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环保局长自我举报那个小兄弟劫财上瘾了
  网上曾有一个段子:兄弟和朋友是拿来干什么的?回答是:拿来挡刀和出卖的。这虽是句玩笑话,但在现实生活中类似的事情还真不少。2017年8月,湖南省郴州市原环保局局长曹元生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30万元。一时间,众人哗然:没想到这个已退休的局长也被纪委给揪出来了。然而,谁也想不到的是,促使他投案的竟是昔日对他顶礼膜拜的"兄弟"孙良运。他们这对兄弟之间有何不为人知的隐情?穷困潦倒遇贵人,死心塌地认大哥
  现年46岁的孙良运是湖南省株洲市人,因文凭不高,一直混得不尽如人意。只能挂靠在一家建筑公司项目部,靠做工程"掮客"捞取一些好处费。一没资金二没人脉,孙良运的生意做得很是艰难。眼看周围的朋友陆续买房买车,他一家三口还是只能窝在父母留下的一套陈旧的两居室里。
  孙良运知道,要想改变命运,除了抓住机遇就需要遇贵人。可翻遍周围的亲朋好友,就没有一个混得有出息的人。妻子汪丽早已下岗在家,每天除了打麻将就是埋怨丈夫没出息。不仅如此,她还经常在娘家人面前抱怨,弄得孙良运更是灰头土脸。
  2012年3月的一天,大舅哥汪平从东莞回老家探亲。孙良运原本只是礼貌性的打个招呼,不想汪平竟拉着他道:"明天晚上有个老朋友过生日,你跟我一起过去吧,我给你引荐引荐。"那天是郴州市环保局局长曹元生57岁的生日,也是孙良运第一次见到曹元生。汪平和曹元生是发小,但汪平很早就去了东莞,两人联系就也少了。正巧这次汪平回来碰上曹元生生日,于是过来给他庆生。
  在汪平的介绍下,曹元生与孙良运客套地打了个招呼后就去招呼别人了。孙良运无所事事,一个人默默地坐在一旁,看着曹元生如众星捧月般,羡慕不已。不一会儿,他发现曹元生摇摇晃晃地向卫生间走去。孙良运伺机跟上。果不其然,曹元生喝多了在卫生间吐得稀里哗啦。孙良运忙上前又是递纸巾又是递水,最后还扶着曹元生出来。曹元生这才清醒不少,拍着孙良运的肩膀道:"你明天来我家聊聊。"孙良运心里一喜。
  孙良运本就期盼能遇到一位贵人,现在一个手握实权的正处级官员摆在自己面前,有什么理由不去巴结呢?回到家,孙良运左思右想,觉得不能空手打巴掌去拜访曹元生,还是得准备点礼物。想到曹元生这个年纪的人肯定很注重保养,于是咬牙买了6000多元的冬虫夏草。第二天,当孙良运提着冬虫夏草去曹元生家时,曹元生的确小小震惊了一把。他想不到,一个萍水相逢的人会送这么重的礼。当即推托不收,可最后拗不过孙良运,只好收了。但他对孙良运说:"小孙,你的心意我领了,下不为例啊。"果真,以后孙良运再送任何礼,曹元生都不再收,但孙良运的情义他记在了心上。
  曹元生的确很有能力,没多久就给孙良运介绍了几笔生意,都让他小赚了一把。更让孙良运感动的是,当他把项目提成孝敬给曹元生时,都被曹元生给拒收了。不仅如此,曹元生还语重心长地对他说:"你赚点钱不容易,我这是职务行为,哪能收你的钱呢?你只要用心把事情做好就行。"孙良运感动万分,更加唯曹元生马首是瞻。
  这之后,孙良运跑曹元生家更勤了,曹元生家里的大小事他都包干了。曹元生的老婆感冒发烧,他会鞍前马后陪同去看病;曹元生的儿子的车被撞了,他跑前跑后忙着处理,就连曹元生家的水管堵了,都是他负责找人来修理。两年下来,孙良运成了曹元生家里的编外人员,去曹元生家甚至比回自己家还要多。两人也是哥前弟后,亲热得不得了。
  在曹元生的帮扶下,孙良运的日子也是越过越好,再也不用捉襟见肘地生活了。更令孙良运扬眉吐气的是,许多之前瞧不起他的人,如今见他认了一位局长做大哥,纷纷另眼相待。有些人更是拿着好处请孙良运做中间人,托曹元生办事。曹元生很够意思,只要不违规,都给足了孙良运面子。孙良运从中捞了不少好处,也渐渐成了大家眼里的能人,就连在老婆面前都硬气不少。
  孙良运以为他和曹元生的莫逆之交可以一直这样地延续下去,不想2014年4月的一天晚上,曹元生的突然造访改变了这和谐的一切。
  那天晚上,曹元生来到孙良运家,说自己有个至交好友出国了,留下一些东西在自己这里。可自己工作也忙,放家里不方便,想请孙良运代为保管一段时间。孙良运一听,马上拍着胸脯道:"曹哥,东西放我這你就放心吧!"随后,曹元生将一个黑色旅行箱推到孙良运面前。临走前,还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要告诉别人,一定要小心保管。"仗义大哥贪太多,小弟心生怨恨变脸
  一个星期过去了,曹元生没再找孙良运。孙良运本来对这个箱子毫无想法,可架不住汪丽的耳旁风。汪丽天天在周围打麻将,又喜欢闲聊,因此大家都知道她老公和环保局的局长曹元生是铁哥们。有人告诉她,最近郴州市委派出的巡视组已经进驻市环保局了,听说曹元生被约谈了。
  汪丽赶紧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孙良运,孙良运不信,觉得这么重要的事曹哥肯定不会瞒着自己。汪丽嗤之以鼻,"你以为曹哥就一定没问题?如果没问题为啥那天晚上神神秘秘地给个箱子你保管?我看里面肯定藏满了宝贝。"汪丽无心的一句话,让孙良运陷入了沉思。
  其实,曹元生那天慌张的举动和荒唐的说辞已经让孙良运心生怀疑。他觉得自己对这位大哥可谓推心置腹,大哥就算有什么难处也应该跟自己明说,何必用谎言来骗自己呢?人的心里一旦产生怀疑,就会越来越质疑一切。为何大哥不放在家里或亲戚家,大老远送到自己家来。万一大哥真出了事,会不会因为这个箱子里的东西连累自己?
  孙良运越想越心惊,决定打开箱子先检查一下,也好让自己安心。可捣鼓了一个多小时,因始终打不开箱子上的密码锁,只好偃旗息鼓。没想到第二天,他出去办事时,竟路过一家开锁铺。孙良运脑子里念头一闪而过,鬼使神差地请了开锁的人来家里。他对开锁的师傅谎称自己忘记了旅行箱的密码,开锁师傅以为他说的是实情,当即三两下就打开了旅行箱。
  开锁师傅走后,孙良运独自在房间打开了旅行箱,当他看见箱子里的东西时,惊得下巴都掉下来了。箱子里除有20多根金条、几摞美元和几摞人民币外,还有海南和长沙等地的购房合同。虽然购房合同上都不是写的曹元生的名字,但孙良运凭直觉觉得这些房产就是曹元生的。随后,孙良运又将箱子仔细翻查了下,又在夹层里翻出20多张债权凭条。孙良运拿着计算器一算,出借金额竟达数百万元人民币。此外,箱子里还有记载了入股、分红等记录的账本。
  孙良运彻底蒙了,他万万想不到,自己一向信任、倚重的大哥,竟有这么多钱。想到自己跟着他鞍前马后地忙活了两年,却连这些钱的十分一都没捞到。强烈的不平衡瞬间在孙良运心里疯长,他拿出手机,拍下了箱子里的全部罪证。
  只是孙良运想不到,当初曹元生之所以愿意自己走近他,也就是看中了他的耿直和江湖义气。
  1955年出生的曹元生,是从寒门学子走上仕途的,他兢兢业业,终于从一名普通公务员熬到了局长的位置。然而,他没有经得起考验,早已在金钱的泥塘里泥足深陷了。眼看要退居二线之时,全国如火如荼地开展起了反腐运动。尚在局长宝座上的曹元生,心中萌生了不祥之感。他需要培养一个安全可靠的人,为他办事。几经观察,他觉得孙良运为人直爽,有江湖义气,是个可以信任的人。于是,曹元生认孙良运做小弟,处处帮衬他,提携他,只为日后有朝一日,他能对自己死心塌地。
  这一天很快到来了。2014年初,郴州市委派出巡视组进驻市环保局,曹元生如坐针毡。眼看就要退休了,他不想落个晚节不保,得赶紧把家里那些来路不明的财产进行转移。于是,他提着箱子来到了孙良运家,但箱子里的东西太贵重,他不敢对孙良运说出实情,只好谎称朋友的东西代请他保管。曹元生万万没想到,他信任的小兄弟竟背叛了他。
  2014年7月,因为年龄问题,曹元生正式从局长的位置退居了二线。这属于正常免职,曹元生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他立即找到孙良运,要回旅行箱。不想,临走时一向对他毕恭毕敬的孙良运,竟诡异地笑着说:"曹局,发了财可不要忘了小弟啊"。曹元生心里一惊,来不及多想就拎着旅行箱向孙良运摆了摆手告别。
  刚进家门,曹元生就迫不及待地打开箱子,他整个人都不淡定了。箱子里的金條、美元、人民币通通不翼而飞。只剩下购房合同和债权凭证,就连账本也不见踪影。曹元生明白这是孙良运搞的鬼,当即找到孙良运:"你的良心给狗吃了,连我的东西也偷?"没想到,孙良运却指天发誓:"怎么可能!我一直没开箱子,里面有什么东西我都不知道。要是真不见了东西,赶紧报案吧。"说罢拿出手机,做出要报案的举动。曹元生吓得一把拦下了他,只说了声算了,就气汹汹地走了。曹元生知道,箱子里的东西肯定是孙良运拿走的。可他不敢声张,对谁都不敢说,只能哑巴吃黄连。他想,就当破财消灾,买个教训吧。
  他以为孙良运拿了这些不义之财后就会算了,不想噩梦才刚刚开始。一个星期后,曹元生收到孙良运发来的微信,说大舅哥汪平患了绝症,请曹元生念在多年老朋友的情分上,借25万救命钱。曹元生看到信息如五雷轰顶。他不敢直接去问汪平是不是真的得了绝症,只好托人从侧面打听。如他所料,汪平一切安好。他知道,这明摆着是孙良运在敲诈自己,曹元生气得直抽自己的嘴巴。
  然而,曹元生目前还没正式退休,他不敢把事情闹大。只能好言好语地把孙良运约着面谈,说自己手头困难,一时拿不出来这么多钱,请孙良运高抬贵手,放过自己。令他大跌眼镜的是,昔日对自己言听计从,大声说话都没有过的孙良运却嚣张地说:"曹哥,你就好人做到底,帮帮我大舅哥。只要钱一到账,所有照片我立马删除。"见孙良运这么保证,曹元生选择再相信他一次。8月4日,曹元生通过银行转账,将25万元打到了孙良运提供的银行卡上。誓与小弟鱼死网破,崩溃边缘举报自救
  可没安稳多久,孙良运像幽灵一样再次缠上了曹元生。2015年1月8日晚上,曹元生刚刚咽下两粒安眠药准备休息,手机发出了短信提示的声音,"曹哥,对不起哦,那些照片还在我手里。"曹元生立刻睡意尽消,回了短信:"你想怎样?""明天下午3点,老地方见。"曹元生赶紧拨打电话过去,但孙良运已关机。这一夜,安眠药似乎失了效,曹元生在床上翻来覆去,彻夜未眠。
  次日下午见面后,曹元生强压住内心的愤怒,失态地央求着:"老弟呀,上次25万元不是说好买断了吗?"孙良运讪笑着说:"实在没办法,大舅哥治病要钱啊。"曹元生忍不住脱口而出:"别骗我了,根本没有这档子事。"孙良运恼羞成怒:"再给60万,否则纪委马上会收到举报信。"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曹元生彻底崩溃了。想到后半生要在大牢度过,他害怕得直哆嗦。他想着,无论如何也要熬到退休,等退休了,就不怕他孙良运了。于是,私下找人变卖了外地的一套房产。9月25日晚上,曹元生用密码箱装了60万元现金,送给了孙良运。孙良运接过钱,发誓道:"曹哥,这些钱只当给我做生意的投资吧,发了财连本带利还给你。"曹元生哪里会再相信孙良运,只是祈求他不要找自己了。
  2015年5月,曹元生顺利办理了退休,他心里的石头落了地。此后,孙良运也没有再出现,他以为自己可以安享晚年了。
  2016年春节前,曹元生预定了国际旅行社,准备2月底和老伴赴欧洲游。不曾想,2月22日元宵节这天,一个陌生人的电话突然打来,"曹哥,对不住,生意亏了,再借100万元。"
  曹元生再也坐不住了,约了孙良运见面。"我已经退休了,你不要再缠着我了。"孙良运却不慌不忙道:"你以为退休就没事了?只要我举报,纪委随时会调查你。你都这么大年纪了,监狱里的日子可难熬啊。要想过太平日子,拿钱消灾。"
  曹元生知道孙良运说的是事实,如今全国严打腐败问题,即使退休也会追查到底。可100万对曹元生来说不是小数目,目前家里除了一些债权,现金已被孙良运悉数掏空。想到孙良运前前后后已经从他这里讹走了100多万,曹元生心疼不已。他暗暗发誓,绝不能再任孙良运摆布了。
  然而第二天,曹元生的手機上又收到一张孙良运发来的照片。照片上,孙良运站在郴州市纪律检查委员会门前,正笑意盈盈地看着他。接着一条信息传来:"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看着办。"曹元生一阵透心凉,他知道这次躲不过去了。
  那几日,曹元生吃不下、睡不着,脑子里尽是自己戴上手铐,蹲进大牢的场景。好多次,他都在噩梦中惊醒。一次,老伴正在看某高官法庭受审的新闻,他突然吼了起来:"把电视机关掉。"弄得老伴莫名其妙。
  这边,孙良运见曹元生迟迟未打钱,十分恼火。他去年拿着曹元生给的钱去做投资生意,不想被人骗了个精光不说,还欠信用卡数十万元。银行已经下达最后还款通知。孙良运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给曹元生下了最后通牒:"曹哥,你再不打钱,就别怪小弟翻脸无情了。"孙良运知道曹元生最怕的就是坐牢,只要拿住他这个命脉,他终究会妥协的。
  接到短信的曹元生彻底绝望了,长期以来的精神压力导致曹元生突然晕倒。所幸抢救及时,没有生命危险。在曹元生住院期间,孙良运还屡次上门打探,得知曹元生果真在住院,也就没再多说什么。他盼着曹元生早日出院,将钱打给自己。
  2016年5月,曹元生出院了。患病这段时间,他想了很多。与其这样受孙良运摆布,不如坦白从宽,他受够了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再说,当初利用职务之便得来的不义之财几乎全部被孙良运榨干了。再这样下去,自己这一辈子就给他打工了。曹元生越想越恼火,越想越冤。
  6月的一天,曹元生来到郴州市纪委,主动交代了自己的经济问题,并揭发了孙良运多年来对自己敲诈勒索的犯罪事实。随即,郴州市纪委和郴州市公安局开展调查。此时,曹元生才知道,纪委其实早就对自己违纪的事展开调查,正在逐一核实查证中。两个月后,郴州市公安局苏仙分局在郴州市一酒店将孙良运抓获。
  2017年8月,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曹元生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30万元。11月,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孙良运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8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
  (因涉及隐私,文中除孙良运与曹元生外均为化名)
  [编后]曹元生作为一名党员干部,枉顾党纪和法规,利用职务之便谋取私利的行为是可耻的。所以,他才会被孙良运屡屡敲诈成功,最终落得两败俱伤。在此,我们提醒广大读者,作为党员干部,必须时刻谨记党纪国法,坚定信念。既然站在国家公职的岗位上,肩负着国家赋予的职责,就要抵得住各种形形色色的诱惑,守住自身的清正廉洁,不负国家人民的重托。编辑/吕晓娜
 
小林郴州市旅行箱箱子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