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亲生儿子劫父济母多悲凉血缘本能惨痛收场
  莫婷+紫红
  2017年4月,江苏省苏州市发生一起命案,51岁的男子赵国栋将离异13年的前妻徐彩霞杀害。警方在调查过程中了解到,离异多年,他们没有任何来往。那么,酿就这一悲剧的原因是什么呢——明修啃父栈道,暗度孝母陈仓
  2015年6月的一天,江苏省苏州市一家服装厂设计师赵铭给父亲赵国栋打电话:"爸,我手里快没钱了,您什么时候给我发‘工资?"赵铭所说的"工资",其实是赵国栋体谅儿子刚刚参加工作,立足未稳,每个月瞒着妻子偷偷补贴给儿子的。赵国栋沉默半晌,說:"小铭,你已经转正了。以后,爸不再定期补贴你。如果实在有急事要钱用,你再告诉我。"赵铭一听就急了:"就我那2000元的月薪,养车都不够!"父子俩在这次通话中闹得很不愉快。
  时年49岁的赵国栋是江苏省苏州市人,当年在苏州一家家具公司做技术员。1993年,赵国栋经人介绍与一家商场的营业员徐彩霞结婚,次年生下儿子赵铭。随着时间的推移,夫妻俩个性上的矛盾渐渐表现出来,争吵时有发生。儿子念小学三年级时,夫妻的婚姻破裂。离婚时,考虑到徐彩霞没稳定工作,收入也低,赵国栋把家里的房子留给徐彩霞,自己要走了儿子赵铭的抚养权。离婚的第二年,赵国栋从单位辞职,跟朋友合伙开了一家家具厂。日子逐渐好起来。在儿子读高二那年,赵国栋在苏州吴中区买下一套87平方米的新房。让赵国栋欣慰的是,在他的用心陪伴下,儿子赵铭于2010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到北京上大学。
  儿子去北京后,赵国栋有了再婚的打算。其间,儿子赵铭曾多次劝他:"爸,我已经知道你和妈妈离婚的真实原因了。你俩都没有犯什么大错,无非就是些鸡零狗碎的小事。现在,你们都还是单身,要不,就复婚吧。"赵国栋立马将头摇了摇:"儿子,你不懂,我跟你妈是真的合不来。就算爸下半辈子不再结婚,也不会和她复婚的。"见父亲态度坚决,赵铭只能叹气。
  2013年春,赵国栋结识比自己小3岁的秦茹。秦茹在一家装饰公司做设计,有一个10岁的女儿。两个同样经历过失败婚姻的人,十分珍惜这份难得的情缘。结婚后,他俩过得甜蜜幸福。赵国栋没有女儿,对秦茹的孩子关爱有加,而秦茹对赵铭也视同己出。
  继母对自己的关心和呵护,已长大成人的赵铭心里是有数的,对她也很感恩。可继母再好,也顶替不了亲妈。在内心深处,他更心疼生母徐彩霞。
  细心的赵铭观察到,自从得知父亲赵国栋再婚的消息后,母亲徐彩霞的精神就萎靡了很多。在儿子面前,她虽然依然保持着微笑,但他仍能体会到,那笑容里包含着一种莫名的辛酸。每逢此时,赵铭同样也会黯然神伤,并对父亲隐隐有些不满。
  2014年7月,赵铭大学毕业,本想留在北京,可赵国栋心疼儿子,执意要他回苏州。赵国栋跟秦茹结婚后不久,便把家具厂的股份转了出去,和妻子一起开了一家室内装饰公司。公司很快步入正轨。
  赵铭从北京回苏州后,便住在了生母徐彩霞的家中,理由是父亲家里多了两个人,自己已经是大小伙子,和她们一起住不方便。赵国栋觉得儿子说的有道理,同时感觉愧对儿子。和秦茹商量之后,当年底,他俩拿出90多万元,在泰和花园给儿子买了一套一居室住房。赵铭一时间没找着合适的工作。赵国栋让儿子到自己的公司来,但被拒绝了:"您要是担心我受委屈,在我找到工作前,可以补贴一下我。"赵国栋想想也是,现在大学毕业生就业都很困难,先资助他一段时间,未尝不可。他和秦茹商量了一下,决定每个月定期补贴儿子3000元生活费,还花7万多元帮他买了一辆东风雪铁龙轿车。
  2015年春节过后,赵铭总算在衣佳服装厂找了一份工作,同时也搬进了新房。3个月实习期满,赵铭的工资被确定为月薪2000元。虽然不高,但维持一个人的基本生活开销,应该足够了。此时,秦茹不失时机地提醒丈夫:"小铭现在已经有工作了。他是男孩,你要培养他的责任感,让他有担当。"妻子虽然没有明确要求自己不再补贴儿子,但赵国栋还是能够听出妻子话里的潜台词。他觉得她的劝告是有道理的,再说了,钱毕竟不是他一个人挣的,他得充分考虑秦茹的感受。所以,当赵铭再次让自己给他付"工资"时,赵国栋才会如此委婉地给予拒绝。他认为儿子能够体谅自己的苦心。谁知,父子俩为此闹得很不愉快。
  其实,赵国栋并不知道,赵铭从他这里拿走的每一分钱,都转到了生母徐彩霞那里。家有病母,儿子行孝烽烟四起
  2015年8月的一天,赵国栋出去办事,偶遇以前的老邻居周旭升。周旭升大大咧咧地说:"你家小铭很孝顺。看他妈一个人不容易,刚刚参加工作,他就每个月给妈妈3000元钱。"赵国栋才明白:难怪儿子嚷着钱不够花,原来,自己给他的这些补贴,他全拿去孝敬母亲了呀!赵国栋越想越不是滋味。他本想直接找前妻问个明白,可一则两人多年来从未联系过,二来自己无凭无据,前去未免唐突,便打算还是先问问儿子再说。
  当天,赵国栋将儿子约了出来,追问究竟。见此,赵铭也不再隐瞒,他说:"我确实把您给我的钱,拿去补贴妈妈了。她年纪大了,几年前就没在商场当营业员了,现在在一家超市做清洁工。每天从早上8点忙到晚上8点,工资却只有1000多元。您和秦阿姨吃的有鱼肉,出门有汽车代步,可妈妈每天却只能啃咸菜馒头,蹬自行车……"说着说着,赵铭哽咽了。赵国栋一时语塞,沉默半晌,他说:"小铭,你有孝心,这没有错。但你又不是不知道,公司是我和你秦阿姨一起办的,钱不是我一个人挣的。""小铭,爸不是舍不得给你钱花,是想让你明白一个道理,现在我跟你妈已经没有任何关系,这事儿要是让你秦阿姨发现,我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赵铭点了点头。赵国栋只当儿子已经体察自己的苦心,他十分欣慰。
  然而,赵国栋高兴得早了一些。
  2015年11月5日,赵铭再次给父亲打电话要钱:"爸,我妈病倒住院了,没钱交住院费,您给我转点钱过来。"赵国栋说:"小铭,你妈应该有社保的,你帮她办一办手续就行了。""可自费的部分她还是交不起呀。再说,社保和商业保险不一样,社保不仅报销比例低,而且是事后报销,前期的几万元费用,您让我上哪儿去筹?"儿子的声音里带着哭腔。
  赵国栋的心软了,他追问徐彩霞的病情。赵铭告诉他,母亲被检查出糖尿病,几天前吃了半个西瓜晕过去不省人事。赵铭急忙把母亲送去医院,一检查,原来是血糖爆表,导致本身酮症酸中毒,现在已经昏迷三天,还没苏醒。说着说着,赵铭竟然呜呜哭了起来。听说前妻病得如此严重,加上儿子的哭声也令他心碎,赵国栋再没说别的,他问儿子需要多少钱,赵铭说需要两万,赵国栋当即从公司账上转给了赵铭2万元钱。因事发紧急,赵国栋并未将此事告诉秦茹。他想等前妻病好后,再和儿子商量怎么把这笔窟窿填上。
  可2016年底,秦茹对账时,发现11月份从公司账户转走的2万元钱没有账目。她追查资金的去向,发现是赵国栋转给了赵铭。这一次,她可有点生气了。当晚,她回家跟丈夫明确地表明自己的态度:"国栋,小铭都参加工作一两年了。家里不仅给他买了房,还买了车,你还要补贴他到什么时候?你这样做,不是在帮他,是在害他,懂吗?!"自知理亏的赵国栋不敢吱声,更不敢说这些钱是给前妻治病了。
  好不容易将妻子安抚好,赵国栋还来不及喘上一口气,儿子那边又给他出了妖蛾子。孝心无底惊酿惨剧,回望来路几许叹息
  从2016年5月初开始,赵国栋发现儿子每次回家,不是打的,就是坐公交,已经好久不开车了,就问他为何不开车了.赵铭沉默好久才解释,车子是一个月前丢的。晚上,车子放在自家楼下,第二天早晨起来就不见了,他报了警,可到现在也没找到任何线索。因为汽车没有买盗抢险,他只好认倒霉。赵铭怕父亲知道后生气,所以没敢告诉他。
  儿子的解释合情合理,赵国栋着急也没用,只好反过来宽慰他。秦茹知道此事后,不免跟丈夫抱怨:"楼下那么多车,怎么谁的车子都没丢,只有他的丢了?"事有凑巧,那段时間,赵国栋与秦茹的公司正在施工的一项室内装修业务,业主是赵铭房子辖区派出所的所长。秦茹问那位所长,辖区内如果汽车被盗了,怎么才能把被盗的汽车找回来?所长便问她是谁的车被盗了。秦茹说是她的继子赵铭的,并报了他的车牌号。所长称他回所里后帮她查询一下。次日,所长回复秦茹:辖区内近两个月内,并未接到汽车被盗的报案信息。赵国栋再次打电话给赵铭,追问他究竟是怎么回事。赵铭见事情瞒不住了,这才道出实情。
  原来,徐彩霞出院后,在赵铭的阻止下,没再去工作。可赵铭的工资根本养不起母子俩,更何况徐彩霞此后还要一直用药维持血糖。赵铭这才想出把汽车卖掉换钱,贴补母亲的生活。赵国栋一听火冒三丈:"我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跟你妈已经离婚了,我没义务再供养你妈。"秦茹也很生气,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钱,却让继子变相给了丈夫的前妻,她怒气冲冲地对赵国栋说:"我在外面辛苦挣钱,不是让你养前妻的。"赵国栋试图解释,秦茹根本不听,二人大吵起来。
  为维护自己来之不易的第二段婚姻,赵国栋痛下决心,态度坚定地告诉赵铭:"现在你已经成人,除了结婚,以后我不会再给你一分钱!"
  就在赵国栋努力修复着这段已经被儿子破坏的婚姻时,另一件事情的曝光,将他推向了绝境。
  2017年3月底,秦茹和赵国栋谈下一笔大业务,需要上百万的资金周转。赵国栋一时拿不出钱来,想用家里的住房抵押贷款,可自己的住房属于小产权房,没房产证,他便想先拿儿子赵铭的房子抵押。
  那天,赵国栋找到儿子,谈了自己的想法。谁知,儿子赵铭直截了当地告诉父亲:"我把那套房子做抵押了!""做抵押了?"赵国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赵铭便一五一十地告诉父亲原委——
  两个月前,徐彩霞骑自行车出去买菜,因眼底血管突然破裂,导致视力模糊,她骑到路边的一堆石子上摔倒,导致左腿小腿骨折,再次住进医院。这次眼睛要手术,骨折也要手术,他实在拿不出钱,又没地方去借,更不能再向父亲张口,这才决定把房子做抵押先贷了10万元款。赵国栋听完,气得眼冒金星:"你凭什么?"赵铭振振有词:"可您已经把房子给了我,就是我的,我有权处置。"父子俩再次大吵起来。
  上次赵铭偷偷卖汽车的事,秦茹仍耿耿于怀,没想到这次,他竟变本加厉,居然瞒着他们抵押房子!秦茹忍无可忍,她咬牙切齿地说:"这日子没法过了!我们还是离婚吧。"说完,哭着收拾东西,带着女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赵国栋的家,也不再去公司。家庭矛盾加上公司的琐事纠缠在一起,让赵国栋不堪其烦。
  2017年4月20日18点多,已经13年没有踏进过前妻家门槛的赵国栋,喝得醉醺醺地来到了她的家。正巧,当晚赵铭不在家,只有徐彩霞一人。赵国栋一进门就嚷开了:"你拖累儿子不说,如今还要拖累我。你说,我究竟上辈子欠了你什么,你要这样对待我?"见徐彩霞愣在那里,赵国栋以为她在装蒜,继续自说自话:"他的车子卖了也就算了,现在,他连房子都抵押了!"
  徐彩霞的脸上显出惊讶的神情:"我不知道此事呀。他一直都告诉我,他每个月的工资有一两万,足够我们娘俩吃穿。"赵国栋冷笑一声:"在一起那么多年,我还不了解你什么人?你就是好吃懒做,却偏偏要在儿子面前装可怜。"徐彩霞脸色大变,一边往外推赵国栋一边说:"你出去!别进我的家门。"赵国栋正在气头上,抬手用力反推徐彩霞,本来她的腿就没好利索,而他的用力又太过生猛,她一时没站稳,仰面重重地摔倒在地,当即昏死过去。晕乎乎的赵国栋没有理会倒在地上的前妻,余怒未消的他摔门离开。直到晚上赵铭下班回家,才发现母亲倒在地上,已经昏迷不醒。赵铭急忙把母亲送进医院。经检查,徐彩霞脑血管受巨大碰撞后破裂,因耽误的时间过长,经抢救无效身亡。
  得知徐彩霞去世,赵国栋向苏州警方自首。获悉真相后,赵铭再度崩溃。一直以来,自己体恤母亲的贫穷与落寞,尽最大的努力去孝敬她,却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这种"劫富济贫",看似在尽孝,实则是陷母亲于不义,更是给父亲的家庭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痛定思痛,赵铭向警方出具了谅解书,希望能够为父亲减轻或者免除刑事责任。目前,案件仍在进一步审理中。
  (除犯罪嫌疑人外,文中人物均为化名,所涉单位及相关信息均作了技术性处理。)
  [编后]赵国栋冲动鲁莽,导致前妻不幸去世,自己虽然得到了儿子的谅解,或许能够得到减轻或免予刑事处罚,但其良心必将长时间受到煎熬。而徐彩霞与赵铭这对母子,也有人生教训。母亲在离异之后,如果不考虑婚嫁,应对自己未来的晚年生活未雨绸缪,比如,购买重疾和意外商业保险,平时注意安全和健康等等,以免因疾病或天灾,给儿子带来过重的负担。儿子为母亲倾其所有,孝心难得,但他的经济条件不是他自己有能力承担的,是父亲与继母在背后倾力相帮,而其实,父亲在他年满18岁之后,就没有了这个义务。他无休止地去补贴贫穷的母亲,更多的是为了让自己"尽孝"这一心愿得到满足,却忽视了再婚父亲的感受,也对父亲可能出现的经济困境欠缺考虑。结果是不仅毁了父亲,也害了母亲。希望他的惨痛教训,能够给善良的人们以警示。
  编辑/沈永新
 
莫婷紫红彩霞赵国前妻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