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副局长欠债千万的残忍真相娇妻美国藏了私生子
  刘绩是吉林省交通运输系统一名年轻有为的副局长。在一次专访中,他认识了省电视台的美女主持人陈潇潇,两人成了情人。之后,刘绩不顾众人反对离婚,如愿娶回比自己小12岁的陈潇潇。
  陈潇潇有强烈的创业心。刘绩利用他的人脉,出面为她向同事、亲友借了500多万元巨款,供她开了一家整形美容院,结果被陈潇潇全部亏掉,导致他被免职。可此后,陈潇潇却向他提出了离婚。几经周折,落魄的他终于获知了自己从事业到家庭彻底"垮掉"的真相——副局长旋风般的情变:义无反顾娶美女主持
  2010年春季,刘绩接受媒体专访,结识了电视台女主持人陈潇潇。陈潇潇漂亮热情、知性优雅,迅速赢得了刘绩的好感。时年42岁的刘绩,在吉林省交通运输系统担任副局长,他气宇不凡,口才极好,也吸引住了陈潇潇。
  专访节目在电视上播出后,反响非常好。刘绩特意设宴款待陈潇潇,酒过三巡,两人都微有醉意。
  刘绩开玩笑说要给陈潇潇介绍对象,陈潇潇称她虽在电视台当主持人,其实婚恋选择面很窄,一晃就单身到了30岁。刘绩怜香惜玉又愤愤不平,借着酒劲说:"像你长得这么漂亮,性格又開朗的女人,男人求之不得啊!"
  一场专题采访,加上这次酒宴之后,两人成了朋友。此后,只要刘绩单位有重要活动,陈潇潇都跟台里领导主动请缨前去采访。
  2011年春节前,陈潇潇以感谢支持台里的工作为名,回请刘绩吃饭。几杯白酒下肚,刘绩很快便醉了。饭后,陈潇潇开自己的车送他回家。在车上,刘绩借着酒劲,对陈潇潇说了一番肺腑之言。
  刘绩的妻子是中学老师,儿子在上初中,学习成绩中上,他忙于工作,应酬很多,儿子一直都由妻子照顾。妻子经常埋怨他,把家当成了旅馆。他叹了口气说:"妻子对我的工作不理解,时间长了,对我冷若冰霜。"陈潇潇开着车,听到这儿,从方向盘上移开右手,轻轻地拍了拍刘绩的胳膊。她并没有把刘绩送回家,而是把车开到了自己住的小区楼下。她停好车,主动拥抱了刘绩,把头埋在他的胸前。刘绩浑身颤抖,血往脑子里涌。他随陈潇潇上楼后,一进门,就把她紧紧地搂进怀里……
  此后,陈潇潇做了刘绩的情人,两人假工作之名私密交往越来越多,各种传闻也纷至沓来。不久,刘绩的妻子发现了,她没有大吵大闹,只是几次找刘绩谈话,要他斩断跟陈潇潇的关系。刘绩却深陷其中,想为自己好好活一次。2011年6月,刘绩与妻子协议离婚,他与妻子各得一套房产,儿子跟了前妻,他每月负担2000元生活费。
  三个月后,刘绩与比自己小12岁的陈潇潇结婚。他毕竟是副局长,为避免造成不好的影响,他只请了一些至亲好友,很低调地举行了婚礼。
  婚后,刘绩想再生一个孩子,陈潇潇已30出头,该做妈妈了,但她一心想创业,说暂时不要孩子。她多次跟刘绩说:电视台是聘用制,为了提成还得拉广告,请客吃饭时,还常被人"吃豆腐"。她想辞职,趁着年轻去创业。为了让娇妻开心,为了支持她去拼出一番事业,刘绩在犹豫了一段时间之后,决定支持她辞职创业。
  陈潇潇提出利用自己在电视台的名气,还有刘绩的人脉关系,从事整形美容行业。刘绩同意了。助娇妻创业倾全力:巨额借款血本无归
  2011年底,陈潇潇在长春市南四环租了一个两层楼的门面,花了30多万装修。她对刘绩说:"我考察了好几个整形美容院,如有高水平的美容师和进口美容器械,用不了多久就能回本赚钱。你起早贪黑,一个月工资才五六千元。不如帮我借钱投资开整形美容院,这是咱们自己的事业。"
  刘绩被陈潇潇描绘的"钱图"打动了,决定帮妻子大干一番。找人借款时,刘绩承诺会按照社会上小额贷款公司的借款利息按期支付。刘绩身为副局长,手中有权,仕途又被看好,亲朋好友和单位同事都积极主动把钱借给他。短时间内,刘绩先后借到200万元,少的10万、多则50万。
  陈潇潇早出晚归地干了三年,结局却并不尽如人意。她不仅没把刘绩借来的本钱还上,还多次以需要增加设备等各种理由,又让刘绩"借"了近300万元。
  2014年9月的一天晚上,陈潇潇回来哭着对刘绩说:"前段时间,美容院给顾客做整形失败,一下赔了很多很多钱,还造成了恶劣影响。顾客纷纷流失,美容院实在开不下去,今天关门停业了。"
  刘绩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我陆续帮你借的500多万,都血本无归了?怎么亏得这么快?"
  陈潇潇哭着说:"我本意是想好好创业,没想到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刘绩见妻子梨花带雨,心中不忍:"净说傻话,事情已经这样,咱们慢慢想办法。你把美容院盘点一下,看看那些器械卖了,能顶多少钱,剩下的欠款我算一下,看有没有办法拖延时间,再慢慢还。"
  一听说美容院已经关门停业,亲属、朋友纷纷上门要钱,陈潇潇把美容器械和用品抵账,抵了近百万元,可还差400万左右。刘绩无奈,将他们住的三室两厅的房子卖了125万,夫妻俩每月花1500元,租了个一室半的房子住,但仍无法还清债务。
  2015年春节中,刘绩和陈潇潇去参加她一位朋友的婚礼,这位叫李刚的朋友主动过来敬酒。上半年,李刚的儿子要考公务员,想通过陈潇潇找刘绩帮忙。陈潇潇大包大揽地表示,只要他儿子能进面试,刘绩就能帮助做工作,确保他考上公务员。刘绩为了不伤到她的面子,也点头称是。
  2015年6月,公务员考试笔试成绩出来后,李刚儿子以笔试第二的成绩进了面试。李刚赶紧来找陈潇潇和刘绩,求他们帮助沟通协调。陈潇潇为难地说,这需要很多钱"运作"。陈潇潇说可以安排李刚的儿子面试时,穿指定的花格子衬衣,并把照片通过微信发给她,再由刘绩将照片发给负责面试的考官。李刚深信不疑,先后交给陈潇潇40万元的"沟通费"。
  7月,考试面试成绩出来,李刚儿子仍排在第二,但他报考的岗位只有一个名额,结果还是落榜了。
  李刚气愤地给陈潇潇打电话:"我们拿了40万给你,结果事情却没成,你这不是在忽悠我们吗?既然如此,你赶紧把钱退给我!"
  陈潇潇生气道:"该找的领导我们都找了,钱也都送给他们了,现在你让我们还钱,我们也没有!"李刚一听这话,气得不停地拨打陈潇潇的电话,陈潇潇干脆不接聽,并将他拉入了"黑名单"。
  李刚找不到陈潇潇,只好找到刘绩的单位,和他理论。刘绩确实帮李刚儿子做了些工作,但考试很严格,他起的作用并不大。他知道陈潇潇拿了好处,但没想到她竟拿了40万元!
  回家后,他斥责陈潇潇:"李刚要是告我,我不仅副局长当不成了,还得坐牢!你赶紧还钱。"陈潇潇说:"他告就告呗,谁怕谁!"她一副谁也不怕的模样,刘绩无可奈何。
  随后,陈潇潇又以能够帮助安排工作、帮忙接工程等为由,收取了同学、亲戚、朋友共200多万元的"办事费"。但她只收钱不办事,经常有人找到刘绩的单位,找他要钱,不仅严重影响了他的工作,而且造成了很坏的影响。刘绩多次跟陈潇潇"约法三章",不许她在外面打着他的旗号骗取钱财,陈潇潇表面应允,实际上依然我行我素。副局长身陷囹圄:疯狂"吸金"背后内幕惊人
  刘绩东挪西借,仍有300多万元债务还不上。有些不想提拔的下属,得知他和陈潇潇的底细后,怕他们欠自己的钱还不上,纷纷找他还钱。他烦不胜烦,未经领导同意,擅自外出休假了一个多月。
  借钱的人找不到刘绩,联合起来到纪委反映,纪委立刻进行调查,发现有刘绩亲笔写的欠条,累计金额高达320万元,于是通知刘绩的单位,让他到纪委说明情况,并对他作出停职审查的决定。
  2016年3月,刘绩因为欠大量债务无法偿还,而且故意逃避,在社会上造成恶劣影响,涉嫌诈骗,被单位免职。刘绩情绪极其低落,但他仍顾念夫妻之情,把痛苦埋在心里。可陈潇潇却经常外出,不见踪影。
  当年底,陈潇潇竟以债务压力太大为由提出离婚。刘绩痛苦万分:"为了你,我抛妻弃子,丢官丢职,还欠下巨额债务,你却要离我而去,你还是人吗?"陈潇潇话说得很软:"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可现在我跟你在一起,不仅增加你的负担,我精神上也不堪重负,还是分开吧!"
  陈潇潇坚决要求离婚,却闭口不提余下的300多万元债务该由谁来偿还。逐渐冷静下来后,刘绩感觉疑点重重,他托一位律师朋友,为他雇请了一个私家侦探,对陈潇潇的过往进行调查。一个月后,私家侦探调查到的真相让他无比震惊。
  原来,陈潇潇在北京读大学时,和一个叫吴成的男生谈恋爱,2003年临毕业前不小心怀了孕,两人本打算毕业后就结婚,没想到吴成在一次郊游中意外车祸身亡。当时,陈潇潇已怀孕6个月,听到噩耗后,她挺着大肚子来到吴成郑州的家中,和吴母哭着抱成一团。吴成父亲很早去世,吴母跪着恳求陈潇潇,把吴家唯一的骨血留下。陈潇潇心一软,答应了吴母的要求。
  回到北京,陈潇潇向姐姐陈丹求助。陈丹比她大10岁,姐夫是长春一家外企的高管,有一个7岁的女儿。陈丹劝她把孩子打掉,说服并把她领到一家医院,医生说陈潇潇怀孕近8个月,引产会有生命危险,而且今后可能导致不孕。陈潇潇只好把孩子留下。
  2003年10月29日,陈潇潇在长春一家医院顺产生下一名男婴,陈丹和丈夫托关系,把孩子落在了他们家的户口上,既弥补了他们没有儿子的缺憾,又不影响陈潇潇以后的生活。因为儿子阳阳在长春,陈潇潇就在长春找工作,进了电视台。她经常去姐姐家,陪伴和照顾儿子,阳阳总亲热地叫她"小姨"。2009年,陈丹一家去美国西雅图定居。陈潇潇想儿子时,就跟儿子打电话、视频。2010年初,陈潇潇还办了旅游签证,去西雅图看望阳阳。
  2011年初,陈潇潇突然接到姐姐电话,说阳阳被查出患有先天性神经管畸形,需要做手术和终生治疗,所有费用加起来需要数百万美元。陈丹说:"我和你姐夫商量过了,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给阳阳治疗,现在我们还有些积蓄,等实在没钱时再说。"陈潇潇心情无比沉重,作为亲生母亲她不能坐视不管。
  恰好在这前后,她认识了刘绩。为了存够孩子的治疗费,她选择刘绩做情人,最后嫁给了为她离婚的刘绩。婚后,她以开美容院为名,处心积虑地骗取了1000多万元,有一半是通过刘绩名义借的。她并没有把这些钱用在创业上,整形美容院总共的投资也就几十万元。姐姐陈丹几次回国时,她让陈丹将钱分期带到国外。刘绩一无所有后,陈潇潇决定离婚,去美国和姐姐、儿子团聚……
  面对私家侦探调查到的这一残酷真相,刘绩欲哭无泪。他找陈潇潇质问,陈潇潇什么都承认了。她跪倒在刘绩面前,哭着说:"我也很不幸。你就同意离婚吧,让我去跟儿子在一起吧,我保证从你的世界里彻底地消失。"刘绩愤怒地打了她一巴掌,这个从未流过泪的大男人瘫坐在地上失声痛哭。
  尽管外界尚不知道真相,但两人闹离婚的消息却传了出去,债主们纷纷报案。2017年5月,刘绩和陈潇潇分别被长春市公安局以涉嫌诈骗罪刑事拘留,目前公安局和检察院正在联合办案。
  (因案件尚在侦办中,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编后]刘绩曾身居要职,有丰富的社会经验,却栽在了私人感情上,终其原因还是没能好好控制个人欲望。更可悲的是,一直到最后,他才了解到这张单纯的面孔背后,竟隐藏着如此复杂的真相。可惜,为时晚矣。
  而对陈潇潇来说,她之前的经历令人同情,但她其实完全可以凭借个人奋斗,坦坦荡荡地承担起养育儿子的责任,并走入正当的爱情中。然而,她却自以为是地选择了一条所谓的"捷径",把事业和婚姻都改写成不见阳光的灰色,毁了刘绩毁了自己,也无法再承担作为母亲的责任,令人扼腕痛惜。
  编辑/罗婷
 
戴雪焱李刚美容院副局长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