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赫兹
雨夜有双偷窥的眼漂亮女医师善心施救遭了殃
  尚方+紫红
  江西省乐平市社区卫生所年轻漂亮的未婚女医师周欣欣为省钱,独自租住在市郊的一套房子里,不料招来一双窥视的眼睛。2017年4月3日,加完班后的周欣欣冒着暴雨打车回家时,那个偷窥已久的色狼尾随她上了楼。一场生死较量由此展开……善良女医师不设防:隔壁有双偷窥的眼
  2017年3月初的一天,江西省乐平市人民医院的护士彭倩下班之后,给闺蜜周欣欣打了电话,问她新住处怎么样。电话里,传来周欣欣毫不掩饰的抱怨声:"小区的入住率太低了,我估摸着,整个小区入住的业主不到10户,到了晚上,零零星星的几家灯火,看着怪瘆人的。早知这样,我宁愿多花点钱,打死也不在这里租房子。"听好友吐槽没完没了,彭倩安抚了她几句,便挂了电话。
  时年24岁的周欣欣出生于江西省乐平市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父母都在广东的建筑工地打工。2016年6月,从江西医学院毕业后,周欣欣回到了乐平,应聘进一家社区医院工作。她与同学彭倩在市区合租了一套90平方米两室一厅的住房。
  2017年1月,彭倩交了男友,便搬出了出租屋。一个月1100元的房租,让工资只有1900元的周欣欣力不从心。刚好和房东签的协议将要到期,彭倩便建议周欣欣换个便宜点的住房。
  这对闺蜜找到了房屋中介。中介根据周欣欣的经济承受能力与对房子环境的要求,帮她推荐了市区北郊一个小区的房子。出租房在八楼,月租只要500元。让她纠结的是,房子离市中心较远,且市区至小区的公路有一段尚未合拢,俗称"断线路"。中介人员担心生意黄了,赶紧说:"至少有3条公交线经过小区,交通不是问题,你就放心吧。"周欣欣最终下定决心,和中介公司签了半年的租住合同,并支付了3个月的房租。
  因房东购房是为了投资,根本没打算居住,只是简单装修了一下厨房和卫生间,粉刷了客厅和卧室。于是,周欣欣约彭倩一起,从花市上淘来便宜的绿色植物。为使自己的卧室看起来温馨浪漫,她还在卧室的墙上贴满了密集棋盘格纹图案的棉布当墙纸。房间布置一新,那边的房子也刚好到期。
  2017年2月底,周欣欣搬到了这个小区。
  但入住的第一天晚上,周欣欣就有点失望了。她下班的时间是下午5点半,因是拥堵高峰,加上通往小区的路尚未修完,待她到家时,已是晚上8时许。更让她失望的是:和白天相比,夜晚的小区看上去是那么凄凉,整个小区内漆黑一片,只有零星的几户人家亮着灯光。所以,当彭倩打电话询问住得是否满意时,周欣欣这才发了满满的一通牢骚。
  一周后,彭倩去看望好友。周欣欣忍不住又抱怨了几句。彭倩说:"要不,你再换个租住房吧?"周欣欣沉默了半晌,摇了摇头,说:"已经签了合同,如果退房,要交一笔违约金,不划算。再说,你也看到了,隔壁正在装修,我估计等装修完毕,业主就会入住了吧。有个邻居照应,我想就会好很多。"
  彭倩和周欣欣走出房间,发现隔壁确实是在装修,几个工人朝她们瞄了几眼,周欣欣还冲一个30多岁的工人微笑着点了点头。
  周欣欣将闺蜜送出小区,彭倩临上公交车时,问了句:"欣欣,你认识那个装修工人?""哦,你说的是罗师傅吧?他人蛮好的。前几天,我卫生间的水龙头坏了,那个罗师傅帮忙换了个新的,只收了15块钱的材料费。"彭倩埋头沉默了片刻,略带担心地对周欣欣说:"我看那个罗师傅看我們的眼神,有点……色迷迷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了。"周欣欣哈哈大笑起来:"你肯定是多心了。"
  其实,彭倩的直觉与担心,是完全正确的!
  周欣欣嘴里的罗师傅全名叫罗启毅,35岁,老家在四川省巴中市,长年和几个老乡在江西搞装修,妻子和孩子都留在老家。2017年春节过后,罗启毅和几个朋友接手装修一个小区的一套房子,而这套房子正好在周欣欣租住房的隔壁。
  早在周欣欣入住的第一天,罗启毅就被她的青春靓丽深深地吸引。有一天晚上,罗启毅照例留在了最后。他到阳台上取一个工具时,抬头一看,发现隔壁的阳台上,穿着睡衣的周欣欣戴着耳机一边听音乐,一边在晾衣服。那雪白鲜嫩的肌肤、婀娜曼妙的身姿,看得他血脉贲张,因与妻子长年分居而被压抑已久的性,被瞬间点燃。他躲在没有开灯的阳台的角落,贪婪地窥视着周欣欣,而一心听音乐、晾衣服的周欣欣,对此毫无觉察。
  据罗启毅事后交代,那天,周欣欣请他帮忙更换水龙头后,每次再见面时,都送他一个甜美的微笑。这笑容看得他骨头都酥了。而单纯的周欣欣何尝知道,看似热心的他其实已经觊觎自己很久!色狼昏厥本可逃生:心生善念错失良机
  据周欣欣所在的社区医院医师黄宽回忆,2017年4月3日下午5时30分许,周欣欣收拾东西,准备回家。此时,来了一名急诊的外伤患者。黄宽安排周欣欣为伤者清理创面、消毒、包扎等。等到忙完这一切后,已是晚上10点多钟。
  而事后据载过周欣欣的出租车司机马师傅回忆,那天晚上大雨倾盆。周欣欣当时拦到了他的车。快到小区的时候,他一看是段长约200米的"断线路",且路面上只铺了些石子,没有排水管道,雨水聚集成河,发出哗哗的声响,怕发动机被水淹了,马师傅说什么也不肯再往前开。周欣欣只好付完钱后下车,冒雨向着小区的方向小跑过去。
  据罗启毅事后交代,周欣欣跑进自己所在楼栋的单元门里,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大雨浇透,湿漉漉地紧贴在身上。当时周欣欣可能急着回家换干净衣服,所以电梯一到,她就往里冲,和从里面往外走的罗启毅撞了个满怀。
  尽管周欣欣当时浑身淋得湿透,但罗启毅还是真切地感受到了她柔软身体里散发出的温度。那一刻,他完全不能自已。看着周欣欣进了电梯,他便掉转脚步,同样乘坐电梯上了楼。
  他壮起胆子,敲响了周欣欣家的大门。室内,传来周欣欣清脆的声音:"谁呀?""妹妹,我是隔壁做装修的罗师傅。这雨越下越大,不知什么时候能停,我又没带伞。你家里有伞吗?借我一把,明天我还给你。"一个单独居住的女孩,会给一个仅有几面之交的男人开门吗?罗启毅心里根本没底。可令他意外且惊喜的是:门,打开了!
  穿着睡衣的周欣欣手里拿着一把雨伞,递了过来。罗启毅将雨伞扒在一边,以最快的速度,走进了周欣欣家门,他颤抖着说:"妹妹,今天我不走了,让我陪陪你,好吗?"周欣欣脸色大变,她一边把罗启毅往外推,一边说:"你不能这样,你出去!"但瘦弱的她哪里推得动身壮如牛的罗启毅。
  见状,周欣欣将雨伞一丢,赶紧向自己的卧室跑去。谁知,罗启毅又挤了进来。
  据后来罗启毅供述,饥渴难耐的他将周欣欣推倒在床上,周欣欣一边拼命挣扎,一边大声呼救。无奈外面电闪雷鸣,而她这栋又没有其他住户,根本就没有人听见。而亢奋中的罗启毅,一边撕扯着她的衣服,一边将床边的台灯打开了。
  就在此时,匪夷所思的一幕突然发生:灯亮后,罗启毅抬头看见了墙,浑身开始不停地颤抖,手脚抽搐,并口吐白沫。他的眼睛先是直直地盯着周欣欣,而后昏厥了过去。警方后来对采访的记者也说:"这是最好的逃生机会,按理说,周欣欣此时应该是先打110报警,再打120求救。可是,谁会想到,她的职业素养竟在这个生死时刻占了上风。面对昏迷不醒的罗启毅,她竟然本能地开始了施救。
  案发后,警方给出了这样几点分析:
  一、罗启毅曾经帮助过她,她认为他是个好人,而强奸只是一时冲动,在她没有实际上受到侵犯的情况下,她觉得有必要救他一命;
  二、周欣欣是个单纯的未婚女孩,自己租住房的床上,突然死了一个男人,对她的声誉将造成难以估量的影响;
  三、周欣欣是学医的,又在医院工作,罗启毅发病后,情况危险,她出于救死扶伤的本能,果断地抛弃一切顾虑,对他施救。
  根据罗启毅的口供,结合周欣欣的闺蜜彭倩的证词,再辅以医院的医生们对周欣欣的印象等,警方最终认定,第三种的可能性最大。
  而据罗启毅后来供述,他苏醒过来之后,看见周欣欣确实戴着听诊器。见他醒来,她还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不管她出于什么动机,她救他,这是铁定的事实。但悲哀的是,善有善报的理念,并没有在周欣欣和罗启毅两人之间发生。周欣欣的一丝善念,不仅没有为自己带来善报,反而带来了杀身之祸。命殒花季何其痛:救人与自保如何抉择
  见罗启毅慢慢醒来,周欣欣顺手抄起床头柜上的一把水果刀,颤抖着说:"念及你曾帮过我,觉得你也不是坏人,刚才才救你。你现在快走,否则我就报警了!"罗启毅睁开眼睛,又瞬间闭上说:"我看不了你墙上的图案,你把灯关了我就离开。"周欣欣半信半疑:"当真?"罗启毅说:"当然是真的,你刚刚救了我,我不会再伤害你的,只要你关灯,我马上离开。"善良的周欣欣再次相信了罗启毅的谎言。当她刚把灯关掉,罗启毅竟然一跃起身,再次向周欣欣扑过来。黑暗中,罗启毅把周欣欣按倒在床上,她开始歇斯底里地大喊救命。
  罗启毅紧紧地将周欣欣压在身下,用近乎乞求的声音对她说:"你就从了我吧,求求你!"周欣欣肯定没有想到,自己刚刚救醒的男人,居然会再度向她施暴。
  据罗启毅交代,他第二次将她压倒后,她大声呼叫。罗启毅担心小区的其他人听见,就紧紧地捂住她的嘴,控制她的手,不让她喊,也不让她挣扎。
  不知过了多久,罗启毅感觉到,周欣欣不叫了,也不动了,身体像剔去了骨头一般,软成了一摊。罗启毅用手指探了探她的鼻子,发现已经沒有了气息。望着床上已经死去的周欣欣,罗启毅双手抱头,绝望地蹲了下去。少顷,他才渐渐地回过神来,确认了自己已经杀死周欣欣的事实。他慌慌张张地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而后逃出周欣欣的住处。趁着雨夜,他离开了乐平市,跑回了四川省巴中市老家。
  第二天,一向准时上班的周欣欣没有上班。医院的领导询问了一下其他同事,其他同事也打了她的电话。电话倒是能打通,可就是没有人接。到了第三天,医院的领导终于坐不住了。他们辗转找到了周欣欣的闺蜜彭倩。彭倩听说好友连续3天没有到医院上班,而且没有请假,不由得十分担心。她带着周欣欣的同事一起赶往她住的小区,可是,不管彭倩如何敲门,门内始终无人应答。打周欣欣的电话,已经显示无法接通。中介没有备用钥匙,而房东又远在北京,担心闺蜜安全的彭倩,当即报了警。
  乐平市礼林派出所警方接警后迅速展开调查,破门进入周欣欣所租住的房子,发现她已经死亡。经法医鉴定,死者系窒息死亡,死亡时间约为3天前,可以确定为谋杀。
  因为隔壁的装修工突然少了一个,且失踪的时间与周欣欣死亡的时间基本吻合,乐平警方遂将失踪的罗启毅确定为重要嫌犯。2017年4月10日,在四川省巴中市,乐平礼林警方将藏匿在老家的罗启毅抓获归案。
  归案后,罗启毅如实交代了杀害周欣欣的全部犯罪事实。至于当时罗启毅为什么会突然晕倒,他坦承,平时面对大面积的密集图案,他都会短暂晕厥,一直不知为何。为此,警方请来了精神科的专家,对其进行诊断。医生认定,罗启毅患有密集恐惧症,猛然撞见大面积的密集图案后,会因本能的恐惧心理昏厥呕吐,而恰好周欣欣的卧室墙面铺满密集棋盘格纹图案的墙布,这才让罗启毅瞬时晕眩昏倒。
  大家获悉嫌犯罗启毅在施暴过程中,曾因密集恐惧症而昏厥,周欣欣本可安全逃离,却因心存善念,果断对他施救,反遭被救者杀害的事实后,无不摇头唏嘘。他们认为,救死扶伤固然是一种美德,本性善良也的确是一件好事,可是,施善要看对象,善良也不能过头啊。
  (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除犯罪嫌疑人外,其余均为化名。)
  [编后]一个天性善良的女医师,平常生活中从不对人设防。对于色狼的长期偷窥,浑然不觉。更悲催的是,当色狼露出了真面目时,还对他心存侥幸,甚至对昏厥的他施以援手,结果,自己却成了救蛇的农夫,被所救之人害了性命。
  有时候,过度的善良,带给自己的也可能是一种伤害。生活当中,当我们遇到了坏人,而坏人恰好又在实施犯罪的过程中突然晕倒,到底是先救他,还是先保护自己?抑或是有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知音的读者朋友,欢迎大家来电和我们踊跃互动讨论。
  编辑/沈永新
 
尚方紫红闺蜜文学杂志阅读大全