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嫁给工作嫁给爱情葡萄树下冤魂在悲泣
  河南省汤阴县邮政局职工张琴,在赴郑州参加培训后突然失踪。张琴原定培训结束后举行婚礼,眼看婚礼在即,她却不见了,家人心急如焚。在新郎乔明波的发动下,全城开始了寻找"逃跑新娘"的大搜索。
  半个月后,张琴"找"到了。原来,她早在两个多月前遇害,尸骨被掩埋在租住院子里的一棵葡萄树下。令人万万没想到的是,真凶是新郎乔明波。新郎为什么要在婚礼前杀死新娘?这起扑朔迷离的杀人案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不可告人的秘密?全城大搜寻:新娘去哪儿了?
  2015年6月15日,这天是张琴去郑州参加岗前培训期满的日子,父亲张万祥迫不及待地拨打女儿的手机,可是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张万祥找到女婿乔明波,乔明波也没有张琴的消息。他一边安抚岳父,一边紧急和省局联系,打听张琴的去向。转眼又十来天过去了,张琴依然没有消息。张万祥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他隐隐约约觉得这事儿跟乔明波有关系,因为张琴是乔明波送去郑州的,自从张琴去了郑州后,整个培训期间电话都打不通。现在培训结束了,还联系不上。张琴原定于培训结束后举行婚礼,这么大的事,她不可能不跟家人联系。难道是小两口闹情绪了?
  张万祥找到亲家乔大伟,乔大伟找来乔明波仔细盘问,乔明波这才支支吾吾地说:"小琴没去郑州……"乔明波回忆,4月15日左右,他开车带张琴去看新房的装修,两个人对于装修的风格产生了分歧。回来的路上,张琴不停埋怨他,他跟她争了几句,张琴一气之下在107国道附近下车了。因正在气头上,他也没有追她。再后来,张琴就联系不上了。他担心张琴的家人责怪他,所以才撒谎说张琴去郑州参加培训去了。这下,所有人都慌了!张琴既然根本没有去郑州,那她去哪儿了?随后的几天,张万祥发动全部的亲友寻找女儿,乔明波也积极地参与其中,还在当地媒体刊登了寻人启事。2015年6月27日上午,张万祥到河南省安阳市汤阴县公安局报了案。
  汤阴县公安局受理案件后,根据张万祥所反映的情况,认为乔明波有极大嫌疑。当天上午,警方将乔明波控制。一开始,乔明波言辞闪烁,坚持说张琴一个人离家出走了,但他对于之前所说的,张琴去郑州培训之事无法做出合理解释。29日早上,在各方面的压力下,乔明波亲笔书写了一份自述材料,交代了其杀死新婚妻子张琴的事实。随后,侦查人员在他与张琴临时租住的院子的葡萄树下,挖出了一具已经腐烂的尸体。经鉴定,该尸骨正是已经失踪了两个多月的张琴。根据乔明波的交代,"逃跑新娘"的真相才逐步揭开……
  张琴1986年出生于河南省安阳市,父亲是当地邮政系统的代办员。张琴2008年大专毕业后,也进入到汤阴县邮政局任固分局工作。张琴是合同工,在权利、义务以及工资收入、福利分配上和正式工有着云泥之别,她最大的夢想就是转为正式工。就在这时,她认识了同事乔明波。
  乔明波比张琴大7岁,是张琴所在工作小组的组长。乔明波已婚,妻子是某医院的护士,两人感情一般,有两个孩子。据案发后乔明波向警方交代,刚刚毕业的张琴,青春、单纯,充满了活力,仿佛四月的春风,吹皱了他那如一潭死水的生活。
  当时,张琴被安排在储蓄窗口工作。刚参加工作业务不熟,乔明波手把手地教她。遇到难缠的储户,他会帮她解决。平常他还经常请她吃饭谈心。乔明波的呵护,让涉世未深的张琴倍感温暖。据张琴的闺蜜冯娜娜透露,在交往过程中,乔明波多次向张琴透露,自己人脉广,有能力帮张琴转正,这说中了张琴的心事。乔明波的父亲原是该邮政局的中层干部,爷爷退休前是县人民银行的行长,因此,张琴对乔明波的"能量"深信不疑,二人的关系也不断拉近。
  2010年10月,乔明波所带领的小组超额完成了当月业绩,他请全体组员吃饭。席间,大家热情高涨,互相劝酒,张琴也不知不觉喝多了。吃完饭,乔明波主动开车送张琴回家。他将车开到公园附近的偏僻处停了下来,两人发生了关系。事后,乔明波信誓旦旦向张琴保证,他要离婚娶张琴,并承诺解决她的工作问题。焦虑的恋情:搞定工作再结婚
  两个人暗地里交往了一年多,到了2011年下半年,乔明波如愿和妻子办理了离婚手续,两人开始公开在外租房同居。
  2012年底,乔明波向张琴求婚,张琴同意了,但是有一个要求,帮她解决工作问题,从合同工转为正式工。2013年春节期间,乔明波第一次上张琴家见父母,张万祥也表达了跟女儿一样的意愿。乔明波拍着胸脯做了保证,张万祥十分满意。有了男友这份承诺,张琴顿时觉得自己在单位里扬眉吐气了。据跟她关系比较好的同事陶维回忆:"那段时间,张琴走路都哼着歌,说话声音也大了。"以前碰到单位发福利,张琴总是愤愤不平的,觉得不公平。自从乔明波答应她转正式工后,她再也没有埋怨过了。
  但是事情并没有张琴想象的顺利。转眼一年过去了,工作的事情没有太大进展。张琴有些着急了,埋怨乔明波:"你到底办不办得下来?"乔明波耐心解释:"如果这么好办,岂不是人人都能转正了?"张琴想想也对。乔明波反过来催她:"工作的事情我肯定给你搞定。咱们在一起这么久了,要不早点把婚事给办了?"张琴犹豫着说:"还是等工作的事情有了眉目后再说吧。"转眼又过去了半年。2014年5月,单位发五一福利,张琴没有。一个平常跟她有点过节的女同事董筠讥笑了她几句,张琴气得发抖。回到家里,她一个人坐在床上生闷气。乔明波去哄她,她哭了起来:"每天工作这么累,工资又低,还被人笑话,真是一点意思没有。"乔明波顺势说:"那你干脆辞职好了,在家里等消息。你工作的事儿,我托北京武警的一个朋友正在办,很快就有消息了。"听男友语气笃定,张琴破涕为笑。
  6月初,张琴辞去了工作。她赋闲在家,一边做"全职太太",一边静候好消息。转眼三个月又过去了。张琴有些沉不住气了,每次问乔明波,乔明波都说快了。2014年9月初的一天,张琴再次问乔明波,什么时候可以回去上班,乔明波再次劝说她耐心等候,张琴一下子火了,两个人大吵了一架。据张琴的姐姐张静讲述,就在二人公开同居之后不久,张琴就发现了乔明波患有不育症的秘密,他与前妻的两个孩子也并非其亲生,而是抱养的。张琴十分震惊,多次向姐姐张静哭诉。但是,他们已经同居了这么久,周围的人都知道了二人的关系,她还要靠乔明波帮忙解决工作问题,只得忍下了。这以后,当乔明波再催促她结婚的时候,张琴口气明显硬了起来。她明确表示,解决了工作再领证。为此,二人没少吵架。
  2014年9月的一天晚上,两个人已经冷战了一星期了。这天,乔明波回家后兴冲冲地告诉张琴:"你工作的事有眉目了。我北京武警的那个战友已经找到了国家邮政总局的一位领导,总局领导找了省邮局做了安排,年底就会有着落了。"或许是失望了太久,张琴并没有显得特别高兴,而是狐疑地问:"年底?那具体是什么时候?""估计最快也得12月15日左右。"乔明波想了一下说。乔明波果断地说出了日子,这让倍感遥遥无期的张琴心里踏实了不少,笑容又重新回到了她的脸上。当天晚上,两个人久违的温存了一把。随后,张琴便将这一好消息告诉了父母和姐姐。张母专门做了一桌好菜,召集全家人一起庆祝。这天,张万祥与乔明波都喝得酩酊大醉。张万祥拍着乔明波的肩膀,说:"我们小琴没有看错人,我们也没托付错人!"乔明波连忙表态:"我会一辈子对小琴好的!"张琴娇羞地推了他一下。
  吃完饭,乔明波和张琴一家坐在客厅里拉家常。乔明波不经意地透露,爷爷和父亲对张琴能否嫁给他不太放心,很担心如果事情给她办成了,她卻不跟他结婚了,白忙活一场。如果两个人先把婚结了,长辈们心里踏实了,事情或许还能办得再快点。张琴觉得有道理。在父母的许可下,10月1日,张琴与已经同居了三年多的乔明波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婚礼变丧礼,葡萄架下冤魂在哭泣
  领证后,乔大伟夫妇出资为小两口在汤阴县城买了一套三居室的期房作为婚房。乔明波和张琴还一起去看了一个黄道吉日,定于2015年4月26日举行婚礼。12月初,正当张琴等待转正的好消息的时候,乔明波再次告诉她,转正的事情又遇到了阻力。因为名额少,邮政局提高了门槛,要本科以上学历,而张琴是大专。张琴十分沮丧,乔明波安慰她,家里会不惜一切代价帮她活动。2015年春节后,新房交房了,乔明波花了十几万装修。眼看婚房也快装好了,婚期也临近了,乔明波对工作的事情只字不提。张琴十分焦虑,问乔明波是不是在骗她,乔明波信誓旦旦地否认了。张琴威胁他:"如果工作没搞定,就不结婚了。"
  3月的一天,两个人吃完饭正在客厅看电视,乔明波电话响了。乔明波拿起手机到旁边接听,挂了电话后,他欣喜地告诉张琴:"北京传话说,你的工作已经搞定。4月20日左右你去郑州参加省局统一组织的岗前培训,培训完就可以上岗了!"张琴看了来电记录,电话果然是他武警的那个朋友打来的。一般转正前,都要进行岗前培训,既然通知她参加培训,那这事儿就是真的定了!张琴大喜。4月15日,张琴让姐姐陪她去安阳市买了一身新衣服,准备去培训的时候穿。她还主动和乔明波商议,将婚礼推迟到两个月后,等培训回来再举行。然而,单纯的张琴哪里知道,这只是乔明波撒的一个弥天大谎!案发后,乔明波在悔罪书里,详细描述了事情的前后经过:原来,他看重张琴年轻美貌,一心想得到她,知道她一直为转正的事忧心不已,于是故意告诉她自己家有关系可以帮她。但实际上,他爷爷退休多年,关系早就淡了,父亲乔大伟也帮不上忙。他之所以在张琴及其父母面前夸下海口,目的就是希望能尽快抱得美人归。
  乔明波在供述中说:"实际上,为了她的工作,我真没少找人。钱花了不少,但没有什么效果。后来我知道,这事办不了了,只好编一些谎话骗她,得过且过。那些所谓的北京来电,其实都是我事先定好的闹钟……好几次,我都想跟她说实话,但她不断以分手相威胁,我就只好再继续哄她——先哄着她结了婚,到时候她人已经是我的了,即使知道了真相,也不能怎么样……"但让乔明波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张琴却怎么也不肯罢休了。据案发后,乔明波交代:2015年4月17日下午3时许,张琴和乔明波正在他们临时租住的房子里休息。这时乔明波的手机响了,他故伎重演,挂了电话后,一脸诧异地告诉张琴:"刚才接到北京那边的通知,你参加培训的事情推迟了。"张琴的脸唰地一下沉了下来,说:"去郑州的行装我都准备好了,怎么说推迟就推迟了呢?你今天必须给我说清楚!"两个人吵着吵着厮打起来。
  对此,乔明波在后来的供述中说,在吵骂中,张琴不仅辱骂他的父母亲,还大骂他和前妻的两个孩子是野种,这戳中了乔明波的痛处。乔明波非常生气,他狠狠地踢了张琴一脚,张琴勃然大怒,爬起来从厨房拿了一把菜刀,朝乔明波砍去。乔明波夺过刀,顺势掐住了她的脖子。几分钟后,当他看到张琴不动弹了,才发现她已经死亡。
  乔明波吓破了胆,他抽了几根烟,迫使自己冷静下来。他寻思着处理尸体的办法,最终在院子的一处葡萄架下挖了一个大坑,将张琴的尸体埋了,又将她的手机关机后扔进了河里。第二天,他便谎称张琴去郑州进行培训了,稳住张琴的家人。
  因为乔明波事前曾说过张琴将赴郑州参加封闭式培训,所以刚开始张万祥夫妇并没有怀疑。一直到培训结束后,张琴依然没有消息,张万祥这才起了疑心。出于良心的不安,同时也因为其租住的房屋即将到期,乔明波悄悄地为张琴买了一块墓地,打算等事情过去后,悄悄地将她安葬。
  2016年1月25日,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做出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乔明波死刑,缓期二年执行。乔明波不服判决,上诉到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前,经法官做民调工作,乔父自愿代为赔偿22万,已经交到法院。二审期间,乔父又自愿增加赔偿款2万元,共计24万元。但是,张琴的父母态度明确,坚决要求判处死刑,不接受赔偿。2017年12月29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维持原判。
  (除犯罪嫌疑人外,其余为化名。)
  [编后]张琴出生于一个普通家庭,没有人脉和权势。当她得知乔明波有关系的时候,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不惜当小三拆散了他的家庭,用二人之间的关系作为交换条件,来换取工作机会。张琴所选择的道路,看似是捷径,实则危机四伏,最终葬送了如花的生命。乔明波从一开始就以帮忙解决工作作为接近张琴的诱饵,这种交往缺乏真诚的基础,埋下隐患。当承诺不能兑现的时候,他又未能坦诚地讲出真相,求得对方的谅解和宽恕,而是用一个错误掩饰另一个错误,最终矛盾激化,酿成惨案,令人警醒。
  编辑/王颖
 
小华培训工作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