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女儿嫁阿斗疯狂了一个恨婿不成钢的岳父
  上上+紫红
  2017年3月,江西省乐平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陈天生砸死女婿黄威强一案。法庭上的陈天生泪水潸然……
  早年丧妻的陈天生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女儿身上。女儿却嫁了个一无是处的穷女婿。陈天生倾全力想把女婿扶起来。可女婿不争气。愤怒之余,爱女心切的他最终情绪失控——
  女儿嫁"阿斗"女婿,老父出手相助
  2012年3月,远在美国新泽西留学的陈倩给父亲陈天生打电话:"爸,我下月就回国,到时给你带一份特殊礼物,你可要有心理准备,无论是否喜欢,都要无条件接受!"
  时年46岁的陈天生是江西省上饶市万年县人,1987年来到江西乐平经营建材生意,多年打拼后,成为身价上千万的老板。他只有一个女儿陈倩。妻子在女儿7岁时患子宫癌去世。陈倩高中毕业后,他把女儿送到美国读书。如今女儿即将学成归来,陈天生满心欢喜。接到女儿电话,他慈爱地说:"只要是女儿送的,爸爸都喜欢。"可当陈倩果真带着"礼物"站在陈天生面前时,他脸上的笑容彻底僵化了。
  原来,女儿送给他的礼物,竟是时年24岁的男友。黄威强自我介绍说,自己在唐人街中餐厅打工,父亲去年病退了,妈妈没工作……顿时,陈天生脑袋嗡嗡作响。
  陈天生急了:"黄威强根本配不上你!你的条件,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这个男的到底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陈倩态度非常坚决,并跟父亲摊牌:"爸,我就是喜欢他,喜欢他做的菜。这个理由够了吗?"这个理由让陈天生想来好笑。是他陈家缺钱吗?不缺。女儿缺少的就是爱和开心,既然这个小伙子能给她,作为父亲,又能怎样呢?陈天生又气又恨,可最终还是答应这门婚事。2012年国庆,陈天生为两人举办了隆重的婚礼。婚后,陈天生安排陈倩和黄威强在自己的公司工作。可谁知黄威强只勉强上了半个月班,就开始打退堂鼓。陈天生问陈倩怎么回事,陈倩说黄威强感觉自己总在父亲公司干,太没出息。怕父亲瞧不起他,想辞职自己去创业。女婿要求上进,陈天生当然再高兴不过。
  由于有在美国生活经历,有一口流利的英语,黄威强很快应聘到一家外贸公司。可好景不长,他做了两个月就被老板辞退了,虽然他英语口语不错,可没有开拓市场的精神,根本不是做外贸的料。
  陈天生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女婿混得不好,女儿将来就没有保障,他决定尽自己所能,重新培养塑造黄威强。他左思右想,感觉黄威强主要问题就是没有责任感,没担当。
  那段时间,正好赶上全国控制房价,陈天生借机跟黄威强谈:"以后房价肯定还要涨,我给你们出首付,你们贷款买套房子吧,就算将来不住,也是不错的投资。"最后,他们选中华福小区一套120平米的高层公寓,陈天生替他们付了36万元首付,余款30万元分8年给付,月供约5000元。半个月后,他又送了辆价值25万元的别克君威轿车给小两口,事先说好让他们自己养车。
  井无压力不出油,人无压力不奋进,陈天生这么做,就是想让黄威强又供房子又养车,有种压力感。黄威强开始只顾为岳父的大气高兴了,可没过多久,他就很快明白过来。房贷加养车,每个月突然多出了五千元开支。而岳父陈天生早有言在先,他只管首付,后期贷款要小两口偿还。2013年7月,黄威强没办法,主动走出家门,去人才市场找工作,重新应聘到一家美资企业工作,并利用业余时间,兼职做起了英语口译。
  看到女婿比以前有担当了,陈天生十分高兴。
  "阿斗"女婿扶不起,老岳父心忧如焚
  谁知,2014年春节后,黄威强又从公司辞职了。陈天生追问原因,陈倩说:"供房供车,压力太大了。威强觉得这样给别人打工也不是一个办法。"陈天生有些恼火:"现在还有我撑着这个家,如果以后我不在了,他还这样没出息,有你哭的时候。"陈倩忙着上前,又给父亲倒水,又给父亲捶背:"爸,我知道你都是为我好,可威强也是你女婿,如果他不好,我又怎么能好,你就别生气了。"当天晚上,陈天生一直琢磨着女儿的话,觉得黄威强一直吵着要创业,不妨让他去试试,说不定也是一条出路。
  2014年3月,黄威强相中乐平市安平路一家宾馆,这家宾馆附近有所专科学校、一家机械厂、一家水泥厂,客流量大,黄威强感觉生意应该不会错。于是他告诉妻子陈倩,让她找父亲拿点钱。陈天生虽然不看好这个项目,但拗不过女儿,最终拿出35万元借给黄威强当启动资金。可宾馆开业后,顾客寥寥。三个月后,黄威强就顶不住了,净亏了28万元。他把剩下的钱还给陈天生说:"这些钱先给您,余下的我再想办法慢慢还。"陈天生非常生气:"我是在乎那些钱吗?我是希望你能有所成就。别赔了一次就没了信心,剩下的钱你拿著,再考察新的项目,好好干。权当买经验教训。"
  黄威强经过一段时间考察,发现做陶瓷原料生意不错,他联系上景德镇市的一个朋友,专门从江西星子县、余干县等收购瓷土卖给景德镇各大陶瓷厂以及个体作坊。结果又亏了20多万。
  再次铩羽而归。陈天生觉得女婿就是扶不起来的阿斗。陈倩在父亲影响下,也有些生气:"我爸是有俩钱,可这么折腾下去,怎么够用?!"黄威强也不服,反问妻子:"我怎么折腾了?你告诉我什么叫折腾?"小夫妻俩吵了起来。
  对陈倩来说,她和黄威强刚回国的那一阵子,她理解丈夫,更理解父亲。但丈夫多次创业失败,又经常和父亲陈天生对着干,她在两个男人之间,特别为难。在父亲的絮叨下,她也开始觉得丈夫这样很没出息,对他爱答不理,黄威强也越来越烦躁。
  2015年五一,陈天生的侄儿一家三口从北京来他家玩,陈天生又当着他们的面把黄威强数落了一顿,还教育侄儿年仅5岁的儿子:"长大后别学你黄叔叔,咱是男子汉,男子汉就得闯天下、走四方。"黄威强感觉很没面子,脸涨得通红,内心深处不由隐隐滋生出一份愤恨。当天晚上,黄威强跟陈倩再次提起工作的事,陈倩劝他还是回父亲的公司,好歹有份工作,让父亲看了也舒服。没想到,黄威强一听就来了脾气:"你回头去劝劝你爸,让他收敛点,别总唠叨我,老虎不发威,他就以为我是病猫。"陈倩惊讶地转脸,看到丈夫脸上狰狞的表情,不禁吓了一跳,面前这个男人,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温和有礼的男生吗?难怪父亲当初反对自己跟他结婚,还是老人的眼光厉害,可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晚了。此后,陈倩对丈夫的态度也开始慢慢有所转变。endprint
  喜不喜欢一个人,嘴上说了不算,是心里的感觉,是肢体语言和行动。女儿对女婿态度的变化,陈天生看在眼里。一次,女儿进陈天生办公室,陈天生见周围没人,就借机劝女儿:"孩子,咱不差钱,你又才貌双全,如果实在感觉自己过得不开心,别委屈自己,离了,咱再找更合适的。"陈倩一时眼睛湿润:"爸,都怪我当时没听你的话。"以前陈天生不遗余力帮黄威强,还不都是看在女儿面子上,如今见女儿开始动摇,他对黄威强的态度更加冷漠。
  事有凑巧,就在这时,2015年11月,陈倩发现自己怀孕了。陈倩想打掉这个孩子,可她到医院检查,医生告诉她,由于以前她曾经有过流产,不适合再做流产手术;如果再次流产,以后可能会有不孕的危险。陈天生知道女儿怀孕一事,叹息道:"看来天意如此,你注定要和他过一辈子,既然这样,我也只有再在他身上花点心思了。"
  为培养女婿,陈天生又向黄威强提出,再借给他一笔钱,让他重新开始创业。让他意外的是,这次黄威强很爽快地答应了。不过他要求,这笔钱不能算他借,只能算陈天生给他的,因为他创业完全是为了陈家。而且,钱的数目不能少于50万。黄威强的理由是本钱充足他才能放开手脚去做。女婿的要求显得有些过分,而那时陈天生手上的流动资金已经很紧张。受房地产调控影响,他的建材生意也跟着一落千丈。而房租、工资在内的门店运行成本又急剧上升。两相夹击,一下子把陈天生逼入了困境。但为了女儿,他还是答应了。
  陈天生万万没想到,他如此用心良苦,等待他的却是女婿设置的圈套。
  女儿被逼成抑郁症,老父悲情护犊无归路
  原来,事业上屡屡受挫,再加上有一次吵架,妻子无意间透露出岳父有让他们离婚的意思,让黄威强越来越没有安全感。他决定抓住机会,多弄些钱在手里以防万一。
  黄威强知道陈天生不懂网络,他就花心思开始在网上着手。黄威强对岳父声称自己发现了一种新型的防雨布料,代理该产品的利润可以达到30%。然后非常夸张地渲染了这个产品的前途。陈天生因为女儿妊娠反应严重,完全没精力去管这些事。黄威强的振振有词,让陈天生信了,于是将50万元打到黄威强的卡上。可他无论如何也沒想到,他的钱大部分被女婿买了理财产品,女婿用剩余的钱,在人民路跃华广场租了间办公室。每天一大早,黄威强就穿衣打扮,像模像样地穿戴整齐出门,直到很晚才回家。
  见黄威强这次真的上了心,陈天生不由有些欣慰。他哪里知道,黄威强每天出去,根本不是忙生意,而是躲在租来的办公室,上网聊天、看碟、打游戏……
  2016年5月,黄威强的母亲因患脊椎肿瘤,需开刀治疗。黄威强又称公司业务还没有真正启动,手上没有流动资金,于是向岳父开口说,他是家里独子,虽然这些年自己没挣钱,可家里都知道他在外面找了一个有钱人家的媳妇,现在母亲需要钱手术,他这做儿子的不能不管。陈天生听完,当即拿出6万元钱交给黄威强。就这样,黄威强以各种名目,先后向岳父索要和变相索要了共计83万元。黄威强的小金库越来越充盈时,陈天生的生意却渐渐难以为继。
  2016年9月初,陈倩在医院产下了儿子。看着胖胖的小外孙,陈天生焦虑的心情暂时得到了安慰。他对女儿说:"实在不行,我就把生意全部停掉,回家来带孩子。我这把年纪,也该享享天伦之乐了。"爸爸的话让陈倩有些伤感。
  陈倩儿子满月后,婆婆拖着尚未完全康复的病体前来探望。陈倩感动之余,顺口说道:"那6万元手术费够用吧,本该让黄威强多拿点钱回去,可这段时间我爸实在也不宽裕……""什么6万元?我的手术费是两个女儿凑的呀。"婆婆很惊讶地说。陈倩心里"咣"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打碎了。
  "你给我说清楚,你到底想干什么?"婆婆回南京后,陈倩质问黄威强。见瞒不住,黄威强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自己的"骗局"和盘托出。陈倩如遭晴天霹雳,却又不敢告诉爸爸,每天以泪洗面,加上要为刚出生的孩子操心,很快便患上了产后抑郁症,先后两次试图自杀,幸好都被及时发现,抢救了过来。陈天生痛彻心扉。他追问女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爸爸?"在陈天生的再三追问下,陈倩讲出了积郁已久的秘密……
  女婿竟然是个大骗子,不仅骗了自己那么多钱,还连累自己视若珍宝的女儿患上抑郁症,甚至差点自杀身亡!陈天生越想越气愤。他去找黄威强,女儿告诉他,黄威强在礼林镇上他们另外一处住房办点事去了。于是陈天生寻着找了过去。听到敲门声,黄威强睡眼惺忪地前来开门,身上还穿着睡衣,眼里布满红血丝,而电脑还开着,上面游戏正打得激烈。眼前的情景像一把火,燃尽了陈天生最后的理智。"你把我和女儿害得人不人鬼不鬼的,自己倒过得逍遥自在!"他猛地把黄威强一推,黄威强猝不及防,仰面跌倒在地。陈天生不再说话,顺手操起一把椅子就向他的脸部狠狠砸去,黄威强一边挣扎,一边大喊救命。陈天生越砸越快,黄威强的鼻、眼、嘴都鲜血喷涌,渐渐失去了知觉……
  陈天生随后拨打120并向乐平市礼林警方自首,黄威强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一个老人的护犊之情,令人心酸落泪。2017年3月法院开庭审理此案,一审判处陈天生死刑,陈天生不服,提起上诉,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除嫌犯外,其余为化名,所涉单位及相关信息均作了技术性处理。)
  [小编发言]
  本案中,陈天生所作所为看似好爹,但他并不懂得,对孩子的适当帮助没有问题,但帮得太多太狠,甚至插手其间,最终会适得其反——最后这位"好父亲""以身护女,飞蛾扑火",酿造的是最惨烈的悲剧。
  孩子的人生与婚姻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作为长辈,面对孩子的婚姻,不妨尝试一种"放手"的方式,让孩子自己当家,给孩子独立选择的机会和权利。
  编辑/沈永新
 
上上紫红天生女婿女儿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