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毒舌导师和废柴少女让我们以的可能相爱
  26岁的常静,是无男友、无存款、无工作的三无人员,觉得人生只要不饿死、冻死,就这么过就好了。直到她遇到"毒舌男"罗严泽,这个情感大V用神一样的嘴,怼得她体无完肤,也堵住了她所有的借口和退路。没想到,常静因此脱胎换骨,还意外收获了爱情——新租客是个怪咖,怼天怼地怼空气
  "不干就不干,死变态!"当常静在办公室当众对男上司炮轰,也预示着她的这份工作没一年就黄了。2016年11月的这天,常静正式地加入了无男友、无存款、无工作的"三无人员"行列。
  常静1992年出生于浙江省湖州市。从上海师范大学毕业后,应聘到上海某公司做市场推广。然而,她对工作始终提不起兴趣,下班就宅在公寓里。入职不久,她的直属已婚上司对她几番骚扰,她一怒之下将上司发给自己的暧昧短信发在公司微信群里。男上司扬言要辞退她,常静索性辞了职。
  失业后,常静更有理由彻底足不出户了。每天睡到中午起来,一天只吃两顿,看看偶像剧,一天很快就过去了。直到2016年12月3日中午,被窝里的她被一阵敲门声吵醒,原来是中介带着一个衣着考究的高个男站在门口。常静这才想起,前不久,眼看自己银行卡上的存款越来越少,她不得已让中介将自己所租套间的另一个房间租出去。
  在中介带领下,该男子一脸鄙夷、捂着鼻子走进混合着泡面味、堆满快餐盒的客厅,又将蓬头垢面的常静上下打量一番,向中介质疑道:"你确定这里可以住人?"中介满脸尴尬,不知该如何回答。常静气得嚷道:"爱住不住!"在中介劝解下,租房男子一咬牙:"好吧,要不是着急找房子,我不会和一头猪合租!"气得常静直翻白眼。这位叫罗严泽的租客,成了她的合租者。
  罗严泽,1985年出生于四川省成都市,北京传媒大学毕业后,又在澳大利亚进修了心理学课程。2013年回国后在北京成立了心理工作室,因参加不少地方电台的情感综艺节目,很快成了炙手可热的情感专家,人称"犀利毒舌导师"。现因工作重心转向上海,罗严泽在上海买了二手房,岂料签合同时对方突然反悔,他只得暂时租房,再慢慢寻觅适合的房子。
  自打住进常静的房子,罗严泽成天抱怨自己走了霉运,居然沦落到和一个邋遢至极的女人共处一室。"喂,你的衣服在盆里泡了一个礼拜了,都馊了,你是不是个女的啊!"罗严泽被一股臭味熏得想吐。躺在沙发上边玩手机边吃薯片的常静不以为然:"别瞎说,我每天都换水呢!""换水?你要不要顺带养鱼啊!"遇上奇葩,罗严泽的"毒舌"刚好派上用场,他边收拾房子边骂常静是"三千年翻个身,五千年挪一厘米的史前生物"。
  常静原本想diss(意为侮辱)回去,看看手里正在吃的零食,硬是逼自己忍了。常静最瞧不上的就是罗严泽这种"成功人士",永远高高在上的样子,实际就是尖酸刻薄的"小人"。但奈何吃人嘴短,自从罗严泽住进来后,常静不仅经常能从冰箱里蹭他的东西吃,而且家里也被他收拾得一尘不染。想到这里,常静继续毫无心理障碍地把"小人"的三明治塞进嘴里,慰问没来得及吃早饭的五脏庙。
  一天晚上,常静猫在沙发里看电视,刚好看到罗严泽参与的一档情感节目。节目中,罗严泽侃侃而谈:"有外遇并非坏男人的专利,好男人一样有,所以当你遇到这样的男人时,不要一棍子打死,能改还可以在一起。几十年的感情不容易……"看到这里,常静腾地站在沙发上,指着刚洗完澡出来的罗严泽破口大骂:"你个渣男!这是公然在节目中鼓励外遇啊!"罗严泽正准备解释,常静继续开炮:"还自诩情感专家、人生导师,就你这种三观不正的男人,广电怎么不封杀你啊!""你这么激动是不是前男友劈腿把你甩了?"罗严泽毫不客气地怼回去:"也难怪,退化到连人最基本的技能都忘了,活该四脚着地变单身狗!"什么?骂我是废人!常静感觉自己被扎了一下。然而,最让她难过的是,她本能地想要反驳他,打算举出自己的优点时,居然一件也想不出来。从那天起,气场完全不合的两人彻底成了冤家。罗严泽买了个小冰柜放在自己房间里,他的东西常静再也薅不到半分,常静也很不客气地要求罗严泽负担所有的水电费,理由是自己可以不煮饭,甚至不用水,他却不行。废柴女痛洗前耻,"毒舌"也有温柔一刀
  就这样,两个火药桶互不干扰,总算平安度过了一段时间。2016年圣诞夜,罗严泽和公司同事聚会结束后,回到公寓已是深夜11点。一进门,就听见漆黑的客厅传出"呜呜"的声音,吓得他赶紧开灯。只见常静披头散发蜷缩着身子,嘤嘤地哭花了眼影,活像个女鬼。一问才知道,原来,这天常静出门,路遇前男友开着保时捷,见到常静,特意摇下车窗,搂着副驾上的女友嘲笑她:"哎哟,这位大嫂,发福了啊?"身边的女友也把她奚落了一番:"我说,你还在玩颓废啊!给谁看呢?不就是他爱上我了么,也不自己照照镜子……"俩人一阵狂笑,扬长而去。
  罗严泽这才想起来,上次常静看自己的节目,对外遇这个问题异常敏感,原来,她还真的是被劈腿了。常静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他赶紧递上纸巾。
  常静终于止住哭,擦干眼泪,信誓旦旦地对罗严泽说:"从今天起,我要洗心革面,总有一天,我要出人头地,厚积薄发,让那个渣男和贱妇看看我的厉害!罗大师,你说我现在努力还来得及吗?"罗严泽频频点头,鼓励她:"只要自己肯努力,多晚都来得及。"
  第二天,常静果然起了个大早,打扫卫生、整理衣柜,上网找工作。罗严泽暗自寻思:莫非这个废柴女真的要脱胎换骨了?岂料,她的这点能量还没来得及"薄發",到第三天就蒸发殆尽:闹钟响了又响,常静才懒洋洋地起床;脸也不洗,往沙发里一瘫,开始把微博、微信、豆瓣、天涯挨个刷了一遍;中午蹭了罗严泽一顿饭,睡了一觉,下午三点起来,津津有味地打开了一部几十万字的"霸道总裁文",就把一天给打发了。罗严泽在一旁直摇头,忍不住感慨:"这个女人,真是没救了!"
  2017年春节临近,罗严泽父母出国度假,他依旧没有找到房子,只能憋屈地在常静的房子里过年。让他颇感意外的是,常静居然也窝在房间里。
  自从上次目睹常静大哭的惨状后,两人关系缓和了不少。罗严泽觉得,常静除了是重度懒癌兼拖延症患者外,每次和自己斗嘴的样子,还有点小可爱,让他有一种棋逢对手的感觉。
  除夕这天,罗严泽自己煎了牛排,拌了沙拉,烤了几份甜点,又开了瓶好酒,邀请室友常静一起共进晚餐。然而,常静这个吃货却一反常态,丝毫没有半点胃口。牛排还没送到嘴边,她就黯然地流下泪来。常静告诉罗严泽,今天是她母亲的忌日。原来,常静家从事化妆品生意,常父曾是湖州一带的富豪。她从小含着金钥匙出生,自幼读的都是贵族学校。变故发生在常静读中学的时候,她的妈妈患上抑郁症,后又因常父有外遇而自杀。从那以后,常静对爸爸充满了愤恨,拒绝了他安排的出国机会,考上了上海的大学。
  始料不及的是,就在她读大四那年,常父因身体异样送到医院已是肝硬化晚期。住院治疗期间,常父隐瞒了自己的病情并希望女儿能开始学习打理家里的生意,但执拗的常静一直不肯原谅他。后常父因资金链出现问题,彻底破产。等常静得知这一切,爸爸已不省人事。常父去世后,常静亲眼目睹爸爸之前那些合作伙伴、亲朋好友瞬间转变的嘴脸,纷纷上门来要债,她一个女孩孤军奋战,尝尽了世态炎凉,几乎崩溃。也正是在那时,男友得知她家里的变故,很快就和他们系另一位富家女打得火热。常静感觉自己一夜之间,被整个世界抛弃了,身世的飘零让她一蹶不振,人生再也没有半点斗志。
  听完常静的故事,罗严泽有点震惊。他一直觉得常静有点没心没肺的,所以,每次怼她的时候,将自己的"毒舌"风格发挥得淋漓尽致,丝毫没有料到,她弄成今天的样子,背后有那么多让人同情的身世背景。
  那个除夕之夜,俩人像两个老友一样,一杯一杯地喝着酒,常静迷迷糊糊靠着罗严泽的肩膀睡着了。最"毒"背后的深情,有种爱情是成为更好的自己
  2017年大年初一,阳光射入客厅,罗严泽揉着眼睛醒过来才发现,昨晚居然一直睡在沙发上。再一看,旁边坐着常静,以半身不遂的坐姿,幽幽地看着他说:"罗大师,我刚才思考了一上午人生,其实……我有个不情之请。"罗严泽下意识整理了下衣服,问:"你想干吗说就是了,你这样子,搞得怪吓人。"
  常静见状,立刻转变了画风,一本正经地看着罗严泽说:"我想过了,不能再这么一事无成。所以,从今天开始,我要聘任你为我的人生导师,费用嘛,就从你房租抵扣。网上你那些脑残粉都说你药到病除,我是不信的,在我看来,你充其量不过是装了一肚子泡妞宝典……哎哟,别急着否定。如果你不服气,那我就给你当一回小白鼠,要是你不能帮我脱胎换骨,我就到处抹黑你是个骗子。"
  真是幼稚的激将法!罗严泽又好气又好笑。按从前,他是绝对不会搭理这么无聊的协议的,但想起昨晚她梨花带雨的样子,他竟鬼使神差地答应了,条件是常静必须无条件服从他的每项规定。
  两人一拍即合。从那天起,罗严泽对常静实行了一整套周密的改造计划,包括瘦身减肥、读书充电、美妆仪态等方方面面。奈何要改造这样一个脑子短路、踹一脚往前蹭两步、有点烂泥糊不上墻的懒孩子并不容易。罗严泽首先面临的一个最大问题就是——如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按照规定,罗严泽要求常静每天六点起床跑步晨练。一开始,常静手机响了几遍,依然酣睡不醒,罗严泽的催命morning call(早晨叫醒)常静也全当听不见,到最后,他只能用脚踹门了。一周后,常静就算六点醒来,却习惯性缩在被窝里刷手机玩微信,罗严泽痛骂"朽木不可雕",没收了她的手机。针对这个起床困难户,他想出了制胜的绝招——每晚临睡前,他逼常静喝掉1大瓶矿泉水才让她睡,理由是"晚上睡前多喝水,明早你的膀胱会有一万种方法喊你起来",常静怒了:"你这是故意整我吧!"无论常静怎么抱怨,罗严泽对付她总能想到非比寻常的办法。很快,严苛的改造计划就初见成效:常静不仅彻底摆脱了赖床这一毛病,而且在罗严泽的监督下,高强度的身体训练让她不到四个月,就从120斤瘦到了98斤。
  紧接着,罗严泽进行改头换面的第二部:买买买!
  自从常静彻底失业后,沦为胖子的她只能买宽松大码女装。罗严泽带她在上海商场疯狂扫货,将她从头到脚包装了一遍。常静眼睁睁看着他刷掉自己最后一点积蓄,正欲发作,罗严泽一句话就让她闭了嘴:"你知道为什么所有男人都不愿瞧你一眼吗?一个连外表都不在意的女人,注定这一辈子只能当配角!"
  话虽毒,但是,经过这么一番脱胎换骨,常静早已变得容光焕发、身线妖娆。外形的改变,让常静找到了久违的自信。为尽快找到合适的工作,她主动报了英语口语班,又去进修了工商管理课程,每天的学习安排得满满的。渐渐地,常静的生活一步一步走上了正轨。她成功应聘进兰蔻彩妆公司新品研发部,充实的生活让她每天元气满满,丝毫不觉得苦与累。也不知道从何时起,常静发现,她身边的这个"毒舌"导师不再像从前那样,诸多挑剔,反而常常提醒自己要注意休息、不能用力过猛。
  2017年10月底,由常静带头研发的新款香水成功上市,业绩不俗,她被公司破格提拔为最年轻的产品经理。不久,罗严泽也终于在上海杨浦区买了套房子。看到罗严泽的房子顺利过户,常静心里却总有种说不出的惆怅。近一年的"同居"生活,常静早已习惯了有他的日子,习惯了吃他煮的饭,习惯了看他穿着睡衣在客厅走来走去,习惯了看他在客厅工作的背影……
  2017年11月的一天,罗严泽搬走了。出租房里又变得只有常静孤零零的一人,她只能通过节目才能看到罗严泽。这天,罗严泽在录播的节目中一改往日犀利点评的风格,眼角略有湿润地说:"曾经有个叫常静的姑娘嘲笑我‘光有一肚子恋爱套路,嘴毒爱说教,可自己却还是个单身狗……她说得对,爱情真正来临的时候,真的没有公式套路可言,因为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在什么时候,稀里糊涂地就爱上了她这个烦人的小妖精!"毫无征兆的,常静就这样泪流满面。这两个互怼冤家终于相爱了!
  第二天,罗严泽带着一束玫瑰,将自己房子的钥匙塞到常静手里,恳求她担任自己的管家婆。常静娇嗔地说:"你以前不是说,咱俩不吵架的几率只有1%吗?"罗严泽一把搂住她,机智地借机表白:"没错。但我们相爱的几率却是99%啊!然后把之前的1%加在一起,你看,以后我们幸福的几率就是100%了。"常静满脸绯红。经历这一切,她终于知道:只有经营掌控好自己的人生,生活才会回馈给自己那颗神奇的彩蛋……
  编辑/邵鸾飞
 
东华毒舌房子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