2003年,儿子何阳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北京一所大学,张慧平再也无后顾之忧了。与此同时,她转移到娘家人名下的资产已高达千万元。同年10月,张慧平与何春林协议离婚。当对财产进行核算时,饭店和拍卖公司的资产不相上下,何春林得到了饭店和儿子,拍卖公司归张慧平所有。
  婚姻的失败给张慧平带来了巨大的打击。办完离婚手续后,张慧平患了抑郁症,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也不愿意跟人说话。张洁很心急,她不离姐姐左右,一直在安慰她,给她讲小时候的趣事:"姐,记得有一年冬天,你给弟弟洗尿布,手都龟裂了,伤口鲜血直流。我跑去叫妈妈,你一把拉住我,说:‘别告诉妈妈,她知道了更难过。我是你们的大姐,天塌下来有我撑着。你在我们心中,一直都是天,我们需要你。"
  听到此处,张慧平终于笑了,大姐的担当与自信重新浮现在脸上。她握着张洁的手说:"放心,姐姐永远是你们的靠山。"
  为了让姐姐有个好心情,张洁又陪同她去小区的会所办了瑜伽卡,每天陪她去健身,疏解心结。张皓也没闲着,在张慧平患病期间,他把公司管理得井井有条。在家人的关怀下,张慧平渐渐地走出了抑郁。
  一年后,张慧平满血复活,再次投入到风起云涌的商海里,公司的业务蒸蒸日上。此时,闺蜜郑佳欣多次提醒张慧平,将公司的股权和十几套房产转移到自己名下,但是张慧平不以为然,她觉得都是自己的家人,肯定错不了,就拖着没有办理。
  为了回报家人在自己最低谷的时候给予的支持,2005年7月,张慧平将离异的张洁送到美国留学,攻读MBA学位。2008年6月30日,张皓结婚了。张慧平斥巨资为弟弟操办了盛大的婚礼。
  家越来越兴旺,可是张慧平的内心却越来越孤寂。2012年春节,离异9年的她在一次年会上认识了做水产生意的段辉。段辉比张慧平小5岁,有过一段不幸的婚姻。他很敬重张慧平的事业心和人生担当,两个人惺惺相惜,准备结婚。
  当张慧平将自己准备结婚的事告诉了妹妹张洁时,张洁很吃惊。她劝说姐姐,谈谈恋爱可以,但是结婚不是小事,一定要谨慎。随后张洁将这件事告诉了父亲和弟弟,张振业和张皓一致反对,认为段辉是看上了她的钱。
  刚开始,张慧平也觉得娘家人的话有道理。但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她觉得段辉人品可靠,资产虽然没有她多,但是也有自己的事业。最重要的是,两个人在一起很谈得来,到了她这个年纪,不再在乎钱,只想找个知冷知热的人共度余生。
  为了消除家人的误会,5月底的一天,张慧平和段辉出面请张振业父子在贵宾楼吃饭。
  双方就座后,张振业不顾段辉在场,责备女儿:"你已经是50岁的人了,还禁得起几回折腾!"张慧平不满父亲的态度,跟他呛了几句。
  段辉在一旁十分尴尬。他劝说女友不要跟父亲吵,同时跟张振业解释,他对张慧平是真感情。
  一旁的张皓冷嘲热讽:"真感情?若我姐是个穷光蛋,你还爱她吗?"段辉一时语塞。好好的一顿饭,结果吃成了鸿门宴,双方不欢而散。
  张慧平前脚到家,后脚就接到妹妹张洁打来的电话。张洁在电话里劝她:"姐,我们都是女人,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毕竟你有这么一大份家业,说句不中听的话,万一将来你走在他前面,这钱以后是算他的,还是算你的呢?你不为我们想,也得为阳阳想想吧!"张慧平不快地挂了电话。
  张慧平铁了心要结婚。就在她紧锣密鼓筹备婚礼时,张皓突然找到她,提出要300万和两套房子。张皓的理由是他跟随姐姐这些年,虽然姐姐给他付了高薪酬,但他为公司创造了上千万财富。特别是在张慧平离婚后的那几年,有他支撑公司才得以正常运转。
  张慧平还没反应过来,妹妹也和新婚丈夫从美国回来。她提出条件,夫妻俩回到姐姐公司上班,并每人要30万的年薪。
  妹妹和弟弟同时发难,让张慧平嗅到了不安。张洁见姐姐不置可否,提出了更为苛刻的条件,要300万和两套别墅。张慧平顿时就蒙了,她召集张洁和张皓商谈。当着姐姐的面,张洁和张皓吐露了他们真实的想法,他们担心张慧平再婚后,公司大权旁落,姐弟两人在公司的利益受损,所以想提前拿钱走人。张慧平理解妹妹和弟弟的顾虑,但一下子找她要这么多钱,她难以接受,她答应考虑一下。
  就在张慧平举棋不定时,公司后勤处发现张皓以自己的名义收了南宁房产的房租并卖掉一个车库和一套住房。张慧平大骇,房产证在自己手上,张皓怎么能卖掉房子呢?张慧平打电话去房管局一查,才知道张皓挂失了房产证,领了新的房产证。张洁也没闲着,她如法炮制以280万的价格卖掉了一栋别墅。
  张皓和张洁的做法让张慧平悲愤不已,这是她血脉相连的亲人啊!张慧平最大的财产是地产公司名下的86亩土地,现在已增值到数千万。她紧急来到工商管理局,以公司法人的名义把地产公司原来张皓名下的60%股权变更到自己的名下。考虑到父亲年纪大了,需要养老,她没有转移父亲名下的40%股份。
  本来张慧平觉得,事情就这样算了。她和弟弟妹妹之间的矛盾,毕竟还是亲人内部的矛盾,以后再找机会跟他们好好谈谈。孰料,2012年10月11日,张慧平在南宁谈生意,突然接到郑佳欣的电话。郑佳欣说:"出大事了,你赶紧走,不要回来了!"
  郑佳欣告诉张慧平,她在网上看到张慧平被公安机关以非法侵占罪网上追逃了。
  张慧平如遭晴天霹雳,她隐隐约约意识到,这件事跟张皓和张洁有关。她想回去找警方理论,但是又担心自己一露面就被抓住关了起来,无法脱身,那么张洁和张皓就可以肆无忌惮地侵吞自己的资产。张慧平倒吸一口凉气,她决定先避开风头,等找到证据后再向公安机关自首。当即,张慧平中止了商业谈判。她关掉了手机,叫来了司机邓学义,发动了车向城外风驰电掣狂奔而去……
  张慧平能逃过公安机关的追捕吗?在逃亡的一年中,她遭遇了什么?她是否能追回转移到娘家亲人名下的巨额资产?欲知后事,请看《知音》2018年第5期。
  (因涉及隐私,本文人物皆为化名)
  編辑/王颖
 
江水寒张皓张洁名下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