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乡下堂弟误入别墅之死被撞破的孽情难收场
  2017年6月28日,河北省保定市西护城河里浮起的一个编织袋发出一股恶臭,路人报警。警方从河中打捞出一具已经高度腐烂的男尸。警方立案侦查,很快锁定犯罪嫌疑人。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杀害死者的凶手,竟然是死者刚刚结婚一年的堂嫂周丽丽。
  周丽丽缘何要对堂弟下此毒手,两人间又有何恩怨?随着周丽丽归案,案件真相大白,原来一场奢华浪漫的婚礼竟然是这起命案的导火索……租个别墅办婚礼,瞒天过海赚面子
  2015年10月6日,河北省保定市竞秀区华态别墅举行了一场盛大婚礼。阳光帅气的新郎宋阳挽着盛装的新娘周丽丽走过铺满鲜花的红毯,款款而来……
  时年28岁的宋阳出生于易县农村,家境贫寒,读高中时,与同班同学周丽丽相恋。周丽丽跟宋阳同龄,家住县城,是独生女,父母都有正式工作,家境优越。宋阳河北科大计算机系毕业后回保定工作,就读承德医学院的周丽丽也追爱而来。宋阳先在电脑城做售后,后来自己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小型的软件公司。周丽丽则应聘到保定市一家社区医院做医师。周家父母得知女儿男友家在农村,经济条件不好,又没固定工作,坚决不答应。可2015年8月,周丽丽意外怀孕,并且铁了心要嫁给宋阳。周丽丽父母无奈,只好妥协。但他们提出,要宋阳给女儿一个风光的婚礼。周丽丽知道父母要面子,跟宋阳商量,希望能满足父母的愿望。宋阳承诺:"只要你爸妈同意咱俩的婚事,他们提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于是,两人商定找婚庆公司策划一场别出心裁的婚礼。可因周丽丽怀孕,时间紧迫,市里几家知名的大酒店已经定出去近半年的婚宴。正当宋阳和周丽丽愁肠百结之际,高中同学李凯为他们解了围。宋阳周丽丽有一高中同学叫李凯,上学时跟宋阳关系不错。李凯父亲是易县的企业家,家境殷实。他高中毕业后就去英国留学,母亲陪读,只留父亲一人在家打理生意。宋阳跟李凯经常在网上聊天,得知宋阳周丽丽正为找酒店办婚礼发愁,李凯建议:"我家在保定的别墅正好闲着,都装修好的,就我爸偶尔过去看一下。你们可以去我家的别墅办婚礼。在国外,年轻人都是在自家别墅结婚,你再找个婚庆公司策划一下。"二人喜出望外。
  场地解决了,宋阳和周丽丽从李凯父亲那儿拿了钥匙,开始像布置自己的新房一样布置别墅。出于虚荣,两人在别墅摆放了许多婚纱照,包括楼梯和走廊。布置完毕,置身其中,完全感觉不到房子是借来的,仿佛就是两人的新居。婚期定在2015年10月6日,两人邀请双方亲友,在李凯家的别墅中举行了盛大的婚礼,于是出现本文开头的一幕。一场奢华的"别墅婚礼"给宋、周两家带来无比荣光。可他们没想到,荣光背后,却有一双觊觎的眼。婚礼后有双觊觎的眼,误打误撞踢爆婚外情
  宋阳有一位堂弟名叫宋亮,因学习差,初中毕业后就跟一群社会小青年混在一起,整天不学无术。那天宋亮也来参加堂兄的婚礼。见堂兄的婚礼这么气派,宋亮心里不由开始嫉恨宋阳,也悄悄打起宋阳的主意:既然他有钱,为何不找他借点钱?
  2016年春,宋亮带了些土特产,找到宋阳公司提出借两万元做生意。没想到宋阳一口拒绝:"我跟你嫂子刚刚结婚,光婚礼就花了十几万,现在公司也需要周转资金,手里根本拿不出闲钱。"宋阳知道这个堂弟的品性。他说着,从衣兜里掏出五百元钱:"如果你现在手里钱紧,先拿这点去花,其它的,哥实在帮不上你。"宋亮乘兴而来,没想到遭到了堂兄的拒绝,他十分不悦,转身离去。
  宋亮哪里知道,宋阳跟妻子举行完婚礼,就搬回了出租屋。没多久,宋阳因跟合作伙伴经营理念发生分歧,对方一气之下撤走资金,公司成了宋阳一个人的。宋阳本来营销能力就不够,没有了帮手,公司运转更加困难,为了公司能有起色,给妻子更好的生活,宋阳每天没日没夜在公司加班,把已有身孕的周丽丽一个人丢在家里独守空房,两人开始频繁争吵。就在周丽丽怀孕6个月时,独自在家洗衣服不小心流产。痛失胎儿,周丽丽患上抑郁症。内忧外患,宋阳的情绪糟糕透了!
  2016年8月初的一天,宋亮再次找到宋阳公司。恰巧那天宋阳不在,宋亮给宋阳打电话,提出想在公司找点事干。宋阳连自己都快养不起,哪里还养得起个游手好闲的人。可他又不能如实跟宋亮说,只好推托自己出差,躲着不见堂弟。宋亮不了解宋阳的处境,认为宋阳就是不想帮自己,不死心的他来到宋阳结婚时的别墅,想拜访一下嫂子,混个脸熟,借机找嫂子帮忙。
  宋亮来到别墅,别墅的门锁着,他就在门口等,直到晚上九点多,一辆汽车停在门前,黑暗中宋亮看到一对男女从车上下来进屋。他想上前打招呼,可细一看,女的正是堂嫂,男人却不是堂兄。宋亮感觉不对,躲在暗处想看究竟。谁知,两人刚进屋,就拥在一起,门都没锁,暗处的宋亮看得仔细。哥哥不在家,嫂子竟给哥哥戴绿帽子。他心里正对堂兄有意见,想不管此事,可又转念一想,只要自己能抓现行,一定有机会捞到好处。随即宋亮尾随进屋。跟上二楼,只见两人正在沙发上热吻!沙发上的两人很快发现宋亮,他们先是一惊,很快男人厉声问道:"你是谁,怎么跑到我家来了?"宋亮本是混社会的,又是在堂兄家里,他根本没理对方,而是很严厉地质问周丽丽:"嫂子,他是谁,为何在我哥哥家里?"事发突然,周丽丽已经蒙了。不知所措的她,慌慌张张跑下楼去。
  周丽丽缘何会在别墅?那男人又是谁?原来,2016年6月,李凯回国创办了一家医疗器械公司。周丽丽因是学医的,在社区卫生所工作挣得又少,李凯便邀她跳槽到自己公司。大家都是同学,彼此了解,周丽丽和宋阳很爽快地答应了。可自从周丽丽流产后,一直郁郁寡欢。有時工作间隙,她就跟李凯闲聊,报怨宋阳的种种不是。高中时,李凯就暗恋周丽丽,可因跟宋阳关系要好,始终没有挑明。如今周丽丽在自己公司,两人接触多了起来。得知周丽丽和宋阳两人关系出现问题,他免不了对周丽丽多了些关心。一来二去,两人的关系渐渐发生改变。这天,周丽丽生日,本来宋阳说好回家陪她,可下班前又说单位有事要加班,周丽丽非常生气。一旁的李凯安慰她:"宋阳没时间,我陪你过生日。"当晚,李凯带周丽丽去国际俱乐部海鲜城吃海鲜,两人喝了不少红酒。从海鲜城出来,蒙眬醉意的周丽丽哭着说不想回家,李凯便把周丽丽带到自己的别墅。在酒精作用下,两人逾越道德底线,可没想到,事情却被宋亮撞到。
  阴差阳错黑色幽默,风光过后一地血腥
  当李凯得知来人是宋阳的堂弟,态度顿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他拉宋亮坐下,又倒水又递烟,并讨好地攀谈起来。见李凯紧张的样子,宋亮突然计上心来。他完全不提眼前一幕,把话题扯到宋阳身上去了,他对李凯抱怨堂兄的不是,说自己上次想借两万元钱做生意都被他无情地拒绝了,也难怪嫂子对他有意见,做男人实在太小气。为封住宋亮的嘴,李凯当即拿出三万元钱递给宋亮:"这些钱你先拿着,以后有事,就来找我,我能帮的一定帮忙。"宋亮简单客气几句,就接过那三万元钱,并嬉皮笑脸地承诺:"哥,你放心,今天的事,我绝对不会对任何人说。我就不打扰你们了。"他说着起身告辞。
  宋亮走后,周丽丽战战兢兢地问李凯该怎么办,李凯劝周丽丽:"万一事情败露,你就跟宋阳离婚,我娶你。"周丽丽却不愿因为自己出轨而结束这段刚刚开始不久的婚姻,李凯只好安慰她:"如果你不想离婚,我尊重你,我会想办法让宋亮闭嘴。"
  三天后,李凯再次联系宋亮,又给了宋亮两万元钱,并让宋亮签下一份"保密"协议,宋亮也答应绝不外传。事后,李凯告诉周丽丽,让她放心,说宋亮保证不会再把事情说出去。然而,李凯把事情想得过于简单了。2016年11月3日,周丽丽突然接到宋亮的电话:"嫂子,我前些天不小心摔了腿,现在在医院。我家的条件你也知道,家里拿不出钱来给我治病,还要嫂嫂帮帮忙。"周丽丽一听,赶紧提出想去看看他,宋亮却说:"就不用麻烦嫂子了,你们都挺忙的。"话末,他又含沙射影地说:"尤其是我哥,忙得都顾不上家了,哪还有时间惦记我,所以我有事,只能找嫂子帮忙了。"
  周丽丽一听宋亮话里有话,不由有些气愤:"李凯不是已经给你五万?"宋亮耍起无赖:"李凯给我的是保密费,现在我是摔了腿找嫂子借治病的钱。怎么,嫂子不想给?"周丽丽没好气地说:"我每月就二千元工资,没钱给你。"宋亮哪吃这一套,他在电话里笑着说:"那就算了。春节你和我哥回来过年吧,我向我哥要,看他怎么说。"他阴阳怪气的话,让周丽丽惊出一身冷汗。周丽丽随即说:"你别忘了,你给李凯写过保证书。"宋亮在电话里嘿嘿一笑:"我只是对他做了保证,可没说对你做保证。"周丽丽无奈,只好答应给他一万元钱。
  宋亮频繁敲诈,让周丽丽坐立不安,时刻担心丈夫会知道此事,而宋亮仿佛吃准了周丽丽。他甚至不再与周丽丽正面交锋,而是时不时给宋阳打电话,一会儿说要开个配货站运山货需要三万元钱,一会儿说想与人合伙贩枣需要五万元。每次听宋亮跟丈夫打电话,周丽丽都浑身神经紧绷。宋阳自然不会答应宋亮的要求。可每次周丽丽都会偷偷打些钱给宋亮。谁知宋亮的贪欲就像无底洞,他不仅时不时敲诈周丽丽,还频繁给李凯打电话,让经济宽裕的李凯也感觉有些不堪重负。李凯找到周丽丽商量办法。周丽丽不想离婚,又想不出其它好主意,李凯早就恨透了宋亮,他一再容忍宋亮,一来出于保护周丽丽,二来他也不愿背上夺朋友妻的骂名。可没想到宋亮会没完没了。李凯沉默了半天,狠狠地说:"需要想个办法让他永远闭嘴。"周丽丽每天诚惶诚恐过日子,也急于结束这段黑暗的日子,她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李凯的提议。周丽丽是医科大学毕业,熟悉化学药品,她和李凯商量,以"做实验"为名,从网上网购剧毒铊,准备借机毒死宋亮。
  2017年5月2日,周丽丽给宋亮打电话,说准备好了五十万元钱,希望他能当面来取,并且签订一份永久性保证书。宋亮听说有这么大一笔钱,立即答应。双方约定在李凯家别墅见面。5月3日下午,宋亮如约来到别墅,周丽丽递给他一杯咖啡:"这是朋友专门从巴西带来的咖啡,你尝尝。"宋亮不懂咖啡,可又不想让周丽丽和李凯笑他见识短,他端起咖啡,一饮而尽,喝完擦擦嘴说:"真是好咖啡。"不想,宋亮喝完没十分钟,就口吐白沫,倒在地上。
  见宋亮没了气,李凯和周丽丽一起把宋亮的尸体装入早已准备好的编织袋,挨到凌晨两点多钟,他们悄悄将尸体运至西护城河丢进河里。不想一个月后,宋亮的尸体被清理河道的河工发现,河工立即报警。竞秀区分局刑警大队接警后,立刻赶赴现场。发现死者被装在编织袋中,显然是他杀。经过尸检,警方发现死者体内有超量铊元素。经过对全市失踪人口的排查和家属指认,警方确定这具男尸正是不久前失踪的宋亮!
  竞秀分局立刻成立专案组,对宋亮的死因进行排查。他的堂兄宋阳及其妻子周丽丽由于频繁出现在宋亮生前的通讯记录而进入了警方的视线,周丽丽网购铊毒的记录也被查获。在铁一般的证据面前,周丽丽终于供认了自己伙同李凯杀死宋亮的事实。2017年7月2日,周丽丽和李凯依法被竞秀区公安分局刑事拘留,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案发后,得知妻子与昔日的老同学有染,还堕落为杀人凶手,宋阳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后悔当初为了撑足场面而去举办什么别墅婚礼,甚至为了虚荣而默认自己是别墅的主人。而宋亮至死也不知道,堂兄的别墅是借来的。
  (除嫌犯外,其余人为化名,所涉单位及相关信息均作了技术性处理)
  [编后]租别墅办婚礼,婚礼之后,却不是幸福的开始,而是悲剧的序幕。强撑的幸福与奢华反映了主人公尤其是女主人公周丽丽虚荣的心思。在她最终与别墅主人李凯偷情的时候,殊不知,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黑暗中,早有一双觊觎的眼將这一切尽收眼底。当李凯和周丽丽的婚外情关系被宋亮发现,他们先用金钱去收买宋亮,但宋亮以此敲诈勒索,他们完全可以终结这段婚外情,借助法律来保护自己的权益,但他们并没有这么样做,而是选择合伙杀人灭口。教训非常惨痛。而宋亮虽然是被害者,却不值得人同情。他贪得无厌,在看到堂兄"生活优越"时,就打起了自己的如意算盘。发现堂嫂的秘密时,更是开始无休止的敲诈,在面对巨大利益诱惑时,没有丝毫反省,最终走上不归路。
  这起案件警醒世人的是,追求富裕生活,是每个人内心的渴望,但不能贪慕虚荣,更不能靠非法手段不劳而获。
  编辑/沈永新
 
吉多堂兄丽丽嫂子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