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坑爹入狱玩醒了的儿子痛别我的前半生
  王晓亮是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重庆男孩,父亲的宠溺让他渐渐地变得荒唐不堪。8年前,父亲因受贿罪被判入狱,他的人生颠覆。卖房还债、从城市搬到县城、从留学生到收"土货"的小贩,人生就像在坐过山车。为了痛改前非,他不觉得苦,甚至甘之若饴。因为,前半生的荒唐,必须用后半生来修正。
  面向未来,王晓亮的眼里满是希翼
  王晓亮一边扛起生活的重负,一边鼓励狱中的父亲。他发誓,一定要用最好的状态迎接父亲出狱。时隔8年,他做到了没有?
  儿子坑爹,国企老总贪污锒铛入狱
  这是个寻常的晚上,时年20岁的王晓亮拎着行李沮丧地站在美国缅因州的波特兰国际机场的候机大厅里,准备踏上回国的飞机。然而这次,他的归来不是因为学校放假,而是被遣返回国。
  1989年3月,王晓亮出生于重庆市彭水县。父亲王宏伟时任重庆彭水国企公司总经理。王晓亮是家中独子,又是三代单传,因此王宏伟对王晓亮可谓宠溺有加。彭水县距离重庆主城区有200多公里,为了让儿子增长见识,王宏伟每个周末都会带孩子去城里住一晚。每次,他都会选择四星级以上的酒店住宿,末了还会去商场任性地选购一番。为此,妻子陈梅颇有异议。陈梅是当地乡镇小学老师,她总劝丈夫,"人家都说男孩要穷养,不能像你这样惯着。"王宏伟却反驳:"我从小就穷,你还要穷养儿子?"
  王晓亮就这样被王宏伟一路宠着长大,吃的、用的都是最好的。2005年,王晓亮中考成绩不理想,王宏伟夫妻想把他接回彭水读高中,也能管束管束他。可是王晓亮说什么也不愿意回去。他对父母说:"我们班很多同学都去国外读书了。我不适应国内的教育体制,在国外肯定可以的。"王宏伟听了,不由得称赞儿子小小年纪有想法。他不顾妻子反对,一心想让儿子出国读高中。2006年3月,王宏伟通过中介,花费30多万,将王晓亮送到了位于美国缅因州的福莱伯学院。然而,令王宏伟意想不到的是,王晓亮到了国外后,由于语言基础差,根本听不懂老师讲课。加上又远离父母的监管,本就自控力差的他经受不住诱惑,天天逃课泡吧、逛夜店,甚至还频频出入赌场。没几个月,王晓亮就以各种借口找家里要了30万。
  刚开始,王宏伟也没太在意,想着国外消费水平高,处处都要花钱,钱不够用也正常。可时间一长,王晓亮要钱的间隔一次比一次短,他就觉得不正常了。在王宏伟的再三逼问之下,王晓亮坦言自己去赌场输光了,如果不还钱,赌场的人就砍他的手和脚。王宏伟吓坏了,他一边气儿子如此堕落,一边筹钱为儿子还债。可这些年来,家底都几乎被儿子掏空了,他已经拿不出钱来。既不愿低三下四地找人借钱,也不想儿子不成器的事闹得人尽皆知,无奈之下,他只能把主意打到了手中的权力上。2007年,他与几家企业签订了3000多万的合同,仅一次,对方企业就支付给他60多万的回扣。
  拿到钱后,王宏伟全部用来给儿子还债了。他苦口婆心地劝儿子回头是岸,不要再赌了。王晓亮流着泪指天发誓,一定戒赌。可消停一段时间后,仍旧固态萌发。王宏伟多次劝儿子回国,可王晓亮却信誓旦旦地说:"我还没拿到大学通知书,这样灰头土脸地回去太没面子了。"由于公职在身,王宏伟不可能飛到美国去把儿子绑回来。为了儿子的安全,他只好变本加厉弄更多的钱来替儿子还债。
  2008年,王晓亮再一次打电话让父亲给自己汇钱时,王宏伟果断拒绝。没有拿到钱,王晓亮很气愤,他给母亲陈梅打电话威胁道:"你们不给我寄钱,我去把‘肾卖了!"得知儿子要卖肾,王宏伟大惊失色,赶紧许诺一定汇钱,只求儿子不要做傻事,殊不知,当时的王晓亮已经越走越远。由于贪图玩乐,沉迷赌博,他连语言都没有过关。福莱伯学院在多次警告无效后,查出王晓亮的出勤率低于70%。该学院将王晓亮的情况通报了移民局,移民局将其留学签证注销并将其遣送回国。
  儿子不光彩地回来,令王宏伟羞愤不已,但还是给他找了所职高就读。可王晓亮陋习难改,很快和一些不务正业的人混在了一起。为了赌博,他偷着把家里值钱的东西拿去变卖,为了玩游戏,他彻夜不归家。一次,王晓亮想出去玩,被王宏伟阻止。没有想到,王晓亮竟然一拳头朝他胸口打去,疼得王宏伟半天才缓过神来。
  2009年年5月18日,正在上班的王宏伟被重庆市彭水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0年3月5日,王宏伟因受贿金额高达300万元,被重庆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判决席上,当法官让王宏伟自述时,他盯着旁听席上的王晓亮哽咽地说道:"以前自己穷怕了,所以总想着不能让儿子受苦。为了他,我不惜犯法,理应受到惩罚。"听闻此话,王晓亮禁不住全身筛糠似的发抖,他感觉所有人的眼光都盯着自己,如坐针毡。审判结束时,王晓亮流着眼泪,挽着泣不成声的母亲,坐在法院外面的台阶上,久久不愿离去。他们不知道今后的路在何方。
  迷途知返,纨绔儿含泪作别荒唐岁月
  2010年4月,王宏伟被押送到监狱服刑。父亲入狱后,王晓亮明白,从此再没有人为自己收拾烂摊子,再没有人为自己遮风挡雨了。他痛恨自己,正因为自己的荒唐、放纵才害得父亲进了监狱。
  王晓亮想振作起来,可长期懒散、堕落的生活方式让他心有余而力不足。他每天无所事事,除了睡觉就是游戏,却对周围的环境不住地抱怨:"天怎么这么灰?空气怎么这么差?连网络也这么卡!"他裹着被子躺在床上,一边痛恨着生活,一边对母亲陈梅吼道:"在这个鬼地方待着干吗呢?"有时候,他觉得烦躁,就会不住地一边用头撞墙,一边大声嘶吼。面对一时狂躁一时抑郁的儿子,陈梅除了痛哭流涕,别无他法。
  一天傍晚时分,王晓亮说出去透透气,却一直没有回来。陈梅对着窗户翘首以盼,希望能看到儿子的身影。可是,左等右等,王晓亮还是没回来。"不会出什么事吧?"不祥的预感涌上陈梅心头,她焦虑不安地下楼去寻找儿子。可刚走到楼下,就见一群人围在小区最高的一栋楼下,嘈杂地指着楼顶。她顺着大家手指的方向往上一看,惊出一身冷汗,那个穿着蓝色衣服的小伙正是自己的儿子王晓亮。陈梅当即惊恐失声地大喊起来,"晓亮,你别做傻事,你不要丢下妈妈……"说完就晕倒了。endprint
  原来那天,王晓亮烦闷之极,随即爬上了顶楼,他坐在楼顶的栏杆外,觉得生活了无希望,心想跳下去就一了百了。然而,当他看着楼下母亲声嘶力竭地狂喊自己的名字,他没有勇气往下跳了。看到母亲晕倒,他慌了,立刻奔下楼,将母亲送到了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医生告诉他,陈梅患有严重的先天性心律不齐,要避免受刺激,否则会引起心脏骤停。医生的话让王晓亮格外害怕,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父亲已经进了监狱,如果母亲再撒手人寰,自己今后一个人该怎么生活啊?那一刻,他突然明白,自己之前的生活过得多么荒唐,让父亲进了监狱,把母亲逼到了死亡边缘,是该醒醒的时候了!
  王晓亮仿佛一夜之间懂事了,他日夜在医院里照顾母亲。两个星期后,陈梅出院,他主动承担起家务,甚至还学做饭,给母亲洗衣服。2010年底,陈梅为了给王宏伟缴纳20万罚金,她和王晓亮商量后,卖掉了重庆的房子。拿着剩下不多的钱,回老家彭水县城买了一所小房子。
  陈梅怕儿子在小县城里寂寞,决定开一家杂货铺交给儿子打理。这样既能补贴生活,又能让王晓亮有所寄托。陈梅从娘家亲戚那里借了四万块钱,租了个小店面,杂货铺就正式开业了。生活安定后,王晓亮第一次提笔给狱中父亲写了一封信。"爸爸,对不起!我的前半生走岔了路,让你受苦受累了。从现在开始,我要修正我的人生,我要为这个家努力了!"收到儿子来信后,王宏伟既欣慰又辛酸,他给儿子回信:"儿子,我曾经以爱的名义将权力视为牟利工具,为此我得接受惩罚。我曾经也以爱的名义,让你偏离了人生的正轨,因此我们都得付出代价。希望你能与过去告别,从头再来!"收到父亲的回信,王晓亮看了一遍又一遍,泪水打湿了信纸。为表决心,王晓亮更换了手机号码,他要彻底与过去诀别。
  自从有了这间杂货铺,王晓亮将全部精力都投入在里面。他发现彭水这个地方盛产的菌类营养价值极高,由于无法人工培育,只能上山采摘。当地人对各种菌司空见惯,但却让在国外生活过的王晓亮眼睛一亮,萌生出进山去收购菌类的想法。听到儿子说要进山收购,陈梅既高兴又担心。毕竟,娇生惯养的儿子从未吃过苦。
  她去探望王宏伟时也说了这件事。王宏伟却很赞同,他说:"我曾经以为可以把整个世界给孩子,那是我错了。孩子的人生毕竟是他自己的,就让他去闯一闯吧,只要是正道,做什么都可以。"听到老公也这么说,陈梅也就放心了。
  王晓亮和出狱后的父亲王宏伟
  2011年2月底,王晓亮第一次进山。他跟着亲戚来到本县最偏远的石坝村。他注意到,山里还没有通自来水,家家门前修水池存水。喝水要靠柴烧,床硬得像铁板,而且到处都是跳蚤。任何生活用品,都得从山下挑上来,生活条件极其艰苦。为了收购各种菌类,他凌晨5点就得起床,开车沿着山路挨家挨户的收购。饿了也顾不上吃饭,只能啃两个玉米馒头充饥,晚上有时赶不回去,只能留宿在自己车上。山里的夜晚出奇的冷,他只能蜷缩在车厢的座椅上。经历过这种日子,他才明白,什么叫生活的苦,而自己以前的日子过得多么的挥霍。
  就这样,王晓亮边学边做,从收购大脚菌、干菌、到彭水魔芋、再到山里的土鸡土鸭等,他杂货铺的品种越来越多。半年后,他盈利2万多。还了一半的债务后,他给狱中的父亲寄去了一封信和500元钱。"爸爸,我现在才知道,原来每一分钱都来得那么不容易。但是这些钱是我正正当当靠自己的辛苦挣来的,你放心用,在里面买点日用品吧。"
  王宏伟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想当初儿子只知道找自己要钱,现在却知道给自己寄钱了。虽然只有区区500元,但足以让他兴奋难眠了。
  接父出狱,重生儿子扛起全家的未来
  2011年11月,王晓亮独自上山收货。在返程时,由于下雨路滑,山路难走,他一不小心滑倒,掉下了山谷。脚踝锥心般的疼痛袭来,令他无法行走。他只能躺在冰冷的地上,冻得瑟瑟发抖,那一刻,他很害怕,害怕自己就這样死去,年迈的父母无人照顾。于是他拼尽全力地喊救命,直到声嘶力竭。幸运的是,在几个小时后,两个路过的村民救了他,并将他送到了彭水县人民医院。
  经检查,王晓亮左脚脚踝粉碎性骨折。在医院住了一个月,其间一直是陈梅照顾。陈梅每天医院、店里两头跑,既要给儿子做饭送饭,还要打理店里的货物和生意。看着母亲日渐佝偻的身躯和苍老的面容,王晓亮心酸不已。早年,自己的放纵行为让母亲流干了泪,伤透了心。本该享受晚年生活的她在丈夫入狱后,背负屈辱和痛苦,还要起早贪黑的劳作,照顾不争气的儿子。王晓亮含着泪对陈梅说:"妈,你太辛苦了。你放心,我好了以后,一定不会辜负你!"陈梅没有说什么,在她心里,儿子的回归比什么都强。
  王晓亮出院后,只能卧床休息。陈梅怕他一个人无聊,就给他开通了网络。要知道,以前的王晓亮可是离不开网络,利用网络来玩游戏、赌博,让家人头疼不已。因此自从搬来彭水后,母亲坚决不让家里安网线。所幸这次,王晓亮没有辜负母亲,他利用这段时间,开起了淘宝店,在网上卖起了土货。见儿子如此上进,陈梅欣喜不已,真真正正地觉得儿子变了。半年后,王晓亮腿伤痊愈了,他又开始起早贪黑地打理杂货铺生意。经过几年的经营,王晓亮也成了彭水周边山民最信任的收货人。见儿子生意做得有声有色,陈梅很高兴,每个探监日,都会向王宏伟报告儿子的变化。
  王宏伟也很高兴,写信鼓励儿子:"儿子,爸爸从未恨过你,怨过你,你所走的弯路,都是爸爸教导失职。如今见你洗心革面,爸爸以你为自豪。爸爸答应你,爸爸一定在狱中好好改造,争取减刑,早日与你们母子团聚。"有了父亲的谅解,王晓亮释然了,他嘱咐父亲:"爸爸,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我会把事业做大做强,等你出来,让你和妈妈享清福。请你保重身体,早日出狱。"
  为了兑现对父亲的承诺,王晓亮更加用心地经营自己的事业。他发现,要想把规模做大,还得与专业人合作。他想到了一个同学的父亲在重庆市开农产品公司,于是找到对方。经过协商,他们制定了新的销售模式。
  2015年4月,王晓亮在彭水几个偏远村社建立了种养殖专业合作社。对当地农产品进行集中收购,实行互联网销售,农场直供社区家庭。很快,王晓亮还建立了"晓亮农园",利用微信平台进行销售。几年来,因为时常去山里收货,王晓亮见识到山民生活的贫乏,由此想到曾经的自己挥霍无度,万分悔恨。因此在征得父母同意后,他决定每年都把自己纯利润的10%拿出来捐给村里的小学。
  2016年年底,王晓亮带着母亲去看房,想给父母换一套大房子。陈梅坚决不同意,她觉得有地方住就行了。王晓亮却对陈梅说:"妈,儿子有能力赚钱了,你就放心吧。"陈梅还是坚持等王宏伟出狱后一起看房。
  由于王宏伟在狱中积极参加劳动,并在一次突发事故中参与抢险,有重大立功表现,先后被法院裁定减刑3年。2017年5月18日,王晓亮亲自开车去接父亲。他给父亲买来新衣服,带着父亲重新认识这个世界。没几天,他的分店开业,他特邀父亲一起去剪彩。当天,王晓亮当着所有亲朋好友和客户的面,跪在父亲面前,沉痛地说,"我的前半生太混账,让你和妈妈受苦了。所幸我还没有滑入深渊。从今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和妈妈。"
  王宏伟泪如雨下,一把抱住了儿子。所有的前尘往事在那一刻已然化为云烟,对于他们来说,美好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为化名,所涉及单位及相关信息均作了技术性处理。)
  编辑/吕晓娜
 
娟子儿子母亲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