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重症妈妈生命尽头意外的福祉女儿养父母为你续命
  江苏省南通市的周亚茹经历了一连串打击:大四意外怀孕,临盆时却遭男友抛弃;生下女儿,却被父母送人;结婚再度怀孕时却被查出肾衰竭,婚姻由此告结。她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想死,但想死前见一见女儿!她的愿望能否实现?女儿会不会相认?血脉的声声呼唤,在岁月激荡的深处,将会有怎样惊人的回响?肾衰竭女子一心向死:有个心愿念念难了
  2001年8月,怀孕8个半月的周亚茹,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男友会绝情分手。
  周亚茹是江苏省南通市如东县人,1979年出生。她有一个妹妹叫周畅。1997年,周亚茹考入西安美术学院。大学里,她与小两岁的梁渠热恋。临近毕业时,她意外怀孕。但这桩恋情一开始就遭到男友父母的强烈反对。两人计划通过这个爱情结晶来搞定父母。哪知小男友倒向了父母这边。
  伤心之余,周亚茹想引产,但医院不给做。8月17日晚上9点,周亚茹在如皋人民医院生下一名3.5公斤重的女婴。孩子长得非常漂亮,第一次喂奶,当看到那双水灵清澈的眼睛,周亚茹的心瞬间柔软了。她敞开衣服,把孩子抱到怀里。孩子正哭着,一碰到她,顿时就不哭了……
  等弄清楚真相时,周亚茹父母几乎气疯。母亲提出,孩子要么送给男方,要么送人。周亚茹虽然对亲骨肉心有怜惜,但毕竟未婚先孕,以后还要有属于自己的生活。最终,她咬牙决定听由父母处理。两天后,父母托人在如皋市如城镇找到了一户收养人家。户主叫孙继唐,妻子王萍不孕。夫妻俩做钢窗生意。交接时,周畅把孩子抱给姐姐,让她再看一眼时,孩子突然咧着嘴哭了,满脸似乎都是委屈……周亚茹心里一阵揪痛,眼泪哗哗而下。孙继唐夫妇给了周家一万元营养费,约定周家人与孩子永不见面。
  此后很久,周亚茹都会想孩子。2003年,经同学介绍,她在昆山鲲鹏广告公司找到工作。2007年,她又跳槽来到南通心意书画中心当画师。这年底,她认识了广告摄影师卢凯。2009年,两人步入婚姻殿堂。2010年10月,周亚茹怀孕。春节前,周亚茹忽然小腿浮肿厉害,她认为是孕妇的正常浮肿,就拖延下来。哪知2011年2月11日农历大年初九早晨,她突然晕厥人事不省。卢家人赶紧把她送到南通大学附属医院,结果查出肾衰竭。因肌酐值高于正常值几百倍,情况危急。周亚茹当天便住进了医院。周亚茹的父母从如东赶来了。周畅刚从上海立信会计学院毕业不久,正在找单位,也闻讯赶来。
  因要治疗用药会影响胎儿,周亚茹身体本身也吃不消,医生强烈建议流产。她知道,以后生子基本无望。手术时,她心里很不是滋味。而这又让她想到另一个孩子……
  治疗不到3个月,卢凯和卢家父母就表现出不耐烦的样子了,在医院待的时间越来越少,甚至缴费时选择躲避。拖到2011年6月,自尊心强的周亚茹主动提出离婚。办完手续,卢凯一次性分给周亚茹家庭存款5万元。
  考虑到父母的身体都不太好,周畅决定暂不找工作,与父母轮流陪护姐姐。病痛的折磨,流产的阴影,离婚的打击,对妹妹的歉疚,渐渐让周亚茹又雪上加霜患上了抑郁症,感受不到一丝生活乐趣。
  2011年9月的一天,周亚茹先后与护士和母亲大吵。周畅劝她,她哭着说:"我不想活了,一天也不想!"周畅吃惊地问询,周亚茹坦白说:"厌世是来自心底的,我自己也控制不住。"
  周畅苦劝无济于事。姐姐睡着时,她竟在姐姐的包里发现刀片!告诉父母后,他们也吓傻了,不知如何是好。这天晚上,姐妹俩相聊,周亚茹突然说:"你还记得那个孩子吗?那是我在这个世上造的孽。不知她活得好不?我死之前有个愿望,要是能见她一眼就无憾了!"周畅心里一震,似乎看到了唤回姐姐轻生之心的亮光:如果孩子出现,唤醒她的母爱,是不是她的心中就会有了阳光?周畅与父母商量,先不惊动姐姐。9月23日,她只身前往如皋,四处打听无果后,她又跑了三个居委会才打听到孩子的下落。找上门去,她发现有个三十六七岁的妇女在家,正是当年抱孩子的大嫂。母女相见难认:抑郁的心被血脉神奇激醒
  周畅小心地问:"大嫂,您还记得我吗?"对方一脸茫然。周畅提醒:"你们家女儿是不是抱养的?孩子爸爸叫孙继唐对不对?"
  对方警觉起来:"你到底是干什么的?"这时,孩子听到动静从里屋跑出。周畅只看了一眼,就从孩子与姐姐明显相似的脸蛋判断出,孩子一定是姐姐的女儿。周畅强忍内心的激动,说:"宝贝,阿姨找你妈妈有点事,你去玩吧。"看着孩子跑了出去,周畅不禁红了眼睛,一把抓住大嫂的手说:"王萍姐,你也许忘了,我是孩子小姨啊。"周畅这么一说,对方更加害怕:"说好了不再联系,你来干什么?"周畅眼泪扑簌扑簌而下:"我没有要孩子的意思,你放心。我姐姐患重病总想轻生,她想再见这孩子一面……"
  王萍心生同情,但顾虑更大:自己一把屎一把尿养大孩子,现在无端冒出个病重生母,谁知道下一步会有什么变故?她拨通丈夫的电话,让他赶快回家。十分钟后孙继唐到了,弄清原委后他脸色发青地说:"这样不合适吧?做人总要说话算数的。"
  周畅又哭了,说:"大哥,对不起,我也是想不到其他办法。我没有哄你们,你看看这些病历,检查单,还有病危通知书。"
  孙继唐翻看了周畅带来的一沓资料,沉默不语。周畅只得恳请他们再考虑一下,然后选择了回家。9月25日,她买了一些礼物又来了,握着王萍的手,声泪俱下地告知了姐姐的悲惨经历。最后,孙继唐看了看妻子,说:"要不我们和孩子一起去,对孩子说去看一个生病的亲戚。"
  周畅一番谢恩后,返回医院告诉了姐姐这个惊喜。周亚茹愣住了:"你说的是真的?你找到了那个孩子?她能来看我?"周畅坦白并告知了見面的约定。周亚茹心中顿时波澜起伏,泪光闪烁。
  约定周六见。前一晚,周亚茹翻来覆去不能入眠,几度摇醒妹妹说:"你看我现在生病的样子是不是很丑,孩子会不会讨厌?"周畅安慰道:"你们有血缘之亲,一看就会喜欢上。"
  第二天上午,孙继唐带着女儿小冬青来到了南通大学附属医院。小冬青多少有些拘谨,见了躺在病床上的周亚茹,不知道要说什么。在爸爸的催促下,才叫了一声"阿姨"。周亚茹百感交集,想抱一下小冬青去感受孩子身上的味道,可她知道自己不能!她忍着激动说:"阿姨特地给你准备了一份小礼物,你猜是什么呀?"小冬青一听有礼物,乐了,说:"我猜是洋娃娃。"周亚茹心里称奇:真正母女连心啊,对礼物都如此默契!她拿出一个芭比娃娃,小冬青欢喜地接了过去,并和周亚茹亲热相聊起来。孙继唐有些动容,借故上街买东西暂时离开了。余下的半天里,姐妹俩和小冬青一会玩游戏,一会猜谜语,开心不已。周亚茹父母在一旁看着外孙女,也感慨万千。一起在饭馆吃过午饭后,孙继唐带走了女儿。周亚茹看着他们的背影,久久不肯移开眼神。
  这次见面,周亚茹的状态好了很多。她后悔自己当初抛弃孩子,又很感谢孙继唐夫妇,把女儿抚养得懂事、干净、美好。此后,周亚茹又有几次精神崩溃状况,周畅又厚着脸去恳求孙继唐夫妇。得知周亚茹的生命可能只有一两年时间,善良的他们都一一满足了。为给孩子一个信得过的解释,2012年春节期间,他们还让孩子认周亚茹为干妈。
  一天,小冬青又蹦蹦跳跳地从包里拿出一束手工制作的小花,递到周亚茹面前,开心地说:"干妈,这是我们前几天手工课上老师教的,我就做了一束送给你,以后我不在这里的时候,这些花就可以陪着你。"小纸花做得精致好看,颜色也搭配得恰到好处,周亚茹的心里涌满了感动。
  有时,小冬青会陪周亚茹去医院的小公园里晒晒太阳。温馨的情景,惹来一些病友的羡慕。周亚茹幸福地觉得:为了能看到女儿,她也要好好活下去。生而不养是一种最大的不担当。自己也许很快会死,但总得给孩子做点什么和留点什么吧……从那天开始起,她開始配合治疗,而且,她还联系了以前书画中心的老板说:"我想赚钱,我会比以前更努力和认真。"这是善的合唱与回响:多舛妈妈迎来新生
  治疗之余,周亚茹拼命画画,通过公司卖出赚钱,还通过网络做艺术品中介。见其忙个不停,周畅打趣说:"姐,我看你画画时一点毛病也没有,莫不是画画能治病呀!"周亚茹说:"不是画画能治病,是画画时你姐心里想的人能治病。"一次画画,小冬青也在旁边,问:"干妈,你画这些画是要干什么呀?"周亚茹想了想说:"为了一个梦想。""那你的梦想是什么呢?"周亚茹回避了回答,反问她:"你的梦想是什么呢?"小冬青说:"我也想当一个画家。你教教我吧。"周亚茹笑了,扔下画笔,把她搂在了怀里:"好,从现在起,你每次来,干妈都教你画画。"让她惊奇的是,小冬青仿佛比当初的自己还有灵性。就这样,周亚茹在近一年时间里画画,教孩子画画,病情居然没有继续恶化,还经过努力攒下了12万元钱。
  2013年腊月二十,周亚茹出院。她来到孙家看望孙继唐夫妇和女儿。临别时,她背着女儿把这笔钱交给了孙继唐夫妇说:"谢谢你们,辛苦了这么多年把孩子养这么大,这些钱是画画赚来的。虽然不多,但也是我对孩子尽一点心意,请一定收下。"
  孙继唐夫妇吃惊又感动,拒绝收卡。同来的周畅也做孙继唐夫妇的工作,希望他们满足姐姐的愿望。最终,孙继唐夫妇才含泪接下。其后,两家人开始有了真正交往。得知孙继唐有关节炎,周亚茹托同学从泰国给孙继唐带回特效草药;透析病人需要高蛋白补给,孙继唐夫妇把自己散养的土鸡送到了周家。周亚茹不住院时,都会到孙家住上几天,教孩子画画和写作业。周亚茹的抑郁渐渐自愈。
  2016年4月,一场重感冒使周亚茹的双肾完全丧失功能,做肾脏移植手术是唯一活路。此时,周家人手里只有不到十万元。孙继唐夫妇知情后,于2016年6月15日以干亲家的名义凑出30万元,周家人拿出20万元,在江苏省人民医院为周亚茹做了肾移植手术,移植了周爸爸的左肾。术前,孙继唐夫妇告知女儿:"这个要做手术的干妈妈是你的亲妈。我们爱你,没有亲妈就没有你,所以要帮生你的妈妈!"
  孙冬青惊呆了,一时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但日久生情,她祈祷亲妈手术顺利——她还要和亲妈相认,听她亲口解释过往,叫她一声"妈"。孙冬青的生父梁渠知情后也托人送来5万元,但他表示已有家庭,不便出面与孩子相认。
  手术持续五个小时。术后四十分钟,周亚茹就开始排尿,意味着新肾正常工作。两家人相拥而泣。
  第三天,周亚茹转入普通病房。王萍这时告诉她说:"我已经告诉冬青你是她亲妈了。我们觉得应该让她知道了。"周亚茹惊讶不已,责怪说:"为什么要这样,不是说好不说的吗?"王萍拉着她的手,动情地说:"我们觉得你很好,愿意跟你共同拥有这个女儿。"周亚茹失声痛哭。不一会儿,小冬青来了。王萍悄悄走了出去,让这对亲母女自由交流。周亚茹说:"我丢了你,你生我的气吗?"孙冬青摇摇头。"对不起。妈妈太年轻,做错了事。请你原谅……"说着,母女俩紧紧搂在一起,泪水打湿了衣衫。
  不知何时,王萍走了进来,说:"你妈刚手术完,还很虚弱,你要让她适当休息。你不是说要把你的礼物送给妈妈的吗?先把礼物拿出来吧。"
  小冬青从包里抽出一张画,小心展开后递给了周亚茹。周亚茹看到一大片向日葵花海,里面有四个人影。她想起,自己曾和小冬青说过,自己最爱的花是向日葵。不等她说话,小冬青解释道:"这四个人是我、爸爸和两个妈妈,我们是一家人,要一起生活在最美丽的向日葵花海里。"
  周亚茹再也忍不住流泪。她看看孩子,又看着王萍,哽咽说:"谢谢宝贝,谢谢大姐……"
  2016年7月底,周亚茹出院。暑假后,在孙继唐夫妇提议下,康复中的周亚茹与王萍一起来到如皋,租住在如皋第一中学旁边,当陪读妈妈。有两个妈妈的疼爱,孙冬青幸福着,也努力着。2017年7月,她以优异成绩考入江苏省重点中学南通中学,她逢人就说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人!
  编辑/陈宁
 
木易冬青夫妇画画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