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陪断根男友重振雄风险境真爱鉴证实录
  车祸降临前的0.01秒,郑龙推开了女友,自己被大货车无情碾压,生殖器被生生压断。得知自己连做男人的资格都丧失后,郑龙万念俱灰,打算从这世界消失。然而,女友陈芸不离不弃,一步步用爱将他从绝境拉回。不仅如此,这个坚强的女人还四处求医,希望让爱人重振雄风。陈芸的愿望真能达成吗?舍命救女友变残,男神陨落成"废人"
  2013年8月,刚从大学毕业的郑龙被分到了陕西省宝鸡市供电局工作。由于外形出众,在单位被誉为男神。男神有一位青梅竹马的女朋友陈芸,高挑漂亮,还是宝鸡市人民医院检验科的一名医生。他们俩既是高中同学,又一同考入大学,郑龙上的是西安电子科技大学,陈芸上的是陕西医科大学。
  2013年国庆节前夕,郑龙约陈芸到郊区游玩,正当他们站在路边等候公交车时,一辆失控的大货车朝着两人冲了过来。危急时刻,郑龙用力一推,把陈芸推到了路边,自己却避之不及被大货车从右边身体上碾压过去。
  郑龙瞬间倒在了血泊里。陈芸吓傻了,在路人的惊叫声中急忙拨通了120和郑龙父母的电话。很快,郑龙被抬上救护车送往宝鸡市中心医院。到达医院后,郑龙被立即安排进了手术室。不一会儿,主刀医生告知陈芸:"郑龙的外生殖器,肠子均被不同程度碾碎,右腿已经粉碎性骨折,必须截肢。"一听到男友从此会残废,陈芸哭得撕心裂肺。
  陈芸的父母也很快赶到了医院,知道郑龙是为了救自己女儿才弄成这样时,忙安慰郑龙父母。"亲家,你放心啊,龙龙是为了救小芸才受伤的,我们不會不管。只要能救龙龙,不管花多少钱,我们都愿意。"说完,往郑龙母亲手里塞了一张银行卡。
  医院里,医生对郑龙进行了6个多小时的抢救。最终,郑龙的右腿从大腿根部被截肢,外生殖器也被切除,只留下阴囊。由于肠子部分被碾压,外露部分也做了切除。疼痛也让原本体重170斤的郑龙,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掉到了90斤,陈芸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她开始以医院为家,除了上班就是照顾郑龙。郑龙伤口外露部分特别容易感染,她就每天无数次用酒精蘸棉球一遍又一遍地为他擦拭伤口。有时候郑龙的母亲想跟她换个手,她都笑着拒绝,说自己就是医生,又是郑龙的未婚妻,没有人比她做得更好。陈芸的表现让郑龙的父母多少有些安慰,对她也格外的好。
  可郑龙住进重症监护室的两个月,情况不仅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糟,伤口感染部分也越来越严重。主治医生无奈地向郑龙家人建议:"郑龙现在的情况无法手术,你们还是出院或者转院试试……"听医生这么说,陈芸和郑龙父母只得让郑龙出院回家了。陈芸每天都往郑龙家跑,为他消毒伤口,给他把屎把尿,同时四处打听哪里的医院治郑龙最好。父母见她如此,多次劝她:"龙龙这个样子恐怕是好不了了,你也该为自己打算打算。"陈芸生气地反驳道:"郑龙是为了我才变成这样,今生今世无论他变成什么样,我都会嫁给他。"陈芸的话让父母的心一下凉了半截。
  2013年12月的一天,陈芸如往常一样准备去郑龙家,却发现房间门被人从外面锁住了。陈芸赶紧给母亲打电话,问是怎么回事。好半晌母亲才说出了实情。原来,今天陈芸的父亲瞒着她去郑龙家退婚去了。陈芸焦急不已,质问母亲怎么能这么做。母亲却说:"郑龙现在不光是缺了条腿的事,是连做个男人的基本能力都没有,你真要嫁给他,以后日子怎么过?再说,你也照顾了他这么久,咱家也出钱出力了,算是仁至义尽了。"说完,不等陈芸反驳就挂断了电话。陈芸心乱如麻,赶紧打电话给郑龙父母,可他们的电话一直都无人接听。
  那几天,陈芸的父母怕她出去找郑龙,一直在家看着她。陈芸只能在家一边哭一边回想着自己和郑龙之前的点点滴滴。想得越多,她越明白,自己并不是因为感恩于他,而是那份深深的爱。想清楚了后,她打定主意,无论父母怎么阻拦,她都要回到最深爱的人身边去。陈芸开始以绝食要挟父母,对父母的说教坚决不动摇,就连父母搬来的说客,她也置之不理。一个星期后,父母无奈地放她出门。临走前,父母狠狠地对她说:"这条路可是你自己选的,以后过得不好可不要对我们抱怨。"陈芸心酸不已,含着泪对父母说:"爸妈,你们放心,即使郑龙是个废人,我也跟着他一辈子。"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家。绝路逢生,跨越千难万险让你活下去
  12月28日是郑龙的生日,陈芸特地去买了一个生日蛋糕。她对着已经瘦成一把骨头的郑龙说:"亲爱的,今天是你的生日,我们一起向老天祈祷,你一定能够好起来!"郑龙用力地点了点头,眼里露出了求生的光芒。
  陈芸为了给郑龙寻求最佳的治疗方案,她托同学、同事四处打听。一天,陈芸昔日医科大学的一位同学给她发来一条短信:我现在在西京医院进修,这里有位郭树忠教授在耳、鼻、阴茎、阴道、手指等体表器官再造领域有很高的造诣,曾做过中国第一例换脸手术。我和他提过你未婚夫的事,他建议你们先过来看看,不知你是否愿意。
  陈芸和郑龙父母商量后,当即联系了郭树忠教授,之后又冒着鹅毛大雪,连夜开车,将郭树忠接到了郑龙家里,亲自给郑龙检查。陈芸见郭树忠教授越检查眉头越紧,当即泪流满面地恳求道:"郭教授,请您无论如何都要帮帮我们,不然他一生都毁了,我也一生良心难安!"郑龙的父母也拉着郭树忠的手说:"请您帮帮我们。如果实在治不好,我们绝不怨你,只是不想芸芸跟着受苦啊。"郭树忠被这家人质朴的话语所打动,当即安排了郑龙前往西京医院治疗。
  很快,郑龙被送到了西京医院,陈芸也跟随郑龙来到了西安。在郭树忠教授的主持下,西京医院集合了十多个学科进行会诊。郭教授提出,把郑龙背部完好的皮肉组织,全部移到伤口的位置,把伤口覆盖。外露的骨头,也必须覆盖上肉才能再进行植皮。怕郑龙父母不理解,郭教授就给他们打比方,这就好比农民种地,石头上种不了庄稼,必须先在石头上铺一层土,才能再在土上种庄稼。见郭教授说得如此通俗易懂,郑龙的父母放心地连连点头。
  但陈芸知道,手术并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要想郑龙大腿的伤口覆盖上肌肉和皮肤,还必须得移植血管,血管移植过来还得接通,才能让这部分的肉活起来。如果,这细如发丝的血管移植后,不能接通,那就意味着手术失败,郑龙必死无疑。但她不敢把这种风险告诉郑龙父母,只能强装镇定。
  郑龙手术那天,陈芸安慰他:"小龙,别担心,好好睡一觉,醒来就好了。"看着郑龙坚定地点头,陈芸的心才宽慰不少。手术室里,郭教授也正率领各科精英在给郑龙争分夺秒地做着手术。
  12小时过去,这台手术也从白天做到了黑夜。庆幸的是,手术很顺利。一个星期后,郑龙度过了危险期,他移植过来的肉和皮肤成活了。陈芸高兴极了,像个小孩子一样给了郭教授一个熊抱。郭教授告诉她,郑龙长期被病痛折磨,身体体质太差,要加强营养,这对伤口恢复有帮助。
  陈芸从小到大是家里的独生女,根本没下过厨房。可为了郑龙,她开始学着做羹汤,变着花样做给郑龙吃。就连郑龙的母亲都惊叹不已,没想到这个小姑娘这么能干,做出来的汤这么好喝。
  在陈芸在悉心照顾下,郑龙恢复得一天比一天好,渐渐还能拄着拐杖慢慢学习走路了。一天中午,当陈芸扶着郑龙在医院楼下的花园里嗮太阳时,一番议论从不远处飘来。"守着这么个废人,那个丫头真是亏死了。""就是啊,就算那男的拿命救了她,也不能拿自己的幸福开玩笑啊!"眼见郑龙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陈芸赶紧扶着他离开了。
  之后,郑龙常常因为一点小事就对陈芸发火。陈芸总是一忍再忍,就连郑龙的父母都看不过去,私下数落儿子。郑龙吼道:"你们懂什么?我这是为她好。难道让她跟着我这个废人过一辈子?"创造奇迹再造男根,让我的爱人活出尊严
  春节前一天,鄭龙突然郑重其事地向陈芸提出了分手。陈芸泪如雨下,一把抱住郑龙,"我不答应,我要跟你一辈子。"见陈芸如此执着,郑龙只好硬起心肠,"我不是以前的我了,我不仅残了,连个男人都不是了。就算你现在嫁给了我,总有一天会后悔的。"陈芸不依不饶,哭着说:"我就是要嫁给你,我不会后悔的。"郑龙见陈芸软的不吃,只好强硬道:"我说分手就分手,你不同意我就从这里跳下去。"说完一只脚跳着朝窗户蹦过去。
  陈芸哭着跑出了病房,正在她伤心欲绝的时候,郭教授来了,把她拉回到了郑龙身边。郑龙见郭教授出面,也没有再寻死寻活。郭教授当着两人的面说:"小郑,你的外生殖器虽然被碾碎了,但是你的精囊还在。如果能够再造一个阴茎,把输精管接上,你照样可以过上正常的生活。"郭教授的话让郑龙绝望的眼里顿时燃起了希望。郭教授接着说:"我给你右腿移植了皮肉,咱们也可以用同样的方法,用自身的肌肉和肋骨重新塑造个阴茎。只是这个过程会很痛苦,而且有一定的风险,前后得花一年的时间,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不等郭教授的话说完,郑龙斩钉截铁地说:"不管成败与否,我都愿意试试。"
  按照郭教授的意见,陈芸给郑龙制定了一系列的康复计划。由于之前长期卧床,郑龙身上的肌肉都萎缩了,陈芸就自学按摩,每天定时定点给郑龙安排全身肌肉放松。饮食上,也是根据郭教授的意见,给郑龙配置了营养餐。3个月后,郑龙的体重恢复到了140斤,身体指标终于达到了手术标准。
  2014年5月初,郑龙再次住进了西京医院。这一次手术,郭教授首先要在郑龙的左腿根部取一块肌肉和皮瓣,和之前的阴囊接上。要使这个重塑的阴茎能够具备正常的功能,不仅是移植过来的血管要能正常工作,输精管、输尿管都要能正常工作。只有这三项都正常了,才能证明手术初步成功。
  经过一个月的准备后,郑龙被推进了手术室。6个小时后,郑龙被推了出来,郭教授高兴地告诉陈芸,手术很顺利,但术后的护理很重要,马虎不得。陈芸再次开启了24小时不换班模式,向单位请了长假,整日整夜守护在郑龙的病床前。因为输尿管容易导致感染,一感染就会导致再造的阴茎坏死,所以陈芸万分小心。为了让郑龙的伤口避免感染,每次郑龙上完厕所,她都小心翼翼地给他擦拭干净。郑龙紧紧握住陈芸的手说,"芸芸,有你真好!"
  2015年2月,郑龙经过半年调理后,外生殖器基本功能都已经恢复了。这意味着,手术最凶险的一关已经过了。这时,医生给郑龙右腿也装上了义肢。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郑龙已经渐渐适应了这条新的"右腿"。穿上牛仔裤后,根本看不出来。
  6月底,郑龙在陈芸的陪同下又回到了西京医院,这一次他要进行最后一次手术。郭教授将从郑龙的身体里取出一小节肋骨,放到之前再造的阴茎里。一个星期后,郑龙被推进了手术室,这次他信心满满地对陈芸说:"等我顺利出来,就跟你求婚。"陈芸幸福地点了点头。
  在郭教授亲自操刀下,郑龙的手术又一次圆满完成。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郑龙终于成功地做回了男人。那一刻,他抱着陈芸泪流满面,如果不是眼前的这个女人,他也许早就离开了这个世界。看着女儿不离不弃的守候,陈芸的父母也很感慨,同时也很庆幸,没有毁掉女儿的幸福。
  2016年2月14日,情人节,深情款款的郑龙为陈芸披上了嫁衣,这一对青梅竹马的爱人经历了种种苦难,终于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婚礼上,郑龙无限深情地对陈芸说:"你让我懂得了什么是不离不弃,什么是真爱。今天,我让所有来宾见证,无论将来遭遇什么,我都会对我的爱人不离不弃,生死相守。"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许多深知他们故事的人都流下了感动的泪水。婚后,在妻子全心全意的照顾下,郑龙的身体恢复得很好,精神面貌也特别好,还回单位上了班。单位里的女同事们感叹,昔日的男神又回来了。经过多方检查,医生都证实郑龙有生育能力,但建议他们从优生优育考虑,最好选择试管婴儿。最终,郑龙和陈芸接纳了医生的建议。
  经过大半年的准备,陈芸如愿怀孕了。2017年9月18日,一对健康的龙凤胎呱呱坠地。为了纪念郑龙是在西京医院重生的,夫妻俩给孩子取名为:西西和京京。陈芸的父母看到女儿这么幸福,也都释然了,忙前忙后地帮小两口带孩子。
  每年春节,郑龙和陈芸都会特地来到西安给郭树忠拜年,深深感谢他的再造之恩。看到小两口如此幸福,郭树忠也很欣慰。
  (因涉及隐私,文中除郭树忠外均为化名,所涉单位也相应地做了技术性处理)
  编辑/吕晓娜
 
小凡伤口教授手术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