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复婚的女儿又闹离婚老母助力惹急了谁
  芳华+朱燕
  2016年11月11日,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发生一起恶性事件。宁波利运商贸公司经理顿运刚砍伤妻子耿雪洁的祖父,挟持了八岁的女儿。最终父爱未泯的他向警方自首。
  顿运刚与耿雪洁是一对离异后又复婚的夫妻。可复婚不久,耿雪洁却再次决绝地提出离婚,并放弃女儿的抚养权。顿运刚在极度失落之余,意外地发现,耿雪洁和他的复婚,竟是一个精心策划的"局"……苦不堪言,争来了抚养权却堵死了再嫁路
  2012年7月的一天深夜,外面大雨滂沱,耿雪洁一手打着雨伞,一手抱着高烧40℃的女儿出门了。她蹚着积水,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到街边,等了10多分钟才拦到了一辆出租车。那一刻,一种彻骨的绝望情绪,混着雨水与泪水,在她脸上与心里流淌。
  耿雪洁出生于浙江省宁波市,大学毕业后进入鄞州区农资公司工作,不久与大她7岁的同事顿运刚相熟。顿运刚是浙江省宁波市象山人,高中毕业后外出打工,后应聘到了农资公司,当了一名业务员。顿运刚虽学历不高,但很会哄女孩。刚出校门不久的耿雪洁,架不住他的甜言蜜语与体贴呵护,很快陷入情网。耿雪洁的父母得知后,坚决反对他们交往。耿雪洁却着了魔似的,扬言父母若不同意,她就与顿运刚私奔。父母不得已妥协。2007年2月,两人结婚。次年,女儿果果出生。
  2011年10月的一天,耿雪洁到鄞州交通大队处理一起違章记录。耿雪洁调出违章的照片,赫然发现:坐在副驾的陌生女人,亲热地钩着丈夫的脖子!耿雪洁眼前一黑,差点栽倒。回家后,面对耿雪洁的质问和如山铁证,顿运刚只好坦白了出轨的事实。耿雪洁坚持要离婚。谁知,顿运刚不同意。他十分清楚,凭他的条件,想再娶一个像耿雪洁这样的老婆,那是难于登天了。顿运刚亮出最厉害的一招:"如果你执意离婚,对不起,女儿归我!"见耿雪洁果然愣住了,他便扬长而去。
  得知女婿的想法后,蔡英琴劝说女儿:"他要把果果带走,那真是最好不过。要不然,你一个人带着果果,会吃很多苦头,再嫁就更难了。"可孩子是我身上掉下的肉,怎么能放手不管?!耿雪洁坚决不同意。于是,据理力争,称孩子年幼,最需要的是母爱。见耿雪洁执意要女儿,顿运刚说:"你真要果果的话,那我可把丑话说在前面。我每个月只给300元抚养费。"和钱比起来,耿雪洁认定女儿更重要,对丈夫的苛刻条件,耿雪洁最终同意了。夫妻俩于2012年春协议离婚。
  单亲妈妈的难处,耿雪洁很快便感受到了。因为孩子小,经常感冒发烧,耿雪洁基本就在医院单位两头跑。独自抚养女儿的艰辛,让耿雪洁苦不堪言。见此,有几个热心的同事,便张罗着给她介绍对象。可男方一听说她还带着一个4岁的孩子,便没有了下文。接连的失败让耿雪洁有了一种深深的挫败感。母亲还告诉她,下次再介绍对象,可以先把有孩子的事瞒一瞒,待事情有个八九成的把握之后,再将实情告知不迟。
  一亲戚给她物色了一个49岁的离异老板,身家上亿。第一次约会,富豪对她的印象不错。没想到的是,就在此时,果果用外婆的手机打通了她的电话。耿雪洁接电话时,不慎摁到了扬声器,果果奶声奶气的声音传了过来:"妈妈,你什么时候回家呀?"耿雪洁慌乱地回了一句"很快便回家",便挂断了电话。富豪停下了手中的刀叉,十分绅士地微笑着说:"孩子几岁了,怎么事先没听说呀?"耿雪洁尴尬地笑了笑,说:"4岁了,正是顽皮的时候。"晚餐过后,富豪再也没有联系耿雪洁。她知道,这次相亲又黄了!老母献计,复婚甩掉"拖油瓶"
  女儿独自抚养孩子的艰辛,以及连遭挫败的痛苦,母亲蔡英琴全都看在眼里,急在心头。与此同时,她获悉,前女婿顿运刚离婚之后,便从原单位辞职了,自己开了家农资配货站,如今经营得很红火。想想女儿,再看看前女婿,蔡英琴的心里很不是滋味。那天,她特意来到女儿家,和女儿彻夜长谈。蔡英琴说:"女人和男人不一样。男人不管一婚二婚,只要事业有成,放在哪里都是香饽饽。但女人一旦离了婚,就像贬值的商品,不值钱了。如果还带着一个孩子,那再婚的希望就更渺茫。妈当初让把孩子交给顿运刚,你就是不听。"是啊,母亲的话针针见血啊。不顾一切争过来的女儿,如今成为"绊脚石",现实就是这么具有讽刺意味,这么残酷。
  母女长谈之后,蔡英琴建议女儿:要么,将孩子全权交给她和老伴来照顾;要么,将孩子的抚养权送还给顿运刚。母亲的第一条建议,耿雪洁本能地否定了,她担心隔代抚养,对孩子的成长不利。那么,能否将孩子送给顿运刚呢?抱着试试看的想法,2015年9月的一天,耿雪洁将顿运刚约了出来。谁知,当她刚将想法提出来,便被顿运刚拒绝了。
  事情谈崩后,耿雪洁又到母亲面前哭了一场,看着满脸泪痕的女儿,蔡英琴的心像刀剜般疼痛。沉吟半晌,她说:"我倒是有个办法,就怕你不同意。"耿雪洁眼泪汪汪地望着母亲,蔡英琴说:"和顿运刚复婚。"耿雪洁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他伤得我还不够吗?""你冷静一下。妈让你和他复婚,当然是一个深思熟虑的事情。因为你们有孩子,有共同生活几年的回忆。万一你们能够重新接纳彼此呢?"说到这里,蔡英琴顿了顿,郑重地对女儿说,"万一你俩的感情实在无法弥合,可以再次离婚。不过,这一次,你一定要把果果留给顿运刚!"在母亲的殷殷劝导下,耿雪洁答应下来。2015年10月份的一天,顿运刚又来看望女儿。蔡英琴一反以往不冷不热的态度,给顿运刚端茶倒水,还亲手削了一个苹果递给他。蔡英琴一边和他闲聊,一边问他最近的感情状况。顿运刚如实告诉她:"现在有个同居女友,暂时还不打算结婚。"谁知,蔡英琴竟然抹起了眼泪:"哎,果果可怜,你要是再婚了,后妈恐怕很难容她;小洁要是再婚了,继父能不能对果果好,也是个未知数。"顿运刚默不作声。
  2016年春节的一天下午,顿运刚来前妻家看望女儿。见到爸爸,果果高兴地赖在他的怀里不肯下来。耿雪洁看见女儿的脸上乐开了花,也不由得怔怔出神。蔡英琴借口有事,和老伴出去了,临走前还特意强调:"我们今天晚上不回家了!"耿雪洁的脸上竟泛起了少女般的红晕,让顿运刚浮想联翩。
  晚饭过后,按照以往,耿雪洁会起身送客,可当天她却迟迟疑疑、磨磨蹭蹭的。顿运刚试探性地说:"要不,我先走了?"耿雪洁喃喃说道:"天黑了,你……留下来吧。"顿运刚内心一阵狂喜。
  待女儿睡着之后,顿运刚迫不及待地一把搂住前妻耿雪洁……过后,在耿雪洁的默许下,顿运刚几乎天天回"家"。其间,顿运刚给了同居女友一笔数目不菲的分手费后,绝情地与她分了手。和前妻复合的希望,让顿运刚对生活充满了憧憬。2016年6月,顿运刚与耿雪洁领了结婚证,正式复婚。真相暴露,被耍的男人举起复仇的刀
  可复婚不久,耿雪洁便发现自己想得太简单。
  一次,他们在一家西餐厅吃饭。正在此时,顿运刚的手机响了,顿运刚拿起看了一眼,便跑到餐厅外接电话去了。顿运刚那慌乱的神色几乎与此前一模一样,耿雪洁心里不由咯噔一下。曾经的过往就像刀子一样刺痛了她,她仿佛又回到了离婚前痛苦的岁月。
  不久后的一个晚上,顿运刚正在洗澡,他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嘀了一声。耿雪洁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只见一个女人头像给顿运刚发来一条微信,问他在忙什么,明天能否约个时间老地方见。顿运刚从卫生间出来,耿雪洁努力压住怒火,问对方是谁,顿运刚若无其事地说:"一位老客户。"耿雪洁气得脸色苍白,浑身打颤:"你说,你外面究竟有多少约你老地方见的女客户。"顿运刚没好气地丢下一句:"简直不可理喻。"为避免争吵,他干脆甩门出去。他想等耿雪洁消了气再回来。但他等来的是什么?
  2016年9月的一天,耿雪洁突然提出离婚,顿运刚有些错愕:"咱复婚时不是都说好了,不要轻易开这种玩笑。"耿雪洁冷着脸:"谁跟你开玩笑?咱结婚是说好了好好过,可你好好过了吗?"顿运刚跟耿雪洁解释,说那都是工作关系,他总不能因为结婚了,就不再跟任何女人有联系吧。耿雪洁气不过,带着果果回了娘家。顿运刚去接耿雪洁回家,没想到耿雪洁的母亲也一反常态:"你这么不检点,让雪洁怎么和你再过下去?你们离了算了吧!"顿运刚被骂得狗血淋头,他气急败坏地说:"离就离,谁怕谁?但这次,你们别想再要果果的抚养权!""那你就把她带走吧。"耿雪洁的"大方",让顿运刚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尴尬之余,他说:"别以为我不敢。"
  他不再回家,住到了以前自己的房子里。可他始终想不明白,耿雪洁这次又是为何坚决要离。他跟外面那些女人,只是工作关系,就算偶然打情骂俏,也是开开玩笑罢了,谁还当真?更令他不解的是,耿雪洁这次竟然爽快答应将孩子抚养权让给他,这究竟是为何?疑窦重重的顿运刚,决定拖延离婚时间,一来想挽救这段来之不易的婚姻,毕竟两人曾经离过一次,如果再离,他面子上也挂不住;二来他也想摸清耿雪洁的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
  2016年10月的一天,顿运刚开车从农资公司大门经过时,想进去看看。就在此时,耿雪洁和另外一个男人有说有笑从公司里出来,顿运刚见了,禁不住全身血往上涌,他心里暗想,难怪她要离婚,原来是在外面有别的人。顿运刚想冲上去,可最终理智战胜冲动,他按捺住自己,想进一步弄清事情的原委,再作打算。
  当晚,顿运刚将农资公司以前关系特别铁的哥们约出来吃饭。酒过三巡后,顿运刚试探性地打听耿雪洁的情况。因为他们复婚没有举行任何仪式,所以农资公司的同事并不知情。加上那哥们喝得有点高,一五一十说了起来:"小耿啊,她和你离婚后,感情好像一直不顺。很多条件不错的,一听她带着孩子,都没了结果。小耿也不想找个条件差的,所以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最近,听说好像跟一开宝马的客户关系不错。对方也很喜欢小耿,但听说对方有一个条件,就是不能带上果果。"顿运刚听完,恍然大悟,"难怪耿雪洁要求跟我复婚,原来,是想把孩子当包袱甩掉,而后另攀高枝啊。"获悉真相的顿运刚,有种被人玩弄于股掌的感觉,对耿雪洁及其母恨之入骨。
  那天,顿运刚不管耿雪洁的白眼翻得有多高,径自走进了家门。耿雪洁没好气地说:"今晚我和果果睡,床太小,你自己看着办。""床太小,容不下自己的老公,却容得下另一个男人。"顿运刚讥讽道。耿雪洁脸色惨白,但很快就镇定下来:"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我也不瞒你了。不管你要不要果果,我都不会和你再过下去。""你走着瞧,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顿运刚撂下一句狠话,气呼呼地走了。
  此后,顿运刚越想越气。他寻思着,耿雪洁的母亲蔡英琴在这个局中,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倘若不是她老人家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装腔作势,自己也不会轻易地上当。这一家人实在可恶。
  2016年11月11日,因感情困扰心思恍惚、生意出了大差错的顿运刚,将一切责任都归咎到了耿雪洁及其家人身上。当天他越想越气,到下午,他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手持一把在五金商店买来的砍刀,闯入了耿雪洁的家中。
  巧的是,当时,只有耿雪洁年过七旬的爷爷和年仅8岁的果果在家。见顿运刚提着砍刀,满脸杀气,耿雪洁的爷爷哆嗦着问他想干什么。顿运刚没理由地迁怒于爷爷,觉得他没有教育好自己的孙女,于是举刀胡乱地朝老人砍去,老人随即倒在了血泊中。果果吓得浑身发抖。顿运刚抱起哭喊中的女儿逃离现场。而后,他给耿雪洁打电话:"我砍死了你爷爷,你不是嫌弃果果吗?我这就带她一起去死。"
  耿雪洁接到顿运刚的电话,急忙给母亲打电话,蔡英琴才知道家里出事了。她慌忙赶回家,发现老人躺在血泊里奄奄一息,于是打110报警,并拨打了120急救电话。老人被火速送到了最近的医院。他身上被砍了15刀,左脸被砍了一道长5厘米的口子。所幸民警与医生赶到及时,老人才脱离了生命危险。
  作案后,顿运刚带女儿逃到了象山老家,企图以挟持女儿和警方对抗,但最终,父爱未泯的他向鄞州区公安分局自首了。2017年3月,顿运刚涉嫌故意伤害罪一案,被移送至鄞州区检察院。目前,此案仍在进一步审理中。
  (因涉及隐私,文中除嫌犯顿运刚外,其余人均为化名,相关信息作了技术性处理。)
  [编后]顿运刚对妻子离婚的要求心怀不满,进而伤害其家人,于情于法均不容,理應受到法律的严惩。但耿雪洁的做法,也令人深思。第一次离婚时,她坚决要女儿的抚养权,后来听取母亲的建议,试图通过复婚甩掉"包袱",这个近乎荒唐的行为,也为悲剧的发生埋下了伏笔。
  对于本案,至少有两点值得我们思考。其一,夫妻双方离婚是社会常态,孩子的抚养权应归谁,并无定论。对孩子的成长有利,自己量力而行,是抚养权归属应该遵循的原则。其二,复婚后,因为曾经的积怨很深,轻微的风吹草动都很容易让对方联想起曾经的不堪,这也往往成为压死第二次婚姻的稻草。因此,复婚夫妇更需要细心谨慎,甚至付出比第一段婚姻更多的耐心和爱,破镜才能真正重圆。
  编辑/沈永新
 
芳华朱燕果果抚养权女儿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