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去你的学前培训教育我带娃去帕劳找童年
  卜亦然曾在央视工作,也做过企业高管,从女儿一岁起,就带她去旅行;她还是个一直满世界搬家的人,最后定居太平洋小岛,为两个女儿搭建了一个梦幻的世界,远离中产精英的烦恼。2018年初,卜亦然还参加了奇葩大会。那么,她是如何成为一个奇葩妈妈的呢?白富美和柴米油盐,女儿成了大篷车孩子
  卜亦然,1984年生于浙江省宁波市一个富裕家庭,自幼她是父母细心呵护的大小姐。2003年,她从宁波华茂外国语学校高中毕业,随即进入浙江大学城市学院电视导演专业。大学毕业后,她在央视做过导演。灯红酒绿的北京,她脚踩细高跟,身着职业套装,拿着高额年薪,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2007年,卜亦然休假去了丽江。在那里,她遇到了丈夫赖川。赖川是一位艺术家,两人在生活方式、美学、建筑上有很多话题,很快陷入了热恋。
  在丽江那段时间,他们和当地人一起生活。接触到街头小贩、歌手、民宿,每天望着撒了糖霜的雪山与清澈的湖水。两个年轻人爱上了这里……
  2010年,卜亦然与赖川有了爱情的结晶,女儿米娅出生了。她决心做个好母亲,但并没有那么容易。抱着女儿去逛街,要裹得严实。照顾孩子吃饭时,衣服上沾满了牛奶和面包屑,她要一粒粒摘下来。白骨精一夜成熟。
  不仅如此,闺蜜们陆陆续续结婚生子,他们可以一口气拿出数千万给孩子买个学区房,也可以请四位数的金牌月嫂看护孩子。而她却陷入了苦恼,赖川整天忙艺术,多半时候卜亦然自己带着孩子。有天晚上,赖川拍着胸脯保证:"那我回来带孩子。"
  看着卜亦然这样辛苦,朋友劝她请月嫂多带几个月。卜亦然一声长叹:"我也想啊,可是水电煤气、吃喝拉撒,样样要钱,而且自己带,母女更有感情。"
  2010年底,因赖川决定生活在云南,为一家团聚,卜亦然带着女儿搬家到丽江。刚到丽江定居,物质的匮乏和不便利让她很苦恼,可是她要挨过去。每天安顿好丈夫和女儿后,她只能站在漏水搭错线的新房中央,操着各种方言和工人讲道理。哄睡女儿后,她蹲在地板上收拾一车库的行李。
  丈夫缺席的这些日子里,她成了一个女超人。有次半夜,米娅发高烧,卜亦然辗转四家医院,抱着女儿几小时不撒手,才找到靠谱的儿科医生。当时,米娅被诊断为扁桃腺发炎。望着输液管里的药水缓缓流入女儿身体,卜亦然才放下心来眯会儿。
  2011年2月,妈妈来丽江,卜亦然带着她在丽江晃荡,妈妈冷不丁冒出一句话:"虽然有万般不容易,你也过上了你想要的生活。"听后,卜亦然心中一阵感动,人生不就是得失都有吗?她失去了北京安定的中产精英生活,但提前过上了退休生活。
  为了顾及两个家庭,卜亦然春秋在浙江,冬夏躲在云南。为让米娅适应两地的生活,她特意将她的所有家居用品,包括车床餐椅,玩具架爬行垫,床品,都一式两份,希望她不会生分。
  三个月后,赖川工作再次调动,她在一年之内第三次搬家,这次是成都。她不觉发出感慨:"米娅注定要成为大篷车的孩子。既然丫头享受不了安定优越的生活,只能带着她多看看世界。"带着幼女去旅行,在太平洋纵横驰骋
  眼见丈夫繁忙,女儿一天天长大,卜亦然另辟蹊径,决定带着女儿去旅行,从小世界脱离开去。
  2011年12月,她们旅行第一站是鼓浪屿。对于带小朋友旅行,她有套自己的经验——首先准备餐食,包括婴儿粥,用焖烧罐来煮面。猪肝泥,蔬菜汤,拌饭料。衣服方面,可调节厚薄的睡袋一个。内衣四套。袜子四双,袜套一双。备用外鞋,室内拖鞋……最后,还有一大包尿不湿。在鼓浪屿,她们都吃得饱饱的,米娅的胃口好到吓人,一路吃不停,海鲜拉面、榛子酸奶,还打包了蚵仔煎回来。
  2012年1月,卜亦然带着女儿从成都飞往太平洋雅浦岛,落地签。1月30日晚上,在帕劳,她们见到了小岛最有权势的人物,母系最大望族的大家长。在她当家时,家族里出了四任总统。见卜亦然母女聪慧,老太太一直夸,还叫陪吃饭。
  23日,在雅浦,有红树林、德国水栈,海水瓦蓝瓦蓝的。卜亦然母女先找一个舒服的房子短租,再租辆车,送女儿去幼儿园,跟当地小朋友一起玩。她们顶着大太阳,步行去全岛最大的超市。结果,也是国内大学小卖部的规模,让卜亦然哭笑不得。
  在土著居民处,女人们丰满而黝黑,像一枚肥硕的黑珍珠。她们一直用怜悯的眼光看卜亦然,鼓励她人丑也不能泄气。卜亦然自嘲:我预谋嫁给土著,骗几只螃蟹吃的愿望,算是没戏了。
  才沒两天,米娅已和土著小姐姐玩上了。看到土著小姐姐想去拥抱米娅,她护着米娅,甚至想把米娅扛起来,不过扶着女儿爬石阶时,米娅忙摆手,"自己来,自己来。"夜晚,望着深邃的星空,她问女儿,"米娅,喜欢这里吗?"米娅说,"喜欢,妈妈在哪里,我就去哪里!"原来,女儿已经习惯了有好多的家,妈妈在哪,家就在哪。
  这一场长达一个月的旅行,让她体会了许多,带不到两岁的米娅到处走,不是为了往她的护照上多盖几个戳,日后好同人炫耀;是为了让她见多些不同肤色的人,不同的生态。
  有时闲下来,卜亦然翻看朋友圈,看到友人们国内无处不在的焦虑、畸形的房价、雾霾围城、不停地抱怨与功利主义。她开始反思,我是不是可以带我的孩子去一个跟国内生活不太一样的地方。可是,第一次当妈妈,女儿又要上幼儿园了,有很多冲击,会不会是异想天开?可是,随后在雅浦的经历,她发现,女儿是真的喜欢,看着相机里女儿那纯真无邪的笑脸,再想想闺蜜们将小孩子丢给早教班的痛苦。她心一横,决定带女儿在海岛生活。
  她首先想到的是雅浦,然而,作为资源匮乏的岛国,物资基本不能自给,没有工厂,没有学校,没有医院,非常原始。这时,她想到旅途转机的帕劳,它有最基础的学校等设施,支柱产业是渔业和旅游业。所以,她最终将定居地选在帕劳。
  得知卜亦然的计划,家人群起反对。卜亦然却振振有词,"城里生活便捷安逸,但我总投入不了,觉得虚度。现在北上广上学成本有多高,我们都看得见。我把孩子带去那边,不仅是有好的环境,让她享受童年的美好,而且那边有学校,可以上学。等你们休假的时候,我们就一起在那边度假,岂不两全其美?何况,米娅和我都好喜欢那里的生活。"终于,一家人达成了协议。赖川一有空就来看望她们。
  随后,带着女儿说走就走。卜亦然迅速地办理了帕劳的落地签,90天,到期后再续签即可。
  2012年5月17日,卜亦然给女儿退园。随后,清空家中一切,送关去帕劳。7月8日,她带着米娅从成都出发,在仁川中转,于9日半夜到达帕劳。
  刚到帕劳的日子,异常艰辛。为了更好地帮米娅适应新家,她把她的全套家什都拆了搬来,落地又重新安装。睡过的床,说故事的沙发,坐过的餐椅,还在露台上给米娅安装了秋千……
  作为超市控,第二天她就去了超市,岛上几家大超市设施简陋,但货品齐全,全是淘宝上的代购类货品。食品,烘焙类,家用品,价格只有国内超市进口区的一半。她感动得想哭。
  在起初租住房子的日子里,她们母女常去海边玩,在石缝里抓小螃蟹。卜亦然会抓拍米娅开朗大笑的照片与母女俩的视频发给赖川,看到妻女在岛上过得开心,赖川放心了。卜亦然告诉赖川,在帕劳,还有韩国人、日本人、美国大叔等各色各样的人群,米娅还可以学会各种各样的世界语言。
  等到过年的时候,她想要包饺子,就得到处去找小葱。小葱在当地碱性土壤里非常难种,而到了过年又成为一种紧俏物资,于是,只得开车去面积400多平方公里的"全国"寻找。
  她慢慢懂得了本地人的生活——生活中鲜有现成,所需东西都要自己"生产"。正是这样简单清苦的日子,让卜亦然有更多时间与女儿纯粹地相处。去他的中产精英,我在帕劳当"岛主"
  不知不觉一年过去了,很多朋友听说她在帕劳过得不错,便都飞过来找她玩。可帕劳是个原始社会,平时吃上一顿饭都得辛苦地收集食材,何况要招待这么多人?这样久了,她开始发愁。
  有天,夫妇俩一合计:"我们不如开一个多一点的房间吧,用赚来的房费,我们可以请人呀!"说干就干,卜亦然四处寻找合适房子,最后看中了一间废弃的老兵营,一座美军盖的两层工整小楼,旧旧的粉红,对着一片原始森林,有一种打动自身的美丽。她走进去,院子里都是泥泞,房间隔得小而碎。于是,她就果断拿下这个老建筑,对它进行了大张旗鼓的改造。
  当时改造酒店的时候其实没工人。因帕劳多是原住民,也没什么外来务工人员,就更没有什么所谓专业做建筑的工人。故当时从砸墙开始就没人手,她和远道而来的父亲亲自砸墙。然后,再每天去碰,找任何能找到的愿意砸墙的散工。
  于是,每天砸墙的人都不一样,有本地人、菲律宾人、孟加拉人、印尼人;有美军的工程兵、澳军的扫雷兵……基本就是今天谁有空,谁就来帮她砸一天墙。终于,她将面对山一面的墙全部凿开,做了明亮窗户,将二楼分割为七个小间,命名为柒间。接着,她将整个帕劳的白油漆全部买光了,就为了将房间全部漆成白色的世界。她把这些好玩的事记录在微博上,酒店还没开张,就有了很多粉丝。最后,她有了这样的一个"家":每天起床,有巨大的落地窗,睁开眼就是蓝天白云,像是棉花糖一样。傍晚时分紫色的晚霞洒满房间,晚上躺在床上能看到满天的星辰。
  开业后,每收到一笔房费,就把酒店完善下。有时为增加收入,她也会自己当导游,带大家出海或租车游全岛。米娅更是爱上了这个地方。她在酒店里蹦蹦跳跳,和客人成了好友。在相处不久的客人离开之时,米娅会和卜亦然一起站在店门口挥手告别,她用胖嘟嘟的小嘴巴喊,"叔叔阿姨,再见!"
  除了和卜亦然腻在一块,米娅还有了自己的玩伴,小萝卜头和杰克哥哥。邻居是一对来自美国的史密斯夫妇,家有一个小孩,可爱的长相如同小萝卜头。家中养着一条鳄鱼,米娅有事没事就去串门,拿着小棍棒戳鳄鱼玩,就像国内小朋友跟小狗玩一样。她还和萝卜头一起玩耍,互飙英文。在阳光灿烂的日子,米娅还会和杰克哥哥去海边沙滩玩滑板。
  2013年,致使菲律宾伤亡惨重的台风海燕,也过境帕劳主岛,气象预测帕劳有可能要被淹没了。当时卜亦然在岛上,酒店还有几名旅客。于是,他们把房子打包,用帆布把房子缠绕三圈,并跟所有客人都说好,"我们要面临台风了。"晚上,她们买了各种燃气罐,一堆泡面。因为知道肯定会停电,可能几天都出不去;把车开到房子里面,把所有能充电的东西都充上电,然后,她把米娅拥抱在怀里,给她唱小时候在宁波妈妈唱给她的儿歌,台风呼哧呼哧地来了……
  这年,卜亦然有了小女儿Gaia。为了减轻女儿压力,卜亦然父母主动过来帮忙照顾。
  2013年6月,她将米娅送入了帕劳一所六十年代起办学的私立学校。校舍朴素简单,但老师们在有限条件下非常地用心和有爱。开学后,米娅成为了班里最小的中国留学生,学校一周上课四天半,功课不多,活动很多,法定假日也多。学校活动很多,做道具排演话剧,假期教孩子们海上探险和救生,米娅非常热情参与其中,卜亦然开心极了。
  2015年,鉴于客人越来越多,她又在帕劳的一个悬崖边上,做了一个复古的loft。就这样,在她的打理下,她的民宿迅速成为网红,备受游客欢迎。
  2016年初,因为厄尔尼诺现象,太平洋不降水,导致帕劳经历了一个多月的停水期。但酒店还在运营。于是,卜亦然想方设法,白天她穿破裤子奔波,带着工人和家里所有的桶去找水,注入水塔内。到了晚上,她照样穿上礼服,美丽地主持酒店的家宴。
  就这样,慢慢地,她在帕劳将一家民宿发展为两家,继而又在日本有了两家民宿。
  2017年12月26日,卜亦然带孩子回日本的家过正月。"家里就我们三个,又是女生宿舍的生活。分摊了家务活,特别安心的样子。这个新年感觉需要很多祝福。"2018年初,她还在北京参加了奇葩大会录制,讲述自己在岛上的生活……虽然在很多人看来,卜亦然是一个不太靠谱的妈妈,带着年幼的女儿满世界搬家,还到这样的孤岛上,但是,卜亦然却给了孩子们快乐自由的美好童年,以及广阔的國际视野,这些是金钱买不来,学区房也换不来的……
  (因可以理解的原因,文中赖川为化名)
  编辑/艾容
 
舒怀亦然米娅帕劳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