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桂林往事重提私生女儿解开婚姻死局
    
  2018年春节,重庆市一所大学的老师殷晓兰终与男友结婚。而就在几个月前,她年逾半百的父母王越全、殷华美,才刚刚拿到鲜红的结婚证。
  原来,王越全当年在广西部队当兵,因受伤住进桂林市东兰县人民医院,与当实习护士的殷华美偷偷相恋。殷华美怀孕后,却没有等到王越全的如期归来。她生下女儿殷晓兰,一辈子没有结婚。后来,她举报了退伍后回到重庆、在一所学校升上副院长的王越全,两人恩怨纠葛长达30年。这对怨侣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殷晓兰又如何让没有婚姻之实的父母重新走到了一起?9岁私生女受辱要辍学:未婚妈妈的爱情往事
  1997年12月初,桂林东兰县下着大雪。殷华美常对着屋里9岁的女儿殷晓兰发呆:她已经两个星期没去上学了,无论劝她还是打她,她就是不去!
  原因是两个星期前,有个同学骂殷晓兰是"野种"!当天,殷晓兰哭着回来问:"我有没有爸爸?"殷华美第一次生气吼道:"他不回来了,就你没爸爸!"殷晓兰眼泪夺眶而出,殷华美心乱如麻……
  殷华美,1967年出生在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东兰县,初中毕业后考上一所卫生学校,毕业后分配到镇卫生院当护士。1987年,她到东兰县人民医院观摩学习时,认识了在这里住院的王越全。
  时年24岁的王越全老家在重庆荣县农村,在东兰县驻地当兵,任排长,人长得英武、帅气。在一次训练中,他腿部受伤,住进东兰县人民医院。殷华美在给他打针、换药和照顾的过程中,两人暗生情愫。
  1988年4月,王越全腿伤痊愈,就要返回部队,两人都很不舍。4月21日晚,殷华美来病房跟他告别,没开口泪水先流了下来,王越全激动地把她抱在怀里,两人在单人病房偷尝了禁果……
  王越全出院后,随部队去新疆执行任务。他走后不久,殷华美便发现自己怀孕了。这时,她已回到乡镇卫生院,护士长发现了她的秘密,她怕王越全受牵连,谎称在县城学习时有了男友。
  父母知道殷华美怀孕后,要见她那个县城的"男友",却始终不见人影。殷华美谎说"男友"跟她分手了,她舍不得孩子,决定生下来。她希望生下孩子,等王越全有了消息,或者等他转业后嫁给他,他们曾有过这样的誓约,她相信王越全。
  1988年11月25日,殷华美在卫生院生下女儿,取名晓兰,随自己姓,母女俩住在卫生院的宿舍里。晓兰一生下来就没见过爸爸,她渐渐长大后,殷华美告诉她,她爸爸在国外工作,还经常寄钱回来。直到这次,女儿在学校被同学骂"野种",殷华美才不得已说出了"你爸爸不会回来了"的话……
  十年中,殷华美多次给王越全写信,但都石沉大海。她不愿嫁人,就想有朝一日等回王越全……
  殷晓兰要辍学,殷华美着急又心痛,托人四处打听,终于得知王越全早已转业回到重庆老家。1998年元月,她把女儿委托给父母照料,怀着一丝希望独自去重庆寻找,终于找到了王越全所在的学校,王越全惊愕不已,把她带到一家茶馆。
  原来,王越全当年出院后去新疆执行任务,不能私自对外联络,加上他身在部队,和部队驻地女青年发生性关系,这是部队纪律绝不允许的,他不得已和殷华美断了联系。其间,他根本没有收到过她的信,更不知道她怀孕还为他生下了一个女儿。
  1990年底,王越全转业到重庆一所职业技术学校工作。他想去东兰县寻找殷华美,但3年过去,殷华美或许已经嫁人,加上他转业回重庆,不可能留在东兰县,一时间非常矛盾。到单位报到后不久,恰好赶上学校分房,规定只有结婚才能分到房子。在父母的逼迫下,他娶了在重庆做会计的秦涵……
  如今,王越全已担任这所学校的副院长,突然见到一直没嫁人的殷华美,得知他们的女儿已9岁,女儿因受不了同学嘲笑要辍学,他十分自责,流着眼泪说:"华美,我对不起你和孩子……"
  自己苦等10年,等来的却是这个结果。殷华美彻底绝望,对王越全的爱,瞬间转变成了恨。第二天,她便坐车回到东兰县,心像冰一样冷。妈妈举报了爸爸:少女的心特别痛
  在殷华美的坚持下,殷晓兰最终没有辍学。
  1998年4月,一个周末的下午,殷晓兰坐在卫生院宿舍的院子里写作业,一个陌生男人走了进来,殷晓兰问他找谁,并过去扯扯妈妈的衣角。男子丢下行李包,走过来叫了一声"华美",再说不出话来。殷华美流着眼泪回屋,殷晓兰愣在了那儿。
  等殷华美平静下来,王越全说托在桂林市工作的战友帮忙,准备将女儿转到桂林市上学,他负担生活费。"你带女儿去桂林,你工作的事,我也托战友想想办法。离开这儿,女儿就不会受伤害了。"
  为了孩子,殷华美同意了这一安排。王越全在东兰县和桂林輾转了半个月,托付战友将殷华美介绍到桂林一家私立医院当护士,办完这一切后,他对殷华美说:"对你……我也要有个交代。"
  在短短几天里便跟爸爸处熟了的殷晓兰,在分别的那一刻,抱着王越全哭。王越全哽咽着安慰女儿:"你到桂林后要好好上学,听妈妈的话,爸爸会常给你打电话的,过段时间就来看你。好不好?""好!"殷晓兰哭得不那么伤心了。
  王越全为母女俩在桂林租了房子。1998年9月1日,殷晓兰转学到桂林一所小学,殷华美也在医院当了护士。离开了老家,殷华美和女儿精神上放松了不少。殷华美叮嘱女儿不要告诉外公、外婆,不要在外乱说,殷晓兰似乎明白自己的身世和妈妈难言的心事,从没告诉过别人。
  王越全兑现承诺,不仅常打女儿电话,而且两三个月就过来看望一次,尤其是放寒暑假的时候,他借口到广西看望战友,到桂林跟女儿团聚。
  其间,王越全多次提出和秦涵离婚。两人当初为房子结婚,并无感情,也没生育孩子,离婚是最好的选择。可秦涵死活不同意,王越全搬到单位宿舍居住,想熬过两年分居期后,再到法院起诉离婚。
  2002年5月,殷华美突然收到一封从重庆寄来的信,信里夹着一张女婴的照片,原来信是秦涵寄的。秦涵在信里说王越全已经回心转意,他们有了孩子,要殷华美别再心存幻想……殷华美犹如五雷轰顶,觉得自己一再被欺骗,对王越全又生怨恨。
  此时,远在重庆的王越全也是焦头烂额。原来,在他搬出家之前,秦涵竟意外怀孕了,秦涵为了逼他回心转意,故意没有告诉他怀孕的事。接下来的一年里,她一直没去学校找王越全,直到孩子出生,王越全才知道。王越全不敢把这事告诉殷华美……
  2002年7月,一直没有听到王越全的解释,殷华美冲动之下,给他所在单位的纪委寄去揭发材料,王越全被解除副院长职务。这时,王越全才知道是秦涵给殷华美写了信,王越全告诉秦涵,即使他和殷华美最终走不到一起,他也要坚决离婚!
  秦涵意识到自己弄巧成拙。2004年春节,王越全和秦涵协议离婚,孩子归秦涵,王越全将房子和财产留给秦涵,在外租房住,每两月看孩子一次。
  2004年4月,王越全拿着离婚证来到桂林,殷华美知道是自己误会了王越全,但举报材料是她寄的,伤害已经造成,她无法原谅自己。同時,她感觉身心疲惫,不想再被感情所累。尽管王越全一再邀请殷华美和女儿到重庆一起生活,但都被殷华美拒绝。殷晓兰知道是妈妈举报了爸爸,心里特别痛。
  2006年,殷晓兰以优异成绩考入重庆大学。每到周末,她就去爸爸那里住,让爸爸给她讲他和妈妈过去的事。她觉得爸爸和妈妈其实爱得很深。
  2008年,王越全辞职,与一个战友办了木材加工厂。一天晚上,殷晓兰在外面和同学聚会后,很晚才回爸爸的出租房,打开客厅的灯,发现爸爸歪在沙发上睡着了。看见爸爸头上有了不少白发,在灯下显得那么刺眼,她刹那间感觉特别难过。她把爸爸叫醒,让他睡到卧室的床上。夜里,她翻来覆去睡不着,想想为了自己有个完整的家,这几年,她想尽办法让父母复合,可妈妈的心始终像铁一样硬,他们都只能独守空房,而她也两边都牵挂着。
  殷晓兰在重庆给妈妈买衣服,以爸爸的名义邮寄过去,还不忘替爸爸写几句情意绵绵的话。殷华美表面上波澜不惊,心里早已不再平静……女儿给爸爸妈妈当"红娘":疾病面前坚冰融化
  王越全艰苦创业。两年后,他在重庆买了房子、车子。2010年,殷晓兰毕业后考取本校研究生,她一心想把妈妈接过来。为了攒钱买房,她做了两份家教。她和也在读研的张明互相喜欢,两人相恋了。可因为父母的关系,她总是显得忧心忡忡。
  2013年7月,殷晓兰研究生毕业,到重庆一所大学当了老师。在爸爸的资助下,她在重庆帝湖花园按揭了一套房子。殷华美将这些年王越全寄给她的钱,还有她的积蓄共26万元拿出来给了女儿。
  2013年12月,房子装修好后,父女俩开车去桂林,把殷华美接到重庆。可殷华美只呆了三个月,便执意回到桂林,殷晓兰的期待再次落空。
  2015年6月,殷晓兰突然给妈妈打电话,说爸爸患了早期胃癌,在重庆市中心医院做了胃切除手术。她哽咽地说:"爸爸病了,你们也都老了,还有什么恩怨放不下的?"女儿的话,触到了殷华美的痛处。随着时间的推移,怨恨已经慢慢隐退,留在心头的还是那些美好的时光……她担心王越全的身体,立刻买了车票,赶到重庆市中心医院。
  那时,王越全刚刚从手术室出来,人还处在昏迷状态。看他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鬓角的头发已经灰白,显得特别憔悴,殷华美内心受到很大的触动。两个人相爱、纠结了大半辈子,转眼间都老了,生命如此不堪一击,却不知道好好珍惜……她俯身在他的床前,抚摸着他鬓角的白发,潸然泪下。
  在女儿的恳求下,殷华美留在医院,担起照顾王越全的责任。一天晚上,王越全睡着后,殷晓兰忍不住对妈妈说:"妈妈,爸爸为他的错误,付出了半辈子的代价,难道你真的还不原谅他吗?"殷华美轻轻地说:"他有错,我也有错,我能原谅你爸爸,却没法原谅自己,就是迈不出那一步……"殷晓兰明白妈妈还是为当年举报爸爸而愧疚,她说:"爸爸从没有恨过你。"殷华美望着躺在病床上、跟她纠葛了大半辈子的初恋情人,百感交集。
  在殷华美的细心照顾下,王越全恢复得很快。王越全出院后,殷华美回桂林办了退休手续,搬到重庆和女儿生活,做了好吃的,就请王越全过来一起吃。有空,她就去帮王越全收拾屋子,洗洗衣服。
  2017年春节临近,殷晓兰对妈妈撒娇说:"让爸爸一起来过年吧。"殷华美半推半就地答应了。除夕之夜,一家三口共同忙了一桌菜后,殷晓兰示意爸爸拿出早先准备好的一大束玫瑰,送给殷华美。殷华美脸微微地浮上一丝红晕,却端坐着不动,殷晓兰走过去,替妈妈接过爸爸手里的玫瑰,装在花瓶里,然后很夸张地放在妈妈卧室的梳妆台上。
  殷晓兰倒满三杯红酒说:"28年了,我终于可以敬爸爸妈妈一杯酒了。咱们碰三杯酒,第一杯酒,我祝愿爸妈身体健康;第二杯酒,希望爸妈早日喜结良缘;第三杯酒,希望我们一家再也不分开。"
  殷华美和王越全眼睛一下子湿润了。28年了,女儿从一个差点辍学的私生女,成了一个大学老师,一路走来,她承受了多少压力,却从不放弃一家团圆的希望。殷华美对女儿说:"你爸爸胃不好,他喝不了,我替他喝。"殷晓兰说:"妈妈心里只有爸爸。"王越全激动地说:"华美,我能喝,能喝。我高兴。"一家三口碰了三杯酒,都高兴地喝了下去。
  殷晓兰已经历了六七年的爱情长跑,每当张明向她求婚时,她都推托说:"只有等我爸、我妈拿到那张结婚证,我才会答应跟你结婚。"张明知道这是她最大的心结,只有这样,她才会相信爱情。
  2017年11月25日,是殷晓兰29岁生日,刚好赶上学生期末考试,她忙得焦头烂额。晚上,王越全给她打电话说:"你早点回来,我和妈妈给你准备了一份特殊的生日礼物。"
  当晚,殷晓兰一进门就愣住了,张明也在她家里。王越全和殷华美相视一笑,拿出一本大红的结婚证摆在她面前,"今天,我和你妈去领了结婚证,算是送给你的生日礼物!"殷晓兰愣了,为了父母这张迟到的结婚证,她等了29年啊!张明走过来,拉着她的手说:"伯父、伯母说了,2018年春节就给我们举办婚礼。"殷晓兰听着,笑中带泪。结婚后,殷华美和王越全住到一起,对他的生活照顾得无微不至。对这迟来的幸福,他们都特别珍惜。
  2018年大年初六,殷晓兰和张明在重庆结婚。婚礼上,他们给互牵着手的爸爸妈妈行礼、敬酒,四个人脸上满溢着幸福。
  编辑/罗 婷
 
仁者华美重庆女儿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