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年异地相思各自奔跑最好的自己是这样炼成的
  有多少人败倒在异地恋的洪流中,就有多少人依然在异地恋的大军中犹豫不前。然而,罗子佳和陈勇,却经历了12年的异地恋,从校服到婚纱,从15岁到27岁,吵吵闹闹,分分合合,这一不小心就走到了最后,披上了婚纱。距离带不走爱情,时间也带不走爱人最美的样子。学渣到处横行就想收了,太碍眼了
  "早恋,还拐带好学生!你不读书,人家可是要考清华北大的!给我喊家长来!"正当罗子佳差点被老师的口水喷死时,陈勇一阵风似的冲进办公室,义正词严地说:"老师,你有啥直接冲我说。"看到自己班主任气得吹胡子瞪眼,那滑稽的模样太好笑了,罗子佳实在没憋住。
  罗子佳1991年出生,上海市人。陈勇是她的小男朋友,跟她同龄,安徽省合肥市人。初中二年级时,因为父母工作调动,陈勇调入罗子佳所在的浦东南汇中学。每个中学,都有属于它的男神和女神。陈勇就是那个男神,而罗子佳,只是个学渣。
  2005年11月的秋季运动会上,罗子佳正在体育场上给班级送广播稿子时,被一只篮球砸中脑袋,剧疼!罗子佳龇牙咧嘴正准备大骂时,一张冷峻帅气的脸闯进了她的眼底:"同学,我们在比赛呢,你横穿球场?上学带脑子吗?"
  第一次相见,罗子佳就被陈勇修理了,她愤愤不平,私下来打听,傻了:陈勇不仅是初三年级篮球队的主力,还是奥赛班的金牌种子选手。而他的辉煌史,还包括他初一时,跟他爸从上海一起骑行到西藏!罗子佳不相信!小伙伴辗转从他QQ空间将骑行日记"盗"了出来。她一页页读着,心中燃起一团火。
  学渣学习不行,但往往勇气可嘉。她给陈勇写了纸条让小伙伴传给他,纸条上都是她梦想去西藏和请教骑行事宜。对于骑行和旅行的梦想,陈勇倒是很乐于跟罗子佳分享。
  纸条写到第一百零八张时,陈勇和罗子佳,却慢慢生出情愫来。在15岁那年的冬天,他们恋爱了。恋爱后第一个周末,罗子佳问陈勇:"为什么喜欢我?"陈勇云淡风轻地说:"我看见学渣到处横行就想收了,太碍眼了。"罗子佳差点没被可乐呛死!
  2006年2月下旬的一天,罗子佳在课堂上给陈勇写字条,不料被班主任抓包。陈勇冲进办公室的那一刻,罗子佳感动得不行,懵懂的年纪并不懂爱,却隐约觉得眼前这个人,可以依靠。
  可面临中考,他们不得不分手。父母更是像间谍一样神出鬼没,连QQ也被他们监控了。一直到7月份中招结束,煎熬了小半年,他们才和好了。
  很快,他们又分开了。学渣当久了,临时佛脚抱不动。中考成绩下来,罗子佳留守浦东,陈勇则去了上海交大附属中学。虽然都在上海,可一个在东,一个在西,还隔着一条黄浦江。
  陈勇在学校寄宿,罗子佳的学校是军事化管理,上课不允许带手机,一个月才放一次假。这同城异地恋谈得可谓辛苦。上课老师讲望夫石,罗子佳都恨不得掉下泪来。这种想见不能见的伤痛,只有分离的人才能理解。
  罗子佳像个苦行僧,每天挑灯夜读,只希望不要离陈勇太远。2009年6月9日,高考终于结束,罗子佳和陈勇砸了储蓄罐,偷偷买了火车票,决定"私奔"去三亚看日出!一大早,他们从家里出发,赶早上9点05分的K511,從上海南站出发,直奔琼州海峡!那是他们此生经历的最特别的一次火车旅行。火车拆卸并排上轮渡后,他们的右边,是静谧的蓝色大海,落日融进海面,白色的灯塔在薄雾中散发着微光。一向叽叽喳喳的罗子佳,此刻,也惊叹得说不出话来。陈勇拍拍她的脑袋,轻声说:"以后,我们一起手牵手走遍祖国的辽阔山河。"
  日落、日出都很美,爱情也很美。小样儿,你这是在报复我
  理想很丰满,现实太骨感。高考成绩下来后,罗子佳犯愁了。学霸陈勇的成绩很漂亮,报考了复旦大学;为了发挥那不高的分数的最大优势,罗子佳报考了宁波大学。而他们的恋情,家长也知道了。
  这下好了,罗子佳和陈勇,从同城恋变成了双城恋,物理距离越来越远。"学渣就是学渣啊,多考几分就能留在上海了。"陈勇摇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宁波到上海不过三个小时而已,我回上海看你不就好了。"罗子佳嘴硬地说道。
  罗子佳真的每个月都从宁波来上海看陈勇。生活费是每个月一领,钱也不多。为了回上海看陈勇,她选择乘坐最便宜的交通工具。每个月月底的周末,罗子佳四点钟起床赶早上5点半的大巴,这趟车摇摇晃晃3个小时从宁波赶到上海。第二天下午,再赶到汽车站,摇晃3个小时回宁波。见不到的日子,他们通过视频和电话表达思念。
  尽管很辛苦,但小别带来的陌生感,让小情侣很受用。可是,他是学霸,年年奖学金,罗子佳却爱好摄影,为了摄影经常翘课。对此,他像个老爸一样啰唆:"你再这样,怎么追得上我的脚步?"罗子佳啃着玉米棒笑嘻嘻地,觉得陈勇的担忧很多余。
  2011年6月,罗子佳给了陈勇一个大惊喜:"8月份我要去美国交换半年,签证已经办好。"陈勇傻眼了!
  8月底,陈勇去机场送罗子佳,看她的背影即将消失在登机入口处,他大喊:"小样儿,你这是为了报复我吗?"罗子佳回眸一笑:"拜拜!"
  分开的时间里,陈勇发现,以前那个学渣兼傻白甜罗子佳,慢慢变得有主见起来。
  2011年10月的一天深夜,陈勇被罗子佳的电话吵醒:"陈勇,快教我几句狠话,英语的!我被美国佬欺负了!"说完罗子佳就控诉美国机场工作人员歧视她。陈勇长舒了一口气,只是机场小纠纷。陈勇问她准备怎么办,罗子佳说:"当然是走正常的投诉程序,既维护自己的权益,也不闹事。毕竟在人家的地盘上嘛。"陈勇笑了,罗子佳比他想象的要厉害呢。可挂断电话,陈勇再也没有睡意。想到罗子佳孤身一人在异国他乡,一定会困难重重,陈勇打开罗子佳的微博,上面都是她笑意盈盈的照片,内心愧疚无比。陈勇给罗子佳发消息:罗子佳,居然为了"报复"我一个人跑到美国去,现在把自己也害苦了吧?说你是学渣,你还真是个笨女人!
  好在,半年时间很快过去了,罗子佳如期平安回国。而罗子佳和陈勇也都很顺利地完成了学业。可才平稳了没多久,分歧又产生。2013年,家人也发现罗子佳在摄影上的艺术天分,决定送她去香港读研究生。而陈勇,他早就规划好要继续深造,但他没想到会去美国麻省理工那么远。
  2013年8月20日,罗子佳和陈勇在虹桥机场分别,一个飞香港,一个飞美国。陈勇哭笑不得:"你要是个学霸,这会儿就可以跟我一起飞美国了。"罗子佳白了陈勇一眼:"美国,姐妹儿去过!告诉你,离那些热情似火的洋妞儿远点!"陈勇依然嘲笑罗子佳:"管好你自己吧,那么笨,不知道啥时候能成熟起来,赶上我。"进闸的那一刻,罗子佳向陈勇做了个"等着瞧"的手势:"别嘚瑟,我不会比你差!"让自己闪亮:这是学渣的爱情魔法
  维持异地恋不容易,好在,罗子佳和陈勇都有共同的爱好。他们约定,每年寒暑假都要一起去旅行。为了赚取生活费和旅行费用,陈勇发挥他学霸的优势,拼命学习,几乎每天一睁眼就钻到实验室,希望能取得好的成绩,拿到高额奖学金。罗子佳也好不到哪儿去,到处找兼职,省吃俭用。
  2014年暑假,罗子佳和陈勇一起去台湾。为了省钱,他们半年前就订好机票和民宿。两个人还商量好,AA制,陈勇负责食宿,罗子佳负责日常开销。
  在垦丁,罗子佳和陈勇租了机车。罗子佳一拿到车就飙了出去,沙滩裙都飞到半空中了。陈勇立马跨上车大喊:"你慢点!"陈勇觉得自己见到的一定是一个假的罗子佳,跟在后面边追赶边喊话:"慢点,别摔着了!"罗子佳回头望着被甩在身后的陈勇,笑嘻嘻地说:"这是电瓶车,能有多快啊!"就在她嘚瑟的一瞬间,车翻了!陈勇吓坏了,丢下车就奔到罗子佳身边,一边拨打了急救电话。好在,罗子佳只是右脚崴伤,手肘和膝盖擦伤。虽然没有伤筋动骨,但他们的行程安排被打乱了。
  回到住所,陈勇不由得指责她:"出门在外,像你这样胡闹,就会影响出行计划。"
  罗子佳也很自责,可架不住陈勇的唠叨,终于忍不住吵了起来:"出来玩图的是自由,能做自己,难道还要像在学校一样小心翼翼?"
  "万一出事了怎么办?你想过没有?"两个人吵得不可开交。
  "都说旅行是检验恋人是否适合的试金石,果然是!"罗子佳哽咽着说。
  陈勇也累了,将药膏递给她,说:"你先去把药擦了,我去买吃的回来。"
  陈勇如此暖心,罗子佳不由得哇哇大哭起来:"我不是故意要跟你吵架的。你刚刚一直批评我,我不要面子的啊?"话音未落,罗子佳的鼻子上冒了个大泡,又瞬间炸开了,那样子太囧了,陈勇没忍住,笑得倒在床上乱滚。"不要再笑了!我的女神范儿全丢光了!"
  一个鼻涕泡充当了和事佬。陈勇背着罗子佳去夜市吃东西。在夜市上,伴着海风的腥咸味,夜市的烟火气与星空的浪漫,融为一体,真是舒服惬意。
  罗子佳认真起来,说:"陈勇,在我面前,你一直是个发光体,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追着你的光往前跑。我也想有一天,自己能发光,即使在人堆里,你远远地就能找到我……所以,我一直在努力,哪怕是骑机车这样的一件具体而微小的事……陈勇,你慢点成长啊,等等我……"说着,罗子佳哽咽了。
  陈勇这下终于明白了,从罗子佳到美国游学,到去香港读研,从一个有点糊涂的傻白甜,到现在一个独立有主见的女孩,是她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
  陈勇的内心,瞬间柔软:"丫头,我们相恋至今,一直都是异地,单独相处的时间太少,所以我们对彼此的了解不够。但今天,我更加了解你了。你已经不再是那个学渣了,你自己就是一团火,我远远地就能感受到你的温暖和光芒。"
  他们明白了,相爱并不是两个人时时刻刻都绑在一起,最好的爱,是先成为最好的自己。
  2015年,陈勇当了助教,拿到了全额奖学金;羅子佳拿到了跆拳道黑带,还在学校举行了自己的摄影展。2016年,陈勇申请到了学校的博士学位,将留在美国继续深造;而罗子佳则进入金融行业,她决心用高薪养育摄影,支持陈勇读博。
  他们还是像从前那样约定,寒暑假去旅行,旅途上修正自己,调整他们的相处模式,建立他们之间独有的情感。
  2018年1月初,陈勇从美国回来,带给罗子佳一个好消息:因为表现出色,论文有分量,他将提前博士毕业,6月份就能回国了。"丫头,暑假回来,我们就再也不分开了。"罗子佳顾不上在场的四位父母,哭着扑倒了陈勇,摸摸他渐渐后退的发际线,说:"陈勇,2006年2月,你冲进办公室的样子,我记忆犹新!时间带不走爱情,也带不走心里你最美好的样子。"
  2018年1月中旬,他们像往常一样约定了去旅行。他用了他的全额奖学金,她用了所有的积蓄,去了日本。在东京铁塔下,在恋爱的第12年,陈勇单膝跪地,颤抖着递上了戒指,向罗子佳求婚成功。那晚,他们哭哭笑笑,成了内心最美好的回忆。
  有人说恋爱不能谈太久,有人说异地恋不靠谱,然而这份完全没有杂质的爱情却似乎在说,或许你们说的都对,但我偏始终相信爱情,因为真爱无敌,因为我们不曾放弃,不曾"将就",所以,爱情终于战胜了所有。
  编辑/肖岚
 
风车学渣异地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