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逆子归来救父接盘年原来你心这么苦
  13年前,10岁的杨岳患病查验血型,杨许良得知一个巨大的秘密:杨岳非他的亲生骨肉!这个幸福的家庭瞬间坍塌,妻子在羞愤中自杀,儿子对父亲产生了强烈的怨恨,其成长道路布满荆棘。经营家族企业的杨许良,为叛逆的杨岳付出数不尽的心血,甚至悄悄地把杨岳安排到朋友的公司,工资由他负担。即便这样,杨岳依然对他不冷不热。2016年11月,杨许良身患脑瘤,生命朝不保夕。
  在杨许良噩运到来时,杨岳会放下多年的心结吗?这对父子的关系又将走向何方?犯下大错的妻子自杀:无血缘的父子冷如冰霜
  2004年10月13日下午,杨许良下班回到家中,发现妻子王念服下了剧毒农药1059,他立刻打120,医生赶来后发现王念早已停止了呼吸……
  悲痛的杨许良,从王念口袋里发现了她的遗书:"我对不起你,以死谢罪!请你善待孩子,永远隐瞒这个秘密,让他心中有个好妈妈,也让他能够平安长大。"捧着遗书,杨许良失声痛哭……
  杨许良,1970年出生于山东省日照市,1992年大学毕业后,进日照市一家钢铁企业工作,结识了清秀可人的女同事王念。在他狂热的追求下,王念的心被俘虏了。1993年,两人结婚,次年生下儿子杨岳。此后十年,一家过得平静、舒适。2003年,杨许良辞职开办了一家外贸公司,王念辅助他做后勤管理。
  2004年9月,10岁的杨岳患肺炎住进日照市民医院,一张血型检查单让杨许良大吃一惊。杨岳是A型血,而杨许良是B型血,妻子是O型血。凭常识,杨许良知道这两种血型的父母,绝不可能生出A型血的孩子!沉默了兩天,杨许良终于忍不住质问妻子,王念的脸色顿时变了:"你搞错了吧?"杨许良提出重新检查一下三个人的血型,王念恍惚地点了头。化验报告出来依然如此。
  杨许良如雷轰顶,养了10年的儿子居然不是他的骨肉!王念死不承认出轨。杨岳出院后,杨许良提出一家去做基因检查,夫妻俩发生争吵。杨岳不知道父母为何吵架,看到妈妈哭,他嚷着说:"爸爸,你别欺负妈妈!"杨许良粗暴地把儿子推了个趔趄,杨岳委屈地哭了起来,王念搂着儿子痛哭。
  9月30日,禁不住杨许良疯狂的逼问,王念在哀求他一定要对孩子保密后,坦白了自己结婚之初与大学时代的前男友发生过一两次关系,之后两人断了联系。连她自己都想不到,孩子竟不是杨许良的!杨许良听罢,气得扇了妻子一耳光,他耻于背叛,酗酒泄愤,在家摔东西,指桑骂槐。王念羞愤交加。10月13日下午,趁杨许良在公司上班,王念以自杀了断,结束了她的耻辱……
  杨许良痛悔已晚。岳父母和王念的妹妹王岑没有大吵大闹,王岑哭着说:"我们不追究你的责任。但你要对孩子好,这是姐姐的遗愿。"
  儿子失去了妈妈,即便不是亲骨肉,十年的养育情又怎能割断?杨许良打算忘掉耻辱,把杨岳当亲生儿子养大成才。然而,杨岳却一直认为是爸爸害死了妈妈,对他充满怨恨。他哭着要搬到爷爷奶奶家住,否则就不吃饭、不上学。杨许良只好暂时由了他。王念去世一个月后,杨许良去开家长会,得知杨岳成绩急剧下降,板着脸要求杨岳跟自己回家住,杨岳"哇"地哭了出来:"你害死了我妈妈,你还我妈妈……"杨许良眼泪无声地滑了下来。
  杨许良眼睁睁看着杨岳变成差等生,并有家不归。直到2006年初,杨许良母亲中风半瘫,杨岳才不情愿地回到家,但对爸爸仍充满深深的敌意。杨许良用尽方法也暖不了他的心。杨岳过生日,杨许良买了蛋糕和许多零食,杨岳只顾自己吃,一句话也不多说;周末杨许良提出想带杨岳出去玩,杨岳冷冷地拒绝;杨许良请家教辅导杨岳功课,人家一来,杨岳就直呼头疼,满地打滚。有时杨许良真想狠狠打他一顿,想想他没了妈,又不忍下手。
  杨岳只考上一所普通初中,杨许良托人将他转到当地最好的中学。可刚开学不久,杨岳就在学校打架斗殴,杨许良赶到学校,向老师认错,杨岳却冷冷地说:"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杨许良责问他:"你到底要干什么?"杨岳瞪着他说:"我不就是没妈妈疼,没妈妈教吗?"杨许良终于意识到,失去妈妈给儿子带来了怎样的伤害。当时妻子已坦白一切,是自己一次次刺伤她的自尊,让她没了活路。现在想来,哪怕心平气和地跟她离婚,也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搭上妻子的命,还影响了孩子,他越想越觉得心痛和悔恨。
  2008年夏,杨岳勉强考上一所质量很差的高中,杨许良再无能力把他转到好学校。不久,他认识了比自己小三岁、离异不久的娄娟,双方很聊得来。杨许良觉得应该征求杨岳的意见。一天,他小心翼翼地提出:"杨岳,我想找一个人照顾我们俩,你看行不行?"杨岳脱口而出:"是照顾你吧?我不需要人照顾!"他竟捧出妈妈的遗像:"除非那人是我妈!"说着,他抱着妈妈的遗像哭了起来。
  杨许良只能瞒着儿子,悄悄与娄娟来往。一天,他去接娄娟,娄娟说:"你儿子昨天来找我了,说他妈妈当年是被你逼死的,让我不要跟你在一起。"
  杨许良一气之下,回家打了杨岳一顿,结果招致更大的反抗。杨岳此后就住在学校宿舍,连周末都不回家,即便他身无分文,也不主动开口向杨许良要钱。父子俩的关系冷若冰霜,杨许良感到无比绝望。叛逆中的成长布满荆棘:父亲病重秘密揭晓
  三年的高中,杨岳成绩很差,但总算没惹什么事出来。杨许良苦心经营公司,过得十分孤独。
  2011年高考,杨岳只考了376分。杨许良让他复读,他不愿意,填报了济南一所三年制的科技职业技术学院。上大专期间,他几乎每个学期都要补考,被学校警告两次,记过三次,总算熬过了三年。
  2014年夏,杨岳毕业。杨许良让他到自己的外贸公司上班,他想都没想就拒绝了。杨许良请王岑劝他,他却突然消失,给王岑发了一条短信,让她转告所有亲人,说自己去青岛打工去了。他关掉手机,谁都联系不上,杨许良费好大劲也找不到他。
  12月16日,杨许良接到青岛警方电话,告知杨岳因涉嫌盗窃罪被刑事拘留。他火速赶往青岛,因案子处于审查起诉阶段,他见不到杨岳。民警说因欠债,杨岳入户偷得现金两万多元和一张银行卡,户主报警,警方抓获杨岳,两万元已被他全部还了债。杨许良痛心疾首,一边补偿失主的所有损失,一边为杨岳请了律师。律师会见杨岳时,杨岳只说了一句话:"你告诉杨许良,就说我恨他!十年前他就该进监狱了!"杨许良得知后,气得全身发抖。endprint
  2015年3月,杨岳因犯盗窃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杨许良每月去给他交生活费,但他一直不接受探监。当年12月,杨岳刑满出狱,杨许良和王岑来接他,在王岑一再劝说下,杨岳才同意回家。经历了一次牢狱之灾,他变得非常自卑。他找工作时隐瞒了那段不光彩的历史,在一家电缆厂找了一份做统计的工作,干了还不到一个月,突然被辞退了。他去找老板理论,老板说:"这种事,你能瞒几天?有你在,其他员工心里不踏实。"
  杨岳再不敢找工作,沉溺于网络游戏。杨许良无奈找到高中同学、在日照开房地产公司的刘应腾,刘应腾为难地说:"你儿子有前科我不介意,但目前不缺人。"杨许良说:"我怕他在家闲坏了。你看这样行不行,他来你公司工作,工资我来发,我就是想把他领上正道,给他点自信。"刘应腾经不住他的恳求答应了。杨许良又去找王岑,让她出面说是她给杨岳找了这份工作,每月工资6000元。
  刘应腾安排杨岳做办公室工作,在客户会议上,他不会操作投影仪、电脑系统,多次闹笑话。杨岳买书偷偷学,再有活动时,他表现就好多了。
  杨许良得知杨岳的情况,心中暗自欣慰。
  2016年4月,杨岳主动申请到销售部做销售员。他主动出击,来到万坪口海滨景区,不厌其烦地向外地游客介绍海景房的优点以及升值空间。半个月不到,他就卖出一套200平方米的海景别墅房,得到13000元奖励。刘应腾给杨许良打电话:"你这个儿子出息了,这两个月,你都不要打钱来了。他自己赚到了。"杨许良哽咽:"太谢谢你了!"杨岳信心大增,跑小区、找熟人,甚至连狱友都找上了,一个月内竟售出11套房,位于全公司第二名。刘应腾再次对杨许良说:"以后我发工资,不用你管了。你给我送来了一个人才!"
  周末,杨岳回家,杨许良准备了一桌子菜,陪他喝酒。"听说你干得不错,很辛苦吧?"杨岳内心有些自豪,但脸上丝毫没有表露:"没什么辛苦的。"杨岳只陪他喝了一杯酒,就自顾吃饭,杨许良第一次因为高兴,喝得半醉,眼眶潮湿。
  2016年6月,楊岳和新同事姚晓暖相爱,大学毕业的姚晓暖知书达理。杨许良很高兴,要他把女友带回来吃饭。杨岳说:"没必要。"杨许良委托王岑帮忙做工作,杨岳说等两家家长见面时再说。
  就在杨许良努力化解父子关系时,他发现眼睛有点看不清东西,并伴着剧烈的头疼。他没当回事。
  11月3日早上,杨许良穿衣服时,突然眼前一黑,什么也看不见了,约10分钟后才渐渐恢复。次日,他来到日照市人民医院,先后查了脑部CT、核磁共振和脑波图,医生诊断他患了鞍结节脑膜瘤,随时会有危险,杨许良按医生要求住进医院。包括对杨岳,他只说是轻微的脑血管痉挛。
  在女友的劝说下,杨岳来医院简单地问了问父亲的情况,杨许良已觉得非常欣慰。12月15日中午,他眼前又是一片漆黑,一个小时也没恢复。医生说是瘤体压迫了他的视觉神经,要恢复得做手术,但这个部位的手术,会有生命危险。杨许良傻了,不得不打电话找了一个员工来帮忙照顾他。
  得知杨许良失明,王岑要杨岳回去尽尽照顾的义务,杨岳说:"姨,你别忘了我妈是怎么死的!"王岑说:"有两件事,我要告诉你了。你妈妈的确对不住你爸爸……"王岑把杨岳的身世秘密以及他工作的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杨岳异常震惊,尤其不信他不是杨许良的亲生儿子。王岑拿出一页信笺给他说:"你看,这是你妈轻生前写给我的信,她自责不该出轨,更不该瞒了杨许良十年。"
  杨岳看信后,浑身发抖。他怨恨父亲害死了母亲,却想不到是母亲做了对不起父亲的事。他不是父亲的亲骨肉,可父亲不仅对他保守着秘密,而且为了他付出那么多心血,他却一味叛逆,一直带着怨恨。如今,父亲病成那样,他还能再不闻不问吗?含泪归来救父,承载殷殷重托扬帆起航
  12月17日上午11点,杨岳和女友带着礼物,到医院脑科病房。在父亲的病床前,他小心翼翼地问:"你眼睛好些了吗?"听到儿子的声音,杨许良很高兴,从床上坐起来:"杨岳,你们来了?我眼睛有一些光感。"杨岳转头告诉照顾父亲的同事:"谢谢你,你回吧,我是他儿子,以后我来照顾他。"
  杨许良努力寻找着儿子说话的方位,手下意识地在空中摸索着:"你不是忙吗?"杨岳见此情景,泪涌到了眼眶上:"爸爸,我什么都知道了。我对不起你的养育之恩,对不起你对我的好……"
  杨许良浑身一颤,这是妻子出事后13年来,杨岳叫自己的第一声"爸爸"。他伸出手,杨岳攥住父亲的手,杨许良摸着说:"这个伤疤,你还记得吗?小时候你很调皮,逗狗,被狗咬伤的。"杨岳想起过往,说:"我记得,你当天就把狗送人了。"
  杨岳把女友介绍给父亲,愧疚道:"对不起,早些天过来,你还能看见她。"姚晓暖上前说:"叔叔,是我们不好,早该来拜访您,希望您早点康复。"
  杨许良说:"小姚,杨岳脾气不好,你要多体谅他。""叔叔,你放心,我们会好好的。"
  杨岳请假和女友一起陪护父亲,给他做能吃、想吃的东西。杨许良每次头疼,都强忍着。一天,他头痛至极,用右手紧抓住左手。杨岳见后十分心痛,一边轻揉父亲的太阳穴,一边说:"爸爸,再疼的时候,你告诉我,我帮你按摩,多少有些作用。"杨许良眼睛湿了:"儿子,我没想到咱们父子之间还会有今天。我为过去、为你妈妈的死,向你道歉。"杨岳含泪说:"爸爸,我懂你那时的心境。谢谢你一直拿我当成你的孩子,在我恶意伤害你的时候,你一次次原谅我。"杨许良抽泣起来:"在我心里,你就是亲生的。以后别再提这事了。"
  2017年1月初,杨岳和女友带父亲来到北京协和医院。1月13日,经专家会诊,认定杨许良视神经受到了鞍区脑瘤渗出物的压迫,决定采用微创术开颅,切除肿瘤组织,并清除鞍区周围积累的组织渗出物。但会不会复明,医生也无法事先下结论。
  杨岳将挣得的9万元取出交到医院。杨许良把所有的银行卡都交给了儿子:"你以后统筹安排生活吧,我的积蓄都在这里。"杨岳郑重地答应了。
  15日上午,杨许良要做经翼点入路切除肿瘤的开颅手术,由于大脑结构复杂,肿瘤部位深,难度大,主刀医生非常谨慎。原计划的手术时间是3个小时,可3个小时到了,父亲还没有出来。杨岳怕父亲万一出意外,自己连补偿他的机会都没有。想着,他的泪水滚滚而下,姚晓暖忙给他递上纸巾。
  5个小时后,医生终于完成手术,杨许良被转入观察室。下午3点,杨许良从麻醉中清醒,竟然渐渐看到了眼前的儿子,还有他的女友。他流着眼泪说:"我——我看到了!""爸爸,你真的看到我了吗?"杨岳抓住父亲的手,杨许良的手颤抖不已。
  杨许良的视力慢慢恢复。2017年春节前,他出院回家。姚晓暖父母前来看望他,均表示对两个孩子婚事的期盼。考虑到自己的身体情况,杨许良和杨岳商量后,正式决定将家族企业交给杨岳,希望他能够担当重任,并让姚晓暖一起来公司帮他。
  3月20日,杨许良把副总李达申叫到家中,委托他辅助儿子经营好公司,还让李达申带着杨岳去办理了法人代表变更手续。杨岳上任后,虚心听从李达申等人的意见,认真补习外贸业务知识,很快就适应下来。2017年5月,公司从法国进口的一批儿童玩具出现质量问题,向对方要求退货,对方找理由拒绝。这批货总价130万元,若滞销,损失会很大。杨岳求助父亲,杨许良反复研究合同,在电话中与对方交涉索赔,最终,对方承认了自己的问题,悉数退货。杨岳对父亲的能力佩服至极。
  2017年10月4日中秋夜,杨岳和姚晓暖买了月饼、香槟,做了丰盛的菜肴,陪父亲一起过节。杨许良倒了一杯酒,洒在地上,含着眼泪说:"王念,这杯酒是敬给你的。是我做得不好。好在两个孩子很快就要结婚了,我也可以松一口气了。"杨岳哽咽着说:"不,是儿子做得不好。妈妈,一切都过去了,我又重新喜欢上了这个家。"这个中秋夜,清冷多年的家中发出了久违的笑声。
  (因涉及隐私,除杨许良、杨岳外,其余人物为化名,所涉单位及相关信息均作了技术性处理)
  编辑/罗婷
 
田田儿子妈妈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