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结婚五年离婚三次绝症治愈了我的婚姻多动症
  2017年10月1日,是林斌和赵雯雯结婚五周年纪念日。这天,他们特意邀请见证了他们数次离婚、复婚的法官,庆祝这个特殊的纪念日。
  林斌在江苏省扬州市一家外企当工程师,赵雯雯是瑜珈教练,他们的"姐弟恋"充满了浪漫。可他们却两离两合。就在他们即将第三次离婚之际,赵雯雯却突然要求撤诉。他们为何几离几合?为什么又要紧急叫停第三次离婚……情定瘦西湖:"姐弟婚"甜蜜多多烦恼多多
  2012年4月,扬州瘦西湖碧波荡漾,繁花盛开。一天,林斌去瘦西湖游园,看到前面一个熟悉的身影步履轻捷,他不由紧追几步,跑到女孩前面停下,笑着打招呼:"赵教练,你一个人来游园吗?"赵雯雯一看是他,微笑点头。"一起呗!我帮你拍照。"林斌扬扬手里拿着的Ipad……
  时年24岁的林斌毕业于南京大学,在扬州一家外企当工程师。半年前,他到自家小区附近一个健身俱乐部健身,第一眼见到在那当瑜珈教练的赵雯雯,就被她苗条、健美的身材吸引,忍不住报了三个月的瑜珈课程,跟着赵雯雯练瑜珈。
  赵雯雯毕业于扬州大学体育学院。得知她还没男朋友,林斌追求她,赵雯雯一口拒绝:"不行!教练不能跟学员谈恋爱,而且我比你大两岁。"三个月课程结束后,林斌很失落,没有再去健身。
  几个月后,林斌就在瘦西湖遇到了赵雯雯。他在赵雯雯耳边灌"迷魂汤":"现在我们不是教练和学员的关系,你总可以接受我了吧?我要求女朋友的条件是:条要顺、人要美、身材要‘黄金分割……这些你都符合。我也不错啊,长得还算帅,人很有趣,对不对?"林斌目光灼灼地盯着赵雯雯。
  赵雯雯笑得连腰都直不起来。她默认了……
  经过几个月的"姐弟恋",2012年国庆节,两人"闪婚",住进林斌父母在他婚前为他全资购买的一套120平米的新房里。赵雯雯婚前也买了一套独居房,现在房子空着。两人过得如胶似漆。林斌兴起时,就在家里铺一张垫子,跟赵雯雯练几下瑜珈。
  渐渐地,小两口有了摩擦。林斌喜欢交友,晚上常在外面聚完餐后才开车回家,接着玩网游。赵雯雯下午4点到晚上10点,要在俱乐部加班,没时间做晚饭,等她一身疲惫地回家后,看到丈夫玩兴正浓,衣服扔在洗衣机里,心中憋气:"你自己换下的衣服,就不能洗一下吗?连脏内裤也要我洗。"林斌头也不抬:"老婆,麻烦你一起洗了吧。"林斌就像个没长大的孩子,赵雯雯有时嫌他处事幼稚。一次,她嗔怒地说:"我不是找了个丈夫,而是养了个孩子。"林斌嬉皮笑脸地说:"谁叫你比我大两岁呢?等来生,我比你早出生,我照顾你。""还等来生,我明年都不想等了。"林斌搂着她说:"老婆大人,你舍得不要我,我还舍不得你呢。"两人又亲又闹。赵雯雯说:"滚到垫子上去,给我练几个瑜珈动作,别把小肚子又挺起来了。"这样的日子,烦恼多多,却也甜甜蜜蜜。
  2013年9月,赵雯雯生下儿子晓晓。林斌还没做好当"奶爸"的准备。晚上,孩子闹夜,他起床给孩子冲奶粉、把尿,睡不好,白天上班无精打采,影响工作,被领导批评、扣奖金。回家,妻子再指挥他做这做那,还总嫌他做得慢、做得不对,他就撒气。孩子的哭声,大人的争吵声此起彼伏,连带着来帮着照料孩子的岳母也生气回了家。
  一天晚上,林斌在敲打着键盘玩网游,儿子哭声已经嘶哑,赵雯雯愤怒地把几本书砸在墙上,冲他吼着说:"你要是再这样玩下去,我们分手算了!"林斌跑到另一个房间里,把门反锁,蒙头大睡。赵雯雯抱着儿子,母子俩一起哭。
  2014年6月,在又一次发生激烈争吵后,赵雯雯以性格不合提出离婚,林斌也感到疲倦,两人去民政局办了离婚手续,儿子由赵雯雯抚养,林斌负担生活费。赵雯雯带着才几个月大的儿子,住进她婚前买的独居房里,母亲过来帮着照顾。离婚后,林斌过了一段自由自在的日子,但很快,他就开始想念赵雯雯和儿子。9月的一天,林斌去探视儿子。在赵雯雯住的小区花园里,赵母把才1岁的晓晓抱给他,林斌亲着儿子红扑扑的小脸蛋,哽咽道:"晓晓,爸爸想你……"晓晓吓得哭了起来。林斌一脸失望。赵母责备他:"早知道这么心疼儿子,何必离婚?"说着,落下泪来。林斌含泪吻别儿子,连肠子都悔青了。快乐并痛着:两离两合婚姻出了啥毛病
  儿子满一周岁后,赵雯雯把儿子交给母亲照顾,自己又去当瑜珈教练,煎熬了半年多。2015年春节,孩子要进理想的幼儿园,需要有该区户口。林斌的房子就落户在幼儿园附近,赵雯雯的房子跟他不在一个区,周围没有一所好幼儿园。赵雯雯为儿子读书发愁,有点后悔離婚了,林斌得知后,趁探视儿子的机会,向赵雯雯提出复婚。她答应复婚:"我就是为了儿子上好幼儿园,我不会住回你家里的。"林斌失望地说:"那不等于是假复婚吗?""你管是真的,还是假的?反正我们又不爱了。儿子上幼儿园后,我们就离婚!"林斌只好答应。
  2015年8月,林斌和赵雯雯复婚。一个月后,2岁的晓晓上了幼儿园,林斌和赵雯雯马上协议离婚。为了儿子上幼儿园方便,这次晓晓归了林斌。可晓晓习惯并闹着要妈妈,赵雯雯也不放心儿子,课上不好,俱乐部经理让她再这样就不要上班了。
  一天下午,赵雯雯来幼儿园接晓晓,林母也来接晓晓,于是她开车接上儿子,送林母和孩子回到林斌家里。晓晓不让她走,林母也说:"你就留下来吧。林斌的爸爸正在发烧,你留下来照顾下晓晓,我回去看看他爷爷咋样了。"赵雯雯只好留下来。
  晚上,赵雯雯烧了一桌子菜,林斌下班回来吃得很开心,刚结婚那时候的温馨感觉又回来了。天一直下雨,晓晓闹着要让妈妈留下来陪自己睡,赵雯雯看看林斌乞求的眼神,有些心软,只好答应了。
  半夜,晓晓睡着后,赵雯雯见林斌还坐在沙发上发呆,问他怎么还不睡。林斌说:"你在这里,我睡不着。"赵雯雯说:"你意思还是让我走呗?离两次婚了,住在一个屋里也不合适是不是?"林斌一把拉住她:"上次为晓晓上学,我求你复婚,其实不光是为了晓晓,我自己也离不开你……"赵雯雯在他手里挣扎,林斌一把将她搂进怀里:"我是真的想你……"赵雯雯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
  两个月后,两人第二次复婚。可好景不长,没多久,两个人又因为孩子的教育问题产生了分歧。学校里要办小报,要家长辅导写作业,赵雯雯成了陪读妈妈。有一次,她教晓晓读课文,孩子将桂花读成了"挂花",赵雯雯气得问:"还‘挂花!挂哪儿了?"晓晓战战兢兢地回答:"挂树上了——"赵雯雯忍不住大吼起来。林斌责怪道:"你怎么当妈妈的?"于是他来管,一会比赵雯雯吼得还厉害。赵雯雯怪他没耐心,两个人互相指责,又大吵起来。于是,两人分工,一三五赵雯雯管,二四六林斌管,但是林斌管不到一天就烦了,把儿子推给赵雯雯,夫妻俩三天两头就为谁陪孩子写作业吵架。后来,又为要不要给儿子培优争吵,赵雯雯说:"早知道你还是没长大,我绝不会第二次复婚。"
  林斌也不甘示弱:"你还是那个臭脾气。""你要是后悔了就离婚。""离就离!你除了身材好,长得漂亮点,又能比我强哪去?"赵雯雯伤心地哭了。
  2016年2月,林斌再次走进法院,第三次以性格不合为由提起离婚诉讼。这回,赵雯雯请了律师,要争回儿子的抚养权,并提出了财产分割的要求。林斌也聘请了擅长打离婚官司的律师,打算与赵雯雯好好争一争孩子与财产。紧急叫停第三离婚!绝症治愈婚姻多动症
  见这对夫妻分分合合,法官倍感痛心,劝说二人回去再好好想一想,两人均表示不再犹豫。
  就在法院开庭前一个星期,2016年3月初一天下午6点多,赵雯雯接到晓晓班主任的电话,问为什么没人来接孩子。这天应该是林斌接孩子,赵雯雯气不打一处来,赶紧给他打电话,电话打不通,她又给林母打电话,林母说林斌在单位晕倒了,被送到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她以为赵雯雯已经接了孩子。赵雯雯大吃一惊。第二天是周末,她犹豫再三,带着孩子去了医院看望林斌。林斌已经脱离了危险,脸色苍白,十分虚弱。林母还没开口说话就开始哭。赵雯雯反复追问,林母告诉她一个噩耗——林斌的检查结果出来了,是原发性支气管肺癌。赵雯雯大惊失色,眼泪流了下来。林斌说:"离婚照常进行,我不会再让你烦了……"赵雯雯大哭。回去后,赵雯雯一夜无眠。一连几天,晓晓不停问他爸爸去哪了,为什么不来接他。赵雯雯心里十分难过。第二天,她请假去医院看林斌,对他说:"我们不离婚了,以后的日子我陪你度过。"林斌既感动又后悔。接下来的一周,赵雯雯每天在医院照顾林斌,两个人仿佛又回到了从前。
  开庭前一天,两人来到法院要求撤诉。赵雯雯抓着林斌的手,对法官说:"我们不离婚了!这一辈子都不离了!"法官知道原因后,也被感动落泪。
  撤诉后一个星期,赵雯雯请假陪林斌在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做了肿瘤切除手术。她每天给林斌洗脸、擦身,牵着他下床行走。林斌歉意地说:"是我拖累你了。早知道这样,还真不如离了。"赵雯雯说:"以后再不许提离婚的话。"林斌含泪答应了。
  如今,林斌才知道妻子对他的情有多重,他也学会了体谅,懂得了感恩,家成了他最眷念的地方。
  林斌出院后在家休息,赵雯雯暂时辞去瑜珈教练的工作,并将儿子交给父母照顾,细心地照顾丈夫。林斌封闭自己,自卑、烦躁,不愿出门。
  2016年4月的一天,赵雯雯让林斌戴上口罩,两人再游瘦西湖。四年前的这个春天,他们情定瘦西湖,如今水波碧碧、花草葳蕤,一切依旧,只是林斌从一个健康帅气、开朗阳光的青年,变成一个劫后余生者,一个要靠妻子安抚才能活下去的人,触景生情,他心情无比黯淡和伤感。
  赵雯雯能体会他这种复杂的心境。在一湾水畔、在花团锦簇的园里,她要林斌给她拍照,拉着他自拍,不时调侃一句:"你戴着口罩很酷。"林斌望向她,深情中带着一丝歉疚,笑意中含着朦胧的泪光。他多想倒回到过去的时光里,如果真能这样,他一定像捧着千年万世的宝贝,把她捧在手心里。
  在赵雯雯的精心照顾和陪伴下,林斌身体康复得很快,心情也变得开朗了许多。
  2016年12月,夫妻俩去云南丽江、大理等地旅游。一天,在丽江的街上,林斌去找卫生间,赵雯雯站在原地等他,等林斌回来时,却发现她站的地方空无一人,他脑子"轰"地一下炸了。他在大街上旋转着身子,目光扫视着人群,大声地叫着赵雯雯的名字,脑子里一片空白,就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传来他熟悉的声音:"我在这里!我在这里!"在一个拐角处,赵雯雯正踮着脚向他招手。林斌飞跑过去,紧紧抓住她的手。"丈夫丈夫,一丈之夫,以后你不许离开我超过十步。"赵雯雯抱着他,频频点头,两人的泪水流在一起。
  2017年9月,赵雯雯和林斌去俄罗斯旅游。在一个东正教教堂里,他们看着一对新人正在举行婚礼,鲜花和蜡烛装饰着教堂的各个角落,穿着一袭白色婚纱的美丽新娘挽着新郎,面对牧师宣誓,唱诗班演唱着动听的歌曲,空气中充满浪漫的味道。林斌情不自禁地拿出Ipad,在宾客席上拍照,瞬間好像进入了婚礼摄影师的角色中。
  赵雯雯挽着林斌的胳膊走出教堂门口时,收到了新人派发的糖果。林斌深情地望着妻子,心中那股甜滋滋的感觉,早已超出了手中巧克力的味道。
  在旅途中,所有的情感都变得轻柔起来,两人好像又谈了一次恋爱。林斌情不自禁地对妻子说:"我好像给自己仅剩1%电量的人生充满了电。"
  赵雯雯轻柔地笑着说:"我陪你从春暖花开走到冰雪凌霜,再走到春暖花开。"
  回国后,赵雯雯陪林斌去医院复查,体检报告显示他体内的癌细胞数量为零,从医学角度讲林斌已经康复,赵雯雯喜极而泣。
  夫妻俩又开始重新工作。当初几次在婚姻中折腾而觉得困惑,林斌在朋友的介绍下咨询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董俊峰,董俊峰告诉他:之前,他是患上了婚姻多动症。有些人幼年时患有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没得到及时治疗,成年后难以在一件事情上保持长久的关注力,表现在婚姻中,就是容易"开小差",对伴侣的叮嘱和关注心不在焉,过分崇尚自我,难以替他人着想,缺乏共情心,导致婚姻不稳定。夫妻间应多体谅、包容,而爱是医治婚姻多动症最好的良药。通过专家的疏导和治疗,林斌心理上彻底康复。
  2017年10月1日,是两人结婚五周年纪念日。林斌和赵雯雯邀请见证了他们离婚、复婚的法官,庆祝这个特殊的纪念日。法官看着这幸福的一家人,感慨岁月是爱最好的见证,对他们表示祝福。
  当天中午吃过饭后,夫妻俩领着4岁的儿子去游瘦西湖。十月秋阳高照,一家人手牵手,留下一路的欢声笑语。
  编辑/王颖
 
江南瘦西湖晓晓儿子文学杂志阅读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