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岁少年跳楼之殇透支育儿压倒一对扮富父母
  近几年,越来越多的教育专家指出:中国许多父母,拿着工薪阶级的薪水,却在支付着中产阶级的教育消费。这样的"透支育儿",时间久了,不仅会对家庭造成危害,更不利于孩子身心健康和性格养成。
  最失败的不是家穷,而是孩子不知道家穷。
  最近发生在江苏省南京市的一宗少年跳楼案,再次给中国工薪族父母的"透支"育儿敲了一次警钟。一路打拼,为让儿子有好的教育环境
  2017年9月13日晚上八点多,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某重点高中学生丁子轩像平时一样,下了晚自习回家吃饭。
  饭桌上,妈妈高美早已摆好了几样儿子爱吃的菜,见儿子回到家,爸爸丁强立刻盛好一碗热饭,放在丁子轩面前。丁子轩一边吃饭一边云淡风轻地说:"爸妈,iphone8手机出来了。我想买两部,大概需要一万五。"丁强一听,问:"去年不是才花了七千给你买了个iPhone7吗?"丁子轩说:"同学阿飞要过生日了,我是他最好的兄弟,我答应送他一部手机作为生日礼物。"
  丁强摔下碗,就要发火。高美一把拦住老公,对儿子说:"你看爸妈用的都是几百元的手机,而且用了四五年没换。你每年都要花七八千买手机,现在还要送一个给同学。妈妈觉得不应该啊。""不就两个手机吗?我们家没钱买吗?我都答应同学了。"
  "对!我们家就是没钱!"丁强腾地站了起来。突然,他流出了眼泪,说:"儿子,我和你妈加起来一个月挣一万六千块钱,还要还七千的房贷,两千的车贷……""老丁!不是说了不跟孩子讲这些吗?孩子会自卑的!"高美把老公推进卧室,反锁住了门。
  丁强在卧室狠狠抽着烟,任泪水滚落。这么多年,他和妻子拼命挣钱,但花费在儿子身上的钱越来越多……他们教育方式与收入极不相称,终于,这样的"透支育儿"让丁强忍不下去,往事在泪水中翻滚——
  丁强,1973年出生于浙江省余姚市郊一个农民家庭,18岁那年,他随几个老乡来南京打工,应聘到一家洗车店做洗车工。不久,丁强认识了洗车店旁一个图文打印社的打字员高美,同样来自农村,很快两人相爱。1998年,丁强和高美结婚。2001年,高美生下儿子丁子轩。儿子一岁时,高美在亲戚帮助下,来到一家国企印制室做职员。
  工作后不久,高美发现,因为印制室工作轻松,这里的员工大多数都是家境良好的阔太太。在和她们的聊天中,高美发现了外面的世界。
  2004年的一天,同事刘大姐问高美,"小高,你们有没有买房?"高美尴尬地笑了笑,说:"还没,我们刚生了孩子。"刘大姐站了起来,以过来人劝道:"可不能拖。现在房价一直在涨,越晚买越吃亏;而且,以后你儿子读书的事情你现在就要考虑了吧?买个学区房才能上好小学,你儿子那么可爱聪明,你忍心让他读农民工小学?"
  "农民工小学?什么样的?"高美对这词相当陌生。刘大姐告诉高美,那种差小学,老师都很不负责,里面的孩子教养很差。把孩子送到那样的学校,等于自动放弃了娃的一生前程。
  高美觉得刘大姐说得非常有道理。那之后,她开始琢磨:以自己家现在的情况,儿子只能去很差的小学,那样儿子的成绩肯定好不到哪去,如果考不上好的高中,自然就考不上重点大学……高美心疼地看着儿子的小脸,越想越可怕,难道他以后一辈子也只能是个打工的命?不不不,一定不行!
  高美又想到自己和老公,至今居无定所是为什么?还不是因为没有过硬的文凭!思前想后,高美下决心不能让儿子重蹈自己的覆辙!透支育儿,小夫妻逐渐喘不过气
  为了让子轩能够读名校。2004年7月高美和丈夫借钱贷款买了一套6000元一平米的学区房。
  2007年9月,丁子轩就读小学一年级。开学后不久,班主任便要求大家填写学生通讯录,要求家长填写工作单位和家庭住址,随后发在群共享里了。高美发现儿子班上其他同学的家庭条件一个个非富即贵。这从他们父母的工作单位和居住的小区就看得出来,不是权力机关,就是一些富得流油的好单位,而且都担任要职。这让高美心里直发虚。幸好自己买下的这套学区房在附近小有名气,这才让自己家的"家庭住址"不至于太丢脸。甚至,高美有那么一瞬间,感觉自己也是一个"中产阶级"了的错觉。
  不久,丁子轩所在的班级组织秋游。学校要求家长一大早直接把孩子送到公园门口集合。那天早上丁强骑着电动车把子轩送到后,看到其他同学也都陆陆续续到了。只是,这些小朋友都是坐着家里的小轿车来的。而且,丁強惊讶地发现儿子班上这些同学家里的车几乎没有低于二十万的,甚至有好几辆都是超过百万的豪车!一旁的丁子轩也看得目眩神迷,他拽了拽爸爸的衣袖,"爸爸,我同学他们家里都有车!我也想我们家里买辆车。""买车?!"作为一个男人,丁强何尝不喜欢车?可是现在他和妻子两人加起来一个月的收入也不过八九千,还要还4500元的房贷,还有开学后子轩陆陆续续报的培优班——数学、英语、绘画、跆拳道,一个都不能少啊!哪有钱买车呢?
  可那次秋游后,儿子却开始一天到晚追问妈妈什么时候可以去买车。最终,夫妻俩为了儿子的面子,付了20%首付买了一辆18万的合资品牌轿车。
  这样一来,每个月4500元的房贷,又多了2000元的车贷,还有养车的费用(停车费、油费、保险等),再加上子轩的学费、培优费,以及日常开支,已经远远不是两人正常工资所能承担的了!怎么办?
  既然无法节流那就只能开源。于是丁强找了一份夜间出租车司机的工作。但是考虑到白天要上班,丁强的工作时间只能是晚上七点到晚上一点,每个月只有两千多元。而高美也接了一些排版和编辑标书之类的私活回家做,每个月也能多赚一千多元。
  夫妻俩做了四份工,才勉强维持着家里的正常运转。如果遇上什么大事儿,他们就不得不找亲戚朋友借钱渡过难关。丁强和高美就这样,拼了老命地为儿子丁子轩维持着"体面",让丁子轩一直以为自己家里也很有钱。
  有一次,丁子轩回家说同学过生日,他要送一套乐高玩具。丁强在网上一查,要六百多元!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高美在旁边说:"老丁,他们孩子之间送东西都是这样的,上次咱们儿子过生日,李宇翰送给他的那双耐克鞋,网上都要五百多,如果专柜买的恐怕起码七百呢!只不过我没跟你说罢了。"听妻子这么一说,丁强终于还是咬咬牙给孩子买下那套乐高让他带到学校送给同学了。
  2011年圣诞节前夕,一位家长在群里提议带孩子出来欢度平安夜,高美也跟着报了名。接下来妈妈们讨论先在哪里吃晚饭,一位妈妈提议:"不如我们去皇冠酒店吃自助餐吧,据说味道不错,一个人才八百多块钱!"
  "一顿饭八百多还只是一个人,那两个人岂不是要一千六?!"高美吓得不敢在群里吭声,她第一次清晰地认识到自己与群里其他人的家境差距有多大。高美想了很久,终于还是舍不得花一千六去和孩子的同学妈妈们"欢度"这个圣诞节。她编了一个谎言,借口子轩那天有培优课,不能参加活动了。
  幸运的是,丁子轩的成绩还算不错,2013年,他顺利地升入了对口初中的火箭班。
  进入初中后,孩子们的学业明显繁重了许多,相应的各种课外活动也减少了,但高美发现初中的孩子之间的攀比越发严重了。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些孩子了解到的时尚资讯远比他们父母多得多,流行的衣服、鞋子不仅讲究品牌,还要讲款式型号,还有手机、hifi音乐播放器,甚至听子轩说,他们班有一位同学,刚买了一个"森海塞尔"牌子的耳机,花了五千多块钱!说到这里,丁子轩一脸的羡慕。
  "妈,我也想买一个sony的播放器和这个森海的耳机!"高美大吃一惊,按儿子的说法,这两个就要万把块钱呢!高美连忙以初中学业要紧,不能听歌为由拒绝了儿子的要求,这让丁子轩很是不满。高美只好又承诺他:"子轩,不是妈妈舍不得,这样吧,等你中考完了再给你买!"
  由于物理化学等课程的加入,丁子轩的培优科目也增加了不少,每年光培优的费用就要花3到5万元不等。虽然这几年两人的工资略有增长,但依然入不敷出,夫妻俩过得紧巴巴的。拒买手机,16岁少年赌气跳楼
  初二升初三的那个暑假来临之际,学校打算在暑期组织一次远赴美国的游学夏令营,为期二十多天,费用约五万元。丁子轩兴奋地对高美说:"妈,我终于可以去看落基山、看自由女神像,去哈佛大学的校园参观了!"
  晚上,丁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其实此时的高美也没睡着。两人都在想同一件事:這个夏令营要不要参加?高美思忖再三说:"还是让子轩参加吧,听说他们班的同学几乎都报名了,这也是一次学习英语和训练口语的难得机会!"丁强终于忍不住说:"你什么都要参加!对于有钱的家庭,这五万元不算啥,可我们呢?这么多年,你总说给儿子最好的,儿子的吃喝住行以及教育培养,都是往最高的标准看齐,我也没怨言,拼命挣钱。可是,现在真是感到吃不消了!"那晚,高美和丁强激烈地吵了起来。
  几天后,高美找自己的哥哥借了三万,又找同事借了两万,让丁子轩如愿以偿地去了美国。可是没想到,丁子轩从美国回来后告诉父母,还要还给同学两万元。原来,丁子轩的生日正好是在赴美参加夏令营的期间,生日那天,丁子轩十分豪爽地请同学们吃了一顿豪华大餐!结账的时候是用同学带的信用卡结的账。折算下来这一顿饭花了两万多人民币!
  听儿子说到这里,丁强气得浑身发抖,血直往脑门涌,巴掌扬起来就想给儿子一个耳光。
  高美一看,连忙把丁强拽进房间。"老丁,儿子不懂事,看大家都祝他生日快乐,一时高兴就请大家吃个饭,他哪会知道要这么多钱?网上有专家说,我们要富养孩子,不能把贫穷观传递给孩子,不然会限制他今后发展的格局,一点都不大气。"高美好一阵劝,总算把丁强劝住了。为了还这些钱,丁强把原来每晚跑车的时间往后延长,每天都是凌晨两点多才托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以至有一次白天上班时由于过度劳累缺乏睡眠,在搬运货物时眼前一黑晕倒了,连着在家休息了好几天才缓过来。
  一眨眼,丁子轩进入了高中。在儿子要求下,高美花了七千多给儿子买了一部最流行的iphone7。
  谁知,2017年9月,丁子轩回到家,一张口,就轻轻松松地要求父母买两部最新的iPhone8!于是出现了本文开头的场景。那一晚,这么多年"透支育儿"的苦涩和委屈,在丁强心头难以挥去。他在卧室里闷坐了一个多小时后,开门走到了书房,对着正在写作业的儿子说:"轩轩,你非要买两部苹果8手机?"丁子轩低头认真写作业,说:"嗯,是啊,都答应好同学了,妈妈也说可以。"眼泪在丁强眼眶里打转,他第一次觉得,儿子是如此冷血和陌生。突然,丁强抬起手,狠狠打了儿子两耳光。
  已经长到一米八的丁子轩自出生以来,还从来没挨过打。这两巴掌把他打蒙了,自觉自尊心受到了极大侮辱的他忽然冲出了家。高美埋怨地狠狠地捶了丈夫几拳,大声质问他:"他做错了你批评他就是了!为什么要打孩子!?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说完又赶紧追了出去,可就当她推开楼道门的时候,忽然听到楼前的草坪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仿佛一只沉重的口袋重重摔在地上。高美心中一紧,连忙跑了过去,只见自己的宝贝儿子丁子轩一动不动地趴在草坪上,脑部渗出的鲜血已经染红了一大片。
  "轩轩!"高美发出惊天动地的嚎叫!她万万没想到,丁子轩竟然跳楼了!
  很快,在邻居帮助下,丁强和高美将儿子送到医院抢救。所幸丁家住的是三楼,下面又是草坪,丁子轩虽然头部严重摔伤颅内出血,全身骨折。但经过医院的全力抢救,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根据医生的诊断,丁子轩至少需要一到两年的时间才能逐渐康复。而且之后还需要一段很长的康复期。能否恢复如初,还不好说。目前,丁强与高美只能卖掉家里的房子来支付高昂的治疗费用。
  (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所涉单位及相关信息均作了技术性处理。)
  [编后]随着时代的发展,如今城市的父母对孩子的教育已经达到了空前绝后的重视程度。择校、买学区房、一对一培优、请外教学英语、国外游学……不少专家呼吁:"越来越多的工薪族父母,选择的却是中产阶级的教育水准。"
  每个家庭,应该选择和自己收入相称的教育投入,而不是像丁强夫妇这样,长期打肿脸充胖子,透支育儿,结果苦不堪言,也影响孩子的身心健康成长。
  我们相信,好的家庭教育,只和父母的耐心和爱心有关,与经济投入并无太多关系!
  编辑/王晖
 
虫儿育儿儿子同学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