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偷掉哥哥人生的腹黑女跪地请罪缝合重组之家
  刘哲梅与姚松是京城重组家庭中一对无血缘关系的兄妹。2012年,兄妹俩双双大学毕业,渴望出国留学,而家里只供得起一个留学生。为此兄妹交恶,父母也出现感情裂痕。为圆出国梦,刘哲梅编织惊天谎言嫁祸哥哥。她到底编织了何种谎言?哥哥为何沦为瘾君子?继父和母亲的命运又将走向何方?
  留学心机女的疯狂:炮制谎言嫁祸哥哥
  2012年7月8日,秦文霜去参加同事婚礼。喜宴上,她突然接到女儿的电话:"我被姚松强奸了!"秦文霜大惊失色,急忙拽着丈夫姚汉清往家赶……
  秦文霜时年49岁,是北京税务系统公务员。丈夫因车祸离世,她带着13岁的女儿刘哲梅与离异男姚汉清再婚。姚汉清在中国石油北京分公司就职。儿子姚松大刘哲梅3个月,跟随爸爸生活。都说半路夫妻隔条心,但秦文霜与姚汉清感情融洽,一双儿女和平共处。烦恼却在3个月前降临。2012年4月,即将从北京邮电大学毕业的刘哲梅告诉妈妈:"班上很多同学准备出国留学,我也想去。"秦文霜将此事告诉丈夫。谁知姚汉清说:"姚松雅思成绩不错,也想留学。咱们没能力供两个孩子留学。现在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权衡谁留学更有前途,就送谁出去;二是平衡关系,两个都不出去。"秦文霜没有接话。
  4月23日,姚汉清召开家庭会议,刘哲梅抢先陈述自己的留学优势:"我学的是热门专业,留学前景广阔。"姚松急了:"很多女海归留学花100万,回国月薪才3000元,挣的钱还没有学费存银行的利息多。"秦文霜怼继子:"当年高考,哲梅总分超出你30分,现在读的是名校;你上的是二类院校,还是别跟妹妹抢了……"见3人吵成一团,姚汉清烦了:"你们俩都别留学了。"
  6月中旬,刘哲梅与姚松双双毕业,在网上发求职信。姚松就业目标低,进了一家医疗器械公司做销售。刘哲梅求职直指公务员和国企,迟迟找不到工作。雪上加霜的是,相恋三载的男友周宁向她提出分手。
  求职艰难,爱情破碎,给刘哲梅带来巨大打击。她哀求妈妈:"再在北京待下去,我不跳楼也会发疯。如果你真爱我,就把我送出国。"秦文霜向丈夫坦陈女儿的想法。姚汉清反问她:"让哲梅出国,我怎么向姚松交代?"秦文霜心里有了疙瘩。
  7月8日,姚汉清忘了关洗手间的灯,秦文霜用难听的话刺伤他。姚汉清分辩几句,秦文霜扬言要离婚。姚松吼继母:"要离就利索点,我爸再跟你纠缠在一起会短寿。"刘哲梅替妈妈帮腔,兄妹俩发生肢体冲突。为平息争端,姚汉清扇了儿子一巴掌。
  上午10点,刘哲梅去同学家玩,秦文霜和丈夫出门参加同事婚礼,家里只剩姚松。想起这些年父亲总是偏袒继母和妹妹,姚松从酒柜里翻出一瓶二锅头,边喝边落泪……
  中午,刘哲梅意外在微信群发现周宁的婚讯:10月1日,他将与一位富家千金在五星级酒店举行豪华婚礼。刘哲梅刚结痂的心伤又被撕裂了,她只想远远逃离北京。她黯然推开家门,只见姚松坐在餐桌旁,喝得醉醺醺的。一见妹妹,他怒骂:"你和你妈都是扫帚星,害得我们父子不和。"刘哲梅回骂他"垃圾",姚松冲上去与她撕扯。刘哲梅胸罩被扯坏了,左乳房被抓得青紫。姚松酗酒过量,被刘哲梅推倒在地昏睡。
  看着人事不省的姚松,刘哲梅突然计上心来:姚松是自己留学的障碍,她决定作局嫁祸哥哥,实现自己的出国梦。过了约20分钟,姚松醒了。见自己躺在地上,吐得一片狼藉,他摇摇晃晃去卫生间洗澡。姚松和衣躺进浴缸,很快又昏睡过去。12时30分,刘哲梅拨通妈妈电话,谎称自己被哥哥强暴了……
  见到母亲和继父,刘哲梅攀上窗户,佯装跳楼自杀,被妈妈拉下来。姚汉清在浴缸里找到儿子,将他拧醒:"你是不是酒后强暴了妹妹?"姚松吓得酒醒了一半,颤抖着说:"我喝醉了,跟哲梅有过冲突,后来发生什么我就不知道了。"秦文霜愤怒不已:"你躺进浴缸洗澡就是毁灭证据,我女儿和你身上的伤是铁证!"姚松有口难辩,沉默不语,这等于间接认罪。
  秦文霜拿起手机,准备拨打110。刘哲梅哭着阻止:"要是报警,我以后还怎么嫁人?"姚松头痛欲裂,记不清自己是否强暴了妹妹。姚漢清踢了儿子一脚:"还不跪下谢罪!"姚松双膝跪地。秦文霜问丈夫:"哲梅受这么大伤害,你打算怎么办?""只要不报警,一切都好说。哲梅不是一直想出国留学吗?我们将她送出去。"秦文霜妥协了。这起精心策划的"酒后强奸案",最终以刘哲梅出国留学被抹平了……
  儿子吸毒父偏瘫:"强奸案"后遗症持续发酵
  很快,刘哲梅在留学机构协助下,与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取得联系,被该校金融学院录取。2012年10月,秦文霜和姚汉清拿出家中35万积蓄,刘哲梅如愿进入多伦多大学攻读研究生。
  平心而论,刘哲梅有一颗善良的心,只因爱情受挫,求职碰壁,加上与姚松冲突频起,她才栽赃哥哥。然而入学后,刘哲梅时时经受良知和道德拷问。纠结中,她以拼命学习来换取内心的宁静。
  而"酒后强奸案"的阴影,让秦文霜与姚汉清父子的关系,再也回不到从前。秦文霜视姚松为眼中钉,经常在家含沙射影攻击继子。姚松对继母恨之入骨。
  2013年4月,姚松与在旅行社上班的小俞确定了恋爱关系。周末,他将女友带回家拜见父亲。因怨恨继子,秦文霜对小俞非常冷淡。女友走后,姚松忍不住咕哝:"你都50多岁了,会不会当长辈啊?"秦文霜脸上挂不住:"我没把你的污点告诉女孩就不错了,还想让我给强奸犯长脸吗?"两人发生激烈冲突。
  这年7月,刘哲梅回京度暑假。她没勇气面对哥哥和继父,住进了姥姥家。为陪伴女儿,秦文霜每天下班就回娘家,经常一个星期也不回家打照面。姚汉清父子不会做饭,不是在家吃泡面就是叫外卖;脏衣服、臭袜子扔得到处都是。姚汉清怨恨暗生。
  8月,刘哲梅飞赴加拿大,秦文霜才住回家。这对再婚夫妻矛盾越来越难调和:夫妻俩横眉冷对,要么一天不说话,要么一开口就像吃了火药。一家三口围着餐桌吃饭,姚松和父亲坐一边,秦文霜孤独地坐另一边,三人刻意分成两个阵营。endprint
  夫妻关系不睦,像套在姚汉清脖子上的绳索,他经常在亲友面前指责妻子的不是。秦文霜由此成了亲友眼里的悍妻、泼妇。为正视听,秦文霜冲动吐露了姚松酒后强暴自己女儿的秘密。这事很快传开了。隐藏一年多的"酒后强奸案"彻底曝光,并疯狂发酵。
  2013年12月,小俞向姚松提出分手:"你强暴妹妹,想想就恶心,我再也不想见到你!"姚松懊悔、沮丧,眼里涌泪。2014年3月,姚松的劣迹传到了公司,女同事视他为洪水猛兽。不久,领导以市场萎缩为由将他辞退。爱情、事业双双失去,姚松心碎了。
  这年6月,刘哲梅研究生毕业,应聘到温哥华一家通讯公司就职,年薪50万人民币。姚松心里极度不平衡:如果当初自己出国留学,人生何至如此黯淡?2014年11月,姚松进入一家房产中介公司上班,入职仅一个月,就因劣迹曝光再次被辞退。
  姚松索性不找工作,整天与社会闲杂人员混在一起。在他们引诱下,姚松染上了吸毒恶习。2015年4月16日,姚松与4名毒友在一家酒店吸毒,被公安机关抓获。姚汉清承受不住巨大打击突发脑溢血,经急救保住了性命,但右半边身子偏瘫……
  4月23日,姚松从拘留所出来。回到家,见父亲坐在轮椅上,眼歪口斜,他惊问:"爸,你怎么了?"秦文霜厌恶地看了继子一眼:"还不是被你气的!"接着,她愤愤地讲述了丈夫中风致残的前前后后。姚松抓起父亲的手放在自己脸上,含泪说:"爸,是我害了你,你打我吧。"姚汉清哽咽了:"只要……你不再碰毒品……我不怪你。""我以后再沾那东西就剁手!"
  然而仅过了一个星期,姚松毒瘾就发作了:他全身关节酸痛,血液里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在咬噬。姚松在电话里向生母、姑姑借钱。因姚汉清早已向亲友说明儿子借钱的真相,他再也骗不到一分钱。
  5月1日,趁继母在厨房给父亲煎药,姚松从秦文霜的坤包里面翻出4000元就往外跑。秦文霜追出来:"放下,那是给你爸买药的钱。"为脱身,姚松一脚将继母踹倒在地。轮椅上的姚汉清看到这一幕,却无能为力,眼里涌满绝望的泪水。
  9月12日,姚松毒资花完了,将刀架在继母脖子上:"给我2000元。"秦文霜颤抖着交给他一张银行卡:"里面有2500元,密码是我的生日。"姚松狰狞着离去。秦文霜向丈夫提出离婚:"这种生活比地狱还恐怖,我不想给你儿子陪葬!"11月23日,两人在民政局解除了婚约。秦文霜回娘家。
  自戳谎言生死拯救:破碎亲情在恩怨中回归
  2015年圣诞节,刘哲梅回北京探亲,这才得知妈妈离婚了。秦文霜讲述了继子因"酒后强奸案"曝光,被公司开除、失恋、染上毒瘾,姚汉清偏瘫的前前后后,及继子操刀逼她要毒资的惊恐……刘哲梅震惊了!不堪回首的往事在心中萦绕,她辗转难眠……
  12月28日,秦文霜意外接到昔日小区物业电话:"你丈夫和继子在家自杀,已被送往医院。"秦文霜和女儿赶到医院。走进病房,父子俩的惨状让刘哲梅惊骇:姚汉清脸部浮肿,右腿肌肉恐怖地萎缩;姚松骨瘦如柴,脸色惨白,胳膊满是注射毒品留下的针眼。
  经急救,姚汉清父子脱离了生命危险。原来,姚汉清离婚后,生活无人照顾,每天只吃一顿饭;儿子经常逼他要毒资。他拿不出,姚松将家里的电视、冰箱、真皮沙发全变卖了。姚汉清彻底绝望了。12月28日,趁儿子在家午睡,他摇着轮椅来到厨房,打开煤气阀门,试图与儿子同归于尽。恰巧物业工作人员清理楼道,破门而入将父子俩送往医院……
  姚汉清父子的悲情命运,撕裂了刘哲梅的心。追根溯源,是当年自己设计的"酒后强奸案",给两人命运埋下了悲剧种子。刘哲梅拉妈妈来到医院后花园,自揭当年"酒后强奸案"的真相。秦文霜指责女儿:"你毁了姚松和妈妈的婚姻,连我都无法原谅你!"刘哲梅哭了:"妈,我要救他们,为自己赎罪。"
  返回病房,刘哲梅跪在姚汉清父子面前,愧疚讲述当年"强奸案"出笼的经过。姚汉清拍打病床:"你毁了我们父子!如果不是偏瘫,我会将你掐死。"姚松拔掉输液针头,抓起暖瓶砸向刘哲梅。她头一闪,暖瓶碎裂一地。姚松捡起锋利的碎片,冲上去就往刘哲梅脖子上扎,被秦文霜拉住了。刘哲梅流泪忏悔:"对不起,我有罪,我会以行动为自己赎罪。"
  一个星期后,刘哲梅飞赴温哥华,办理了辞职手续。2016年1月10日,她和妈妈来到姚汉清家。姚汉清堵在门口:"滚,我一辈子也不想见你们。"
  中午12点,姚松下楼买馒头,见秦文霜母女跪在门口,呵斥道:"怎么还不走?"姚汉清闻声摇着轮椅出来了。刘哲梅哽咽着说:"姚叔,您送我出国留学花那么多钱,我还没回报。给我一个机会好吗?"秦文霜含泪对前夫说:"谁青春年少不犯错误?你治病,姚松戒毒,远比仇恨重要。"最后这句话,击中了姚汉清的软肋,他在心里与秦文霜母女和解了。
  2016年2月18日,刘哲梅一次性交付4万元,将姚松送往北京戒毒中心。三天后,刘哲梅又出资5万元,将姚汉清送往北京博爱医院。针灸专家在姚汉清失去知觉的右腿动脉刺入一根1米多长的银针,一直扎到右大脑神经。随后在他全身30多处穴位行针。4个疗程后,姚汉清恢复了正常语言功能;他右半边身子有了知觉。3月22日,刘哲梅和妈妈将他送回家康复。随后,姚松也成功离开了戒毒所。
  从此,秦文霜母女经常过来陪伴姚汉清父子。母女俩搀扶他练习走路、爬楼梯,锻炼腿部力量。姚松虽戒掉了毒瘾,但心理上对毒品還有依赖。5月中旬,刘哲梅出资帮他在淘宝开了一家网店,销售猫粮狗粮;姚松每天在网上处理订单;开车赴快递公司发货……生活充实忙碌。10月,姚松彻底摆脱了毒瘾。
  此时,姚汉清父子心中已没有了仇恨,有的是对秦文霜母女的感恩与依恋。4月11日是姚松28岁生日,刘哲梅和妈妈带着生日蛋糕过去庆生。姚松双手合十,吹灭红烛许下心愿。刘哲梅笑问:"许的什么愿啊?"姚松如实说:"希望我们能重新成为一家人。"姚汉清趁机问秦文霜:"再给我一次呵护你的机会好吗?"她答应了。刘哲梅与姚松热烈鼓掌,为这对沧桑父母祝福。
  5月20日,在刘哲梅与姚松撮合下,秦文霜与姚汉清办理了复婚手续。刘哲梅与姚松在经历生活风雨后,真挚的兄妹情重新在两人心间回归。刘哲梅拯救了姚汉清父子,也救赎了自己,这是爱与亲情的双赢!
  (文中除姚松外,其余均为化名。所涉单位及相关信息均作了技术性处理。)
  编辑/涂筠
 
墨墨强奸案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