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悔悟与宽恕前妻情陷千万海外保证金骗局之后上
  沈琳与刘潇是京城一对普通夫妻,2008年儿子降生后,沈琳回归家庭成为全职妈妈。刘潇系德国一家食品公司驻中国的首席代表,堪称典型的工作狂。沈琳有丈夫和婚姻,生活却与离异单身女人无异,沦为悲情的"假性单亲妈妈"。
  2014年,沈琳与刘潇离婚后,与大学初恋男友胡重远重续前缘。两人相约挣满1000萬"海外幸福保证金",然后移民国外。为此,沈琳编织儿子患白血病的惊天谎言,骗取前夫刘潇200万元,并将这笔钱交给胡重远炒期货。
  2017年2月,胡重远期货账户上的资金涨到1100万元。就在沈琳与他紧锣密鼓办理结婚、移民手续时,胡重远却携款失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胡重远是否发生了什么意外?沈琳与他还能顺利结婚、移民吗?逃离围城,"假性单亲妈妈"与初恋再续情缘
  2014年4月3日深夜12点,刘潇从公司加班回家,沈琳没有像往常一样熟睡,仍在客厅等他。刘潇边换拖鞋边问:"怎么还没睡?"
  沈琳声音黯然:"我左乳里的肿块越来越硬,不知是不是乳腺癌?你明天陪我去医院检查吧。"
  刘潇不以为然:"年纪轻轻哪有什么癌症?我明天一早去广州出差,抽不出时间。"
  沈琳眼里的泪顿时化作愤怒:"我的命难道还没你工作重要吗?在你心里,我还不如小猫小狗,它们病了,主人还要带它们去诊所打针呢。""又来了,你烦不烦?"沈琳将丈夫的被褥摔到客厅:"同床异梦,过得还有什么劲?"
  在公司累了一天,刘潇没精力与妻子对撕,无奈睡进书房。很快,沉沉鼾声从书房传出。沈琳独守卧室,眼含泪水纠结到天明……
  时年36岁的沈琳是北京人,原在机械研究所工作。刘潇大妻子1岁,也是北京人,是德国一家食品公司驻中国的首席代表。两人通过单身派对相恋,于2006年结婚。两年后,儿子刘泰降生。做了妈妈,沈琳辞职回归家庭。
  作为跨国公司的高管,刘潇年薪高达80万元。然而,高收入却将他异化成一台工作机器:他每天早晨7点出门,深夜十一二点才回家;他没有双休日和节假日,且经常出差。偶尔在家休息一天,刘潇不是昏天黑地补觉,就是窝在沙发上刷微博与客户联络感情。沈琳独自带儿子、做家务;独自接送儿子上下幼儿园;独自带儿子回娘家。三更半夜儿子高烧到39℃,她也一个人送儿子去医院,折腾到凌晨才回家。
  更难以启齿的是,丈夫因精力体力透支,一个月也难与她亲热一次。不堪冷落的她忍不住撩拨丈夫,刘潇训斥道:"你有点追求好不好?别一天到晚净想这点事。"自己有婚姻、有丈夫,心理和生理却长期处于孤独焦渴状态,与离异单身女人无异,堪称名副其实的"假性单亲妈妈"。在外人眼里,丈夫收入高、顾家、感情专一,自己的婚姻是一袭华美的袍。可有谁知道沈琳锥心刺骨的酸涩与孤寂……
  担心妻子阻挠,凌晨5点刘潇蹑手蹑脚洗漱完毕,然后拖着拉杆箱,逃也似的出了门。丈夫每一个细微响动,都清晰传到沈琳耳朵里,无声的泪流了她一脸。
  得不到丈夫的爱,沈琳只得用左手温暖右手。早晨8点,她将儿子送往幼儿园,便匆匆赶往海淀妇幼医院。经B超、乳腺X线等多项检查,沈琳患的只是普通乳腺增生,她痛楚纠结的心有所缓解……
  4月12日,刘潇从广州出差回家。一进门他就扎进书房,忙着整理销售报表和客户资料,始终没过问妻子的体检结果。沈琳再也控制不住情绪:"我独自去医院检查,你在广州不闻不问也就罢了,怎么回家也没半句问候?我的生死真与你无关吗?"
  刘潇挠着头皮向妻子道歉:"对不起,我太忙了,忘了这事。"
  这话无异于火上浇油:"这么大的事怎么会忘记?你是盼着我早点患癌症离世,好找个18岁的!"
  刘潇火了:"房贷、车贷、养家、儿子上特长班……哪一样不需要钱?你清楚我承受的压力吗?你不过在家带带儿子、做做饭,哪有这么多牢骚?""原来在你眼里,我就是个卑微保姆!"盛怒之下,沈琳抓起水杯砸在丈夫脚下,玻璃碎裂一地。儿子泰泰吓得含泪躲在角落里。刘潇不忍伤害儿子,主动熄火……
  此后,夫妻俩陷入争吵、冷战的恶性循环。这年6月20日,泰泰在幼儿园与小朋友抢皮球,被推倒在地,导致左胳膊骨折。沈琳将责任推给丈夫:"如果你平时给予儿子父爱,他的性格像别的男孩一样刚毅,怎么会出这种事?"刘潇针锋相对:"家里有个强势、乖戾的妈妈,儿子不懦弱才怪。"夫妻俩站在医院走廊,互相指责埋怨。
  儿子住院期间,刘潇因工作忙,加之害怕妻子凌厉眼神,只在医院露了一次面。同病室家属,以为她是单亲妈妈,纷纷投来同情目光,沈琳深感屈辱。
  一个星期后,泰泰出院了。傍晚,刘潇破例准时下班回家,并买来儿子最爱吃的酱汁牛肉。沈琳愤怒地将牛肉扣在刘潇头上:"我还以为你死了!有你没你,对我和儿子一个样。"咸辣的汤汁流进刘潇眼里,他一把揪住沈琳的头发,夫妻俩撕打在一起。泰泰跪在父母面前哀求:"你们别打了好吗?"再与刘潇纠缠在一起,儿子幼小心灵会遭受更大创伤!沈琳怒吼:"离婚!"刘潇早被婚姻折磨得筋疲力尽:"离就离!再捆绑在一起,一家人都没活路了。"
  9月11日,沈琳与刘潇在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泰泰随她生活,刘潇每月给付5000元抚养费。沈琳分得150万离婚分割款,婚房也归母子俩所有。60平米商铺,及100万现金归刘潇。"假性单亲妈妈"沈琳,沦为真正的单亲妈妈。她不仅没有悲伤,反而有种如释重负的解脱。
  重回单身,沈琳将自己打扮得光彩照人,努力与过去作别。2014年11月,沈琳在微信朋友圈邂逅了大学初恋男友胡重远。他大沈琳1岁,上海人,两人有过3年刻骨恋情。毕业时,胡重远因执意回上海发展与沈琳分手。半年前,他与前妻因性格不合离异,只身来北京打拼,现在一家投资公司就职。
  11月23日,两人约见在玉渊潭公园。十多年后再相见,一对故人都有诸多感慨。胡重远一声长叹:"真后悔!当年如果我不执意回上海,咱俩命运也不会被改写。"沈琳落泪了:"我现在才明白,女人一生只能真正爱一个男人。"胡重远直视她的眼睛:"终点又回到了起点,咱们重新开始好吗?"沈琳答应了。
  就这样,迟来的爱在两人心中如火如荼燃烧起来。2015年元旦,胡重远陪沈琳母子共度新年。担心再出现变故,沈琳希望尽快结婚。胡重远向她描绘美好未来:"我很多朋友都移民了,现在的生活就像一幅画,我也准备带你和泰泰去海外生活。当务之急,咱们需要挣一大笔钱。"沈琳也渴望离开北京,与刘潇不再有任何瓜葛,欣然应允。胡重远告诉她:"要想过上体面的移民生活,至少要准备1000万"。沈琳承诺与他共同筹集这笔"海外幸福保证金"!共筹"海外幸福保证金",哪知婚前男友失联
  胡重远只是投资公司的普通分析师,月薪仅8000元。他还要抚养跟随前妻生活的女儿,手上仅两万元积蓄。沈琳心中刚刚升腾的幸福又被纠结覆盖:自己尚有150万元存款,但距1000万"海外幸福保证金"相去甚远。没有钱,移民海外岂不是水月镜花?
  胡重远早有规划:"别气馁,炒期货是快速致富的捷径,有人从1万炒到了500万,仅用了半年。咱们也炒期货,我负责操盘,你负责投资,不出一年,保证能挣满‘海外幸福保证金。"字字句句仿佛兴奋剂,让沈琳的血液燃烧起来。
  2015年2月11日,沈琳从银行取出150万离婚分割款,交给胡重远炒期货。
  两人毕竟没有结婚,为慎重起见,沈琳要求他给自己出具借据。胡重远心生不快,但还是找来纸笔,写道:"胡重远向沈琳借款150万元炒期货,将来两人结婚后,本金归沈琳所有,收益两人共享。"随后他签下了名字和日期。
  胡重远曾有过炒期货的经历,沈琳的资金到账后,他全仓买入沥青、豆粕等期货产品。此后半年,他低吸高抛,将150万炒成了300万。8月26日,胡重远将收益截屏,通过微信发给沈琳:"期货市场就是台提款机,挣1000万不是神话。"沈琳热血沸腾:"太神奇了!你来我家喝酒吧,咱们好好庆贺。"
  一个小时后,胡重远挤地铁来到沈琳家。沈琳已做好满满一桌美食。她给胡重远斟满一杯酒,对方扬脖一饮而尽,然后用极富煽动的语言蛊惑沈琳:"炒期货只要方法得当,比贩毒来钱还快。现在咱们本金太少了,要是能追加投资,说不定年内就能挣满1000万‘海外幸福保证金。"
  沈琳面露难色:"我现在没收入,去哪里筹集投资款?"胡重远给她支招:"你前夫年薪近百万,你想办法从他手里抠呀。他在婚姻中给你造成那么大伤害,难道不应该补偿你吗?"是呀,与刘潇生活那些年,他给自己带来太多痛苦和烦恼,补偿自己一笔钱并不为过。一番思索,沈琳决定打出儿子这张王牌。
  从2015年9月起,沈琳以给儿子报特长班、跟外教学英语等借口,频频向前夫要钱。刘潇觉得没给儿子一个完整的家,有愧于泰泰。因此,只要沈琳一说给儿子花钱,他绝不含糊,经常一给就是两三万。钱一到手,沈琳立马就转给胡重远炒期货。
  2016年3月,受市场影响,期货产品价格巨幅波动。胡重远没有及时清仓,导致账户上340万元资金缩水至80万。沈琳焦虑得整夜失眠,胡重远安慰道:"期货市场涨涨跌跌很正常,别为一城一池的得失烦恼。现在是补仓良机,咱们赶紧想办法筹集本金。"
  沈琳心有余悸:"炒期货就像坐过山车,我每天都在刀尖上过日子。要是本金都赔光了,我该怎么办?要不咱们别移民了,就在北京生活吧。"胡重远坚决不同意:"在国内生活,我前妻、你前夫势必会以各种方式搅和进来,无端给心里添堵。只有移民我们才能彻底抹去过往生活痕迹。"他信誓旦旦向沈琳承诺:"我和前妻在上海有一套共同的房子,你想办法继续筹资吧。要是以后你的本金赔光了,我将那一半房产出售还钱给你。"沈琳答应了。
  然而,能编织的借口都用遍了,沈琳不知如何向刘潇开口。
  4月5日,泰泰早起上学,突然晕倒在卧室,沈琳惊慌地将儿子送往北京儿童医院。经检查,泰泰血色素只有8克,属常见的儿童贫血症。胡重远提醒沈琳:"机会来了,你就说泰泰患上了白血病,这样就能名正言顺向刘潇要钱了。"沈琳犹豫了:"这不是诈骗吗?""咱们是以这种方式向刘潇借,以后挣了钱,将借款悉数还给他不就得了?退一万步讲,就算不还他,你们有共同的儿子,他能将你怎样?"沈琳想想也是,牙一咬同意了。
  4月9日,沈琳主动找到刘潇。一见面,她掏出事先伪造好的假病历:"泰泰被查出了白血病,如果不接受骨髓移植,儿子的生命期限不会超过两年。"说完,她假意挤出几滴泪水。刘潇心碎了:"赶紧治,你負责照顾儿子,我负责出资。"傍晚,刘潇去看望儿子。为避免谎言穿帮,沈琳悄悄将前夫拽进楼道:"我担心儿子有心理负担,只说他是普通贫血,你千万别说漏嘴。"刘潇含泪点头:"我知道。"
  刘潇走进家门,只见泰泰正坐在客厅看动画片,他小脸苍白,头发枯黄。刘潇怜爱地将儿子搂在怀里,泪水滴在儿子头发上。泰泰茫然问父亲:"爸爸,我的病很重吗?我会死吗?""别乱想,你只是普通贫血,打针吃药就没事了。"刘潇离开时,交给沈琳一张银行卡:"里面30万元先给儿子治病,请最好的医生,用最好的药。别心疼钱,不够我再给。"沈琳接过银行卡,内心五味杂陈。
  因刘潇频繁赴国内外出差,沈琳欺骗他格外容易。此后,她借口儿子透析、买进口药、实施骨髓移植手术……前前后后从刘潇那里骗了200万元。为将惊天谎言编织得天衣无缝,沈琳还两次让泰泰在北京儿童医院住院治疗。刘潇被前妻的逼真表演彻底蒙蔽。而沈琳骗来的200万元,全交给了胡重远炒期货。如此一来,沈琳共交给胡重远368万元,每一笔钱她都让胡重远写下了借据。
  2016年11月,泰泰的"白血病"彻底康复,刘潇的心终于踏实了。此时,胡重远期货账户上的资金涨到了1100万元,便果断清仓。"海外幸福保证金"在握,沈琳紧锣密鼓与胡重远办理结婚、移民手续。
  2017年2月3日,沈琳与胡重远约定赴上海办理结婚登记。当天上午,她将儿子送往父母家,便早早打车赶往北京南苑机场与男友会合。谁知她从上午一直等到傍晚,也没等来胡重远,拨打他手机,始终关机。胡重远为何爽约?他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沈琳与胡重远还能顺利结婚、移民吗?欲知故事结局,请阅读知音2017年12月下半月版第35期。
  (因涉及隐私,文中除胡重远外,其余为化名,所涉单位及相关信息均作了技术性处理)
  编辑/涂筠
 
闲云期货儿子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