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青花瓷缸凌乱了那对姐弟风云过后让我们血脉相连
  80后吴梅和吴兵是一对姐弟。父母去世前,一贫如洗的老人把家里唯一值钱的金戒指给了姐姐,给弟弟留下一口青花瓷大缸。
  没想到一场鉴宝节目,让姐姐知道,父母给弟弟的这口青花大缸是个无价之宝。就在此时,一个偶然的机会,姐姐更得知一个惊天秘密——自己并非父母所生!
  想着自己给养父母养老送终,却只换得了一个金戒指,姐姐心里难以平衡。她找了个理由,借走了弟弟的青花大缸,并高价卖掉。
  从此,原本相亲相爱的姐弟反目成仇,弟弟更表示:永不来往。
  这场姐弟恩怨将如何继续?请看他们的故事——青花古董揭开陈年秘密,孝女心态渐渐失衡
  2013年7月19日,山西省太原市第一人民医院肿瘤科的病房内,一位晚期肺癌病人正在进行最后的抢救。这位病人名叫吴海刚。弥留之际,老人拉着儿子吴兵和女儿吴梅的手,断断续续地说:"我和你妈穷了一辈子,这一年治病也花光了所有积蓄……吴梅这一年照顾我,辛苦了,家里唯一的一个金戒指就给吴梅吧,还有一口青花瓷大缸,给吴兵吧。"
  第二天,吴海刚去世了。吴梅想着自己拿了个金戒指,弟弟却只拿了一个腌咸菜的大缸,心里有点替弟弟不舒服,但转念一想,自己这么多年一直伺候父母,弟弟在外面工作,这个金戒指也是自己应得的。
  三天后,吳梅和吴兵姐弟俩把父亲的骨灰下葬了。当晚,吴梅因为一件事去表叔家,时值夏天,叔叔家的门半掩着,吴梅正准备进门,听到表叔和一群人闲聊:"吴海刚有福啊,都说养儿防老,他儿子还不如女儿靠得住,更何况是捡来的孩子。"另一个人说:"所以,他也觉得愧对人家孩子吧,把唯一的金戒指给了吴梅。"
  吴梅站在门口,呆若木鸡。她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竟是爸爸妈妈捡来的孩子!
  眼泪像决堤的水,吴梅推开门,说:"叔,我都听到了……"一群亲戚见瞒不住真相,而且吴海刚也去世了,干脆把来龙去脉全部讲给了吴梅——
  1960年8月19日,吴梅的父亲吴海刚出生于山西省大同市太平镇张庄村,初中毕业后,吴海刚来到太原市一家煤加工厂上班。上班一年后,他经人介绍,认识了比自己小一岁的出纳员王玲。
  1982年10月10日,吴海刚和王玲领证结婚。可是,婚后三年多,王玲却始终没能怀孕。两人也曾悄悄看了一些医生,吃了一些药,却不见效果。
  婚后第四年,夫妻俩终于对生孩子这事彻底死心。这年,王玲托亲戚抱了一个女婴回家。吴海刚和妻子给女孩上了户口,取名吴梅。
  有了女儿,王玲和吴海刚都放下了压力,不再一门心思想怀孕。不想,三年后,王玲竟奇迹般怀孕了!
  1989年7月,王玲生下儿子吴兵,儿女双全,从此家庭充满了欢声笑语。
  吴梅虽然只比弟弟大四岁,却很懂事。父母不在家的时候,她总是牵着弟弟的手,到食堂给他买饭吃,也会讲故事哼歌哄他入睡。吴兵六岁那年,大院里的一群男孩欺负他,故意把他绊倒。吴兵的膝盖汩汩流血,哭着跑回家。见弟弟受伤,吴梅气得挽起袖子,找那群男孩算账。那天,吴梅被打得一身伤回到家,她却完全不在意,开心地对弟弟说:"小兵,你放心,以后他们再不敢欺负你了!姐把他们打跑了!"看着姐姐一身的伤,吴兵抱着姐姐哭了起来。
  2002年,王玲和吴海刚都不幸成为下岗工人,两人全靠在菜场卖菜过生活。每个月夫妻俩起早贪黑地忙,也只能赚一两千块钱。此时,吴梅上高中,吴兵读初中,正是花钱最凶的时候,吴家人的日子过得捉襟见肘,一毛钱也不舍得乱花。
  吴梅高二那年,吴海刚将儿女喊到身边,面露难色地说:"你们都知道,家里现在没钱。眼看你俩都要考大学了,我和你妈的两双手真的只能负担一个。"说完,吴海刚用期盼的眼神看着吴梅,吴梅知道爸爸的想法:爸爸想把唯一的读书机会留给吴兵。但吴梅热爱读书,她犹豫了半天也不愿开口。
  这时,吴海刚说道:"小梅,你是姐姐,应该谦让一下弟弟。"吴梅终于噙着泪点点头。
  辍学后,吴梅在太原一家打印社找了份打字员工作,吴兵则在2007年考入太原市理工大学。
  2011年,吴兵大学毕业,应聘到深圳一家电子公司工作。吴海刚对儿子说:"你是男孩,理应事业为重,出去闯世界吧,家里有你姐。"就这样,吴家大大小小的事情,全由吴梅料理。
  2011年12月,母亲王玲突发脑溢血去世。父亲的孤独落寞让吴梅揪心,那几年,吴梅除了上班哪里都不去,想尽办法让老父开心。2012年10月,吴海刚在太原市第一人民医院查出患了晚期肺癌。十天后,吴海刚做了肺部肿瘤切除手术。照顾晚期癌症患者异常辛苦,吴梅独自咬牙扛着,从不喊苦。
  几个月后,吴梅累得病倒了。不得已,吴兵只得辞掉深圳的工作,回太原找了份工作,和姐姐一起照顾父亲。可是,吴兵虽然人回来了,却完全无心照顾父亲,整天都在忙自己的事,偶尔陪伴一下父亲,也会因为照顾不到位,让吴海刚气得赶他走。
  10个月后,吴海刚的生命到了尽头。弥留之际,吴海刚将唯一的金戒指给了吴梅,一口大缸给了儿子吴兵。谁想,一段揭开的身世秘密,让吴梅的心跌入谷底。
  走出叔叔的家,往事历历在目,吴梅似乎瞬间读懂为什么吴海刚总告诉自己要处处让着弟弟,为什么爸妈选择让自己辍学,又为什么把自己留在父母身边照顾他们,却任由吴兵经营自己的生活……
  泪水汹涌,吴梅恨吴海刚和王玲的偏心,更恨他们隐瞒了自己这么多年。吴梅决定不再对吴兵那么关心。天价古董荒芜了亲情,失落姐姐偷缸买房
  2013年年底,吴梅和男友吕志强举行了婚礼,因对吴家人的恨,吴梅婚宴当天只请了婆家人。婆婆问:"为什么不请你那边的亲戚?"吴梅冷冷地说:"他们都死了,没什么特别想请的。"
  父母都已去世,吴梅和吴兵不再联系,一心想安静生活。谁想,几个月后,央视《鉴宝》一期节目,却扰乱了吴梅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心。
  那天的《鉴宝》节目,主持人向大家介绍了一对价格不菲的清代康熙年间青花瓷大缸,主持人说:"按照清代的习惯,所有的花瓶和缸,都会成双摆放。所以,还有一只下落不明。"
  坐在电视机前的吴梅惊呆了,电视上主持人展示的青花瓷大缸竟和弟弟的那一个一模一样。吴梅心里骂道:一直以为爸爸把唯一的金戒指给我,是因为回报我照顾他的恩情。却原来,最值钱的还是留给了亲生儿子。
  这样想着,吴梅拿出手机把电视上那口大缸拍了几张照片。第二天一大早,她来到了吴兵家。
  自从吴梅得知身世真相后,就没踏过吴兵的家门。吴梅的不请自来,让吴兵有些惊讶,他问:"你怎么突然来了?不是不理我吗?"
  那时的吴兵刚结婚,吴梅想了一下,说:"我是来祝贺你结婚啊。"说着,她递上了500元红包。吴兵有些感动,当下给姐姐倒茶。
  捧着茶杯,吴梅说:"小兵,我这几天想腌一些雪里蕻。想到当时爸给你那个青花缸,正好可以泡菜。所以,想借用一下。"对于吴梅的话,吴兵压根没有多想。虽说这半年,吴梅冷落了吴兵,可是从小到大,姐姐一直都是弟弟的保护神,吴兵没有不借的理由。
  吴兵二话不说,就去阳台把落满灰尘的青花瓷缸抱了起来,和吴梅一起下楼,稳当当地放在了她的电动车上。
  吴兵走后,吴梅拿出手机里的照片,和这只大缸对比,果然一模一样!吴梅小心翼翼地将青花瓷缸捆了又捆,随后推着电动车往家走去。走了半个多小时,她也不敢骑着走,生怕一个颠簸就把这个百万大缸震碎。
  第二天,吴梅就和丈夫把青花大缸拉到太原市最大的古玩市场,经过鉴定,一个古董商贩当场给出了120万的高价。吴梅高兴地立刻同意。经过双方协商,20万为现金,100万打到吴梅的银行卡里。夫妻俩抱着沉甸甸的20万现金回到家。那晚,吴梅很高兴,不仅为了这笔飞来的财富,更觉得这件事报复了养父母,也坑了弟弟一次。
  几天后,吴梅到商场花三百多元,买了一口漂亮的青花大缸,吴梅跟弟弟撒谎:"唉,姐姐笨手笨脚,那口缸不小心摔碎了,我买个新的还你。"吴兵本来就不知道那缸是宝贝,现在看到姐姐买了崭新漂亮的,也就根本不往心里去。
  两个月后,吴梅和老公一起在太原市中心的位置花了110万买了一套130平米的住房,而且还是全款。一向清贫的吴梅竟一夜暴富,全款买房,这消息不胫而走,惹得亲朋好友都在私下议论。
  这个消息也传到了吴兵的耳朵里,他突然想到了那个青花瓷大缸,思来想去,他怀疑问题出在那上面。吴兵跑到表叔那里询问青花瓷大缸的来历,表叔一听吴兵的描述,大吃一惊地说:"那大缸可是一个宝物啊。你爷爷家几代都是地主,本来有不少宝贝的。但是解放时候,都交公了。又经历一次文化大革命,最后只剩下这个埋在地下的青花瓷缸。那个花缸应该是清代的,值不少钱呢!"接着表叔又把吴梅的身世秘密也讲给了吴兵。
  吴兵听得肺都要气炸了!这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姐姐,竟然把他的宝贝偷走了,换了巨款买了新房!
  第二天早上六点多,一夜无眠的吴兵冲到吴梅家,一见面就指着吴梅骂道:"你真无耻!居然成了小偷!把卖青花大缸的钱还给我!"吴梅一听,立刻明白弟弟已经知道了。吴梅说:"我是小偷?这本来就是我该得的!爸妈老了后,你管过他们一天吗?都是我养老送终的!这笔钱就是我做了十年保姆的工钱!"吴兵知道姐姐不是亲生的,更加生气:"你现在口口声声你给父母养老,你怎么不提我爸妈把你从小养大的恩情呢?若不是他们,只怕你都饿死了!"吵到最后,姐弟俩打了起来。身材娇小的吴梅显然不是吴兵的对手,被弟弟打趴在地上。
  看到吴梅的胳膊肘流出鲜血,吴兵想起了许多儿时往事,在他的记忆里,姐姐一直都像妈妈一样照顾着自己。想到这里,他有些不忍,说:"这一架,我们两清了!瓷缸你不用还了!但我也永远没你这个姐姐!"
  吴梅也不示弱,说:"好!"这时,吴兵拿出手机,当着吴梅的面,把姐姐的微信和QQ全部拉黑。
  那之后,吴兵和吴梅再没有任何来往。岁月长衣衫薄,唯有爱才能温暖人心
  时光荏苒,转眼到了2016年。
  这三年,吴梅和吴兵都有了自己的孩子。这三年,吴梅静下心来也为当年偷走瓷缸的事有些后悔,当时确实一方面是因为恨养父养母,另一方面确实是缺买房款。这三年,吴梅得知弟弟生活得不好,很缺钱。许多次,吴梅都想拿点钱去看看弟弟,向他道歉。但碍于面子,吴梅并没有行动。
  2016年底的一天,吴梅正在家里洗衣服,忽然表叔打来电话,说:"吴兵一家三口出事了!正在第一医院抢救,你快来吧!"
  挂了电话,吴梅急忙和丈夫赶到医院。在一群亲戚的哭诉中,吴梅才得知:昨天,吴兵开着进货的面包车带着老婆和儿子去外地游玩,不想却在高速公路上遇到车祸,被一辆运汽油的大货车迎面撞上。吴兵的面包车受重创后燃烧,吴兵妻子当场遇难,吴兵和儿子壮壮重伤昏迷。
  表叔哭着对吴梅说:"小梅啊,虽然吴兵和你没有血缘关系,但吴家对你是有养育之恩的。现在吴兵和儿子正在手术室抢救,生死未卜,你一定要救救他们。"吴梅泪流满面,说:"叔,你放心,我会的!"
  一群人等了几个小时,手术终于结束。医生告訴大家,吴兵和壮壮的生命保住了,但吴兵的右腿被货车砸断,壮壮更是浑身烧伤面积高达60%,后期必须经历几次植皮手术,否则丑陋的外形难以见人。
  手术后,因为伤情严重,吴兵和壮壮一直在ICU病房24小时监护。这一个星期,吴梅咨询了医生关于壮壮的烧伤病情,医生告诉她,后期的植皮手术最好去北京的医院做,而且费用很高,大概需要六七十万。
  这笔钱不是小数目,从哪里来?吴兵因为事业发展不好,妻子又没工作,家里几乎没任何存款。思前想后,吴梅决定把房子卖掉,带壮壮去最好的医院做植皮手术。
  当吴梅把这个决定跟丈夫说了之后,丈夫说:"其实,这房子一直就应该是吴兵的。虽说养父母没告诉你实情,也偏袒吴兵,可吴家对你有养育之恩,你对他们养老送终,都是应该的。"有了丈夫的支持,吴梅把家搬到丈夫原本的那个小房子里,将新房子到中介公司挂牌销售。三天后,那套房子以150万成交。
  一周后,吴兵和壮壮分别转入了普通病房,吴梅来到医院。吴兵看到吴梅,扭过头说:"你走!我不想看到你。"吴梅却说:"你和壮壮现在缺人照顾,你理智一点。等你们都康复了,姐就走。"可能是吴兵觉得吴梅说得有道理,他不再赶她走。
  看着吴兵空荡荡的右腿裤腿,吴梅暗暗垂泪。曾经弟弟是一个健康壮实的男子汉,一场车祸,却成了这副模样。未来的路该怎么走?吴梅心如刀割,谁说这不是血脉相连的疼痛!
  因为吴梅是女人,照顾弟弟并不方便。她请了一个陪护照顾他,自己则24小时在医院陪伴壮壮。
  因为壮壮浑身烧伤面积比较大,几乎每天夜里都因为疼痛无法入睡,哭闹不止。为了安抚壮壮,吴梅整夜整夜抱着壮壮在医院的走廊里哼着儿歌转悠。
  一个月过去,壮壮开始长胖了,吴梅却整整瘦了十斤。
  临近出院,一天医院护士忽然跑到儿外科找到吴梅,说:"不好了,吴兵不见了!"吴梅吓得魂都掉了,立刻和几个护士出门四处寻找吴兵。
  当吴梅寻到医院背后的那条河时,突然看到围了一群人,不少人嚷嚷着:"有人跳河了!"吴梅立刻冲入人群中,看到了水面上漂浮着吴兵的一只拖鞋。
  吴梅脑子都吓蒙了,立刻喊来医院的急救人員,将吴兵救了上来。
  经过抢救,吴兵睁开了眼睛。他看着吴梅,哭着喊道:"老婆也死了,我也没腿了……还不如死了!你们不该救我的!"吴梅哭着紧紧抱着弟弟说:"小兵,你走了,壮壮怎么办?你是他爸爸,你不管他,谁管他?放心!再苦再难,有姐姐陪着你走人生的下半程!"姐弟俩相拥而泣。接着,吴梅对吴兵说:"等过段时间,我带壮壮去北京最好的医院做植皮手术。"吴兵眉头紧锁,吴梅似乎看出了他的心事,吴梅说:"钱的事,你不用操心。当年,我也不该一时生气,拿走你的那个古董瓷缸。"
  泪水从吴兵眼里涌出,他说:"姐,你永远是我最好的姐。当年因为那个瓷缸,我打你,也不对。"
  姐弟俩终于冰释前嫌。
  2017年阳春三月,吴梅拿着卖房款带着壮壮来到北京协和医院。3月5日,壮壮接受了第一次植皮手术。吴梅术前术后全程细心陪伴,病房的人看了都感动地说:"从没见过姑姑对侄儿这么好的,比亲妈还细心。"也有人对壮壮开玩笑说:"壮壮,以后你把你姑姑当妈妈对待啊。"壮壮展开天使般的笑容,甜甜地喊了声:"姑姑,以后我就喊你妈妈吧。"
  看着壮壮的笑容,吴梅感到岁月仿佛回到了几十年前,她和吴兵一起度过的那一天天童年时光。此刻,吴梅懂得:维系人与人之间关系的除了血缘,还有对曾经岁月的不忘却不辜负。编辑/王晖
 
诺言王玲大缸金戒指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