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打工仔惶恐知恩图报的富少眼里寒光凛凛下
  [前情提要]2018年2月月末版第6期,我们为您讲述了"富二代"高德宪为报救命之恩,与在摄影城打工的张京民义结兄弟,并力邀他到南京合伙创业。可高德宪的一系列反常举动,让张京民觉得两人"三观"不合,不是一路人,决定离去。高德宪的女朋友蒋萍,却恳求他留下"再救"高德宪一次。蒋萍为何说出"再救"二字?高德宪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下面,我们为您继续讲述——父母恩怨吞噬留学梦:一颗受伤的心有多痛
  得知张京民想离开南京,蒋萍含泪讲述了高德宪的痛苦及他与父母的恩怨纠葛,张京民愕然……
  高德宪的父母原一起创业打拼,后来李茹茹因身体不好,回家相夫教子,高宏亮则把公司一步步做大,成立了雍园工业园区,成了千万富翁。父母很宠高德宪。他高中毕业后,去英国南安普顿大学留学,前途大好,却被母亲一个越洋电话改变了。2013年1月10日夜里,李茹茹打电话对高德宪哭诉:"你快回来,你妈要死了。"12日下午,高德宪回国,到家见母亲散乱着头发哭。"你爸有女人了,为她买了房子。"说完,抱着他号啕大哭。
  高德宪急忙拨打父亲的电话,高宏亮声音沙哑地说:"你回来干什么?这是我和你妈之间的事情。"李茹茹抢过手机吼道:"我叫儿子回来,我们娘俩要和你拼到底!"父亲叫高德宪到园区见面。高德宪看着父亲身心俱疲的样子,有点心疼,低声说:"爸,你和妈妈不要吵了,回家吧。"高宏亮痛苦道:"我和你妈这么多年过得很不快乐……我离婚,把家里两套房子都给她,再给她300万,她却要1000万,我不能把园区卖了给她吧?她就追着我闹。"高德宪哽咽地哀求:"爸,我不想你和妈离婚。妈精神状态很差,我怕出意外,我不想这个家散了!"高德宪的劝说、哀求均无济于事。很快,高宏亮请的律师拿着离婚协议书上门,李茹茹将它撕得粉碎。当晚,她哭着求高德宪:"儿子,你别留学了!你帮我把家产夺回来,不然我跳楼死给你看。"母亲的话让高德宪惊恐,他仍去求父亲:"爸,你这样,我就不能留学了。"高宏亮说:"你留学的钱,我给!你妈是拿你来要挟我。"高德宪冲动地说:"爸,你图自己快活,不管我和妈妈。"高宏亮急了:"你非要这样说,那你想怎样就怎样吧。"
  高德宪无所适从,母亲要他跟父亲闹,让他离不成婚!母亲的心,已被越来越多的仇恨填满。
  最终,经法院判决,高宏亮和李茹茹还是离婚了,李茹茹另外分到了300万元。很快,高宏亮就和比他年龄小一半的情人同居了,住进了一套别墅。高德宪中断留学,在家照顾母亲,陪母亲上医院看病。本来开朗阳光的他,变得十分压抑,把一切都埋在心里。面对父亲和他的情人,他从没有好言语,不是冷嘲热讽,就是挖苦刺激。
  2014年6月,高德宪得知父亲和情人去杭州自驾游,他开车前往跟踪,结果因为情绪烦躁,心里愤怒,在高速公路上出了车祸,遇到张京民……
  蒋萍流着眼泪对张京民说:"德宪心里积满了怨恨,活得很累很累。他怀疑世上还有爱情,想独身过一辈子,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张哥,现在你们创业刚刚开始,影楼也没什么生意,他把你看成兄弟和最好的朋友,你要是在这个时候走了,他真是什么也不会相信了,恐怕会一蹶不振……"
  蒋萍的一番话惊醒了张京民,想到高德宪原本很重情义,他心痛,也为他心里的那些想法内疚。他答应蒋萍留下来,跟高德宪并肩创业。
  一天晚上,高德宪来公司,一直沉默地坐着,最后站起身来走了。10多分钟后,张京民收到了他发来的微信:"我在园区为你选了一栋厂房,你自己创业吧。24小时后,你的卡上会有50万元,就当是我的投资。走与留,你自己选。"张京民愣住了。
  第二天,张京民趁中午休息去看望高宏亮,谈到高德宪,他有些难过地说:"高叔,你和德宪不能总这样下去。"高宏亮说:"德宪很善良,是我对不起他。他帮你选了厂房,你就好好经营吧。"张京民答应道:"高叔,他心里苦,我会慢慢帮他。"
  张京民决定开一个"德京影楼背景墙制作坊",并把韩田也叫到南京。高德宪请他们吃饭。张京民对高德宪说:"我这个当哥的不走了,你看公司名字,还是我俩合伙。"高德宪说:"哥,你把公司做好了,我才觉得没有愧对你。"张京民话题一转:"你有空的话,能不能带我去玩一次动力滑翔伞?"高德宪说:"我看到朋友圈有人玩,就这么说定了。"
  周末,张京民和高德宪到了市郊高空俱乐部。当滑翔伞从飞起到落下时,高德宪嘶声喊叫,似要把积在胸中的苦闷一泄而空。回去时,高德宪说:"我知道你想让我发泄出来。"张京民说:"你不能这样了!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谁也没个好。"高德宪沉默了。兄弟也能成心灵"摆渡人":青春就该幸福多姿
  几个月后,张京民的婚纱背景墙业务红火。在他的建议下,高德宪的影楼转向大专院校毕业季拍摄,还有公司的活动、年会拍摄,也变得忙碌起来。
  2016年5月,张京民父亲生病,高德宪开车送他回乡下。晚上,张京民打洗脚水,帮父亲洗脚,父亲感激地对高德宪说:"谢谢你啊,你要不帮他,他没有能力创业。"高德宪说:"哥能力比我强。"
  晚上,两人住在乡下简陋的屋里,高德宪羡慕地对张京民说:"你家这么温馨,我家都是仇恨。"张京民说:"高叔也很爱你,你不要再逼他了。"高德宪眉头一皱:"他找女人,我妈又拿我当枪使,你说我该怎么办?"说着,他眼角泛起了泪花。
  张京民把父母接到南京。一天晚上,高德宪对张京民说:"哥,今天我来帮伯父洗脚。"旁边的韩田惊讶地说:"这不行,你是老板。""什么老板?我就想当一回孝子。"高德宪执意给张父洗脚,双眼潮湿:"伯父,你们这才是家。我小时候,我爸也很爱我,可我还没给他洗过一回脚。"
  一天,张京民和高德宪去看望高母。张京民对李茹茹说:"阿姨,德宪认我当兄弟,你就是我干妈,我和德宪一起孝敬你。"李茹茹高兴抹泪。
  2016年底,蒋萍放寒假,高德宪陪她去云南旅游,张京民抽空去看望干妈。一天傍晚,李茹茹没说几句话,突然晕倒,张京民急忙把她送到鼓樓医院,医生检查李茹茹由心功能损害发展为充血性心力衰竭,且胃溃疡严重,有出血现象,确诊是心脏二尖瓣关闭不全,伴有房颤,要做心脏与胃部手术。张京民准备了10万元手术费,才给高德宪打电话。
  高德宪和蒋萍从云南匆匆赶回,执意把钱给了张京民。李茹茹手术前后,四个孩子轮流守护。
  第二天,高宏亮来病房看望李茹茹,尴尬地坐了一会,起身对李茹茹说:"好好休养。"张京民送他到病房门口,高宏亮把一个厚厚的纸包塞给他,让他转交李茹茹。张京民见高德宪没出来,急忙回病房叫他:"德宪,你送一下你爸。"高德宪一愣,蒋萍也进来劝道:"快去送呀。"高德宪没再拒绝。
  父子倆走在大街上,突然来了一阵急雨,高宏亮将衣服脱下来,遮到高德宪的头上,高德宪心里一热,把衣服还给父亲,高宏亮说:"你回去陪你妈吧。"看着父亲孤独的背影,高德宪心里一酸。回到病房,得知父亲给母亲包了10万元,他把张京民喊到楼道里:"他很孤独。"张京民看他眼眶湿润,说:"父亲失去儿子的爱,都是孤独的。你发现了他的孤独,说明你心里有他。"高德宪沉默了。
  李茹茹出院后,一天,张京民前去看望,对她说:"干妈,有些话我憋了很久……"他讲了高德宪对父亲的怨恨和心里的触动,还有他未完成的留学梦。得知儿子内心如此煎熬,李茹茹双眼盈泪:"京民,这些话,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呢?你把德宪,还有蒋萍和韩田都叫过来。"当晚,当着四个孩子的面,李茹茹不无动情地说:"德宪,你爸爸离开我后,要不是你每天陪着我,我恐怕也没勇气活下去,可我这是用爱‘绑架了你,耽误了你的学业和前途,把你的心弄得伤痕累累。儿子,覆水难收,你爸要跟别人结婚,就随他吧,你以后别再为难他了,这一切都过去了,关键你要过好自己的生活,创业、留学、结婚,妈妈看着你把这些事一件件做好,就开心了。"高德宪含着眼泪说:"妈妈,我听你的话,这三件事,我样样都会做好,才不亏我的兄弟,还有蒋萍。"四个年轻人含泪互相注视,从彼此的眼里看到了希望。高德宪和父亲的心结逐渐解开,心情又变得阳光开朗。2017年春节,他和蒋萍、张京民、韩田一起去看望高宏亮,高宏亮百感交集,表示要支持儿子回英国继续完成中断的学业,蒋萍也可以去英国深造。另外,他还要支持张京民创业。
  2017年7月,蒋萍研究生毕业,高德宪和她做好了去英国的打算,影楼的业务也交给了张京民和韩田。高德宪希望在去英国前,看到张京民和韩田结婚,他要亲自为他们主持婚礼。张京民于是将婚礼定在了国庆节,蒋萍陪着韩田去挑选婚纱。
  2017年10月1日,张京民和韩田在南京情侣园举办了一场浪漫的户外婚礼,高德宪父母也前来出席,高德宪亲自为他们主持婚礼,他动情地说:"今天是我好兄弟张京民和他女友韩田的婚礼。3年前,如果不是张京民救了我,他和韩田仍会结婚,但今天站在这里主持的人不会是我,给韩田当伴娘的也不会是蒋萍。这3年来,我和我的哥哥张京民共同经历了很多,我得承认是他改变了我,他是个善良、质朴、真诚、重情的人,也是一个特别能干、对父母很有孝心的人。今天,是他大婚的日子,我和蒋萍衷心祝福他和韩田白头偕老,同时也要感谢哥哥为我所做的一切,希望他的事业越做越大,也希望我和他一样成熟,让我们的这场缘分,变成一场人生的盛事,让我们共同收获一生的幸福!"
  张京民激动地向高德宪表示感谢:"我来南京,是因为弟弟的情义相助。其实,我是个很自卑、胆小的人,要不是德宪一再鼓励我,我也不可能创业,我和韩田祝福他跟蒋萍去英国留学一路顺利,希望他们早点学成回国,也希望早点参加他们的婚礼,让我们共同白头偕老。"高德宪父母看着四个年轻人幸福开心的样子,眼里闪着泪花。
  如今,高德宪和蒋萍正在英国南安普顿大学留学,他要把中断的青春追回来,让生活重新燃烧。
  (因涉及隐私,高宏亮、李茹茹为化名)
  编辑/胡平
 
凌衣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