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多么痛的领悟为亡儿还债万的绝症儿媳我来救
  2017年夏,在湖南省长沙市湘雅医院透析室外,经常可以看到这样一幅情景:一位54岁头发花白的母亲,在耐心守候着一名做血透的女孩。她们并非母女,绝症中的女孩,原本只是这名母亲反对五年、一直不认同的儿媳!她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她却又为何对女孩挺身相救?厄运全拜"儿媳"所赐?丧子妈妈仇恨深深
  2017年1月的一天,余丽冰在湖南省长沙市紫舞公园散步时,意外碰到了儿子郭子耀的高中同学黄小敏。黄小敏突然告诉余丽冰,刘俞娇得了尿毒症,现在正在透析。
  她得了绝症?!余丽冰的内心竟然有一丝快感,觉得这是上天给刘俞娇的最好惩罚。
  余丽冰是谁?她儿子怎么了?刘俞娇又是谁?故事还得从头说起——
  1963年出生的余丽冰,曾在张家界市水利系统工作。1985年,她与在当地做建材生意的郭华初结婚。1986年,两人有了儿子郭子耀。余丽冰是一位细心而强势的母亲,儿子从小到大,大小事都由她亲自决断。
  2009年,郭子耀从湖南科技大学毕业,在长沙一家公司找到工作,租了一套两居室居住。可余丽冰一直希望儿子能回张家界考公务员。母命难违,此后郭子耀回家考了三次,可惜都没有成功。余丽冰并没就此放下,不断鼓励儿子下次再来。
  2011年10月的一天,郭子耀向母亲坦白了恋情:女孩叫刘俞娇,与他同岁,安徽阜阳人,高中毕业后来到长沙,在一家影楼做摄影师。当听说儿子和一个没读过大学的农村姑娘相爱,余丽冰火冒三丈,坚决不同意。母子俩闹得很不愉快。
  2012年3月,余丽冰再次让儿子回家考试,郭子耀坚决回绝了。余丽冰认为是刘俞娇的原因,于是单独找到刘俞娇,让她主动退出。没想到刘俞娇竟不卑不亢地说:"我爱郭子耀,也绝对尊重他的所有选择!"在刘俞娇这碰壁,余丽冰还是不死心。她向单位请假,只身一人来到安徽阜阳。几经周折找到刘俞娇的家,向刘俞娇父母亮明了反对态度。但此举彻底激怒了儿子,和母亲大吵一架。余丽冰发现,儿子竟然把出租房的钥匙都换掉了。
  2012年底,由于余丽冰出车祸眼睛受伤,选择了内退。她在儿子租住的小区同样租了一间房——要彻底阻止儿子恋爱。毕竟是母亲,郭子耀心软,又将房间钥匙给了母亲一把。余丽冰就经常去帮儿子打扫房间卫生,每次都挑刘俞娇的刺,弄得刘俞娇情绪非常不好。
  2013年3月底,余丽冰在给儿子整理房间时看到一张4万元催款单。询问得知,原是刘俞娇的父亲病重住院花了近十万。而刘俞娇的积蓄花完,郭子耀不忍心恋人着急便用信用卡透支了5万元。余丽冰勃然大怒,斥责刘俞娇动机不纯,变着花样骗郭子耀,对刘俞娇更加反感。
  这年5月1日,郭子耀突然对母亲说要和刘俞娇结婚,因刘俞娇已经有了身孕。余丽冰气得浑身发抖,表示坚决不同意。见不能说服儿子,余丽冰又打电话让丈夫来长沙。谁知郭华初的态度和余丽冰相反,竟然同意儿子结婚。
  6月初,在郭华初的帮助下,郭子耀拿到户口本和刘俞娇登记结婚。余丽冰暴跳如雷,和丈夫大打出手,还扬言要和儿子断绝母子关系。
  见母亲如此绝情。郭子耀与刘俞娇决定辞职去广州。2013年6月15日,郭子耀给妈妈发来告别短信:"妈,既然你不祝福我们的爱情,那我们就选择远走他乡。如果能成功,我便回来看你;否则,永远不回。"
  余丽冰和儿子打起冷战。殊不知,2014年4月6日却等来一个噩耗——郭子耀跳楼自杀!
  余丽冰与丈夫赶到广州,在太平间看到儿子僵硬的身体,余丽冰失声痛哭,同时怪罪刘俞娇:"都是你害死了我儿子,你还我儿子。"
  儿子丧事处理完后,余丽冰坚定地做出的第一件事,就是和刘俞娇从此断绝来往!转眼间过去了两年多,她心中的恨却没减轻。这时,忽闻刘俞娇身患绝症的消息,她内心怎不会有一丝快意!真相带来颠覆:"儿媳"替亡儿还债两百万
  然而,这种快意只是一念之间,重回过去,余丽冰感到困惑,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去恨!
  起初,为减轻中年丧子的痛苦,当时已经51岁的余丽冰决定去做试管婴儿,但遭遇两次失败后放弃了念想。接连打击让余丽冰老去十岁。这时,只要谁提及刘俞娇,都会让她咬牙切齿。而她偏偏不想见刘俞娇时,刘俞娇却偏偏出现。
  2015年清明,是郭子耀的忌日。余丽冰在给儿子扫墓时,竟在坟前也看到了刘俞娇。她一把上前推倒刘俞娇:"我的儿子就是你害死的,你还有脸来这里!"刘俞娇跌坐在地上哭道:"妈,我知道你心里难过,可你没了儿子,我也没有了丈夫啊!"
  不知为什么,余丽冰内心有些发软,有种想哭的冲动,但她还是丢下了刘俞娇自顾自地走了。她又鬼使神差地回头望了望刘俞娇,但见她匍匐坟头不止哀泣,余丽冰的泪水终于决堤而出。
  余丽冰触摸到了一份真诚,她甚至假设,如果当初不阻拦他们,或许悲剧不会上演吧。
  余丽冰以为这次清明后,刘俞娇不会再来!哪知2016年春节,因回安徽过年,刘俞娇专门绕道张家界,带着很多礼物又来看他们夫妇。这次,两人虽然没有说话,但余丽冰没有驱赶刘俞娇。她带来的礼物,余麗冰也没有当做垃圾丢弃。更让余丽冰内心松动的是,这年清明节,刘俞娇再次来到张家界,并在余丽冰家里住了一夜。
  这次,刘俞娇主动和余丽冰相聊:"妈,发生这样的事真不是我们愿意的,但我们还要活啊。我真的希望你能好好过日子,要开开心心,更要身体健康。如果愿意,等你们老了,我来养你们!"余丽冰只是听,既不打断,也不回应。说实在的,听到刘俞娇亲口说出这些,她内心还是暖意绵绵。但她不得不承认,那道伤疤随着刘俞娇的每次出现也注定流血一次。在她看来,刘俞娇再怎么好好表现,终归还不回儿子!
  2017年1月这一天,余丽冰内心有过一丝快感后,但也同时听到了黄小敏的重重叹息:"其实,刘俞娇也蛮可怜的!"回家后,她将这个消息告诉了丈夫,没想到郭华初也连连叹气。
  几日后,余丽冰再次碰到黄小敏。黄小敏说正准备组织同学给刘俞娇捐款。余丽冰很奇怪,黄小敏是儿子同学,和刘俞娇不熟,怎会为她捐款呢?
  黄小敏说,其实同学们与刘俞娇一直都有联系。她还告诉余丽冰一些内幕——
  2013年6月,两人负气来到广州,不仅没有任何积蓄,还欠了外债,日子过得很紧张。而刘俞娇正在怀孕期间,郭子耀不得不一人打了两份工。白天在公司上班,晚上看守彩票站补贴家用。
  一次,郭子耀向黄小敏诉苦。原来,郭华初见儿子辛苦,偷偷地给儿子寄钱,被母亲发现,她大骂父亲,并将家里的财政大权拿回,拒绝以任何形式帮助儿子。这事,余丽冰知道,她当时这么做,是故意"威逼"儿子。她当时想,等儿子尝遍生活之苦后,自然会乖乖回家,却哪知郭子耀他们选择了倔强与自立。
  2013年10月,郭子耀背地里借遍同学投资五十多万元,与海南人周铭合伙在广州越秀区开了一家家具超市。郭子耀没日没夜地跑业务,希望将来妻儿能有好生活。同月底,郭子耀到南京出差,刘俞娇回家时不小心被摩托带倒,孩子流产,而摩托司机肇事逃逸,无法索赔。这让郭子耀很内疚,如果自己陪在妻子身边,也许就不会发生这些事。虽然刘俞娇不断安慰他,但他却始终无法释怀。
  2013年年底,郭子耀单线拿到一家公司一笔近二百万的单子,并承诺货到全现金付款。郭子耀火速与工厂联系,并自己写下欠条将家具发货。没想到,对方根本就是一个空头公司,家具款迟迟没有到账。当他再去与对方联系时,对方杳无音讯。
  二百多万债务似一座山,压得郭子耀喘不过气。刘俞娇也责怪丈夫不小心,两人多次争吵。工厂日夜催账,郭子耀竭尽全力也无法补回损失。
  讲到此处,倒是勾起了余丽冰的记忆。她清楚记得,2014年1月,儿子曾给自己打电话,要借50万元钱来救急。余丽冰不仅没打钱,还在电话里将儿子大骂了一顿:"走的时候不是挺潇洒,不混出个人样就不回来见我吗?现在怎么求我了?我是不会给你一分钱的!"
  黄小敏回忆说,当时郭子耀心急如焚,四处筹钱无果,于是整晚失眠,患上了严重忧郁症。2014年1月26日,郭子耀还被几个文身男子暴打,被威胁说:如果不还钱,下次就卸他一条腿。
  2014年,郭子耀在出租房和刘俞娇过了有生以来最简单的春节。余丽冰清楚记得,这年2月13日,她再次接到儿子的求助电话。儿子在电话里低三下四:"妈,求你帮帮我,不然他们会要了我的命的。"而余丽冰却径直挂了电话。此后,再无儿子消息,直到接到儿子自杀的噩耗。
  事情清楚了!当初儿子没骗人,他所遇到的困难都是真的。余丽冰心如刀割,觉得自己那时也太过强势,儿子之死,她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黄小敏还告诉余丽冰:郭子耀死后,留下200多万债务。为了还债,刘俞娇重新工作。2015年,她通过努力开设了一个小摄影楼。每年春节和清明,她都会回张家界,一来看望余丽冰夫妇,二来给当初给郭子耀借钱的同学还债。到2016年,经过两年多的努力,她硬是还完了所有债务。2017年春节,余丽冰破例没来张家界,余丽冰当时甚至还想,也许刘俞娇再嫁了,却不想是因生病!
  真相面前,余丽冰除了震撼还是震撼,它彻底颠覆了她以前对"儿媳"的所有坏印象。反而,她觉得自己罪孽深重!
  一场觉醒犹未为晚,拯救我那绝境中的儿媳
  余丽冰内心五味杂陈,将心中波折告诉了丈夫,郭华初深深叹气,对刘俞娇同情不已,却又无计可施。
  余丽冰一遍遍梳理自己这些年来的偏执,几晚没睡觉。无巧不成书的是,这天,她用儿子的生日当做密码,竟打开了儿子的QQ空间——
  2011年8月13日:"我想我是爱上她了。她温柔贤惠,知心体贴,是个好的结婚对象。"
  2012年4月28日:"我不知道妈妈为什么不同意我与俞娇交往,其实我已经成年了,我需要一个什么样的爱人,什么样的生活我自己是清楚的。"
  2013年6月15日:"离开是迫不得已,一边是母亲,一边是爱人与骨肉,我得像个男人抉择。"
  2014年3月30日:"我想我是坚持不下去了,那么多的债务似一座山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妈妈真的那么狠心见死不救吗?她真是那么恨我吗?"
  2014年4月4日:"我想放弃了!只是很担心,我走了俞娇怎么办?她跟我受了那么多的苦,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啊!"
  睹字思人,余丽冰失声痛哭:儿子、儿媳的爱是真的!而她在儿子紧要关头,却选择了记恨与拒绝,直接把儿子逼上了绝路。还有,儿子离去,她只在意作为母亲的悲痛,又哪里顾及另一个女人的痛苦?何况她还承担了那笔如山债务!两年多的时间里,儿媳吃了常人无法想象的苦,如今苦尽甘来没想到又患重病。听黄小敏说,儿媳多次想放弃治疗寻死,但都被同事相救。儿媳的人品感动了所有人,包括与她不太熟悉的黄小敏,于是才有为她的捐款行动……余丽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晚,余丽冰辗转反侧,推醒丈夫说:"这些年,我一直认为她是一个爱慕虚荣的姑娘,可她独自一人偿还儿子欠下的所有债务,真是不容易。终究还是我错怪了她,现在她有困难,我去尽力帮下她,行吗?"面对妻子的肺腑之言,郭华初当然同意。
  第二天,余丽冰给儿媳打去电话。当听到余丽冰的声音,刘俞娇立即在电话那头痛哭起来。她告诉余丽冰自己还在广州,一边工作,一边治疗。因家里情況不好,父亲又卧病在床,她没回去添乱。
  余丽冰听后心疼不已,一边安慰她不要想太多,困难只是暂时的,自己一定想法帮她;一边立即坐车赶至广州。当余丽冰出现在面前时,刘俞娇整个人都怔住了。此刻,余丽冰语塞,好半天才挤出一句:"儿媳,你还认我吗?"说完,她眼睛早已潮湿,而忽有所悟的刘俞娇,则情不自禁地扑上前来抱住余丽冰,连连点头痛哭:"怎么不认?你一直是我的妈啊!"
  由于长时间的透析,刘俞娇的脸苍白无光,人更加孱弱,手臂上全是透析时的针眼。余丽冰安慰刘俞娇:既然已经生病,就要积极治疗。她让刘俞娇转让了工作室,带她回湖南住进湘雅医院。尿毒症病人对饮食特别挑剔,为了方便照顾儿媳,余丽冰在医院附近租了一间房子。每次待刘俞娇做完透析,便回到租住地做好饭菜带到医院,甚至喂给刘俞娇吃。
  室友们都特别羡慕刘俞娇,纷纷说她有个世界上最好的妈妈。每每闻此,刘俞娇都会感激地看着余丽冰,觉得这是人世间最美好的享受。
  入夏以来,虽然余丽冰精心照顾,但刘俞娇却越来越瘦。她除肾脏严重萎缩外,同时还伴有严重心衰、乙肝、甲亢等多种并发症,透析不能解决问题,医生建议立即换肾。那天,余丽冰咨询医生获知,换肾大概需近30万费用,还要不菲的后期护理费。闻此,刘俞娇情绪低落。余丽冰安慰她,自己会想尽一切办法救她。她主动与刘俞娇在医院做了配型,但配型遗憾地未能成功。这不奇怪,两人没血缘关系,相配的比例本就很小。权衡再三,余丽冰和刘俞娇家人取得联系。由于弟弟正在大学上学,刘俞娇死活不同意弟弟来配型,而父亲一直卧病在床,唯一能前来配型的只有她的母亲。余丽冰又跑到阜阳接来刘俞娇的母亲进行配型。湘雅医院领导,被余丽冰的行为感动,为了方便照顾儿媳,院方安排余丽冰在医院做卫生,工作时间灵活,在楼梯下还有个小小工作间。
  5月13日,配型结果出来,刘俞娇与母亲配型的HLA六个点只有三个点相配,不适合移植。得知消息,精疲力竭的余丽冰不知道如何安慰儿媳,只是紧紧地握住她的手:"天无绝人之路,只要你不放弃,我们就有希望。"虽然余丽冰一直鼓励她活下去,但刘俞娇哪里看得到活下去的希望呢?5月中旬的一天,刘俞娇一人偷偷坐电梯到楼顶,想跳楼去天堂陪伴愛人,却被悄悄跟着的余丽冰从后面一把抱住,她狠狠地责备说:"儿媳啊,你连死都不怕,你还怕什么啊!"
  刘俞娇哭得全身颤抖,余丽冰则生气地捶打刘俞娇的臂膀说:"你就忍心让两家父亲母亲痛苦一辈子吗?那样你就心安了吗?"
  一言惊醒梦中人,刘俞娇瘫坐在地上,良久才恢复情绪,被余丽冰搀扶着回到病房。
  透析只是简单地维持生命,换肾才是唯一的希望。自己不行,余丽冰又动员丈夫等人做配型,结果可想而知,没有一个有三个点以上的相配。很多人不理解余丽冰的行为,当初她那么决绝,现在又如此疯狂地救治儿媳,答案只有她自己懂。
  2017年暑假,余丽冰悄悄做通了刘俞娇弟弟的工作。7月15日,刘强来到长沙配型,有四个点相配,基本符合手术条件,但不是最佳配型。余丽冰不甘心,于是8月又向中华移植配型库提出申请,在等待最适合移植的肾源。为了给刘俞娇治病,余丽冰已花了近20万元。如做移植还需一大笔钱。怎么办?余丽冰一狠心让丈夫将经营多年的建材店转让了出去,等到肾源便马上手术。余丽冰决定,如果没合适的肾源,12月20日前,就用刘强的肾给刘俞娇做手术。不管未来怎么样,他们要一起去积极面对和争取。时光在流逝,余丽冰在用心续写另一段旷世"婆媳情"……
  编辑/陈宁
 
杜腊珍配型儿媳儿子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