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春晚小品皇后金玉婷父爱陪你走过这场心灵飓风
  2017年3月31日,电影《醒来》新闻发布会在温州华侨电影城召开。发布会上,该片编剧兼导演金玉婷在发布会上分享了自己深陷抑郁时父亲对她的陪伴和照顾,她含泪说如果不是父亲陪伴着她一路走来,就没有今天自己的"醒来"。
  金玉婷生活照
  金玉婷素有演艺圈"才女"之称,她连续五年和冯巩、潘长江、黄宏、郭冬临、巩汉林等大牌小品演员登上春晚并连年获奖,被誉为"春晚小品皇后"。与此同时,她还主演了《太平天国》《大宅门》《四世同堂》《神医喜来乐》等影视作品。可就在人生最巅峰的时刻,金玉婷却因为拍戏压力过大,睡眠严重不足,精神世界坍塌,被诊断为中度抑郁症。那么,金玉婷是如何走过这段阴霾日子的?她和父亲之间又有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家有凤凰飞上枝头,灰姑娘变身"春晚小品皇后"
  2010年6月上旬,在黑龙江齐齐哈尔处理岳母后事的金在敏看到妻子郭秀霞跌跌撞撞朝他跑来,他赶紧起身扶住妻子问她怎么了,郭秀霞未语泪先流:"老金,剧组刚打来电话,说我们的女儿在剧组昏倒,可能精神出现了问题……"金在敏的脑子里一阵眩晕,用颤抖的手撥通了剧组的电话。得知女儿送到医院紧急抢救后已经脱离了危险,但情绪还不稳定。
  挂断电话的那一刻,金在敏感觉自己的心被什么抓住了揉来揉去,生疼生疼的。外面的夜黑沉黑沉的,一如金在敏此刻的心情。夫妻俩不敢怠慢,连夜登上了开往沈阳的火车。女儿为什么会突然昏倒?无法入睡的他脑海里开始像放电影一样,一幕幕往事浮现在眼前……
  金在敏是政府机关党委书记,和同事郭秀霞走进婚姻后,次年生下女儿金玉婷。妻子郭秀霞有心脏病不能干重活,婚后就从单位病退。为了贴补家用,妻子自学了裁缝,开了一间小小的裁缝铺维持家用。虽然家境贫寒,可女儿金玉婷不仅长相甜美,天资聪颖,唱歌跳舞画画样样在行。1986年,13岁的金玉婷就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黑龙江省艺术学校,学习评剧花旦。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在艺校上学的金玉婷非常节俭,不买衣服不买零食,只吃最便宜的饭菜。学校每月都给学生发放三十元钱的生活费,每到学期结束,金玉婷还能攒下来一百多元钱拿回来贴补家用。两年后,金玉婷毕业就应征入伍,成为沈阳军区后勤部一名文艺兵,那年金玉婷只有十五岁。1989年,16岁的金玉婷报考了上海戏剧学院。由于金玉婷一直上艺校,文化课落得太多,尽管专业考试全国第一,但因文化课不及格还是名落孙山。
  金玉婷想专程去上海戏剧学院争取一下,毕竟自己专业课是全国第一,文化课可以再补。金在敏觉得女儿的想法有些天真,就劝女儿安心备考来年。可是倔强的金玉婷铁了心要去上海试试。看女儿坚持要去,金在敏让妻子把家里压箱子底儿的750元钱全给了金玉婷。当时他的工资一月只有几十元钱,这750元是全家几年的积蓄。
  16岁的金玉婷第一次去上海,几经周折才找到了上戏负责招生的老师,勇敢地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招生老师。大家都被眼前这位年仅16岁的小姑娘的勇气和韧劲打动了:这是做一个演员应有的基本素质啊!文化课差了可以补,这种精神素质却是很难拥有的,再说金玉婷专业课全国第一,要是让人才埋没了太可惜了。上海戏剧学院领导经过慎重研究,特别批示金玉婷准予录取。在接到录取通知书时,金玉婷在上海已经煎熬了25天!
  得到女儿被上戏特招录取的消息后,金在敏和妻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其实,他对女儿此去上海并不抱任何希望,只是想成全女儿的梦而已,谁知道这个倔强的孩子硬是为自己的人生开启了特别的通道!这让金在敏特别为女儿骄傲!
  上戏每学年的学费是三千多元,这对于金家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他向三兄弟借了三千元才凑足了学费。金玉婷非常体谅父母的不易,在学校省吃俭用,学习也更加勤奋。为了减轻爸妈的负担,金玉婷还经常勤工俭学拍广告,挣学费、生活费。
  1997年,以攀枝花钢铁(集团)公司为原型,反映当代工业改革题材的电视剧《大裂谷》筹拍。金玉婷以美丽干练的形象,流畅自然的演技赢得导演组的青睐,被定为女一号的不二人选。跟她搭戏的是高明、何政军这些老戏骨。第一次担纲女一号,而且扮演的角色要从16岁演到40多岁,难度极大。为了能把人物演活,除了研读剧本之外,她翻阅大量关于攀钢的建设史料,仔细揣摩人物特点。每一个动作、眼神、每一句台词都反复练习,争取做到完美无缺。
  深陷抑郁难自拔,最痛苦的日子里老爸在
  由于金玉婷出色的表演,第一次担纲女一号的她就深受观众喜爱,并获得1998年"金鹰奖"提名奖。金玉婷一炮走红,邀请她拍戏的剧组越来越多。1999年,金玉婷主演陈家林执导的电视剧《太平天国》,饰演曾晚妹。2001年,金玉婷主演郭宝昌执导的电视剧《大宅门第二部》,饰演白慧。金玉婷出色的演技也引起了春晚导演组的注意。
  金玉婷与父母
  2003年春节前夕,金玉婷意外接到了春晚导演金越的电话,让她和郭冬临演出小品《我和爸爸换角色》。能上央视春晚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金玉婷非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连夜研读剧本精心准备,反复练习,在春晚演出非常成功。这以后,金玉婷成了春晚的常客。2007年,金玉婷与潘长江合作小品《将爱情进行到底》荣获"我最喜欢的春晚节目"小品类三等奖;2008年小品《军嫂上岛》荣获"我最喜欢的春晚节目"小品类三等奖;2009年与冯巩合作相声剧《暖冬》荣获"我最喜欢的春晚节目"评选戏剧、相声及其他类二等奖。金玉婷也因此获得"春晚小品皇后"、"春晚小品第一美女"、"春晚最美小品女演员"等美誉。endprint
  金玉婷竟能连上多年春晚,凭什么这么轻松地上春晚?是不是与导演有什么关系?于是,网上就不断有各种捕风捉影的传言和猜测。事实上,金玉婷家教甚严,父亲时刻提醒她要洁身自好,别说是婚外情,就是交男朋友也很谨慎。在别人看来,上春晚万分荣耀,可她付出了多少根本没人知道。为了在春晚上不出错,台词她要背无数遍,一次次的排练,一次次的重来,很多人都受不了打退堂鼓。一次,她要穿着10厘米的高跟鞋和潘长江跳秧歌舞,几个小时的排练下来,她的脚被鞋磨得鲜血直淌,导演看不过去让她休息一下,可金玉婷不想耽误大家的排练,硬是撑着一直到排练结束。
  本以为凭自己努力得来的荣誉根本不需理会这些风言风语,但网上传言越来越离谱,对于单身的她来说已经造成了很大困扰。于是,金在敏决定帮女儿走法律途径解决,但经找律师咨询,要打官司也很不容易。一个官司打起来短则一两年长则三五年浪费的都是宝贵的精力和时间。即便是这个官司打赢了,并不能保证别人不会造谣。身正不怕影子斜,金在敏便决定放弃。
  2010年5月,正好《孟来财传奇》剧组找她出演女一号。剧组拍摄进度非常快。每天天不明就开始拍摄,一直拍到深夜才结束。剧组其他人还能轮换休息,作为主演的金玉婷和林永健一天到晚连轴转,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
  天气越来越热,地表温度高达四十多度,还要穿着棉袄棉裤戴着厚厚的帽子。金玉婷感觉自己像是唐僧被妖怪放进蒸笼里,满身是汗,感觉头上就好像套了很大的圈,这个圈就像一轮飞火轮,弄得她整天头晕脑涨天旋地转。看着剧本上的字就像天女散花不断地旋转,根本看不清上面写的是什么。
  超负荷的运转让金玉婷的身体越来越虚弱,浑身无力,从住房到化妆间都得扶着墙走,一不小心就会瘫倒在地上。长期睡眠不足让金玉婷整日头嗡嗡作响,天眩地转,脚下像踩着棉花轻飘飘的,眼前满是妖魔鬼怪飞来飞去,已经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中。
  金玉婷感觉自己的生命已经没有意义,整天想着怎么离开这个世界。有时候,站在窗台前,会有从窗台上一跃而下的冲动;走在大街上看到汽车,会有与汽车碰撞的邪念。那些日子,虽然阳光天天灿烂,但金玉婷的内心却是阴郁的。
  2010年6月4日晚上八点,刚试完妆准备拍夜戏的金玉婷忽然觉得天旋地转,脑子一片空白晕倒在地,什么也不知道了。剧组紧急将金玉婷送往医院,并赶紧给金在敏打了电话。
  第二天一大早,金在敏就赶到了沈阳市人民医院,看到角落里还穿着戏服的女儿,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抢前一步将女儿搂在了怀中。这些年,所有的人都关心女儿飞得高不高,却很少有人关心她飞得累不累。尤其是他这个做父亲的,将所有的期望都背负在女儿的身上,却在她折翅的时候狠狠推开,他这个做父亲的不称职啊!
  经诊断,金玉婷是得了中度抑郁症。金玉婷每天要吃下一大把镇定类的药物,这种药还真见效,一大把药吃下去,金玉婷的頭脑能够有片刻的清醒。可一旦几个小时后药效过去,金玉婷就又陷入了混沌,甚至比以前更狂躁,只得再加大服药量。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服药间隔的时间越来越短。
  最严厉的父亲最深的爱,父女携手走过心灵飓风
  害怕出意外,白天金在敏和老伴寸步不离守着女儿;晚上,他在女儿的房间打地铺,睡在了女儿的脚下。为了彻底治好女儿的病,金在敏想起了中医。金在敏自小喜欢中医,虽然长大后没有当医生,但还是经常阅读中医书籍。金在敏了解到,像抑郁这种精神类疾病,西医只是用一些安定类药物让病人的情绪暂时稳定下来,其实并没有达到根治的效果。要想根治必须用中医去调理,效果会更持久、彻底。金在敏到沈阳专门走访中医名医。在朋友的引荐下,金在敏从一个中医名家那里抓了药。
  几十服中药喝下去,金玉婷觉得罩在自己脑袋上的光圈慢慢变小了,头也不晕了,脑袋也不嗡嗡作响了,她的精神状态也开始慢慢好转了起来。看到女儿的变化,金在敏看到了希望。他成了金玉婷的专职熬药师,记不清家里的药罐子熬坏了多少个,女儿的精神状态终于开始一天天好了起来。
  在女儿稍稍好一些后,金在敏和老伴带着女儿四处旅游。他们去西藏参佛,让她在佛声中安静入睡;在云南的丽江,他们陪着女儿在蓝天白云下安静地散步……远离舆论漩涡,在父母精心呵护下,金玉婷脸上越来越红润,精神状态也越来越好。
  在这期间,金玉婷在父亲的推荐下读了一本《人间是剧场》的书,让她获益匪浅。这本书彻底颠覆了金玉婷的人生观、世界观,让她对人生有了新的理解。
  人生真的是一场终点又回到起点的徒劳游戏,没有任何一样东西真的属于我们,哪怕是我们的身体。如果能早点知道这些,她想自己或许会减少很多因对情绪、金钱、价值的执著而产生的痛苦。除此之外,金玉婷还在父亲的推荐下读了《弟子规》《论语》等经典文化著作,这些书更加让她明白:"很多人之所以不快乐都是因为欲望太多。整天为追名逐利而痛苦。而恰恰这些名利对人的生命健康和幸福毫无意义。
  2014年5月,金玉婷抑郁症痊愈!从医院拿到诊断书那一刻,金在敏拥着女儿老泪纵横!
  说实话,从女儿生病到现在,陪着她一起走在抗击风暴的路上,金在敏也感慨良多。天下没有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父母,他当然也不例外。但就是这份期望成了女儿成长路上的负荷,女儿拼命奔跑,努力成功,何尝不是为了带给他们荣耀呢?可现在回头想想:荣誉、地位、金钱这些东西有哪一样比得上女儿的健康快乐?他这个做父亲的醒悟来得有点迟,但他希望女儿也能明白这个道理。
  晚上,金在敏给女儿下了一碗热腾腾的面条,金玉婷吃得香极了,金在敏趁机对女儿说:"婷婷呀,并不是鲍鱼鱼翅才能带给我们幸福感,一碗热腾腾的面条也可以吃得很幸福。"父亲的话让金玉婷潸然泪下:父亲是用这种简单的方式告诉她,做人,心安最重要!
  痛定思痛的金玉婷在父亲的劝导下,终于决定洗净铅华,暂别娱乐圈。很多亲朋好友不理解,好心劝金玉婷:"你现在已成大牌明星了,拍一部戏就是几百万,不接戏太亏了。"但金在敏却全力支持女儿:"只要你能感受到快乐,无论做什么事情爸都支持你!"
  2015年3月,金玉婷第一次通过新浪微博(金玉婷新浪微博)视频直播讲课。初次开讲,金玉婷紧张得直冒汗,可看到父亲鼓励的眼神,她立刻心安下来。没想到网友反应非常强烈,直播后网友天天电话不断,好评如潮。随着直播次数的增加,点击量节节攀升,2016年在腾讯直播开设"金玉婷公益课堂"观看人次达200万。
  从2014年到2017年,金玉婷和金在敏走遍大江南北,深入高校社区举办了上千场公益演讲活动,受到了广泛好评,金玉婷被公益组织评为"爱心公益大使"!2017年7月,金玉婷和香港中国传统文化研究院首席讲师胡斌等名师主讲的《体验式家庭教育班》也正式开班。在做公益的道路上,金玉婷收获了太多。放下名利,她收获的是前所未有的踏实和安心。
  2017年3月31日,以《我被十三所学校开除》主人公胡斌和父亲亲身经历改编的电影《醒来》新闻发布会在温州华侨电影城召开。发布会上,作为该片编剧兼导演,金玉婷在讲到创作经历时也分享了自己和父亲的相处经历。在接受《知音》杂志采访时,金玉婷说:"感谢这场人生浩劫,让我真正找回了自己。以后的我会珍惜每一天,更会积极投身慈善活动,将爱传递出去!"
  编辑/曾庆春
 
城城小品女儿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